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0 - 7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0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7-11-28

我的爷爷(一)

我的爷爷


00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的爷爷去世了。在守灵的这三天里,我忆起与爷爷的点点滴滴,不由悲从中来,从此,爷爷就只能是我的回忆了。


我的记忆


(一)第一次分离
从降生的那一刻,我便生活在爷爷家里,那是我眼中的天堂。爷爷的院子很大,南面上有三间围房,然后一个相当不小的庭院,再来就是三间正房,正房后面是一个能抵的上那个小庭院三个大小的后院。打开爷爷家的北门,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垂柳和榆树,还有那条清澈的长河;打开爷爷家的南门,是一条蜿蜒曲折的胡同,胡同口有一口压水井,再往前就是大人们嘴里的“合作医疗”。
记忆中,爷爷是十分宠爱我的,这种宠爱甚至引起了最小的姑姑的妒忌,小姑姑老是找机会“收拾”我,要么就是她们上街的时候不带我,要么就是趁机拧我的大腿里子,而我最“不识实务”的一点就是,每当爷爷下班回到家时,我都会十分委曲的把这些遭遇告诉我的爷爷,那当然,始作俑者??小姑姑便理所当然的被爷爷训斥,而以我那个年纪是决计想不明白,如此一来,小姑姑更加会找机会“收拾”我。


就这样,在爷爷身边被爷爷宠着,疼着,爱着,每天在井台上,我挥着小手目送爷爷去上班,又在井台上等待着爷爷回来。下班回来的爷爷,手中会时不时的拎些让我着迷的小东西,比如内壁上沾满了芝麻的又酥又脆的糖棍,吹成孙悟空或猪八戒样子的糖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爷爷,直到七岁那年,父母因为做生意,要搬到离爷爷家“一路之遥”的姥姥家,(姥姥家就在爷爷家的马路对过,与爷爷家只隔一条马路,实际距离约八百米左右),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爸爸成了姥爷的养老女婿,是必须搬去和姥爷同住的,当然,我是必须随行的。

爸爸和妈妈轮番上阵,“咱们去姥姥家住一段时间,爸爸妈妈都去,你不是也想姥姥了么?”“姥姥家的院子里有黄瓜、西红柿、还特意给你做了一架秋千”“爷爷又要照顾你,又要上班太累了,你不心疼呀?”“反正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总之,在我眼中,他人为了让我去姥爷家里住,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用我当时的话说,那就是“我恨死他们了!”

可是,我这个小胳膊终究是拧不过大腿。我紧紧的拉着爷爷的衣襟:“爷爷,我不用你接我放学,可是,我可以到这里来吃饭吗?爷爷,晚上放学,我来这里写作业,好不好?爷爷,礼拜六、礼拜天不用上学的时候,我成天在这里玩行不?”我没完没了的一声叠一声地向爷爷发问着,爷爷拉过我拉着他衣襟的手,放在他的大手心里来回的摩挲着,眼睛里有闪闪发亮的东西在打转,“住段时间,不惯,就回来!”这话,像是在对我爸爸妈妈说,也像是在安慰我,可是,在今天我的看来,那更像是在宽慰他自己。


类别: 素心珍藏 |  评论(2) |  浏览(6658) |  收藏
一共有 2 条评论
素心兰 2007-11-30 15:12 Says:
谢谢何老。
何宗禹的博客 2007-11-29 07:28 Says:
情真才知父母心。有你这篇从心底流出的文章,老人在天之灵可以告慰了。向你及全家人表示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