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朋友这种关系在人际关系中可能是涉及人群范围最广的。这是一个自古以来文艺作品涉及到的仅次于爱情的话题。如果说爱情是由于深度被人说得滥而又无从定义的话,那么朋友就是由于广泛又被人说得多而处处被定义。老子所言“同门为朋,同志为友”可能是对朋友最早的定义了,在今天依然争论不休。我们也只能依据自己的理解胡乱譬喻了――友谊是一只漂亮的玻璃杯,远看光洁细腻,圆润雅观,能给你盛来各种情感的饮料,供你享用;但也需你小心呵护,一失手就很容易碎裂得无以收复。朋友也像一床被子,可以叠加在其它的关系之上,巩固和温暖已有的亲近。朋友更像一个深深的庭院,最里面才是它的最高境界,但你需要跨过三重门方能到达。三重门的庭院是我们各种朋友关系最形象的概括,穿越它,你也便领略了古今朋友的要义。
    朋友应该是一个值得嘉许的对像,所以它摒弃了那些阴暗的应该被人否定的要素,只留下忠诚、信任、无私、珍重等,这是所谓朋友的底线,坚守住了它才可以谈及朋友这个概念。至于那些因为暗中勾结、违心屈服、逢迎讨好、欺骗利用等建立起来的一时亲近关系便不可称之为朋友。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也不是朋友这个被子所可以轻易覆盖的,两个相互不了解的人不可能成为朋友。只要你具备了忠诚、信任、无私、珍重等品格,你也就算是来到了朋友第一重门前。
    这是一个普通的院落,也是人数最多的院落,如同在闹市里,这里的朋友是关乎现实的。他们友好热情,互相帮助,诚实守信。这些人是社会的中坚力量和道德楷模,他们的交往离不开最世俗的生活。对方有病了,真诚探望,买水果鲜花也可,直接送点钱也可;做生意买房子需要钱,当然要帮忙,钱要还但不要利息的,对于感谢的吃请可以接受,而且坦然;与别人相比,他们之间的关系更亲近一些,能毫不避讳地谈到第三者,也就是披此的朋友,而且很容易站在同一立场;这个庭院里的朋友关系外化,很难附加在别的关系之上,夫妻就是夫妻,父子就是父子,所谓朋友都是跟外人的事。他们可以把这个话题放在酒桌上大声地说出来,他们可以通过一些事情把关系证明给对方和别人看;像《水浒传》中那些好汉之间,《红楼梦》中的众姐妹之间,《西游记》的唐僧师徒之间,都生活在第一重门内。臧天朔的《朋友》是这个庭院里唱的。但他们的关系就像那只杯子,好看并且实用,但是易碎!好在碎了还可以寻找其它的,但一般只在同一个院落找,也就是说,你的朋友层次一般不会改变的。但谁也不是总在一个院落里常住的,总要来往穿梭的,但你的常住地点轻易不会改变。但只要你在前边说的几种品格基础上,再与对方有一定默契,志趣高雅,心灵相通,你就可以自信地敲开第二重门了。
    这个院落里的人数相对较少,仿佛是在别墅里,是关乎心灵的。相互关系低调内敛,学识品味相当。两者之间极少有金钱方面的关系,都怕因俗物伤了高雅性情。谈话少及世物,多谈内心感受和情感经历。可能言语甚少但也能两心相知。他们不屑以朋友呼之,因为与别人同。表面上与其它人无异,但内心是把他与别人放置在不同的层面上,把对方看得更重一些。这种关系就像一保铁杯子,它的外观不是很好看,但经久耐用。多年的积累或一见倾心的都可能成为这种。当今社会中,判断这种关系只能遗貌取神,如果前一院落里的是“哥们”,那么这里的就是“密友”,心里话能够也愿意跟对方沟通,没有被出卖的担忧。有事更愿意找前一个院落里的朋友帮忙,这里的朋友只供在心灵方面分享或分担,可以隔山遥祝,异地相思。像《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和徐庶,《红楼梦》中的妙玉和惜春,《水浒传》中的鲁智深和林冲等,表面上看起来都是少言寡语,甚至冷冷清清,但内心时刻为对方燃烧着一把忠义的火,留一方理解敬慕的空间。周华健的《朋友》是在这里唱的!
    第三重门内的朋友就是可遇不可求了。这个庭院里人数寥寥,一如身处山顶或危崖,是关乎精神的。既是精神的,就可以异地融汇,古今贯通的。这个庭院里门可罗雀,但恬淡清雅。不受地域、年龄、性别、时间等限制,能够借助其它媒体交流,单向崇拜或彼此激赏。例如,俞伯牙为钟子期鼓琴《高山流水》,便谓知音;阮籍和孙登大师,一言未发而两心相知;后世读者忽然读懂了写过“满纸荒唐言”的曹雪芹,亦即曹的远年知音吧!李白的“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在静默中,完成了一次与山的对话,这里就可以说,敬亭山是李白的精神上的朋友,王子猷披雪行了一夜的船去拜访戴逵,到达目的地后却门也没敲原路返回,自觉已完成了一次精神上的交流。
    没有朋友的人生将是孤独的。俗语说,亲情使人牵肠挂肚,爱情使人刻骨铭心,那友情使人流连忘返。友情是一盘人生盛宴中不可或缺的大菜,不必刻意与别人相同,也不必刻意与别人不同,以自己的方式去品味它。在朋友的三重门里,我们要确定好自己的位置。不论在哪一个庭院里,我们对朋友都要真诚面对。鸟瞰朋友这三重院落,恰似一个仰倒在地的金字塔。第一重院落构成了它厚重的地基,由此衍生出社会图景,人生百态;第二重门内,超越了物质层面,成为引领精神走向的一面旗子;至于第三重门内,似乎游离于正常生活之外,成为只能供人们仰望的杰出榜样,又是历史长河中轻轻跃起的洁白浪花,逗引人们追逐却永远也触摸不到,这样的浪花不要多,也不可能多。不管你在哪一个庭院里生活,请遵守它的规则,不同庭院之间的规则也不能随便套用。最后,引用一句话:朋友是书,读得是青丝褪尽,明眸昏黄,却永远没有结尾!这首“歌”是“朋友”唱的!(来源:西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