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0 - 7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2020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10-31

姥姥婆婆

姥姥婆婆就是我老公的姥姥,可是,我一直都不喊她姥姥婆婆,我只喊她姥姥。
姥姥是极疼我的,连姥姥最疼的小叔子也会吃我的味儿。说起姥姥疼我,就不得不提院子里那两棵枣树。
我是个馋丫头,尤其喜欢吃各种水果和蔬菜。第一次到姥姥的小院儿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院子里有两棵枣树,其中一棵会结出两头尖尖的枣,像极了菱角,姥姥说那是牛心枣,可甜了。于是,当那树上挂满了红红绿绿的枣子的时候,我常常仰起头,眯着眼看着那些枣儿,然后小心翼翼地摘下几颗,放在手心里,却舍不得吃下它们。
那时候,我刚刚和老公谈恋爱,不常去他家里,有时候大概会一两个星期去一次。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季节,为了看落叶,我提议和老公骑自行车回他的家。我们快要骑到马头营车站的时候,我看到马路西侧站着一位白发苍苍,后背微微有点驼的老太太,我赶紧叫了老公一声:“你看,姥姥!”
我们急急忙骑车到姥姥身边下了车,“姥姥!您怎么一个人出来了?”我的口气中有些埋怨,有些心疼。姥姥是个可怜人,1949[font=宋体]年刚刚兴起婚姻自由的时候,姥爷一纸离婚协议就抛弃了一只眼睛失明并怀有身孕的姥姥,姥姥没哭也没闹,一个人生下了婆婆,一个人拉扯着婆婆长大,看着婆婆嫁人、生子。可想而知,这几十年来,姥姥一路走来是怎样的坎坷,又经历了多少的磨难,又如何让我们让些小辈人不心疼呢?[/font]
姥姥冲着我微微一笑,“没事,没事,走,咱回家!”回到家里,姥姥拿出一个袋子,里面全是我最爱吃的牛心枣,一看我开心的样子姥姥就说:“我就知道你爱吃这个,吃吧吃吧,我都洗干净了。”正在这时,婆婆掀开门帘进屋来了,一边笑着一边说:“快别提这些枣了,就为了这些枣,我和你大大(那时候刚和老公谈恋爱,跟老公的爸爸妈妈叫大大、大妈)没少挨说。”“挨说?”我纳闷的看着婆婆,婆婆接着说:“可不咋地,到东头来的时候,我和你大大爱随手摘个枣吃,你姥姥说了,‘你们不知道小爽爱吃枣呀,你们还过来过去的摘,等小爽来了就没吃的了,你们少吃个咋地?’后来呀,你姥姥怕我和你大大再偷馋,干脆天天看着这些枣,只要有红了的,有熟了的,就摘下来,够不着的,就找个小凳踩着上到鸡窝上头去摘,瞅瞅,那不,摘下来的,又全都洗了,再个个擦干净,就等你来了呢!”听着婆婆的话,看着手里的枣,眼泪一个劲儿地在我眼眶里打转转,那是怎样一种疼爱呀,年近八十岁了,又是踩凳子,又是上鸡窝,只是为了让我吃到枣。
只是可惜,这份浓浓的宠爱早早的离我远去了。
现在每每回到老家,在马路上下车的时候,就仿佛看到姥姥在马路向着我们来的方向张望……
现在每每回到老家,回到东头的院子里,眼前就好像有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在树下摘枣……


类别: 素心珍藏 |  评论(0) |  浏览(2773)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