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余继明先生有一本书《中国早期外国银币图鉴》,乍看书的题目似乎文理不通,什么又是中国又是外国的搞不明白,细读确实存在语病,应当是《早期曾在中国流通过的外国银币图鉴》。虽然书题有点问题,但是笔者也曾撰文称赞过这本《图鉴》,不仅因为她是在国内收藏界硕果仅存的涉及此类收藏的一本目录书籍,而且因为她的确是比较详细和系统地罗列并分析了曾在旧中国流通过的外国银币,不同于外国银币大全,更是弥补了在中国近代史上曾经流通甚至得到民间及官方认可的一些外国银币的空白,她比较客观地将相关银币的部分数据和市场价格记载于上,对于爱好收藏此类“怪胎”------带有浓厚的殖民主义色彩和经济侵略性质的银币,的确是有帮助的。


虽然此书还有许多值得商榷之处,也还有许多需要补充的地方,甚至还有个别需要改正的说明,但是她的记载和随之而来的收藏却的确给人们开辟了一个崭新的收藏观念,一个需要对于中国近代殖民地半殖民地社会进行研究,对于旧中国封建割据状态下诸军阀依靠的后台主子有所了解,对于近代帝国主义列强瓜分旧中国所谓“利益均沾”的态势充分认识,因为这些银币的流通领域和渠道和这些因素都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笔者没有渊博的银币知识,也缺乏对于中国近代史的研究,仅仅凭着一点爱好和思索,以及自己有数的几枚收藏品,加之对一些书籍的学习,更加之对几位老师的请教,累计起来写一些心得,如果是对的就给爱好者们以参考,如果是错的还望专家学者给以指点,肯定挂一漏万处还有待于各位补充发挥,抛砖引玉也是一种荣耀啊。


比如:老牌的帝国主义大英帝国是当年侵华的参加者和领头羊,它自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连续二、三十年所铸造的“站洋”,上面的图案就是一个持枪盾的武士,其形象酷似当年“老刀”牌香烟上的那个海盗,主要流通区域是华北、华东、华中、西北和东北大部分地区,从目前收藏回收情况分析其流行使用的地区还要大,可见当时站洋发行量有多大了。从目前市场情况看,一般品每枚在70~80元上下,真正的原光美品很少大部分是洗出来的,如1895年、1896年、1904年、1908年、1913年、1925年、1929年、1930年的都比较少,好品应当在百元以上,而1934年、1935年的则更少。站洋也分为“B”版和非B版,主要区别是在站人手握的枪尖上,曾在“中国钱币”杂志上有一篇文章就是介绍站洋版别的情况,在此不再赘述。


再比如:法帝国主义所铸“座洋”图案是一位坐着的女神(?),与象征独立的美国自由女神像很相似,只是洒脱地坐着手里还持着硕大的法棒,头上戴着一顶带角的冠,广西一带俗称座洋为“八角鬼”大约就是取其洋鬼子之意吧?座洋一般流通于广西、云南等与越南毗邻的西南地区,近年来发现数量较多估计很大部分是从越南回流过来的,一般品每枚约在60元上下,原光美品也很少见,其中1895年前的九个年号(1891年、1892年无)出的均是加重币,后面年号中虽也有但仅为少量,加重币因铸造流通年代较早故品相较差价格也略高,笔者至今尚未寻得一枚美品的1885年座洋呢,一般地说除1890年为罕见品外其它加重币及1922年后各年的座洋均比较少,价格也相对高一些。


大概最为复杂的是广泛流通在华中、华北、华东地区的墨西哥鹰洋了,当年笔者开始收集时很鹰洋便宜现在也不贵,只是品种太多,据资料显示当时竟有8~10个造币厂连续多年一直在铸此币,其上的标记也各有不同,如Mo、Zs、Go、Ga、Gc、EoMo、Ce等多种记号表示的各个造币厂,从1825年前后开始一直到20世纪初竟然制做了70多年!其图案、型质基本一致又俗称“花边鹰洋”,也有直边的多是1898AM年号其它年号均少,早期旧版也曾在中期重造称为“天平鹰洋”数量较少,笔者对于银币本来就是一知半解而对于鹰洋如此复杂的版别更是知之甚少,仅有的一点认识也多是从北京朱凯捷泉友那里学来的,所言正确处是他教得好,所言错误处是我理解有误,特此说明。


让笔者最感鄙视的是日本“龙洋”,上述简述的几种银币基本上重量都在27克及以上,惟独日本龙洋不足27克,倘是拿在手里也明显地比其它外国银币重量轻直径小,其上还偏偏铸有“大日本”的字样,不知是日本大还是银币大但事实是都不大,一个“大”字倒让人想起一段笑话:据说武大郎当了模特儿局局长,于是他手下的处长、科长们一律都选矮子连选模特儿也不例外,还不许说“矮”,明明是一群矮子起了个“巨人模特团”的名字,他本人也每每发名片时上面署名为“设计大师巨人团长局长高人”,以此显示其不是矮子也。唉,没钱的怕说穷,缺德的怕说坏,大胖子不敢说肥,小日本龙洋偏说大,同病相怜也。日本龙洋虽然有诸多毛病,可是笔者却由于一枚明治十一年50钱减重币得到过一份指导一份友情,那原是一位襄樊朋友的银币,笔者因实在好奇又不明所以曾多次请教北京银币专家郭老师,他不厌其烦地帮我查找资料又帮着抄写有关数据,真的好让笔者感动,钱币收藏界实在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些热情谦虚的前辈也才会不断扩大队伍提高泉识啊。


不知西班牙双柱究竟有多少品种,但当年在旧中国流通过的却不是很多,而且由于流通时间较长损坏严重的多品相美的很少,其流通区域大约只限于华东、华中部分地区,西南地区偶然有一些但数量都不大,而且中期造币量显然比早期、晚期要多品相好的也相对容易找一些。后来西班牙本土的各种双柱银币也陆续流通到中国来了,还有南美的智利、秘鲁、玻利维亚、哥伦比亚等双柱也纷纷来凑热闹,来分一杯羹,登陆中国加入经济侵略的“联军”,更给后来的银币爱好者留下了品种版别各异的收藏品。一般地说,双柱银币在诸多中国早期流通的外国银币之中,属于相对版别多而数量较少的品种,近年来在网上偶见的均为西班牙所铸,价格也较之其它外国银币高,品相却少见上好品。


英国大不列颠马剑是因其背为一个骑马持剑者而得名,正面则是国王头像,也如双柱一样按其年号不同,正面所显示的国王头像随着不同的在位人而更换,背面的骑马挥剑的武士却始终如一,一付不可一世的样子,是不是正是当年老牌帝国主义殖民主义者的本质。年号较少,数量也不多,但是别看数量少,据说流通的地区不少,马剑的流通除了华北地区外,东北地区、华中地区、华南地区等均有使用。那付飞扬跋扈的样子现在收藏后欣赏起来颇觉得可笑,其实现在世界早已经不是用一把剑就可以征服的了,昔日的威武恰恰成了今日的笑柄,历史真会捉弄人,仔细回味趣味无穷也。


法国早期在中国流通的银币品种很多,据在市场上观察,其数量仅次于鹰洋,还必须说明的是:在南方鹰洋居多,在北方法国银币居多。法国银币主要是大力神图案的一元银币,年号自1870年至1878年不等,还有正面为不同的国王头像,背面为橄榄枝花环的银币,这些图案似乎比英国那些威武的鹰或武士要温和得多,可是神选的是大力神、国王要的是法国国王头像,不还是一样要标榜和炫耀吗?经济侵略是建筑在武力占领的基础上的,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到后来的诸如八国联军进中国,无一不是与经济掠夺和经济侵略密切相关密切配合的,剑与花环是侵略者双手各执的物件,所以今天来看这些大力神、这些橄榄枝也很有一些讽刺意味呢。


还有美国的女神像银币,年号不多,品种不少,无论是站像、坐像,还是摩根、和平,其图案形象倒一直保持着一种美丽和祥和的态势,这大约也是因为当时的美国实力,还不足以与英国法国等老牌帝国主义抗衡,还不到显示其武力的时候,然而在不张扬的背面依然是跃跃欲试的飞鹰图案,预示着一种勃勃的野心和对于未来瓜分世界企图,回想中华民族自历代王朝以来,我国一直是以龙自居,其实龙虽威武辉煌可毕竟是传说中的神物,绝无对外侵略之他念


以上所述的,仅是过去在旧中国境内流通的部分银币,其中有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专门为其殖民主义对外经济侵略铸造的银币,如“站洋”、“座洋”、“鹰洋”等,也有原本就是其本国银币,只是想加快其经济掠夺之目的,也就迫不及待地加入了“远征军”来到中国来的,如“马剑”、“大力神”、“双柱”、“日龙”、“女神”等,用它们换取了大量的白银、丝绸、陶瓷等,比起用枪炮更具有欺骗性,也更加汲取着中国经济的精髓和储备,这就是旧中国一直贫困落后甚至一蹶不振的重要原因之一啊。你能想象吗?一个国家各种银币并行,多个地区又货币各异,一片杂乱无章,一片混乱不堪,一篇眼花缭乱哪!老百姓究竟是应当相信谁呢?清政府无力禁止外国银币的使用和流通,于是铸龙银以遏制或说为抵制其肆虐,结果又形成了中国、外国银币混杂的货币流通局面,真成了旧中国的一大“特色”。今天的人似乎难以想象,倘若发的工资或收回的货款竟是一大把花花绿绿的外国钱,你当是何心情呢?


时过境迁,今天从历史里翻出这些在旧中国的土地上沉淀的外国银币来,作为收藏作为研究作为回忆,作为过去苦痛的见证,那上边有着中国土地被掠夺的反射,那上边有着中国人民被剥削的印记,那上边有着曾经在地球上有着不平等的殖民主义的色彩啊。作为收藏这一部分“曾经在旧中国流通的外国银币”,其意义也就更加深远了。


必须说明,本人仅仅是出于爱好,买了几枚银币,读了两本这方面的闲书,做了一次统计,进行了一点思索,写了以上不象样子的心得而已,目的在于抛砖引玉,一块敲门砖能否引出更加高明、更加详尽、更加具体、更加深奥、更加准确的真玉来呢?但愿,也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