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踩踩
每天上班下班,都要经过一条狭窄的马路,因为是热闹的居民区,马路两旁的很多平房和二层楼的下房都被改造成一间间门市。外加一个个在门市外放块塑料布,把各种蔬菜瓜果简单一摆的小摊贩,这里便成了一处极喧嚣却又极普通的菜市场。于是,这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老老少少,用俗世的烟火演绎着最生动、最喜庆的风景。
丁字路口是一家超市,开了有十多年了吧,原先是狭窄的两间小房,后来把北边的房子打通兼并,于是,这个小超市立刻丰满了起来,连超市的主人红妹,也显得更加大气,更加的底气十足,很有了大老板的韵味。
超市的货物还算齐全,我偶尔会去那里买凉面,有时也去买电池,买饺子面……光顾的并不十分殷勤,但去了却总是亲切而又熟悉。老板是个爱花的人吧,一盆文竹被照顾的大气磅礴,枝蔓婆娑而又绵长。我惊异于它蓬勃的生命力,根茎不算粗壮,可蔓延的墨绿的枝叶却几乎铺阵了整面窗子,叶梢上还开出细小纤弱的白花儿,映衬的这似火的盛夏颇有些清凉之意。
还记得建国六十周年的国庆节,她家门前飘起的那面鲜红的国旗,让我心中为之一震。凡俗的世井小民,一颗纯粹的爱国心,让我在以后所有的日子里,只要从此路过,眼神里总多了一丝温情。
我们之间话语不多,我内心的认同感她也未可知。但她总是喜悦地笑,温和地讲话,岁月迭加更替,但她始终不显老,清清淡淡间,让人总觉岁月静好,现事安稳……
往西一走,是春丽饼店。我和春丽认识了有二十几年,这小铺也开了有十四五年。春丽比原来胖了,但见到我永远是那么热情,她总是亲昵地叫着我的小名,打听我的儿子学习怎样。我知道她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儿,乖巧懂事,永远是他们两口子的骄傲。
春丽的老公比以前胖了些,年轻时是个帅气的小伙子,现在头发已经有些稀疏了。小铺开了十好几年,生意越做越大了,雇了好几个工人,花样也越做越多,馒头、肉饼、馅饼、包子、饺子、粘豆包、糖饼、豆烧饼……应有尽有。两口子每天热火朝天的忙碌着,早就买了大新房,于是,所有的日子都像春丽饼店里刚烙出来的大饼一样,热气腾腾、一如继往香啊香的,简单却又踏实且妥当!
那日,我去买饺子,她问我:“你大名当中的晶,到底是哪个晶啊?”我说是仨日字的晶。她听后开心地笑了:我看《潮音》,有你的文章,《烟火气》,满有意思的。我猜可能是你,今儿跟你确认一把,还真是你。然后又得意地对老公说:你看,我猜对了吧。
接着又对我说:我爱看书,这《潮音》上的文章,我都认认真真地读了。那篇《栽棵炊烟长风景》写得真好!不过写得很深,这文章里的炊烟不是树的意思,对吧。我回说对啊,不是树,是家里屋顶上的炊烟,这篇文章我也很喜欢,写得很大气,很深刻。她又转回身从里屋拿出杂志,边翻边接着说:看,每篇都好,《隔岸那片雏菊》、《萝卜、小米、糠》……都好!还有《老爸,再送我一程》,我哭了好一大顿呢。
我颇有些崇敬地重新审视她了。并不为她喜欢我的文章,而是因为她的喜欢阅读!繁华浮世,人心终有些摇曳。所以,人们宁愿拼却红颜,舞低杨柳,歌尽桃花扇底风……而人散后,一弯新月天如水的意境又有几人读懂?她做着俗世里最简单的工作,烟火中有书香送来的清凉,可真好!
从她的小铺里往西,有一处这小街上唯一没有被改造成门市的平房。我总能看到一位老爷子拄着拐杖端坐那里,或秋末或春初晴好的日子里,他会戴一顶浅色的礼帽,有时还戴一副茶色的水晶眼镜。他常是独自一人,只静静地看着这人来人往,好像这市井中的热闹与他无干的。他在静静地看这风景,不曾想,却成了我眼中的风景……
旁人是都抵不住金钱的诱惑的,把自家独门独院的小屋改成喧喧嚷嚷的门市,总不能脱了俗。这其中也包括我吧,想必我若有这一亩三分之地,也会像常人一样,忙不迭的把它打造成一棵摇钱的小树,我宁可卑微的缩在一个小角落里,数一数多出来的些许钞票,然后寻几件诱人的春装,然后露出最世俗的笑。
可他却没有,他只是闲看共开花落,让我感觉年少时的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对门炸油饼的一家却总是喜气洋洋的。老爷子胖、矮,戴着眼镜,儿子高、也胖,也戴着眼镜。他家生意很火,每天都炸无数张油饼,卖无数碗豆腐脑儿和豆浆。还炸迁子,外焦里嫩的,有葱花和五香面儿的味道。我早起偶尔懒惰时,常从那里买两个煎饼卷,一卷自己吃,一卷给同事吃。
除此之外,他家还打果子,打蛋糕,夏天批发冰棒,冬天做油茶面。我喜欢吃他家的油茶面,里面有青丝玫瑰,还有香喷喷的花生仁儿和瓜子仁儿、炒熟的黑芝麻。冬天的向晚,冲上一杯,便能闻到满屋子的香,喝下一口,既暖了心,又暖了胃。
我每天都从这个小巷子中走好几个来回,看到的面孔有的熟悉,有的陌生。小门脸儿里是小买卖,铺一块塑料布,摆上几根黄瓜、几个西红柿的照样是买卖。小贩们有的坐个小马扎,有的就那么席地而坐。没觉得同行是冤家,因为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股子喜气。
常赌车,却没怎么听到过几声报怨。把瓜果梨桃儿的往里拔拉拔拉,塑料布往里抻几个下,小马扎好歹挪挪,车子便能扬长而去了。生什么气呢,谁能离得开这俗世的烟火,离开这茶米油盐酱醋茶呢?
你瞧,我这不也买了一捆刚割的韭菜,还有一捆嫩绿的小白菜,回家摊上两个鸡蛋,撒上一把虾仁儿,烙锅贴吃。嗯,对,就这么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