乐亭百科 >>所属分类 >> 历史全系   

乐亭大事记

标签: 历史 大事记

顶[1]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乐亭大事记
县志有记事一门,或记灾祥,或记兵役,系仿汉史大事记之例。旧志所载详略参半,谨自辽初至明末,凡事之有关县地者及父老之往闻各依其本史逐条修正,或补遗或去其误。自清初至当今,益复斟酌实事力求详明,以备国史采纳。务使古可信今,志不异史,希望如此。民国以前时期(公元前十六世纪~清末)商商汤王十八年三月至东郊,评论诸侯功罪。分封夏禹后代及古代圣贤有功者的后代为诸侯国,在今卢、昌、乐、滦地带封有孤竹国,伯夷、叔齐既孤竹国君之子。(纲鉴)伯夷避纣(王)居北海(渤海)之滨。(孟子)周周惠王十三年(前664年)齐桓公北上讨伐山戎时,将令支和孤竹国灭掉后南归。(国语)汉汉高帝七年(前200年)三月,封摇毋余为海阳齐信侯。(汉书功臣表)光武帝建武二十五年以5年)辽西乌桓大人(首领)郝旦等922人率众归顺,封其首领为侯、王、君者81人。皆徙居塞内边缘诸郡地带。(后汉书乌桓传)灵帝中平四年(187年)渔阳人张纯与同郡张举起兵反叛攻打幽冀二州,拥兵十余万,屯兵肥如。(灵帝纪参刘虞传)献帝建安十二年207年)夏,曹操攻打乌桓,八月击败,斩乌桓单于(首领)于蹋顿。(通鉴)晋武帝太康五年(284年人鲜卑族首领慕容庞进犯辽西,杀掠甚众。献帝遣幽州诸军迎击,大战于肥如,康兵大败。(十六国春秋前燕录)成帝咸康四年、后赵建武四年(338年)石虎谋伐昌黎(今辽宁义县)郡,遣派渡辽将军曹伏率青州兵众渡海驻蹋顿城,无水而还,屯兵于海岛运粮三百万解(十斗为搬)为给养。又以船三百艘运粮三十万解至高勾丽,使典农中郎将王典率兵众万余屯兵海滨。(后赵录)咸康六年,后赵建武六年石虎派将讨伐慕容就(前燕)具船万艘自河通海运粮豆一百万斜于乐安城(今乐亭)以供军粮。(后赵录)穆帝永和元年,后赵建武十一年(345年),石虎派东征将军邓恒率兵数万驻屯乐安城制造攻城战具,为攻取前燕作准备。(后赵录)永和六年、前燕二年,前燕皇帝慕容隽(俊)派将慕容储霸领兵二万自东路出陡河;慕舆干自西路出蜗嗡塞;慕容隽亲征率兵自中路出卢龙塞,三路并进以伐后赵。慕容霸军至三陉(燕山南麓),乐安守将邓恒火焚仓库放弃乐安镇逃走。南部都尉孙泳急人乐安扑灭余火,登记粮帛,霸收乐安。(前燕录)注:《魏书》海阳县有横山概即陉之地,邓恒逃走,辽西诸地尽归前燕。安帝义熙二年、后燕光史六年(406年)慕容熙大战肥如,尚书刘木为镇南大将军、冀州刺史镇守肥如。(晋书)义熙十二年,北燕太平八年初,冯跋别将库泪官斌投降北魏,不久复叛魏来归。太宗遗骁将军延普渡儒水(滦河)击败库俱官斌并斩其首。(北燕录)南 北 朝北魏太武帝延和元年,北燕太兴二年(432年)六月,北魏拓跋寿伐北燕,七月至儒水伐辽西郡和龙(今朝阳人石城太守李崇等率兵众迎降,十二月任李崇为幽州、平州牧,封辽西王。(北燕录)乐安归属北魏,是时北燕虽未灭亡,然所据有只和龙一隅而已。辽西肥如、令支等郡皆入北魏。《通鉴》注:燕国自慕容以来,分置郡县于辽西。其间或省或并为郡为县皆不可考。隋高祖开皇六年(586年),肥如归入新昌,乐安属新昌。开皇十八年改新昌为卢龙。(隋书地理志)唐玄宗开元二十八年(740年人置马城县以通水路,乐安属马城。(唐书地理志)昭宗天复元年(901年)九月,辽兵讨伐黑车子(东北部族)、室韦(内蒙部族)之后南进,卢龙节度使刘仁恭发兵拒辽。(辽史大祖纪)五 代后梁开平元年007年)四月,刘守光囚禁其父刘仁恭自称卢龙节度使,后自称大燕皇帝。七月,其兄刘守奇率兵众数万来降,置于平卢城。(辽史太祖纪)辽太祖天赞二年(923年)正月,皇次子大元帅耀库济攻克平州,俘获刺使赵思温及副将张崇,以平州为卢龙军置节度使。(辽史太祖纪)此后,乐安境地归属契丹(辽)。圣宗统和四年(986年)三月,诏令林牙(官名)德勒领兵布防平州海岸,防御宋军来攻。乐安镇沿海为布防区。(圣宗纪)统和十五年三月,招慕民众耕种滦州荒地,免征租赋十年。五月,诏令平州审理悬案、冤案。(圣宗纪)道宗清宁五年(1059 年),建立滦州学宫。(畿辅志)大康元年(1075 年)闰四月,放赈救济平滦二州饥民。(道宗纪)金太宗天会元年(1123年)太祖平定燕京时,辽将立爱以平州降金。当时宋朝以“海上之盟”,要求金人将燕京及西京地归宋,太宗完颜晨将燕京、啄、易、檀、顺、景、蓟等六州划与宋朝,惟平州自入契丹别为一军故不给。并以平州为南京,张觉为留守,是年三月,宋派遣使臣入金复议平滦归属事。六月张觉以平州归降宋朝,十月宋朝改建平州为泰宁军任张觉为节度使。十一月金人攻打平州,张觉败逃燕山,平州人公推张敦固为都统据守平州。天会二年,金人攻破平州张敦固被俘遭杀害。(金史张觉传)天会三年九月,宋军自海道登陆袭击,攻破平滦地带九个寨,杀马城县守将节度使卢干。(金史)熙宗皇统四年(1144年)十一月,熙宗完颜直巡幸乐亭沿海岛屿。世宗大定三年(1163年)二月,世宗完颜雏谓宰相云:滦州饥民流散逐食,甚可矜恤,移于山西富民赠济,仍于道路计口给食。(世宗纪)大定十三年二月,免平滦盐税。金史《食货志》云:平州副使于马城置局贮钱解盐,行河东南北路、陕东西及南京河南府、陕、郑、唐、邓、嵩、汝诸州。大定二十一年三月,上初闻蓟、平、滦等州民缺粮,命有司出粜粟米,贫不能籴者,给贷款。有司以贷贫民恐不能偿还,只贷有户籍者,世宗于长春宫(今丰南稻地)闻知,便派遣官员查阅实情,给予赈贷。并给以前所派赈贷官员以处分。(世宗纪)六月,平滦等州经水灾之地免当年租税。十二月,免平州桩配(按数分配)盐税。(食货志) 大定二十五年(1185年)平州副使于马城置局贮钱解调盐行各路盐课款。(金史地理志)卫绍王(完颜永济)至宁元年(1213年),蒙古兵分三路进攻金地,以合撤儿等为左路军,,沿海往东进犯平滦诸地。(金史)宣宗贞右二年(1215年)六月,蒙古兵南下追击金将招登必舍于平滦一带,招登必舍被迫投降蒙古。八月,蒙古兵攻克平州,金守将完颜合达举城投降,权领永安军事。鲜卑仲吉以滦州城投降蒙古。(金史)此后,乐亭为蒙古属地。改兴平郡为兴平府。元太祖圣武八年(1213年)秋,兵分三路进攻金地。命皇弟哈札尔(合撤儿)及旺泌诺、延卓齐、特博恰为左军沿海向东取蓟州、平滦及辽西诸郡之后而还。(元史本记)宪宗七年(1257年),蠲平滦路,银、盐、酒等税课收取八分之一。(元史食货志)世祖中统元年(1260年),升兴平府为平滦路置总管府于平州,设录事司。(元史地理志)中统二年,世祖忽必烈命平章政事赵璧、左三部尚书怯烈门率蒙古汉军驻燕山近郊东至平滦,西控关陕。于所有险阻要地修筑堡寨,从附近民众中选拔熟习武术的守御。(世祖纪)中统三年二月,江淮大都督李琏叛反以涟海三城降宋,尽杀蒙古驻兵。忽必烈令元帅阿哈分兵进驻平滦海口要地,又诏令平滦诸路均拥兵守城。七月,滦河水溢平地水深丈余,平滦路庄稼,村舍漂没甚多;八月,早霜损害庄稼;十月,忽必烈命不里刺所统领的固安、平滦质子军自益都徒还故地。(元史世祖纪参食货志)注:质子军为藩属子弟编成的人质军队。中统四年二月,忽必烈命阿(海)哈为元帅专于平滦等路管理现役军人,凡民间之事不得干预。(元史兵志)至元二年(1265年)五月,忽必烈下诏禁止在平滦等处捕猎。(世祖纪) 。至元三年四月,免收平滦质子户税赋之半。(世祖纪)注:质子户为元人恐藩属将领谋反,将其亲属人等作为人质,加以控制编为质子户。至元四年八月,加强管理平滦路私盐、酒、醋的禁令。(世祖纪) 至元六年九月,大雨,滦河水溢。至元八年二月,发动中都、真定、顺天、河间、平滦民众二万八干余人修筑宫城纪)是年(1271年)改蒙古为元。至元十三年,平滦路因水旱灾害,民众缺粮,官府放粮赈济军民。(世祖纪)至元十九年五月,议定于平滦路造船,发动军民计九干人。(世祖纪)至元二十年正月,用平滦所造之船去运所远徙去之。是年,正月,分新河军士水手及船于平滦路运粮;(食货志)五月,放平滦造船军归耕,拨大都现管军代役;六月,免大都及平滦路当年丝科(税);七月,免大都、平滦两路当年俸钞。(世祖纪)至元二十三年,平滦水旱成灾免征民租。(元史轶)至元二十四年四月,诸王纳延反叛,五月诏令范文虎率卫军五百名镇守平滦;六月,扩驻平滦路马城一带;八月,建昌国屯田署,设置屯田总管于马城(至元四年归入乐亭)。至元二十六年六月,平滦一带连雨成灾,免征当年田赋;七月,发行“至元钞”于平州、滦州、马城市面通用;八月,平滦、昌国等屯田境地连雨成灾;九月平滦等路饥荒,放松河泊禁令;十一月平滦、昌国屯户饥荒,赈米一千六百五十六石,发米一千石赈平滦饥民;十二月,废免平州望都、榛子二镇驿站,放其驿户为民户。(世祖纪参食货志)至元二十七年四月,平滦申报灾情,得免当年薪俸银钞;五月平滦民众一万五千四百六十五户,得赈粟五千石;八月免平滦路流民租赋及酒、醋课(税);十二月免平滦路二十四至二十六年欠租。(世祖纪参食货志) ?,至元二十八年八月,省臣奏请疏浚滦河漕运:姚演言奉令疏浚滦河漕运事。上都乞应付沿河修建露天谷仓所需工匠什物,仍准备为来年开工所用。并漕船五百艘,水手一万名,牵船夫二万四千名需备齐。臣等集议“近年东南荒歉,民力凋敝,造船调夫其事非轻,一时并行必致重困。请先造船十艘,量拨水手试行之,如果便续增益,制可其奏,先以五十艘行之,仍选能人同事。”(河渠志)九月,以当年饥荒免平滦屯田二十七年田租三万六干石有奇;受灾者全免,有收成者减半。平滦路及丰赡、济民二署饥荒得五千石赈粮。(世祖纪)至元二十九年三月,免平滦路当年公赋;八月,放松平滦路酒禁;九月,平滦路大水成灾,且遭霜害免田租二万四千四十一石。(世祖纪)至元三十年,置平滦路军器人匠局、大使飞副使各一员。(百官志)十月,平滦因水患免田租一万一千九百七十七石。成宗大德四年(1300年)以附会除水患,改平滦路为永平路。(地理志)《成宗纪》作大德七年改。大德五年六月,永平路连雨,自六月九日至十五日夜,死伤民众甚多。滦河大水成灾,免征田租并发放赈粟。(成宗纪)大德六年正月,以水平路去年水灾,其军应赴上都差役免其遣调一年;三月,以去年水旱为灾诏赦天下,大都、永平受害尤甚,免差税三年。(成宗纪)大德七年二月,永平路饥荒以粜粮代赈。(成宗纪)水平因连雨成灾,浸圮村舍甚多。(五行志)大德八年四月,永乎屯田区受水灾,其欠租及民贷食者均免征田赋。(成宗纪)大德十一年(时武宗即位)七月,以永平路之地租赋及土产全部赐与皇妹鲁国长公主。(武宗纪)武宗至大三年(1310年)三月,发喀喇军屯田永平路,官家发给耕牛。(武宗纪)至大四年(时仁宗即位)九月,以永平路年收入除经费外,全部赐与鲁国大长公主。(仁宗纪)仁宗延祜六年(1319年)六月,永平路大水。(元史五行志)延祜七年七月,永平等路大水。(英宗纪) ?英宗至治二年(1322年)五月,于永平设置营房收养蒙古孤儿,遣使召谕四方,藏匿者处 罪。(英宗纪)泰定帝泰定二年(1325年)三月,永平路屯田总管府言及国家经费咸出于民,民之所生无过农作。本屯辟田收粮以供内府之用,不为不重。访马城东北五里许张家庄龙湾头,从前有司差夫筑堤以防滦水;西南通清水河至公安桥(今姚王庄)皆本屯地分,去年连雨水溢冲荡皆尽,浸死屯民、田苗,终年无收成。方今农隙如不预修,必致为害。工部移文都水监,差壕塞泊本屯官及滦州官亲诣相视督令有司,差夫补筑。(河渠志)六月,永平屯田、丰瞻、昌国、济民等署雨伤庄稼,免其租。(泰定帝纪) 泰定三年三月,永乎诸路饥荒,免收田租之半;七月,赈永平路奉元钞七万锭;十一月,放松水平路山泽禁令。永平路大水,免征田赋并放赈粮四个月。(泰定帝纪)泰定四年二月,永平路饥荒赈钞三万锭,赈粮两个月;四月,免征田赋并放赈粮两个月;十一月,免征永平路田赋三年。(泰定帝纪)致和元年(1328年)六月,永平路大水。文宗天历二年(1329年)二月,永平路告饥,赈粮五万石。(文宗纪)文宗至顺元年(1330年)正月,永平路以去年雹灾告;十二月西域军士居永平滦州、丰润、玉田者每人发给银钞三锭、布二疋、粮四个月。(文宗纪)顺帝(惠宗)元统二年(1334年),永平诸县水灾,赈钞五千锭。(顺帝纪)元统四年闰二月,永平等路饥荒,赈济。元统五年三月,永平路饥荒,赈济。(顺帝纪)至正四年(1344年)七月,滦河水溢。旧志云:平地水深丈余,漂没庄稼村舍。至正二十年七月,永平路被朱元璋军攻陷。至正二十一年二月,同佥枢密院事特哩持移尔收复永平滦州等处。(顺帝纪)至正二十六年十月,大水冲坏民田。明太祖洪武元年(1368年)九月,大将军徐达派遣都督同知孙兴祖等徇从永平;元分省参政崔文耀以州县来降。兴祖留平章俞通源等以元五省八翼兵守之;(府志)同年,命汤和造海船,犒饷北征士卒。、天下既定,募水手运莱州洋海仓粟以给永平。(明史)洪武三年,诏募水工运莱州洋海仓粟饷永平卫。(明史食货志)洪武七年,蝗灾,夏饥荒。(旧志)洪武八年,颖川侯傅友德奏通滦河、清河故道漕运,设新桥海口千户所。(旧志)洪武十年六月,水平滦河、清河大水淹没民房。(明史)洪武十三年十一月,元蒙平章(官名)完者不花、乃尔不花进犯永平,指挥刘广战死,千户王辂击败元兵俘获完者不花。(明史)洪武十七年,北平留守傅友德复奏奏通漕运。(旧志)惠帝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靖难兵至永平,指挥赵彝、千户郭亮、百户吴买驴等以城投降燕王朱棣;九月,江阴侯吴高,都督耿献、杨文率辽东兵(惠帝军)围攻永平,燕王自将救之。吴高等退守山海关,靖难军指挥佥事谷祥等驻县中商家堰下庄、杨家庄与辽东兵大战于团林,获马匹甚多。犒赏军士银钞和布匹。(旧志参府志)建文二年,辽东兵下昌黎。五月,指挥佥事谷祥于汀流河击败辽东兵。(旧志)建文三年五月,辽东兵围攻永平,指挥佥事吴兴旺、谷祥将其击败。当时驻守县中嵩林庄、高家庄的靖难军与辽东军对垒八十天,百户陈华阵亡于良儿庄(旧志);十一月,辽东总兵官杨文进攻水平(明史);是月燕王府评论战守永平功绩。军士普升一级。(旧志)建文四年五月,辽东兵又攻永平,指挥佥事谷祥引兵过小河至十八里铺击退辽东兵。论功普升一级。(旧志)成祖永乐二年(1404年),编社屯;靖难时,县民为辽东军残破。至是土民复业,江淮迁民亦至,开始将土民编为社、迁民编为屯。计编十八个社、九个屯。(旧志)永乐三年正月,复免永平田租二年。(成祖纪)永乐四年,修筑乐亭曾家套社河口。(明史河渠志)仁宗洪熙元年(1425年)七月,滦州大水。(明史五行志)宣宗宣德四年(1429年)五月,经理山海关至蓟州屯田;十二月,免征永平因水灾所欠租粮。(国榷)英宗正统六年(1441年)三月,派遣大理寺右少卿李奎抚恤永平府州县流移饥民。(府志)景帝景泰三年(1452年),大水,滦河迁徙。河旧在城东迁至城西故道,水可徒涉。至是自汀流河南下改道城西.(旧志)英宗天顺元年(1457年)四月,免征永平去年因灾欠租.(国榷)宪宗成化元年(1465年)六月,大雨冲坏水平城堡.(明史)孝宗宏治四年(1491年)五月,发生蝗害;八年四月,又蝗害。(旧志)宏治十三年(1500年)夏,滦州大水;六月。刘家口关暴雨,城墙冲坏城楼倾倒,城铁叶门冲入乐亭县境。(旧志) 宏治十四年,永平府饥荒。(明史)武宗正德九年(1514年)春,永平诸府饥荒,民食草木殆尽,有全家饿死者。正德十二年又饥荒。(明史)世宗嘉靖二年(1523年)七月,县境内发生地震,有地声。(旧志) .嘉靖六年三月起黑风,风内有飞火球大如斗,焚烧树稍,禽鸟多被烧死。流灾海面,达一宿方止。(旧志)旧志去:此近海烧之说,杜光庭《录异记》载之矣。概以物理不可解者。嘉靖八年四月,大水;冰雹损坏庄稼;七月蝗害。(旧志)嘉靖九年,赈灾。(旧志) 嘉靖十五年四月,蝗害;六月大水(旧志);十月庚寅地震,永平各卫所俱震地声如雷。(明史)嘉靖十六年春,大饥荒。(旧志)《明志》云:春大饥,死者枕藉。知府刘公至县赈之,遣县。丞刘钺劝富民粟,有官校苗贤素恶拒,令公治以罪。(旧志) 嘉靖二十年正月无雨(雪);六月大风霪雨,滦河水溢,免征田租三分之一。翌年发放库银赈饥。(旧志)嘉靖二十四年赈饥。(旧志) ?嘉靖二十六年,天空出现五彩云;初祀明宦乡贤。(旧志)嘉靖二十九年秋,蒙古进犯边疆,兵至滦河东岸;初设蓟辽提督,翌年改提督为总督。(旧志) 嘉靖三十八年五月,大水,滦河水溢;(旧志);翌年二月赈济永平饥荒。(明史)嘉靖四十年春,饥荒。(旧志)嘉靖四十一年秋,飞蝗入境未成灾。先是连年荒歉,至是秋稼将登场,倾刻飞蝗至自毙。秋有收成。(旧志)嘉靖四十二年,调民间壮夫充当守镇兵;翌年大丰收,斗米十钱,自是以后连年丰收。(旧志)穆宗隆庆元年(1567年)夏,连雨成灾浸坏庄稼;九月,蒙古土蛮十万犯沙岭罗汉洞。掠夺永平抚宁、乐亭各县卫屯社。有蒙蛮猛呵赖者渡滦河被当地民众俘获。(旧志)。明史穆宗纪云:元年九月壬申土蛮犯蓟镇,掠昌黎、卢龙。《明史》(张臣传)2隆庆元年,土蛮大掠昌黎、抚宁、卢龙、乐亭,游骑于滦河,诸将莫能战。延绥卫游击将军王臣率所部千人奋前斩之,追至棒槌崖,斩首百十余级,坠崖死者无算。隆庆二年五月,永宁州山崩。乐亭地震,三处俱涌黑沙水。(明史五行志);翌年三月地震有地声。震毁民房。东郊刘卞庄地裂三丈余,涌黑水。四月初再次地震。(旧志)隆庆六年二月,地震。(旧志) 神宗万历五年(1577年)六月,大水潦原,翌年饥荒。(旧志)万历十一年三月,大风霾。万历十三年,春旱;五、六月大水;冰雹损坏庄稼。(旧志);翌年饥荒,出粟赈济;四月大风拔树,损坏庄稼。万历十五年春,饥荒,赈济;四月旱;六、七月连雨十余日,大水;滦河水溢平地水深丈余,浸城约三尺,冲坏房屋和庄稼。(旧志);明志云:知县于永清督民塞城门。获免。万历十九年,秋有收成,斗米二分多。(旧志)万历二十年正月,大风;七月大风雨,邻河滨海庄稼受灾;翌年米贵,借粮给民众作预备粮,减价出粜常平仓粮食。(旧志)万历二十五年三月,兵部侍郎邢蚧为尚书总督蓟辽保定军务御寇;是年冬饥荒。(神纪);翌年冬大饥荒。(明志)万历三十二年,滦河水溢冲圮城墙淹坏庄稼;(明志)翌年冬饥荒。(旧志)万历三十四年四月,赈济永平府饥荒;翌年六月大雨。(旧志)万历三十七年三月丁未,大风昼晦。万历四十三年正月至七月无雨,是年大饥荒;翌年仍大饥荒,七月飞蝗成灾,蝗虫落地尺余庄稼被食殆尽。(旧志) ?万历四十六年闰四月甲申,风霾蔽日;冬虫尤旗现于东方。(旧志)光宗泰昌元年(1。620年)九月初一大风昼晦。(旧志)熹宗天启元年(1621年),设海运通判疏通海运。自此至崇祯末年,县境内皆通漕运。(旧志),天启四年二月丁酉,水平山海地带屡震,震坏城墙、房舍;甲寅乐亭地裂涌黑水高丈余,时有裂出竹木等异物。(明史五行志、旧志)天启六年,永平大水,边墙多被冲圮。(明史)毅宗崇祯三年(1630年)正月甲申,后金兵攻取永平,戊子进攻滦州知州杨烟战死;四月诏起原任按察使兵备道张春为监军驻乐亭;五月收复滦州。(旧志) .崇祯十年春,饥荒;夏疫流行民众死者甚多,下诏赈济;西南乡新家庄何生元家牛产一麒麟。(旧志)崇祯十一年秋,边事蜂起,践蹂二千余里。残陷五十余城,是处震惊。且列营于滦距县境七十余里,笳吹烽逼,日夜严守幸安无事。隆庆六年二月,地震。(旧志) .神宗万历五年(1577年)六月,大水潦原,翌年饥荒。(旧志)万历十一年三月,大风霾。万历十三年,春旱;五、六月大水;冰雹损坏庄稼。(旧志);翌年饥荒,出粟赈济;四月大风拔树,损坏庄稼。万历十五年春,饥荒,赈济;四月旱;六、七月连雨十余日,大水;滦河水溢平地水深丈余,浸城约三尺,冲坏房屋和庄稼,(旧志);明志云:知县于永清督民塞城门。获免。万历十九年,秋有收成,斗米二分多。(旧志)万历二十年正月,大风;七月大风雨,邻河滨海庄稼受灾;翌年米贵,借粮给民众作预备粮,减价出粜常平仓粮食。(旧志)万历二十五年三月,兵部侍郎邢蚧为尚书总督蓟辽保定军务御寇;是年冬饥荒。(神宗纪);翌年冬大饥荒。(明志)万历三十二年,滦河水溢冲圮城墙淹坏庄稼;(明志)翌年冬饥荒。(旧志)万历三十四年四月,赈济永平府饥荒;翌年六月大雨。(旧志)万历三十七年三月丁未,大风昼晦。万历四十三年正月至七月无雨,是年大饥荒;翌年仍大饥荒,七月飞蝗成灾,蝗虫落地尺余庄稼被食殆尽。(旧志) ?万历四十六年闰四月甲申,风霾蔽日;冬虫尤旗现于东方。(旧志)光宗泰昌元年(1620年)九月初一大风昼晦。(旧志)熹宗天启元年(1621年),设海运通判疏通海运。自此至崇祯末年,县境内皆通漕运。(旧志) ,天启四年二月丁酉,水平山海地带屡震,震坏城墙、房舍;甲寅乐亭地裂涌黑水高丈余,时有裂出竹木等异物。(明史五行志、旧志)天启六年,永平大水,边墙多被冲圮。(明史)毅宗崇祯三年(1630年)正月甲申,后金兵攻取永平,戊子进攻滦州知州杨烟战死;四月诏起原任按察使兵备道张春为监军驻乐亭;五月收复滦州。(旧志) .崇祯十年春,饥荒;夏疫流行民众死者甚多,下诏赈济;西南乡新家庄何生元家牛产一麒麟。(旧志)崇祯十一年秋,边事蜂起,践蹂二千余里。残陷五十余城,是处震惊。且列营于滦距县境七十余里,笳吹烽逼,日夜严守幸安无事。崇祯十四年,设屯田道驻滦州时设陆军车兵二营,自本县银夯柳起运漕粮至永丰仓。(旧志) .崇祯十五年十一月,清兵入界岭口息马汀流河。(府志)崇祯十七年三月,闯王李自成攻打京师,诏总兵吴三桂入援。尽撤辽民入关,分驻昌黎、乐亭、滦州、开平等地。时本县沙后所驻兵民数十家。(旧志)崇祯十四年,设屯田道驻滦州时设陆军车兵二营,自本县银夯柳起运漕粮至永丰仓。(旧志) 崇祯十五年十一月,清兵入界岭口息马汀流河。(府志)崇祯十七年三月,闯王李自成攻打京师,诏总兵吴三桂入援。尽撤辽民入关,分驻昌黎、乐亭、滦州、开平等地。时本县沙后所驻兵民数十家。(旧志)清顺治三年,命兵部郝璧来圈发田给旗人(满人),以各卫屯田补给发田;翌年再圈发田;人户投充英裕二王者有半数,顺治七年诏释英王投充人户归籍为民户。(旧志)顺治十年,春旱,六月大雨滦河水溢,水至城下淹没村舍,冬饥荒,翌年春大饥荒,男女逃荒者占全县之半,诏吏部左侍郎佟代、大理寺卿郝杰散发赈粮,七月滦河水溢至城下。(旧志)顺治十四年秋,滦河水溢,水浸城数尺,冬饥荒,翌年诏令赈灾。(旧志)康熙六年(1667年),以任丘县民地一百三十六顷十五亩零补给民圈地,而民众不愿接受所补其地,仍退给任丘;(旧志);翌年六月至七月,滦河水五次出槽,冲坏民田园无数,诏令赈饥。(旧志);是年,滦河西岸指挥庄、东岸明福坨皆塌,毁民房数百间。水由溃堤西注淹没庄稼,河西尤甚。康熙十一年三月丙戌,大风昼晦,是、月上有二星,十一月,土寇劫城。驻防把总陈柱国、知县子于永祯被执不屈遭杀害;乃改刘金墩守备移驻城里,当时知县于成龙奉委公出在郡。(旧志);翌年春旱,屡风霾,虫伤庄稼谷妣,七月淫雨滦河水溢浸没庄稼,诏免田租十分之三。(旧志)原注:是岁城东水深二、三尺,河溢凡十三次,俱由溃堤西注,新寨一带被祸尤甚。康熙十四年,麦穗有三歧(岔)者。康熙十七年,酷暑,热伤人畜;翌年七月,地震。(旧志)康熙二十四年,水灾。康熙四十八年六月,大水,滦河水溢,一面城墙被浸,水三日方退(旧志),村舍被浸,庄稼被淹;(旧志)翌年秋丰收,谷一茎有四、五穗者。(旧志)康熙五十四年,诏免顺天飞水平、保定、河间、宣化等五府地丁银米、豆谷草束;(旧志)翌年大饥荒。世宗雍正三年(1725年)六月,滦河水溢,冲坏村舍淹没庄稼,西南乡尤甚。(旧志)雍正十一年六月,滦河水溢冲坏庄稼。(旧志)高宗乾隆二年(1737年)六月,海潮逆河而上,沿海庄稼被淹,(旧志),翌年裁山海卫改设临榆县,拨归卫地与近县。内拨归本县十八个村庄、地六十五顷五十八亩五分。(旧志)乾隆十五年五月大风雨,海潮逆河而上,沿海村舍庄稼被淹。诏免租粮。放粮赈灾;翌年六月大雨,滦河水溢,七月又大雨,滦河复溢。诏赈饥荒,缓征田赋。乾隆十八年夏,飞蝗入境,官民扑灭未成灾,是年大丰收;翌年六月大雨,滦河水溢,诏赈饥荒缓征田赋。(旧志)乾隆二十七年夏,大雨浸坏庄稼。乾隆三十五年,滦河水溢淹损庄稼。乾隆四十八年,滦河水溢,西南乡大水冲圮村舍,秋未成灾。(旧志)乾隆五十四年,滦河水溢,浸圮村舍淹损庄稼。河塌近岸一、二里不等。海南退十余里,(旧志)翌年又大水,民食糠秕不足,诏令赈灾。乾隆五十七年大旱。(旧志) 乾隆五十九年,滦水大溢庄稼尽淹,冲塌村舍无数;翌年大风,地震。(旧志)仁宗嘉庆元年(1796年)地震,旧镇庄地裂涌黑水。嘉庆六年,滦河水溢沿河岸农田被塌陷,庄稼淹没,翌年饥荒。(旧志) 嘉庆十一年夏,淫雨四十天滦河水溢,翌年夏旱,立秋后始雨,有收成。(旧志)嘉庆十三年夏,滦河大水溢,水灌城四门堵闭,庄稼被淹殆尽,是年大饥荒民多流亡。诏令赈灾;翌年滦河又溢庄稼受损。(旧志)嘉庆十六年,滦河水溢庄稼受损;翌年诏令按等级赏给贫民粮米。嘉庆十八年,滦河水漫溢,东徙。(旧志)嘉庆二十年,旱。嘉庆二十三年,滦河发大水复分流故道,浸陷民房淹没庄稼;翌年滦河水溢,次年七月大风拔树。(旧志)宣宗道光元年(1821年),大疫流行,死亡甚多;三年滦河水溢,次年赈灾。(旧志)道光七年,滦河水溢。道光十二年四月至八月,瘟疫盛行死亡过半;虫食庄稼,是年饥馑,报请出借种子。(旧志)道光十六年正月元旦,风霾;夏,滦河水溢。(旧志)道光二十年春,大风尽晦;夏,滦河水溢,东北乡庄稼大多受灾;七月,因海面不靖调乐亭营兵四十三名、古北口兵二百四十名、提标兵二百多在清河口、臭水沟驻防,招募乡勇巡查海口并办理乡团互相保卫。翌年调吉林、黑龙江官兵四百名在祥云岛、汤家河驻防。(旧志)道光二十二年夏,滦河水溢;防海兵撤回归伍,于臭水沟添设把总一员,存城讯添设外委二员。(旧志)道光二十五年四月,海啸,溢岸而上二十余里,渔舍尽没;六月,淫雨连旬,村舍倾圮无数;滦河大水,城西旧河复发几次出岸,沿海庄稼尽淹,是年大饥荒民众多乘舟吕流亡关外;(旧志)、翌年六月淫雨,洼地尽淹,高地有收成。(旧志)道光二十八年六月,大雨,庄稼受灾,报请缓征田赋免徭役;翌年六月,大雨连旬,滦河泛溢,西南乡临近河岸者皆聚土筑堰以防。城墙一面受损,境内洼地尽淹没,高地有收成。冬旧河仍干涸,报请缓征田赋免徭役。(旧志)文宗咸丰三年(1853年)九月,太平天国北征军至天津,诏令各地普行团练,(旧志)咸丰六年八月,飞蝗自东南入境,晚庄稼受灾;翌年三月蝗蝻生,四月官民扑打,秋有收成。(旧志)咸丰九年春,调黑龙江官兵五百名于祥云岛、老母沟驻防,翌年正月撤回;是年自春过芒种没雨。不能种地,五月十六日大雨,谷种昂贵;六月十七日又雨,七月十九日又大雨,庄稼秀茂,粮价顿平落,秋后大有斗谷至东钱一千半有奇。(旧志)翌年二月,僧亲王(僧格林沁)过境,履勘县城,饬令于城外挑筑壕堰,分筑炮台以资守御;三月大风雪。(旧志)咸丰十一年八月,土寇蠢动,行旅戒严,擒斩巨匪人情始安。(旧志)穆宗同治元年(1862年)二月二十七日大风昼晦;三月连日大风;五月至八月瘟疫盛行,朝染暮死九月始息;翌年七月九日,疾风迅雷、雨雹。(旧志)同治三年正月至四月多大风,间或昼晦;秋,东北乡歉收亩收粮斗余。西南乡有收成;翌年正月元日,大雾迷漫滴气如雨,经六昼夜不散,月内多沉阴冷暖无常。三月二十四大风扬沙昼晦;六月大旱,蚜虫为害庄稼;七月连雨十日,半成年景。(旧志)同治六年,自前岁八月至是年五月多风少雨,大麦、秋麦不收;七月初九日半夜子时,滦河大水,城外水深丈余,东北、西南乡沿河村庄多被淹。清河又溢,洼地尽淹没,西南乡老河滩水深丈余,浅者五、六尺,庄稼淹没殆尽;八、九月枭匪横行,东北乡强劫尤甚,人心浮动道路戒严,缉斩数名,民心始安。招募练勇,修补土围。(旧志)同治十年七月间,大雨浸伤庄稼,是年大饥荒。同治十二年,滦河水溢淹尽庄稼,县知事详请开义仓赈灾。(旧志)德宗光绪元年(1875年),旱,未成灾;翌年大旱,沿海尤甚,薪、米价昂贵。(旧志)光绪三年,又大旱,中成年景,瘟疫流行,死亡甚多;翌年四月三日大风昼晦。七月二十日夜大雨,庄稼受害。(旧志)光绪五年自夏至秋大雨连绵,庄稼受损,道路阻断。光绪七年辛已,提督鲍忠壮公超督兵二十一营驻屯沿海备防,吴清帅大征设行辕于大、小黑坨一带,翌年秋撤走。(旧志)光绪九年癸未七月,滦河水溢,塌没村庄,人畜有伤亡,前所未有,滦河改道城西。光绪十二年秋处署后三日大水,庄稼受灾是年大饥荒;翌年滦河水溢。光绪十四年五月四日申时,地震有声震坏民房,地裂出黑水,至夜屡震;二十五日丑时又震;秋大疫,死亡甚多。光绪十六年夏,大水;翌年,关东小老道反,派兵防海口。四月三日至六日连雨不止,兵士多伤亡。秋大水,庄稼受害。光绪二十年五月十八至八月初一阴雨不晴,县城北关悦泽桥被冲毁;翌年乙未,军门申道发、闪殿奎驻兵新桥海口及附城一带。春大饥,民多缺粮,草根树皮被食殆尽,死人相枕,夏大疫。秋丰收,亩收谷一石。光绪二十六年夏,大疫;起义和团,天津黄老乘船掠夺沿海村庄,名曰“闹海洋”,各村办团练;翌年辛丑大水,庄稼受灾。三月,军门聂士诚驻兵城西及教场一带。光绪二十八年,有瘟疫;奉令建立学校。光绪三十一年,农村雇工自涨活价(工资)。设学务公所,各乡创办学校;翌年,创设警务总局。各区立分局。光绪三十四年三月二十七日下大霜,禾苗受害;八月十一日滦河溢发大水;除、夜大雪封门,深至四、五尺,数日车辙不通。溥仪宣统三年(1911年),滦河溢;十二月,明令剪发辫。中华民国时期(1912~1945年)民国元年(1912年)春大旱,早霜害田苗;初设县议会;秋大水;票匪杨三虎等绑架勒赎,淮军入境剿缉。民国3年,大水。 ’5年,票匪又起,镇守使王怀庆率兵击捕之。8年,秋,瘟疫流行,人多死亡。9年,春旱,5月20日始雨,秋有收成。10年3月6日,红风大作,禾苗尽枯萎,行人迷路,家畜多被刮失;翌年吴孚威团长关甘霖带兵两营驻城内,次年10月调滦县。12年立秋日,大雨。平地成河浸塌民房。13年8月,复设参议两会;直奉交战于九门口;10月3~5日,溃兵数万多人过境八百村庄皆被骚动。14年10月,冯军旅长李听率兵驻城内与奉军对持。15年眷,国奉两军夹滦河大战,2月4日东北军(奉军)追击至城中激战一昼夜,于教军场南。16年春,飞蝗遍野,沿海成灾;4月28日,张作霖于京师杀害李大钊。17年4月30日,于(学忠)军长李侯自漳河北岸率兵3000名来县城追悼阵亡将士,杨宇霆、孙传芳同来慰问;5月21日移山海关;7月,张宗昌、褚玉璞等退驻唐山派本县出食盐万包;9月2日,副官长程熔旅长王殿忠率机关枪连坐索现洋10万元而去,县长金希钧被迫夜逃。18年,水、旱、蝗、蝻均成灾,民无食粮,令减缓租赋,并开仓赈灾;改参事会为财政局;八月,设区公所实行乡治。19年,夏大水。冬赈饥,缓征租赋,翌年,秋有收成。24年,成立伪冀东自治政府于通州,下属22县,乐亭属之。26年8月,伪冀东政府迁驻唐山市。27年7月,红军入境,收民间枪支及警察保卫驻所枪械;攻克乐亭县城,伪县长张培德出走;红军司令吴绍贤任乐亭县人民政府县长;八月侵华日军入城立新民会,组织合作社。28年2月,开大清河一带盐田。建房设场称红房子;7月17日大雨连下三天。29年,改大乡,各学校实行校长制。30年5月12日,下午一时飓风为灾,以王庄上等村受灾最甚。31年,日军乘大卡车到处“清乡”,各村空户出走称“跑敌情”。朝鲜翻译、本地特务为害百姓尤甚,遭其诈索、拘禁、毒刑、枪杀者惨不忍睹。是年通行伪币联银纸券,入冬物价飞涨,斗米由数元高涨至五千元,有史以来闻所未闻。是年5月,共产党来乐亭沿海开辟地区。32年春,大饥荒。草子、水萍充食殆尽。乡长安蕴璞等劝募现款32万元,备杂粮16万斤,自2月17日起至5月底设立粥场,得活者约13200余人。是年夏旱,7月始下雨,秋有收成;11月,日本驻屯军以外,加派伪治安军三团在全县境进行“大讨伐”。是年,八路军深入民间,号饭、号房,谦恭和易与民相安,无异家人父子。遇匪类则活埋。故解放区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田禾滞穗非其有莫敢取;改组村政,成立各部门;按亩征粮,以充费用。33年,春旱,6月始下雨,虫伤豆秧。是年,县伪警备队改为伪保安联队;7月6日,大港全村被日伪军火焚;11月9日,刘石各庄被日伪军火焚。34年1月,日伪设各区办事处;4月,伪满、蒙军来县“清乡”,杀害村干部甚多;5月1日,取销各项牙税征收局。是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八路军连日以炮击城iii 21日凌晨。日本侵略军同在城所有伪官警等由海口逃亡唐山,早九点八路军入城,成立乐亭县人民政府,全县划分10区,是年旧历8月,18日夜1.2时大地震,声如大树号风,计3次;19日又地震数次,塌圮房屋甚多。

附件列表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乐亭历史沿革 下一篇乐亭县志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1

收藏到:  

词条信息

ltcn
ltcn
超级管理员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