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近读有关明代清官石维岳的史料,感慨万千。不仅因其清廉,不仅因其公道,不仅因其才学。最敬佩的,是他在邪恶势力面前,那一声断喝的精神和勇气。

  石维岳,字五峰,滦州城北明碑村人。明神宗万历三十八年(公元1610年)中进士,历任河南省中牟县令、四川龙安府推官(法官)、山西汾州推官,因其清廉有为,政声卓著,被调入京城任刑部要职。

  这时正是昏君熹宗时代,贪毒跋扈的太监魏忠贤把持朝政,并掌握着特务机关“东厂”宦官武装达万人之多,任意抓捕杀戮。史书上说“一入狱门,便无生理”,人称“冤窖”。

  正是在这样的险恶环境中,石维岳一秉刚直,不畏邪恶,正色立朝,执法如山。

  京官李承恩的宅院很好,被魏忠贤看中,企图霸占。李承恩婉言拒绝。于是魏忠贤捏造罪名把李承恩抓起来,交御史崔呈秀主办。崔呈秀本来就是个无耻小人,见魏忠贤气焰正盛,有意巴结,就丧尽天良地颠倒是非,诬判李承恩死罪。当时石维岳作为刑部主事参与会办,看到崔呈秀屈枉无辜,义愤无比。当崔呈秀正要提笔判死之时,石维岳拍案而起,大声喝道:“取律来!看杀人媚人者何罪!”意思是说:把《大明律》拿来!看看以杀人来向人献媚的人该判什么罪!显然,这话是说给崔呈秀听的。正是这一声断喝,把个崔呈秀吓得掷笔而退,使李承恩得以不死。

  天启二年(1622年),魏忠贤、崔呈秀一伙陷害礼部尚书赵南星等人,将诸多正义之士抓捕入狱,天下震惊。杭州知州刘铎冒死进京,上书为赵南星等人辩冤。魏忠贤就指使“大司寇”处死刘铎。大司寇则让刑部人员“照办”。石维岳再一起拍案而起,一语惊人:“千载之后,难免信史之昭然也!”意思是说:千年之后,真实的历史总是要大白于天下的!历喝之下,大司寇及刑部官员谁也不敢屈判,刘铎则刀下获救。

  后人有诗赞曰:“冤窖沉沉人噤口,一声断喝石五峰!”

  石维岳的两次断喝,解救了两条正义之士的性命。在石维岳的正义断喝中,那些奸臣小人胆怯了,退缩了,这正是正义的力量!而这一声断喝,需要怎样的勇气呀。要知道,石维岳的每一次断喝,都是冒着杀头的危险啊。在那样险恶的环境中,使石维岳的断喝之声显得尤其可贵、可敬!

  三百多年过去了,时过境迁,已经不存在石维岳生活的那种险恶环境,但石维岳为了正义的断喝精神仍值得后人借鉴。

  比照石维岳,扪心自问:当我们看到贪官伸出罪恶的手时,我们是否敢于一声断喝?当邪恶势力危害人民的时候,我们是否敢于一声断喝?

  也许这一声断喝是微弱的,而其作用一定是惊天动地的。因为这是正义的断喝,一切邪恶的势力都在这断喝面前变得渺小。

  社会需要这一声断喝!创建和谐社会,更需要一声断喝!因为,创建和谐,需要的是浩然正气之声,而不需要唯唯诺诺之音。

  如果我们都具备了一声断喝的勇气和精神,我们的生活就会更纯净,我们的社会就会更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