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这是一只素未谋面的大狗,因为我从未一睹芳容,只在夜静更深之时,听得它亮开喉咙,虎虎有声的撕破暗夜的寂静,仿佛这世上唯有它,唯有它存于天地之间,在我的脑海里勾勒一幅漆黑却又伟岸的剪影,犹如铜铸一般!

它总是在黑夜里向人昭示着它的存在,惊醒我原本不多的美梦。你听,汪汪汪,汪汪汪……像一面巨大的锣,带着金属样的颤音就在你的耳边敲啊敲啊的,甚至仿佛看到它的全身都在随着这叫声震颤着。嗯,我猜,这一定是一只金毛大犬,它金黄的毛发在月光下熠熠闪光,有夏夜的风吹来,于是,它惬意地扬起它硕大的头,哮天犬一般骄傲地狂吠。

是的,我能猜出它其实并未发现什么敌情,因为它的叫声并不十分急促、紧张,好像它只是钟情于夜半之时,开一场只属于它自己的个人演唱会吧。或许它有忠实的听众,一干人等闭目静听,于是,我便成了它最最忠实的粉丝,每晚个唱不定时上演,但只要它美妙的歌喉一展,于我,我便听得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了。

我总是惊异于它的响亮、它的执着,听说世界顶级歌王帕瓦罗蒂在演唱时,是不用麦的,只用一方手帕,便能震惊四座。呵,这只大犬是绝可以与他比拟的,因为听说歌唱时尤其是美声唱法的发声技巧是师从犬类的,歌者在练习时有一种方法叫“狗喘气”的,专业美声的我弟也曾教授过我,只可惜我这冥顽不化的却怎么也学不会的。上学时也学美声,酷爱戏曲的我便在练声时只张嘴,不出声,学不会,也不想学。以后想学,没了机会,也没了心情,只剩了遗憾。

于是,每每夜静,听得外面这只大狗极具专业水准的歌唱,敬慕之情蓦地油然而生。嗯,它绝对是专业范儿的演绎,“胸腹式联合呼吸”,喉咙就从来没有唱哑过,洪钟一般啊,有时小夜曲,有时咏叹调,轮番上阵,乐此不疲!我静静聆听,唉,它虽搅我入眠,但面对如此敬业而又孤独的歌者,只能心生些许敬意与惭愧,曲高和寡啊……

我觉得它是离我遥远的,所以,它的咏叹调竟颇有了些古意。却不知它在谁的枕边震耳欲聋的高歌,他的心房是否和着它的歌声一起颤动,每每午夜梦回,也许是惯了枕着它的歌声入眠吧,这炸雷一般的呐喊与咆哮许是他安眠的小夜曲吗?我,不得而知!

今夜,窗外雨声淅沥,更衬这更深人静。很好,许是它累了吧,许是它也在听这雨打芭蕉之声,对了,要做便做一位深刻的歌者,会沉思,会静谧,会享受这入夜的凉风湿润的空气,再听一听绵密的雨声里是否还有夏虫在悄悄地呢喃啊,它们是更有温情地歌者,你且得谦逊地学习……

柴门闻犬吠,其实这是多么美的意境,只是,如果没了那夜归的人儿,还是请你以哲思的心境,赏一赏这一两清风二两月,然后,趴在你的狗窝里,打个小盹儿,一觉到天明吧!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