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资料

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 收藏

用户ID:  56
昵称:  ltcn
来自:  河北 唐山
年龄:  50

日历

2019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9 - 6 «»

日志分类

最近访问

日志文章列表

2011年03月10日 18:10:03

测试博客-》新浪微博

如题。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54) |  收藏
2011年03月10日 18:09:02

测试故乡人博客同新浪微博的互通

内容随便。呵呵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37) |  收藏
2010年05月10日 10:15:52

也说老屋

最近有网友又发表了对老屋的感怀文章,和之前叶子的“老屋”一样。都是有感而发。其实老屋对我们所有人都有一种永远抹不掉的情结。这情结宛如我们新生时的脐带,即便被医生用剪刀剪断若干年,那最初的连系却是剪不断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老屋就是我们情感的归宿。

记忆里我的老屋已经很模糊了,40多年来,老家已经翻盖了三四次了,从最初的迁徙,到现在的老家,尘埃落定,物是人非,原先的老屋早已幻化为耕田,可它真的消逝了吗?我想,从自然的角度而言,它的确是远离了我们,在人类的发展进程中,就像是一粒沙从a点被风吹到b点,或者吹走一样,太过普通,这一现象也太过渺小,不值得一提的。但于我,于我们这些曾经有过老屋的游子而言,那最初的才是本真。可偏偏已经模糊了许多,以至于逐渐忘记了。

我家最早的村落仅有四五户人家,临河而建。我们是南北两排中北面一排最东边的一家。东墙依着河挡。河是大清河。直通渤海湾。老屋是土木结构的。就是那种用土坯、茅草、苇帘和几根椽子、檩子组合而成的最原始、最简陋的房子。我家在庄户人家里辈分大,是因为祖上很穷。到了父辈依然如此。好在父母虽然朴实,却很上进。母亲又比较强势,日子终归是好过以前。我印象最深的关于老屋的物件,一是窗棂、二是水缸、三是院落。

老屋的窗户是老式的方格形状,一间房子往南开有窗口,上三分之二、下三分之一分成两部分,上部两扇窗户,每扇由薄木条纵横交叉出三十几格。下部六个木框镶有六块长方形的玻璃,边上用腻子腻严。这时东西屋。中间是过堂。南北各一门。南门上方左右又各有一正方形如干方格的窗扇。夏天的时候,过堂屋开始明朗起来,我们经常坐在灶坑前拉风匣烧火,帮父母做饭。赶午饭时分,未生火前,从两扇窗户透过几道方形的光束,光束里有微尘在游动,令人沉思、遐想。起火的时候,蒸汽渐渐取代了微尘,在光影中缥缈游弋,倘如正在改善伙食,炖大肉的时候,感觉那香气就随着光束里的蒸汽跑到了外面,弥漫到整个世界。冬天最令人浮想的是东屋里窗户上的窗花,多是隔夜起床,就可见在玻璃上天然雕琢出各式各样的花样来。那时头脑简单,能够依稀辨别出来的也就是房屋、高粱穗、花骨朵,刀法不一,有深有浅,有抑有顿。过年的时候,就经常照它的模样用剪刀剪几个红纸年花儿,贴在上面。就这样,一年又一年。

我家的大水缸还在。只是那时的水缸到冬天经常上冻。上冻也有好处,水面是一层冰,早上做饭砸开中间,形成一个冰窟窿,周边的冰可以敲打下来,当冰棍。当时我和哥哥爱感冒,感冒了,就常常趴在缸边一块块地吃冰。如果运气好,赶上中午母亲熬酸菜,可以央母亲挖两个酸菜心儿下来,就着冰片。那时还真是一种享受呢。

院落才是我们的乐园--突然想用鲁迅的那几个“不必”来形容--其实就是那几颗树,总是带给我们希望。院子南面紧挨院门处的东侧是一棵很大的樱桃树。西屋窗前有较小的一棵。分别是红色的樱桃和白色的樱桃。小的那颗白色樱桃虽然好吃,但果实少了许多,大可不计。门口那棵才真正能够解我们的馋。在微风吹拂的午后,没有功课的季节,我们就坐在大樱桃树下,享受。

东屋紧北面是一棵高大的杏树。因为北村孩子上学经常走河挡,到杏子熟了的时候,免不了来偷杏,这个时候,我们如临大敌,早早就把守在杏树旁了。当然,隔壁大奶奶家里的枣树上还有好多枣,吃过杏,还有许多红枣在等着我们以村里孩子们同样的方式,偷偷打下来,揣在怀里,良久舍不得放进嘴里。那时浇地用机井,我家后院外面东侧有个水泵,水沟从东一直铺到西边。沟的两侧还有几颗桑椹,但因厌恶蚕的模样,倒是吃得不多,只知道吃完桑椹嘴巴上是紫紫的一片。

1976年大地震后,老屋损坏了不少,之后简单修葺了一下。再之后,也记不清什么时候,我家终于还是搬到了北面一里地的村庄,自此,那四五户人家的小村落终于不再。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85) |  收藏
2010年01月06日 11:56:37

故乡的味道

(一)

再过20天,就没有40岁而言了。怀旧感愈为强烈。周日骑摩托车独行乡间,意识流般地在蓝天白云下的大地上穿行,偶尔停下来,看那些坚毅地挺立在原野的树,才知道自己竟不如一棵树,能那么亘古。在县城西侧,南北铁路和东西公路交叉口,正在修建涵洞。但我却发现另一个涵洞,不起眼,但很好玩。就在那个交叉口的南面不远。在田垄上骑摩托车走着走着就没了路,往北一拐,羊肠小道就指向铁路下一个小小的石洞,竟然东西贯通,猫腰骑车刚刚能够穿过去,别有洞天。很是为这一发见惊喜了一阵。

话题扯远了。要说的本是乐亭的味道,可我写东西不打草稿,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才有了上面这些?嗦。为啥说这个味道,也是因为这次骑车独行,不经意闻到乡间那许多在我们嗅觉里逐渐退化的味儿。的确,在城里久了,喧嚣的周遭使我们的嗅觉很快麻木,宛如把一条海里打捞来的鱼放进鱼缸养上几天,就习惯了鱼缸里的水和上面时不时投下的鱼食,懒得记忆,也懒得思考。

最初的味道,自然是泥土。乡里的孩子,从一出生就在土里泥里滚爬,对泥土的味道自是最亲切不过。少时,学校经常组织开展搓泥球活动,好像用来添井,那时的机井都是用这些泥球来加固井底的?说不清楚。那泥确是真真切切的。年纪小,好玩,一边搓泥球一边摔窟,不时就有烂泥溅到鼻孔里,土气、湿润、有点腥、有点咸。到了夏秋,为家里豢养的肥猪拾菜是必须的功课,于是常常放学以后就到田里去,那泥土就和正在疯长的庄稼一样,清新中透着甜。我们常常是在麦垄里玩,捉迷藏时爬在陇间闻着土地自我陶醉。手笨被镰刀割破的时候要用土裹上一层,藏猫猫弄花脸也要用土把自己打扮得不伦不类。而我们的村庄边上就是一条河,河边的沙土是我们曾经的最好的玩乐场。我们几个孩子双脚踩在土上,左右交替踩水洼,沙子被踩下去,水就冒了上来。河水少的时候,常常是猫腰在河里从窝里掏鱼,一手摔上来的除了鱼还有一团带着水草的淤黑的泥,那味道就像是谁家的破袜子发了酵一般。

乡村的土地上长的是多是高粱、玉米,所以庄稼的味道也很亲切。当那高粱中的一种叫做甜柑的,长到一人多高,我们就趁拾菜的功夫悄悄用镰刀砍上几根,偷偷藏到篮子地下,用野菜盖严。没人的时候,也会坐在田间不惹眼处,大嚼特嚼,那种甘甜的滋味,凡是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应该都不会忘怀。甜柑的甜也分几种。一种是矮穗儿,基本上个个包甜,但甜得有点涩,糖分大一些,嚼完后嘴里的细沫最多。而在普通高粱地里找到的那种叶子中间一条水印的,属于变异品种,一般水分要大的多,即解馋又解渴。除了甜柑,还有一种物事叫做“稔头”的,成不了穗子而包裹在一起的灰白色香蕉模样的东西,仔细找总能找到,刚刚滋生不久的是最嫩、最爽口的。可以采回去,和倭瓜花炒成菜,口味很不错。

(二)

一个地域的味道,总是带有家乡味儿。相对于乡间泥土、庄稼这一共性的味道,一个远离故土的人,回到家乡时最先闻到的一定是那种“家”味儿。“家”味儿有哪些呢?很难定义,因为每个人心里有一个不同于他人的别样的家。

于我而言,炮竹点燃后的硝烟的味道、秫秸久放后散发的霉味、烂白菜的味道记忆最为深刻,也最容易叫人感动。

那个时候的春节前后,庄稼人都要燃放鞭炮庆贺。我们那里多是一种叫做“二踢脚”的,点燃后,随着“乒”的一声闷响,一截炮管在西周迸溅,另一截则直窜向高空;大概有四层楼那么高的时候,“乓”的一声,第二响方有顿挫地放出,以至于附近村落都听得见动静。及至大年三十的夜晚,还有初一的上午,乒乓之声不绝于耳。这响声中包含了普通百姓对来年好运的期盼。那响过之后的硝烟,是那么好闻,我们常常追随了落地的残炮,看看没有动静、不是哑炮的话,就拿在手中把玩,时不时凑近鼻子,仔细闻一下那硝烟的味儿,够辛辣、够怀旧。冬天里,伙伴们常是用铁条弯成一把洋火枪,枪头穿上十来个自行车链节,最外面的链接接上一个自行车辐条冒;倘有几个子弹壳,就最好不过,可以再次接在辐条冒外,做成枪筒的模样。里面可以填塞哑炮里面的黑火药。大家一起聚到解冻的河面上,将一根火柴插到“枪膛”,拉上栓,摆出一副“英雄好汉”的架势,冲着假想敌扣动扳机,只听“砰”的一声,那威力确是大得惊人。赶上手巧的,也有做木头枪的。样子要好看得多。少时,兄长就是制作洋火枪的高手??先在硬纸壳上画出枪的样子,再用刀子把一块木板按样拓出来,抠出扳机、枪膛等需要上铁条的模板,再最后作成木制洋火枪,看上去要专业得多。藏猫猫等游戏中,拿出一把这样精心雕刻的洋火枪,大喊一声,冲天扣动扳机,那家伙,宛如战场上一名久经沙场的将军!

至于秫秸,我们靠它打粮、割它解馋、使它取火、用他围墙,甚至上到房顶做防漏的材料。所以房前房后都堆满了秫秸。那收获穗子后泛着白霜的秫秸,在深秋季节,历经风霜后散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撩人的味道。有时,我们会为了这种味道,藏在秫秸搭成的垛里半天不出来;就是到了春季,也常常坐在垛口望着田间老牛或者拖拉机的耕作。期间,偶尔会有那么一两节成为我们的牙祭,青涩之中泛着陈年老酿的芬芳。

烂白菜就不用多说了,每家冬天都有地窖,白菜帮子一层层烂掉,那些由青白至土黄的白菜帮子,在冬天寒流的侵蚀下,发着酵,流着泪,味道是辛酸透过流年、伤势中苦涩又微甜的记忆。而我们,就在它烂掉的过程中,成长。

(三)

故乡的味道,因人而异,也因时而异。
上面的这些,多是年少时铭刻在头脑中的记忆。而等我们都渐渐长大了,有一天我们会突然拥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我们终日在城市的千篇一律的节奏中过活,太熟悉了一种环境,反倒退化了嗅觉的本能;只是当你从城市的围墙突围出去,方隐约从田野、沟渠、老屋等处蓦地嗅出点什么,也说不清楚,反正是异于城市的一种味道,既熟悉又陌生。

比如那老屋周围的柴草,有腐烂的味道;倘若恰好碰到一个老农在园子里的露天大锅里做饭,那柴禾焚烧过的气味就很诱人。如果灶膛里有木柴,就更好不过了:噼噼啪啪的声响中,随炽红的炭火,迸溅出满灶膛的火花,一缕缕木柴的香味直钻鼻孔。而这木柴焚烧的味道,也各不同。松木的最好,松油的香味彻底就是把一个童年拉到了面前。说到松油,就又想到一种味道,那也要有缘份,赶巧谁家盖房子,刨子刨木料的时候。一排排檩子、椽子整齐地排在院落,在初春阳光明媚的上午,等待着检阅。刨子、锯子在它们身上穿行,阵阵松花油香掠过院落悠悠荡到鼻孔里,久久不去,令人陶醉。

沟渠里,冬天,一层晃眼的冰,枯草被冰面截成上下两重天,露出来的部分在寒风中飘摇。有一种冷冽的、枯败的、间杂泥土发冻的味儿,在沟里寻不到方向。沿着冰面前行,当发现一处冰窟的时候,这种味道就更足了,想是这冰窟聚合了所有的沟里生灵的气息,加上冰面下浊水的腥味,冬天的沟渠,终于也演化为一种气息,凝结在记忆里,久久不散。

但这记忆,毕竟是当地当时当人的感受。没有什么躲得过岁月,当我们一点点长大,再次重复以上的经历、再次拥有一样的氛围的时候,也许我们再也找不到熟悉的木柴焚烧、刨花飘香的味道了。“人的双脚不能同时踏入同一条河流”,这告诉我们,逝去的乡味儿永远存在我们大脑的记忆蛋白体里,我们拥有的唯有怀念和奠基。

如今的我们,跨越了幼儿、少年和青年不同的人生阶段,我们的嗅觉也在不断地更新,舌头上的味蕾翻着花样儿一层层铺垫,记忆越来越多,而生命越来越短。


(四)

所以,故乡的味道已经从记忆定格为一种实体,渗透到我们的血液,流经我们的肌体。无论我们身处何处,遥遥相吸的却又总是故乡恒久不变的召唤,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因为故乡的泥土里埋着我们的先祖,也埋下了我们的胎盘。

春天里,我们骑上单车,追寻滦河的足迹,漫步乡间的麦田,清新的风和麦苗的气息撩人心魄。

夏天里,我们匍匐在小河里,闻着咸苦的河水、腥臭的淤泥,或是踏步在海边沙滩,听菩提的潮音钟声,哼家乡的乐亭大鼓,追着潮湿的既咸又甜的空气。小憩的时候,围坐一起,吃着家乡独有的海蟹,还有鲜美的盐宿菜饽饽。

秋天,色彩纷呈的故乡啊,又有那么多种乡味儿。田野庄稼熟透的芳醇,大铁锅里大头鱼炖豆腐的清香,老家烟筒冒出的炊烟的糊糊的味道??就连牛羊猪的排泄物,闻上去也是熟悉又让人感动的。

到了冬天,燃炮竹、打洋火枪、崩爆花的硝烟;还有烧得烫烫的土坑,透出来的土坯的气息,让人忍不住就想到了过年,想到了包饺子炖大肉。想着想着就过年了,就又迎来了故乡的又一个春天。

故乡的雨,是丝丝甜甜的雨;故乡的风,是清清淡淡的风;故乡的雾,是湿湿潮潮的雾;故乡的雪,是晶晶绵绵的雪。

故乡的味道,原来就是我们心中久久不去的怅惘和思念。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4544) |  收藏
2010年01月06日 08:36:36

2010新年寄语:故乡人,勿相忘

“四季新元旦,万寿初春朝”。颛帝以孟夏正月为元,其实正朔元旦之春,至今已有3000年。

3000年,无论是显赫一时的帝王将相、还是卑微一生的贩夫走卒,在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涛声之中早已湮灭于无形。
但思想永恒、精神永恒、血脉永恒!这一“永恒”无“褒”无“贬”,不管是名流千古还是遗臭万年,他们仍然活在如今你我的记忆,化无形为有形。

3000年以来,发生的事情、涌现的人物太多太多,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普天同庆、魏晋遗风……
去掉后面一个“0”,300年以来,从1710年康熙帝命张玉书、陈廷敬等编撰《字典》,经康乾盛世,到y片战争;历辛亥革命,抗日同盟;数风流人物,建国中兴……
再去掉后面一个“0”,30年以来,一场绵延的秋雨收获了希望;一组思乡的信号呼唤着真诚;一只奋飞的风筝,一个伟大的民族,重生!

3000年太久,300年太长,30年才是我们的人生。
30年太短,3年则如白驹过隙,匆匆太匆匆。

从地球这个大家园到亚洲到中国到河北到唐山到乐亭,
乐亭这个点,如宇宙中一粒尘埃,太轻太轻。

但轻的是肉体,重的是精灵!

故乡人,历经艰难,在这样一个网络平台上交流、互动。我们骄傲、我们庆幸!
但我们也曾彷徨,也有失落。在国际互联网这样一张大网上,我们不过是一个结点。当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远方,我们只能说一声:保重。
而故乡,是我们的根啊。当你在网络上迷失的时候,不妨回到家里看看,再次体验故乡人的家的温情!

所以,在这个2010年新年之际,我希望通过我们这一小小的平台,呼吁:
归来吧,归来呦,浪迹天涯的游子;
归来吧,归来呦,别再四处漂泊……

故乡人,勿相忘。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97) |  收藏
2009年11月05日 13:01:32

冬子的那点儿事

冬子偷偷在树梢上
抹了一笔
看人们冲着太阳
傻笑
蹲墙根的老农
思维有点恍惚
一团蜂巢
从树上掉下来
砸碎了蚂蚁的窝
上了房的玉米棒里
戴着小红帽的小虫子
偷偷探出头
看着这一幕
不成想头顶一物什疏忽而过
自己就没有了记忆
原来是麻雀在窃笑
老农的孙子在路旁也和
老农一样
蹲下
在田间散落的玉米粒中间
拾起一块“小木板”
高高兴兴回家去
踏在河边的软泥上
看河面的金鳞闪耀
鱼儿这个时候常常是
揣摩孩子们的思想
就忘了躲藏
远处就有了炊烟升起
和屋子里的鱼香
好像还有
崩爆花的声响
宇宙就此震撼了几下
孩子们手里玩着“活”的鸟儿
大人们缩紧身子
裹紧被子看
电视机里
川剧“变脸”的模样。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37) |  收藏
2009年11月04日 23:39:57

关于岁月和那些过往


今日酒喝得有点高。一老兄晚间来电,让我参加一个晚宴。问之:谁参加,答曰:性情中人。
于是就去了,不说参加的人员了,有些不恭。不过多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没有官级之分,喝得畅快。
我这人毛病很多,其一就是容易感动,被某个氛围或是某个不经意的细节。本来下午看品读杂志的一片文章,言及生命中那些感动之事,提及在人类为大的情况下的那些流浪狗,就唏嘘了一番,今晚赴宴,更是多了几番感慨。
就说秦庄的老房子吧。我们去的时候,先是没有打扰房子的主人----毕竟80多岁的年纪了,而且据说很排外的样子;就联系毛庄庄镇的伙计,待村子里的秦书记过来,解释清楚并应允后我们才进老房子参观。房主确是80多岁的年纪了,老教师出身,如今因股骨头坏死,瘫痪在床。我进得里屋和老人寒暄几句,即便退出,张老等人则呆的时间更久一些。其实张老也是很性情的一位,虽然50多岁的年龄,终生耿直。但和老人颇谈得来的样子。很久,我们方见张老等从里屋出来。
这老房子大概有200年的历史了,应该就有许多谈的吧。
老房子是那种旧时人家的老瓦房,大器、规矩,处处显出其当年的地位和身份,这是次要的;关键在于,这200年之后,老房子仍在,仍然任由我们摄像、游览和遐想。历史在这一刻,把200年的时光荏苒交给我们,由我们慢慢品读。
那门楣,是用方砖压磨后码在一起的,这可以从大家发的图片中看到。这和菩提岛上的潮音寺很像,不需外来之物,我自有粘合之物。当然这粘合应是性情所向?谁晓得呢?
还有那瓦,凹凸互补,如易经中的阴阳,无大无小。其实易经八卦中的阴阳图多年来被人误读,因了阳在上的缘故,出了类似“男尊女卑”的典故,实际上,这正如天地之合,无所谓尊卑的。地用之地心引力把天拉到地表,尊天为大;天则把地视为知己,给予雨露。天地无大,易无大,易既不是一,也不是二,这只有您慢慢体会了。
所以,我时常想,岁月也好,过往也罢,终归是那么渺小,于个体而言,仅仅是一个小数点后的不为足道的数字,何必那么较真呢?
时间是恒古的,岁月是其一部分,我们能够徜徉其中,享受他的一部分的恩赐,就该知足了罢。


ltcn酒后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50) |  收藏
2009年11月04日 23:34:07

说说现在的初中英语课本


家小子前一段时间学习上滑坡,于是开始制定了辅导计划。虽然他丢分多是生物、地理,但辅导还是重点针对了英语、语文和数学。
语文和数学的教材相对还算系统,可拿到英语课本,我是彻底懵了。
这和我那时的初中英语课本相比,变化太大了。
----都是彩版印刷,看着眼睛疼。排版又密,分不清个数。
想那时的英语课本,按照语法结构,配合课文,单词,短语,章节清楚,便于学习和记忆。现在可好,语法找不到在哪里学,课文后面没单词而是集中到了最后的单词表;这要是我学,肯定学不好。

这样安排英语教程,可能有教育上的考虑?我咋就看不出来有啥优势呢?

真是的!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50) |  收藏
2009年09月20日 21:16:10

莫名其妙的忧伤

有那么一阵,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忧伤,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别人,反正就那么忧郁、少言,夹杂一点烦躁。许是不惑之年的特质?说不清楚。反正这两天,感觉又不好。夜里总是做梦,先是噩梦,当时和看惊秫的美剧有关;现在常常是年轻时的时光,什么课桌啊、同学啊、操场啊,不一而足。

看书只能捡一些短篇,大部头的根本就没有心绪;上网也少了很多,上来不知道做什么。打理网站,自己没有什么灵感和必要的帖子要发;看电影?好的多已看过。玩游戏,太浪费时间,况且那个叫做泡泡堂的弱智游戏,如果玩时间长了,脑袋里就会有无数的泡泡左窜右窜。

说到底,怕是人岁数过了40,心境不同了吧。

不过忧伤也好,这么懒懒地躺在床上,自然地合上眼睛,睡去。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3731) |  收藏
2009年07月02日 16:43:13

生命的痛处

在我的心里,栖息着一方柔弱的情感空地,这里容不得一丝的虚伪。我把它留给那些弱小的、卑微的灵魂,那些流浪狗就是其一。

早些时候,院子里有一条纯白色的小狗,刚刚会走路。带着黑眼圈的水灵的大眼睛,茫然地看这个世界。一天早晨上班的时候,正当它在路中央踽踽而行的时候,一辆轿车从它身上压过,一地鲜血,那一幕至今仍保存在我的这块记忆空地里。

之后,是一条很丑陋的母狗,即将分娩,在我打开车库门的时候,无声地踱进车库。我没有能力照顾她,只好用食物逗引的方式,教它离开车库。前两天散步,发见它终是在行政服务中心的楼前的一个隐蔽处产下小狗。似乎就活了一只的样子。也是纯白色,也是一双懵懂的眼睛。我不知道它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于是为此伤心。

现在,我面临又一次艰难的抉择。因为物业发出通知,近日将清理流浪狗,自奔我家的点点怎么办?它是一条命运坎坷的狗,也许以前有人照料,这可以从它脖颈上的铃铛来证明;自从来到我家,我们宠它,喂它,带它去遛弯,尽最大努力给它一些家庭的温暖。它很满足、很懂得感恩。每每打开车库门的时候,就会扑上前来,用舌头舔你的手臂。但是它毕竟流浪惯了,在外面跑惯了,关在车库里会不开心,也会叫唤,惹邻里抱怨。最终我还是狠心将它带到教场附近一个狗狗较多的地方。去的时候用布蒙上了眼睛。放下它,我似乎丢失了世界。一咬牙,骑上摩托车往回跑,它就在后面跟着跑,终是跟不上的,因为我兜了个圈子。我不希望它在车库里失去自由,更不愿看到它被人打死。回到家里,坐在电脑前,我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狗通人性。我不知道点点是凭什么判断出它这个新家的所在,因为我们蒙着了它的眼睛,又走了那么远。但晚上9:00左右,我和妻在楼上听到了熟悉的铃铛声响。那是我们从市场上给它买的一个新铃铛。那一刻,我哽咽着冲下楼去,抱起它。点点似乎明白了我们的用意,没有一丝挣扎,任凭我们给它套上了链子。它不想死,它还年轻。

我不知道今后怎么办。昨日给暗香盈袖打电话,她是个好心肠的人,答应收养它,尽管她家里已经有了5条狗。但说实话,我真舍不得送点点走。因为我们心意相通,它是我的好朋友,已经成为我情感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49) |  收藏
2009年04月11日 17:45:30

终于偷闲,完善了一下博客风格

网站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好就以来对博客也没有给过过多的关注。
这块自留地,在春天这个季节,应该收拾一下罢。
于是利用今天下午半天时间,重点用dreamweaver修改了一下首页模板。
同时进行了一些图片的美化处理。希望大家喜欢。

--------------
以前在头部曾经放过一个手动添加的热门博友链接,这次一并去掉了,因为有一些朋友好就不再更新,不太合适。
--------------
不过考虑把三小的链接加上,调动孩子们学习积极性。

晚上再做吧。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3) |  浏览(3663) |  收藏
2009年03月01日 15:46:59

野菜部落

昨天小子让我找一款叫做“野菜部落”的游戏,一时勾起我对少时野菜的回忆种种。关于野菜,早些时候,张老曾在坛子里发过一个系列,但上纲上线的东西总是距离大众远一些。今天恰巧和几位文学届的长辈在一起,闲聊时再次提及,大家兴致盎然,有说不尽的话题,诉不完的苦,不过这过去的苦在今天看来俨然是一种甜蜜的回忆了。

我们老家离海近,盐碱滩面积大。初夏伊始,在河套里最多可见三种野菜,最多的自然是盐宿菜。呈圆形铺散在地面,茎叶连体,叶子是一个细长的圆柱体,茎初时和叶一样为绿色,长成后淡紫色。它是那种吸取土壤里盐分、靠盐分和水生长的植物,所以,河边最多见。盐宿可食,多与玉米面揉成菜团,蒸熟了作为口粮。70年代它曾立下了很大的功劳,救活了很多人命。但那时因为缺少油份,吃起来自然口感不好。不像现在,和着虾仁、肉末、香油酱醋一起,成为海鲜饺子的特色。还有一种我们叫做“羊犄角”,也是靠盐分生活的,小很多,四五片细长的灰绿扁叶,白色的根茎。也可入口,但成菜的少。小时候打猪草的时候,经常用镰刀挖羊犄角吃,吃那根茎,叶子则扔掉。最爱吃的是一种叫做“哈萝卜根”的,扁圆形的两三个叶片紧紧抠住地面,中间的根伸向深深的土里。须先沿根的上部挖一道浅沟,方可探手下去,再慢慢用力拔将起来,根须上带着湿润的泥土。再用手扶去土壤,在沟渠洗净,就露出褐红色根了。掐头去尾,把截下来的一段根再次去了糙皮,放入口中,仔细品味,是少时一大乐趣也。

还有毛楞草,应该是打了花苞的时候,用手将花蕊一个个拔起来,可以直接使用,淡淡的有点甜,口感也不错。而诸如马梳菜、落梨等因为到处都是,反倒引不起我们的兴趣。

秋季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这时的盐宿等已经老了,但地里的“甜儿甜儿”则很多。那“甜儿甜儿”尤其是在薄雾的清晨或傍晚,一层珠衣晶莹剔透,紫黑色的果实宛如葡萄粒的浓缩版,即甜又爽口。如果幸运,在偷甜杆的时候可能还会看见一两颗rendou,不知是高粱果实蜕化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本该长穗的地方是一个灰白色包裹的襁褓,那种嫩嫩的,如同水茄子一般,爽口可食。

三十多个年头过去,突然在那么一刻,竞对这野菜心生感动,现在回想起来,许多已经叫不出名字。但他们确是我们童年生活的一部分,是我们童年记忆的一块瑰宝。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66) |  收藏
2009年02月27日 14:25:28

从豆腐脑儿到肯德基

说实话,我这人有一个毛病就是:嘴馋。
小的时候母亲给买笔本的钱经常是变着法儿的买两块糖球吃。
那时一直在村子里念小学,没出过门,见过世面。
一直到初中毕业,才因为配眼镜的缘故和父亲第一次去县城,那时的我已经17岁。
豆腐脑儿这东东就是1986年的暑期,在老县城火车站的一个炊烟弥漫的油炸饼摊上第一次品味到。

第一次吃这东西,感觉爽歪歪,滑溜溜,甜滋滋的,从来没有过的好吃,竟然吃了两大碗。结果在回家的公共汽车上因为晕车,给倒了出来,现在想来还颇后悔的样子。

之后开始到唐山上学,才知道比豆腐脑好的小吃遍地。那时学校食堂里最爱吃的是酥饼。我们爱叫它千层饼--饼呈长方形,巴掌大小,一厘米厚度,炝面所做,层层叠叠,酥软可食。再就着紫菜蛋汤,确是一种享受。不过现在市面上这种饼早就没有了,因为这种饼浪费面粉厉害,做工又细,自然赚钱不多。到了89years前后,唐山新华西路学校东边的小市场经常卖吊炉肉饼。肉饼是牛肉陷的,铺散在面皮里足足有半厘米的厚度,而且多是纯肉,自然价格也贵,大概2元左右的样子。因为厚,需要旺火来烙,这说的便是吊炉了。这种吊炉,上下两层圆形铁板。上面的似乎吊在周边的树枝上,下面的用铁桶架好。上层铁板的上面有一层炭火,下面的铁桶里又一层。烘出来的牛肉饼真真是油渍喷香,令人馋涎欲滴。临毕业的时候,着实在那里享受了几次。这种肉饼不知道现在唐山还有卖的没有。

毕业后回到家乡,马马虎虎地过活,对吃有点没了兴趣。两年后再度去保定求学,突地又来了兴趣。不为别的,是因为我们所在的这条红星街,正是保定huimin一条街。各式小吃玲琅满目,终于大开口戒。一开始,从未吃过拉面的我,和一个同乡几乎天天到校门外的拉面馆吃拉面。那拉面真地道,一个面团,在师傅的两手里一捏一拉间变成纤纤玉笋,投入大口铁锅里滚烫的开水,滚两下即便捞出,用笊篱在凉水里一过,翻入海碗,撒些香菜、佐料,吃的热火朝天、面红耳赤。不过这东西害胃,一个月后,我们终于为了胃的安康,返回食堂用餐了。

食堂有小灶,馋人多去,我当然也是常客。最爱吃的是它的饺子,羊肉、牛肉皆算经典。

保定也有豆腐脑卖,但和老家的不同。老家的就是豆腐脑,外加香菜、虾油。而保定的把豆腐脑,拆开来,有豆腐有脑。豆腐就是老豆腐就是老家的豆腐脑,而“脑”则是不知用什么熬的一种黏稠的汤,黄灿灿地和白花花的搅在一起。味道一般。其实保定街上最经常吃的还是锅贴。因为人懒,早起很难,匆匆忙忙起来,就到了上课的时间。早餐就这样耽搁下去。到两堂课过后的课休,有20分钟的自由活动时间。这时就可见仨一群俩一伙地从教室出来直奔校门外的锅贴而去。那锅贴有好几种,最爱吃的一种是夹肉的,肉丝缠缠绕绕在面丝之间,间或几块葱花,外焦里嫩,异常好吃。当然还有最简单的,圆圆的一张,两个面皮上星星点点几粒芝麻,面皮中间夹点白糖的那种,也是不错。

如果有时间,还可以去校园东边的餐饮市场,品尝一下那里的沙锅馄饨、沙锅鱼,味道更是不错。

等到再次毕业回到家乡,再到行政单位工作,因为来人待客多了,口味愈发刁了起来,但终归是口馋。

等县城有了肯德基,还是去了一次。其实这东西以前在北京等地也吃过多次,没觉得好吃。奈何小子继承了我的衣钵,这馋的毛病如出一辙,我算是奉陪而已。抹抹嘴巴,砸吧砸吧,感觉这肯德基似乎也变了味。

今晨未用餐,骑车过建行后面的小市场,见有炸饼豆腐脑卖,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坐下来要了一碗豆腐脑,趁热往肚子里出溜,嘿,别说,这豆腐脑还真象那么回事儿!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572) |  收藏
2009年02月25日 23:35:49

呼吁大家携手度难关

网站建设了几年,初步有了起色,可正逢国家对低俗网站进行大检查,许多服务商倒下了。故乡人网站所在的空间的双线服务器,就是咱用的服务器也在关停范围之内,为此,前两天官方不得不把服务器放到了江苏,这样的话,ip地址就全换了,虽然域名还是那个域名,但是因为ip的转换,对搜索引擎收录很是不利,一些靠前的关键词被降级,网站流量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但是故乡人从不气馁,从不放弃。关键是我们大家携起手来,加大宣传,比如多多在百度知道、贴吧、空间,google空间及全国各大网站论坛、博客介绍咱网站,推荐咱网站内容,这样网站很快流量才会逐渐上来。故乡人是大家的故乡人,大家都添一把柴火吧。

ltcn这厢有礼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7043) |  收藏
2009年02月04日 17:17:48

香港电视连续剧<霍元甲>片尾曲----谁知我心(叶振棠)

[全屏播放]

谁知我心
曲:黎小田词:卢国沾
大侠霍元甲插曲

随风远飘前面远望路遥遥
人生必须奋斗烦恼怎会少
同苦与甘谁管甘苦知多少
如今身边有你
谁理会前路无抉兆

最凄楚是世间把我错认
唯独你真正明白我
黑暗尽头是天晓

谁知我心难道我仲未明了
难得此生有你
同勉赴危难仍共照料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04) |  收藏
« 1 2345» Pages: ( 1/15 tot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