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3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19 - 3 «»

最近访问

存 档

日志文章列表

2009年10月31日 22:05:45

姥姥婆婆

姥姥婆婆就是我老公的姥姥,可是,我一直都不喊她姥姥婆婆,我只喊她姥姥。
姥姥是极疼我的,连姥姥最疼的小叔子也会吃我的味儿。说起姥姥疼我,就不得不提院子里那两棵枣树。
我是个馋丫头,尤其喜欢吃各种水果和蔬菜。第一次到姥姥的小院儿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院子里有两棵枣树,其中一棵会结出两头尖尖的枣,像极了菱角,姥姥说那是牛心枣,可甜了。于是,当那树上挂满了红红绿绿的枣子的时候,我常常仰起头,眯着眼看着那些枣儿,然后小心翼翼地摘下几颗,放在手心里,却舍不得吃下它们。
那时候,我刚刚和老公谈恋爱,不常去他家里,有时候大概会一两个星期去一次。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季节,为了看落叶,我提议和老公骑自行车回他的家。我们快要骑到马头营车站的时候,我看到马路西侧站着一位白发苍苍,后背微微有点驼的老太太,我赶紧叫了老公一声:“你看,姥姥!”
我们急急忙骑车到姥姥身边下了车,“姥姥!您怎么一个人出来了?”我的口气中有些埋怨,有些心疼。姥姥是个可怜人,1949[font=宋体]年刚刚兴起婚姻自由的时候,姥爷一纸离婚协议就抛弃了一只眼睛失明并怀有身孕的姥姥,姥姥没哭也没闹,一个人生下了婆婆,一个人拉扯着婆婆长大,看着婆婆嫁人、生子。可想而知,这几十年来,姥姥一路走来是怎样的坎坷,又经历了多少的磨难,又如何让我们让些小辈人不心疼呢?[/font]
姥姥冲着我微微一笑,“没事,没事,走,咱回家!”回到家里,姥姥拿出一个袋子,里面全是我最爱吃的牛心枣,一看我开心的样子姥姥就说:“我就知道你爱吃这个,吃吧吃吧,我都洗干净了。”正在这时,婆婆掀开门帘进屋来了,一边笑着一边说:“快别提这些枣了,就为了这些枣,我和你大大(那时候刚和老公谈恋爱,跟老公的爸爸妈妈叫大大、大妈)没少挨说。”“挨说?”我纳闷的看着婆婆,婆婆接着说:“可不咋地,到东头来的时候,我和你大大爱随手摘个枣吃,你姥姥说了,‘你们不知道小爽爱吃枣呀,你们还过来过去的摘,等小爽来了就没吃的了,你们少吃个咋地?’后来呀,你姥姥怕我和你大大再偷馋,干脆天天看着这些枣,只要有红了的,有熟了的,就摘下来,够不着的,就找个小凳踩着上到鸡窝上头去摘,瞅瞅,那不,摘下来的,又全都洗了,再个个擦干净,就等你来了呢!”听着婆婆的话,看着手里的枣,眼泪一个劲儿地在我眼眶里打转转,那是怎样一种疼爱呀,年近八十岁了,又是踩凳子,又是上鸡窝,只是为了让我吃到枣。
只是可惜,这份浓浓的宠爱早早的离我远去了。
现在每每回到老家,在马路上下车的时候,就仿佛看到姥姥在马路向着我们来的方向张望……
现在每每回到老家,回到东头的院子里,眼前就好像有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在树下摘枣……

类别: 素心珍藏 |  评论(0) |  浏览(2461) |  收藏
2009年05月31日 16:34:27

我的牵挂和我那不得不提的车车

        今天,忽然接到妈妈的电话,问我,大东方谁的儿子叫孙俊超,我便问怎么了,我妈说,闹闹的作业在他那里。我有点纳闷:闹闹没去上学么?我妈说:孩子感冒了,在家休息呢,昨天是婷婷把作业带回来的,今天是孙俊超带的,我不知道去哪找他,那好了,我让磊磊下班时,把闹闹作业带回来吧。
        放下电话,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以老妈的性格,绝对不会如此惯着这个孩子的,感冒就不去上学?不对!放下电话,二话没说,我开车就回了家。
        这破车还真给面子,一上高速,正要领卡,嘿!它不动了!我这个难为情呀,不是别的,屁股后面一大串儿车呢。收费站的小伙子真够意思,立马从里面跑出来,帮我把车推到一边,看了看手里的卡,问我,您还能走么?我说试试,就上了车,一打,嘿!着了!小伙子乐了,敢情这车也有耍赖的时候呀,就是想让人推!!您慢走!
        这破车,够意思,这一路上,还真没在耍赖,你说,它要是一耍赖,停在行车道或超车道上,后面再赶上个眼神不济的,呜呼,我命休矣!幸亏,它没耍赖!
        这破车,一下高速,又不走了,没办法,我打开车门,对着我身后的车挥挥的,嘿,不好意思,我车坏了,您从另一个口走吧!那司机冲我一乐,没事儿!嘿!怪事,这车又走了!难不成,这车也有性别?
        这破车,一进北大桥交通岗,又熄火了,唉,我这是啥命?我关钥匙门,我踩离合,我打火,不动!我再关钥匙门,我再踩离合,我再打火,它还不动!我干脆也不动了,红灯啊,你可慢点蹦!还有最后6秒。我深吸一口气??踩离合??点火??OK了!别兴奋,我挂档,放手刹,给点油,撒离合??你可千万不能熄火呀??老天保佑,它??缓缓地驶出了停车线??走了!
        这破车,一进北新路的拐弯处,又不走了,唉,我也不动了!关了钥匙门,我坐车,我就在车里坐着!五分钟,我再打火,着了!
        我终于把车开进了我们家胡同,老妈在门口坐着,看来车了,抬了一下头,又低下了,忽然又抬起来了,仔细瞅了瞅我和破车,对着对面的小胡同喊,闹闹,你妈妈来了!我停稳车,刚打开车门,还没容我下车,一张小花脸出现在我的面前??脑门破了,鼻梁破了,嘴唇也破了!然后,我就看他扎着两支小胳膊,左胳膊的里侧,右胳膊的外侧,全破了!天啊!破相了!
        原来,昨天的一切担心,不是来自于老妈,是儿子!
        原来,前天,我走了以后,孩子和老妈在胡同里玩,儿子在靠南面的墙根处玩卡片,一辆摩托车自东向西行驶,看儿子在墙根站起身,他不知道怎么就紧张了,车把乱晃,车就奔着儿子去了,把儿子裹了进去,当老妈回过神儿来时,只看见儿子的黄背心。
        幸亏,尚无大碍!用老妈的话说,捡了一脑袋头发!唉!
        我确实是一个不合格的妈妈!
        明天,陪儿子半天,下午再回去!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20) |  收藏
2008年11月26日 00:02:21

放松一下

今天,被老总叫过去谈话了。
谈话的内容有点让人兴奋,有点让人伤感,更有点让人充满期待。
[/size]
[size=4]老素换了工作岗位。

[/size]
[size=4]像是现在的博客风格,老素可以享受片刻的悠闲。换一个岗位,换一种心情,在老素未来的人生之路上,又多了斑斓的一笔。老素又要学习新的知识,汲取新的经验,无疑,老素的人生又多了些经历,老素开始期待明天,期待明天走向新的工作岗位。

[/size]
[size=4]可是,要离开已经工作了三年的岗位,想想那些熟悉的面孔,想想那些熟悉的商品,心中又不免徒增一些伤感,呵呵,有些小女儿态了吧?

[/size]
[size=4]明天,会是新的一天!!!

类别: 素言乱语 |  评论(1) |  浏览(2533) |  收藏
2008年03月19日 22:04:11

享受生活

        一场春雨之后,天空一扫昨日的阴霾,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吃过午饭,我被窗外耀眼的阳光所吸引,叫上儿子,拉上妈妈,迫不及待地跑到中医院后门,那有一小块水泥铺垫的场地,可以沐浴春日的暖阳,可以以地当纸,尽情书写、作画。
       
        搬上两把小椅子,拿上几个垫子,我们老少三代就这么开始了我们的午间生活。
        妈妈拿出一支粉笔,在地上写了几道10以内的加减法运算题,“来,闹闹,让妈妈看看,我们闹闹可厉害了,这些题目,小意思,对不对?”儿子经不住姥姥的称赞,拿过粉笔,一道接一道的做了下来,呵呵,还别说,还真没难住这个小家伙。妈妈可能是看闹闹正在兴头上,于是又顺水推舟,让闹闹默写了几个拼音字母,呵呵,闹闹也顺利过关了。
       
        看着儿子兴致如此好,再想想自己有很长时间没有陪儿子玩过了,我提议和儿子玩“石头、剪子、布”,不过,是不能用手比的,用什么?用脚喽!双脚并拢是石头、双脚向左右两边叉开是布,剪子么,当然是脚一前一后了。
        就这样,我和儿子玩着、闹着,妈妈在一旁看着、笑着。或许是我们吵到了别人休息,或许是我们欢乐的笑声感染的邻居,对门儿二妈带着她的小孙女??宏宇,循着声音,来找闹闹哥哥玩;东间壁二姥姥和二婶子也从紧闭的大钱门里探出了头。
        不一会儿,小小的胡同里就挤满了人。

        我半开玩笑地说:“二姥姥,您那里有现成的缝纫机,干脆,明天多做些小棉垫,大家一字排开,全坐在您窗根下,咱们天天中午也开个‘会’啥的。”没等姥姥答话,我妈接过了话茬“你姥姥家就是不缺小垫,你忘了去年六月的时候,我天天坐在你姥姥家窗根下等你下班?

        随着爸爸推出三轮车,去送闹闹上学,我也到了上班的时间。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太快,让人不禁有些留恋,可话又说回来,其实,欢乐就在你我的身边,只是看你如果去发现。

        真希望身边的每一位朋友都成为欢乐的、会随时享受生活的人。

类别: 素眼人生 |  评论(3) |  浏览(9623) |  收藏
2008年03月18日 20:57:57

话说“买一赠五”

    话说最近老素身体不适,遂到一医院就诊。
    当下医生就决定给老素开了三天的药量,鉴于老素时间较紧,于是跟医生商定中午的时候去输液。
    当天,老素就被领到一间名为“观察室”的房间,躺在雪白的床上,老素心里美滋滋的,挺干净!??可是,老素高兴的太早了,美女护士第一针下去,晕,不回血,没办法,换一支手,再来一针吧!!!结果,老素第一天,就这么买一赠一了??买一针赠一针。
   
    第二天,顺利,顺利得不得了,只一针就OK了,半途在我们小美女的陪同下出去转了一圈也没串皮。

    第三天,老素这个美呀,为什么?老公亲自陪着去输液!!
    看着药水一滴滴的下滴,冰冰的药液往身体里流,老素感觉还不错??但是,就当老素晕乎乎想睡觉的时候,手疼,一看,肿了??老素向天保证,真的没动那动那支右手。没办法,拨掉呗。
    这时候,这美女护士因有急症病人要抢救,让我稍等一会儿,行,我等。
    这时候,老公的一位熟人,一位男士走了进来,不忍心我们久等,自告奋勇为我扎针,结果,扎了两下之后,他举了白旗。
    这时候,那位美女护士回来了,她看了看我那白净净,肉乎乎,又被扎的乱七八糟的两只手之后,开始尝试找个比较明显的血管,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她第二次从我的手上拨出针,端祥了片刻之后,终于在我左手上找了一小段还比较明显的血管上扎下了她此次回来的第三针,终于,我看到血??回流了??扎准了。
    这时候,我在心里算了算,第一针,串皮;第二针,没扎上;第三针,没扎上;第四针,没扎上;第五针,没扎上;第六针,扎上了。
    这时候,我感觉挺合算,买一赠五,划算。呵呵。





注:发几个针眼让大家饱饱眼福

类别: 素言乱语 |  评论(6) |  浏览(9234) |  收藏
2008年03月17日 21:52:16

别样萝卜??妈妈的作品

  妈妈一直都是一个闲不住的人。
    妈妈一直都是一个身体不算太好的人。
    妈妈一直都是一个心又灵手又巧的人。

    前些天,妈妈病了,哪儿也去不了,这个憋坏了闲不住的妈妈。妈妈是个肯停下来的人,身体刚刚舒服一点儿就打扫打扫这儿,清理清理那儿,整个家里一尘不染,弄得可温馨了。
    这不,老妈又别出心裁,拿萝卜养起了蒜苗儿。
    老妈说,等蒜苗长起来时,萝卜样秧子也长起来了,两头儿都是绿的,准好看。

类别: 素心珍藏 |  评论(0) |  浏览(3988) |  收藏
2008年03月02日 22:33:00

闹闹语录

    最近因为工作时间的调整,经常可以在儿子睡觉以前回到家里。
    妈妈老说儿子闹,说儿子话多,呵呵,这些天可真真的让我有了的深切的体会。
   
    《转弯》

    某天。

    他去我工作的地方,看到了他舅舅的女朋友,便跟人家说:妗儿,你下班的时候一定要给我买一袋我最爱吃的牛肉味的可比克。于是,等晚上他妗儿带着一大包东西回家的时候,就有了下面一段对话。
    闹闹:妗儿妗儿,我不是说就要一袋么?你咋买了这么多呀?
    他舅舅:那你就把你要的那一袋拿出去,剩下的我全拿走。
    闹闹:(白了他舅舅一眼)这个我就不要了,我那儿有一瓶饮料,这是我爱吃的(突然,他发现,他妗儿还买了两个牙膏)妗儿,你这个牙膏是给谁买的呀?
    他妗儿:我给我自己买的呗。
    闹闹:那你为什么买两个呀?是不是,你一个我一个呀?

    一听我儿子这话,我爸我妈全乐了。


    《反败为胜》
 
    这些天,儿子一直跟着看世乒赛,而且边看边解说。
    就拿今天来说吧,我回家的时候正是马林对柳承敏。大家全都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他在那里小腿一盘开了腔。
    “我是小腿一盘,看比赛。”我们谁也不理他。
    “马林都四分了,那个人还是零分呢”
    “得意忘形了吧?让人家追上了吧?”这是第二局,电视里刚刚报出柳随敏以11比9扳回一局时,儿子说的话。
    我和爸爸妈妈一笑,这孩子哪来这么多词呀?
    第三局,马林11比6轻松拿下一局,儿子一拍他那盘着的小腿,仰着小头,一幅他什么都知道的表情,用右手的食指在空中点着,“这就叫反败为胜!”
    这下,我们全都忍不住了,大家全都笑翻了。


    插曲:
  今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我买了不少零食,其中一种叫“酸角大王”,他看了看就说给他妗儿,看着电视的时候,我老妈就拿了一袋“酸角大王”,结果老妈被酸得五官全都挤在了一起,不得不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一劲儿说:“太酸了!”
    正在这个时候,我儿子又开腔:“我早就说了,这不是你这种老年人能承受得了的!”
   
    天哪!他都哪学来的呀?




   

类别: 素心珍藏 |  评论(5) |  浏览(4121) |  收藏
2007年12月09日 20:35:29

感动??12.8“奉献爱心、关爱李辉”活动有感

        “感动你我,感动中国,这世界有爱才转动;感动你我,感动中国,这世界有爱才永恒。”
        在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年度人物评选时,我们常常听到这首歌,透过荧屏,我们欣赏着一个又一个身残志坚、默默奉献的另人感动的故事,无不为之动容,为之潸然,可终究我们只是看客,可今天,我却有机会亲眼见证了“感动”。
        2007年12月8日。
        大东方购物广场户外广场上。
        几名男女青年默默地忙碌着,他们有的在往舞台上挂着条幅,有的在忙着摆桌子、摆展板,在桌子和展板旁边赫然放着一个红色的大箱子,上面还写着三个大字??捐款箱!看身后,条幅已经展开??奉献爱心 关注李辉八个大字映入眼帘。
        没错,这里就是由百度乐亭贴吧发起,大东方协办的为李辉同学募捐的活动现场。而这些到现场的男男女女无疑都是乐亭吧的吧友,因为李辉,他们从网络走向现实,他们从显示器前走向广场,奔走呼号,为李辉筹集手术费用。
        我无法用言语描述当时的盛况,只用我的眼睛,我的心记录了几个小小的片段。
        (一)善良的人们
        作为志愿者,我们一直站在展板后,站在捐款箱后,我们向每一位在捐款箱里投入爱心的人微笑,我们向每一位向李辉伸出双手的人微笑,我们用颤抖的声音向每一位过路的人介绍着李辉。
        一位看似来自于农村的大姨,来不及拭去满面的泪水,从衣袋里掏出她所有的钱投向款箱,泪水洒落在款箱上,我们请大姨在条幅上留下她的名字,她泣不成声的掩面离开了。我们望着大姨离开的方向??好人哪!除了这三个字,我们竟然再也找不到任何词句可以形容她。
        一个大约只有三岁的小朋友,用她稚嫩的小手把爱心投入了款箱,在妈妈的帮助上,又把祝福留给了李辉哥哥。
        一个刚刚从商场里出来的小伙子,拉开皮包,把他那个同样年轻、真诚的心投入了款箱,当我请他留下姓名里,他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就转身离开了。
        一位年近花甲的老大爷路过我们的现场,捐过款之后,还郑重地在条幅上留下了对李辉的祝福,透过镜片,我看到他的眼中,有闪闪发光的东西。
        一位乐亭县本地的企业家在重重地握过李辉父亲的手之后,也把他的心意投向了款箱,在他身后,我们也在心里向他挑起了大拇指??好样的。
        还有,就是大东方购物广场的员工,他们有序的排成一列列的,依次来到广场上,1元、2元、50元、100元,无论钱多钱少,我想李辉都会记住他们真诚的笑容。
        还有,还有,还有太多太多的人,我无法一一描绘,我只知道他们都身在乐亭,我只知道他们每个人都有一颗博爱的心!
        (二)百度乐亭吧的吧友们
        虾哥:整个活动期间,虾哥??一个七尺男儿,他的泪水最多,我知道,那是感激的泪水??感激每一位向李辉献出爱心的人;我知道,那是欣喜的泪水??他相信有这么多关心、关爱李辉的人,李辉的明天一定是个晴天。
        挥霍寂寞:他就一直默默地站在那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活动现场,没有离开那些献出爱心的朋友。
        医生:从准备捐款箱,准备展板,到挂条幅,布置现场,他的身影无处不在。或许套用一句古语更能描述他??医者父母心。
        冀BJ:他应该是整个现场最疲惫的人,本来前一天晚上就和大家一起做准备工作,又因为有事情要连夜赶往唐山,可是,八号早上,当我站在广场上时,他已经手持数码相机早已到达,眼中,我竟然找不到一丝疲惫。
        一萱、妖娆公主:自始至终,她们两个始终站在款箱前,用她们甜美的微笑,把感激之情回赠给每一位献出爱心的朋友,她们不知道疲惫的一遍又一遍地向大家介绍着李辉的情况。
        还有,还有,还有看透了、闪烁不定、乖乖特警、同方电脑、惠泽电脑、不是大哥、台风吹不走、天涯共此时、跟往事干杯等很多很多好兄弟、好姐妹!
        (末完待续)

类别: 素心珍藏 |  评论(3) |  浏览(8292) |  收藏
2007年12月01日 00:59:03

我的爷爷(三)

        别人的记忆
        (一)她是我的命呀

        那大概是我在五岁的时候。
        那是在“麦熟”的时候。
        奶奶在家里哄着我,给我买了一双红色的鞋子。
        妈妈下地干活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了,见我在炕上睡着,就问奶奶我怎么这么早就睡了,奶奶告诉妈妈我已经这么睡了一上午了,连新买的鞋都不肯试穿。正说着,爷爷就回来了,爷爷从妈妈手里接过昏昏沉沉的我,摸摸头,很热,叫了叫,我睁了睁眼睛,话都不想说,又闭上了眼睛。爷爷急了,抱上我赶紧到胡同口的“合作医疗”,医生说我感冒了,让打针,平常一提打针就耍赖的我,这次一声也不吭,任医生在我的屁股上狠狠地扎了一针。
        两天过去了,我仍然没有好转。
        爷爷再也耐不住性子,让妈妈抱上我,马上去县医院。
        “爸,爽今天咋这么长了,她的脚在我膝盖底下晃悠!”妈妈有点奇怪。
        “你往上抱抱,可能是抱得太靠下了!”爷爷来不及细想,匆匆地回答着妈妈。
     
        县医院,急诊科。
        诊断??感冒??输液。
        量体温??40度。
        医生们想尽了办法,在我的头部,我的身体周围,围满了冰块。八二年的乐亭,只有防疫站有一个用来存放疫苗的小冰箱,他们开始无条件地为我冻冰。八二年的乐亭,只有大楼一个冰棍厂,出红糖冰棍,爸爸买来了冰棍。
        两天后,我虽然清醒了,可是眼睛却看不到东西,手拉着妈妈却一个劲儿地仍然要找妈妈;姥姥从园子里摘下来鲜嫩的黄瓜,我就像是几辈子没吃过黄瓜一样,猛劲儿把黄瓜往嘴里塞,却又常常找不到嘴在哪里;姑姑们买来了葡萄,剥掉皮儿,递到我的手上,我接过葡萄,一下子把葡萄塞到了鼻孔里。
        爷爷看着我这个样子,皱起了眉头,叹了口气。
        又过了两天,再查,体温??40度。
        查瞳孔??已出现扩散。
        医生告诉妈妈,你的孩子快不行了,准备衣服吧。
        “那我们转院,去唐山!”
        “估计你们连钱营都到不了!”
        听完医生的话,妈妈一下子就傻了,然后就痛哭着冲出了医院。

      一直在边上的爷爷说:“我的大女儿就是这么不明不白地就死了,就算是死,也得让我们明白,她究竟是得的什么病,为什么死的呀?不能你们就这么一说,我们就抱着孩子回家等死呀?”爷爷说完这番话,就忽地站起身,走出了急诊室。
        当爷爷再次回到急诊室的时候,回来的不只他一个人,还有一个正在县医院的北京的专家,还有一个就是??张宏。
        张宏爷爷和北京的专家根据我的情况,分析有可能是流行性乙型脑炎,建议做脊柱穿刺。爸爸哭了,妈妈哭了,他们谁也不出声,他们谁也不知道,这个刺穿完以来,我会是个什么样子。爷爷挺起了胸,把我横抱在腹前,让我的背部朝前,爷爷狠了狠心,闭上眼睛,“穿吧!”后来,爷爷说,当时,我软得就像煮熟了的面条。
        结果出来了,和张宏爷爷的诊断相附,张爷爷没用任何人,他亲自用双手托着我,把我送到了传染科。
      在对症治疗之下,我开始渐渐的好转了。
     
      一天早晨。
      早就过了时间,爷爷还是没有来。
      “妈妈,爷爷是不是把我忘了?”
      “不会的,爷爷肯定是给你做好吃的呢!”
      “我想吃爷爷做的汤!”
      “爷爷??来??喽!”正说着,爷爷来了。
        爷爷递来了一个用塑料袋包着严严实实的铝制饭盒,妈妈打开塑料袋,打开饭盒,一股香气,扑鼻而来,“好香!”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迫不及待地吃起了爷爷送来的美味。
        “吃饱了!”我望向爷爷,却发现爷爷抚着胸口,痛苦地皱着眉头,“爷爷,你怎么了?”我急切地问到。“没事儿!”爷爷漫不经心的答到。“爷爷,你的手流血了,妈妈,妈妈,爷爷怎么了?”妈妈也看出了有点不对,叫来了医生。
        原来,爷爷在来送饭地途中,不慎掉进了马路两旁的沟里,被一起掉下去的盖板,硌伤了肋膜,手、胳膊、胸口全都擦破了。
      原来,我吃到的这碗面里,除了爷爷揉面、切面时的泪水,竟然混合着爷爷的血。
      “爸,您这是何苦呢,让她姑她们送来不就行了?您看您......”妈妈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
      “呵呵,那不行!”爷爷指指床上的我,“她是我的命呀!”

类别: 素心珍藏 |  评论(1) |  浏览(7462) |  收藏
2007年11月30日 23:54:46

我的爷爷(二)

    (二)受益终生的一课

    看着我每天乐此不疲的穿梭于爷爷家和姥姥家,看着我见不到爷爷时的茶不思饭不想,姥姥长叹一声:“唉,咋着都是老张家的人呀,骨血儿连着呢!”于是,姥姥说服爸爸妈妈让我回到了爷爷身边。
    突然间觉得,路边的花向我张开了笑脸,头顶的小鸟唱得格外好听。
    每天,我仍在胡同口的井边等爷爷下班,等爷爷陪我做作业,跟爷爷一笔一划地学写笔顺,学习拼音。
    记得那应该是一个星期六,爷爷没有上班,在院子里忙前忙后的收拾着东西,而我就在柿子树下的石桌上做作业。现在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那张石桌是圆形的,一米左右见方,那上面放满了课本,算术本,拼音本,田字本,铅笔盒,还有拿小盆盛着的葡萄,搞得我写作业都没地方,只好推推这里,搡搡那里,挤出一小块地方,只够放下两只手,连胳膊都没地儿放。
    爷爷放下手里的活计,坐到我的对面,看着我“艰难”的做着作业,默不作声着开始帮我收拾桌上的东西。爷爷把所有的课本收拾到一起,又把我不用的作业本收拾到一块,端走了葡萄。爷爷要我放下没有写完的作业休息一会儿,开始和我聊天。
    “爽啊,你觉着这张桌子小吗?写作业是不是有点挤呀?”我拼命的点点头,“是呀,爷爷你看,什么都放不下了呀!”“可爷爷说,这张桌子并不小,是你在桌子上堆的东西太多,太乱了......”“可是爷爷,这些课本和作业本我一会儿都要用到呀!”没等爷爷说完,我就接过了话茬。“是,没错,可是,你想没想过要把这些本呀,书呀的分开放,放整齐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样的要和一样的放在一起,不能掺和呀?你看,书和书放在一起,作业本和作业本放在一起,不就比刚才什么都在一起掺和着放整齐多了?”我看着爷爷收拾好的东西,仿佛明白了点儿什么。“另外,做什么事儿得专心,做作业的时候,不能吃东西,尤其是像你,一边做作业,一边把吃的东西摆在旁边,怎么能专心的做作业呢?写作业的时候就是写作业,如果累了,就放下笔,出去走走,吃点东西,回来集中精力再写,人哪做什么事儿,都得专心点儿!”
    这是爷爷这么久以来,对我说的最严肃的话,也是第一次这么严肃的对我讲话,可能当时的情景在若干年后我会淡忘,可是爷爷地这两句话,我永远的刻在我心里。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人哪做什么事儿,都得专心点儿。

类别: 素心珍藏 |  评论(0) |  浏览(7520) |  收藏
2007年11月28日 23:07:01

我的爷爷(一)

我的爷爷


00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的爷爷去世了。在守灵的这三天里,我忆起与爷爷的点点滴滴,不由悲从中来,从此,爷爷就只能是我的回忆了。


我的记忆


(一)第一次分离
从降生的那一刻,我便生活在爷爷家里,那是我眼中的天堂。爷爷的院子很大,南面上有三间围房,然后一个相当不小的庭院,再来就是三间正房,正房后面是一个能抵的上那个小庭院三个大小的后院。打开爷爷家的北门,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垂柳和榆树,还有那条清澈的长河;打开爷爷家的南门,是一条蜿蜒曲折的胡同,胡同口有一口压水井,再往前就是大人们嘴里的“合作医疗”。
记忆中,爷爷是十分宠爱我的,这种宠爱甚至引起了最小的姑姑的妒忌,小姑姑老是找机会“收拾”我,要么就是她们上街的时候不带我,要么就是趁机拧我的大腿里子,而我最“不识实务”的一点就是,每当爷爷下班回到家时,我都会十分委曲的把这些遭遇告诉我的爷爷,那当然,始作俑者??小姑姑便理所当然的被爷爷训斥,而以我那个年纪是决计想不明白,如此一来,小姑姑更加会找机会“收拾”我。


就这样,在爷爷身边被爷爷宠着,疼着,爱着,每天在井台上,我挥着小手目送爷爷去上班,又在井台上等待着爷爷回来。下班回来的爷爷,手中会时不时的拎些让我着迷的小东西,比如内壁上沾满了芝麻的又酥又脆的糖棍,吹成孙悟空或猪八戒样子的糖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爷爷,直到七岁那年,父母因为做生意,要搬到离爷爷家“一路之遥”的姥姥家,(姥姥家就在爷爷家的马路对过,与爷爷家只隔一条马路,实际距离约八百米左右),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爸爸成了姥爷的养老女婿,是必须搬去和姥爷同住的,当然,我是必须随行的。

爸爸和妈妈轮番上阵,“咱们去姥姥家住一段时间,爸爸妈妈都去,你不是也想姥姥了么?”“姥姥家的院子里有黄瓜、西红柿、还特意给你做了一架秋千”“爷爷又要照顾你,又要上班太累了,你不心疼呀?”“反正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总之,在我眼中,他人为了让我去姥爷家里住,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用我当时的话说,那就是“我恨死他们了!”

可是,我这个小胳膊终究是拧不过大腿。我紧紧的拉着爷爷的衣襟:“爷爷,我不用你接我放学,可是,我可以到这里来吃饭吗?爷爷,晚上放学,我来这里写作业,好不好?爷爷,礼拜六、礼拜天不用上学的时候,我成天在这里玩行不?”我没完没了的一声叠一声地向爷爷发问着,爷爷拉过我拉着他衣襟的手,放在他的大手心里来回的摩挲着,眼睛里有闪闪发亮的东西在打转,“住段时间,不惯,就回来!”这话,像是在对我爸爸妈妈说,也像是在安慰我,可是,在今天我的看来,那更像是在宽慰他自己。

类别: 素心珍藏 |  评论(2) |  浏览(6347)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