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紫禁城之感

走过重重宫门,穿过道道回廊,看那些红墙绿瓦,看那些画栋雕梁。到处是精致与辉煌,到处是奢靡与排场。而我却在低头的瞬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时光。

那些铺陈在地上千年之久早已看不出原貌的地砖,每走一步就会让我感到昔日的繁华或是衰落就曾经发生在自己的脚下,似乎脚下的每一步路都和那历史的烟云有着无穷无尽的关联。还有那些斑驳的琉璃瓦,在光影中依旧难以掩饰旧日的繁盛与华丽的场景,即便是穿越了千年,依然给人一种奢华的感觉。甚至那被风霜剥离的颜色尽失的旧城墙,宫墙上不易被人发觉的雕刻,那不再朱红的大大小小的门……

那些真正被风霜侵袭过的痕迹,被历史走过遗留下来的印痕,无不在诉说着一段又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转过人流拥挤的紫禁城中轴线,远离游人如织的正途,一个人辗转于那些未经修葺的旧宫墙。那些脱落的粉墙背后,不知道是被多少女子的血泪浸润过,才会有今日之斑驳。在这富丽堂皇,奢华无度的深宫之内,又有多少情感被掩埋成了史记中的传说。用手触摸那些历史的遗迹,仿佛触摸到了内心最深处的伤痕,疼痛着,辗转着,追忆着……仿佛顺着时间隧道飞越了历史,飞越了千年??
正是秋夜如水,落尘已作风前舞,唯有残月依旧挂中天。彩衣翩然处,只有影儿同。昔日万千恩宠,如今只剩下管弦儿声声泣诉。罗衫不耐五更寒,更有红烛替人流泪到天明。然而,毕竟深宫。纵有千种风情,也被高墙隔断,难见君颜。从此后,红颜随花残,最终落得花落人亡两不知。
那些在深宫中将生命消磨殆尽的女子们,那些不曾被史记记载的红颜们,此刻都透过这厚重的宫墙在对我诉说。我的眼前,是一片繁华过尽的苍凉。
一片真正朱红的宫墙,一座冷落的楼台,一片稍显颓废的琉璃瓦,一块凹凸不平的青砖,都带给我心底长久的震撼。
我不喜欢那些被重新修整的痕迹,尽管我知道那是在保护国家文物。那些保护中有了  太多的遮掩,遮盖了历史的真正印痕,让我离千古的记忆越来越遥远了。
我喜欢坐在宫墙外石栏杆边的感觉,我知道千百年前的你也曾如我一样的倚栏而望,但是即使望穿了秋水,依旧望不到高墙外的风景。那片风景只剩下了蓝天还依旧。进宫前的旧友,爹娘,姊妹兄弟,都成了前尘旧梦。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度与他们重逢。
你羡慕那流水,它们可以自由的在宫里宫外穿梭、流淌,它们是你通往宫外的唯一途径,然而,通过的只有你的心灵,而不是你的肉体。枫叶满阶红万片,待拾来一一题写数遍。让流水带走你的一腔相思,一片离愁别绪,但愿宫外能有人读懂,能有人回应,也算不辜负这良辰美景了。然而良辰美景终虚设,纵有千种风情也难勘破!
没有人知道那楼上的风景如何。是谁曾在这小楼上困倚桅栏,轻摇罗扇?是谁在这小楼里为着君王的欢颜冥思苦想,百般辗转?有没有一个多情的女子为了真情舍弃了这虚幻的荣华?有没有一个痴情的女子为了真爱最终选择了来世?一扇朱红的小门紧闭着,在二十道阶梯之上。转弯,转弯,再转弯吧,或者这楼上曾深锁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不知道自己在追溯什么,只觉得这场景是那么熟悉而又迷离。是前世来过这里?还是那些缠绵的旧梦就在这里?我在历史的烟尘里看到了过去的时光,又在过去的时光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是的,只是一个影子。
疏离的竹影里有着袅袅的管弦之声传来,是乐府的演奏吗?还是记忆的回声?白玉栏杆依旧,玉石台阶依然,那些楼宇殿堂,三宫六院依稀旧时模样。御花园里楼台亭榭似乎还回荡着当初欢笑声……玉人双双手相携,朱唇淡启,笑靥如花,感叹红尘飞逝在烛火隐息的夜。飞蛾执著扑火,却因寻不到一丛火色,急急飞舞。繁华处,悠悠宫墙梦,一抹熟悉身影,在千思百量间,渐行走远,只留下一盏宫灯,还在支离破碎的反复上演着宫闱纷争。

就这么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寻找着历史的痕迹,就这样在那些宫廷衣饰、器乐中寻觅着这个时空之外的点点滴滴……

“推出去斩了!”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不觉已到了午门,旁边的游人正在嬉笑打闹着。

抬眼望去,到处是售卖纪念品的摊贩。还有国旗护卫队的驻地??这才恍然,我已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