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消失的冬天/作者:小舍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8-12-14 09: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小舍

6789.jpg

我一直察觉不出深秋与初冬的界限,天气就那么混沌着暧昧着,直到霜下来,直到树上的叶子终于落个干净,直到节气到了大雪。才一改温吞,一下子变得凛厉严肃起来。尽管无风,尽管天上也挂着太阳,但还是割鼻子割脸的。行走在户外,跟人打声招呼,牙都冷。冬天,总算变得正经起来。

如此严寒的天气,几个意气相投的朋友却选择周末小聚,东北铁锅炖,与天气甚是调和。花布门帘,木栅门,大灶,铁锅,土炕。灶下的火熊熊着,两个铁锅咕嘟着,一锅鱼,一锅鸡,热气腾腾。席上有附赠的各式小吃,或许是应时应景,一位朋友说他好怀念小时候的爆米花。恰好,那家店里预备了这样的小吃,端了来,吃在嘴里,焦香松脆,久违的味道,唤醒了味蕾,也唤醒了旧日时光。

如果说,人生是一次疾驰的列车,那么,关于乡村的印象,关于幼年的记忆,便如车窗外不停退去的浮光掠影,渐行渐远,终至缩到记忆的一隅。时日向前,不曾念念,却从未遗忘。只等到一次不期然的遇见,一个恰好的碰触,即被欣然唤起,记忆复苏,过往扑面而来。

三十几年前的冬天,冷得纯粹。原野上的土地冻得龟裂,村头路边的树木,经了雾霜,满是琉璃树挂,蓬松的,晶莹的,像龙宫里的白珊瑚丛。下雪了,纷纷扬扬,漫天飞舞,抬头望天,无极无尽无休,让人眩晕。旧雪未消,新雪又来,一层一层,踩在上面,咯吱咯吱响。赶路的村人,穿着臃肿,带着厚厚的雷锋式的棉帽子,白了眉毛白了眼睛白了胡须,气息有色有形。棚草屋顶的积雪不得打扫,会垂下串串冰凌,晶莹剔透。清早的玻璃窗上结出冰花,童幻般草莽森林,水晶般的树丛山峦,层层叠叠,脉络分明。堂屋的水缸,围着稻草帘子,但一样会冻出冰碴冰层。

父亲说,人的骨头都是越冻越硬越抗冻的。想想,那时候,我们好像真的不怕冷,风里跑,雪里玩,脸上生生冻出两坨高原红,手脚也生了冻疮,红肿得胡萝卜似的,缓过劲来,猫抓似的又痒又疼。但从不记得抱怨冷。花棉衣,黑棉裤,千层底棉靰鞡,棉手闷子。那年月,家家图节俭,给孩子做棉衣,棉袄一定要大出几号,棉裤腰也是又高又肥,今年穿完了,明年把滚了棉花的地儿添添絮絮,继续穿。棉手闷子,是只分手掌和一个手指头的棉手套,里外三层,里面絮着棉花。颜色一般为绿、为蓝、为黑,两只之间串着绳,挂在脖子上,你扇画片它垂下来碍事,你上蹿下跳它也随着你上下跳跃。怎么会冷啊,小时候我们多会玩啊。男孩做冰猴儿,在冻硬的地上甩,头上冒着气儿,鼻涕吸溜着,没空擤,拿袄袖子一抹。女孩,砸沙包,踢毽子,臃肿的穿着一点不影响姿态的轻盈。我们还会溜冰,雪化成水冻的冰,积雪压实的冰,跑几步,侧身冲过去,惯性滑行。哥哥们会做冰车,一个在车上蹲着,一个在前面拽着,飞跑,冲撞,人仰马翻。

那时的冬确实是极冷,却也是温暖的。春耕,夏长,秋收,冬藏。冬天是农村最清闲的季节。昼短夜长,可以做很长的梦,可以把刚讨来的小乳狗偷偷放到被窝里。屋外寒风怪兽一般的怒吼嘶鸣。室内,地炉子生着。大灶和地炉把火炕烧得热哄哄的。屋里的暖和屋外的冷,在玻璃窗上碰触对接,中和成一片哈气,信手涂鸦。灯下,母亲纳着千层底,白底黑帮,银针,长绳,软的棉絮硬的鞋底。母亲一手拿着鞋底,一手执着针线,纳、顶、抻,鞋底上挽出一个个整齐的绳疙瘩,时而侧头,在发间轻轻抿一下针。父亲卷着旱烟,盘坐在炕头,看着我们趴在炕沿上,在地炉盖上放几粒黄豆,一两颗花生。他还会给我们讲故事。讲他们幼年的旧事,讲他听来的鬼狐神怪。母亲在旁插上一两句。间或,街上传来吆喝声,懒豆腐啊,花生酱啊。偶尔,母亲会给父亲一个碗,让他买上一碗懒豆腐。回来,在地炉上用干红辣椒和葱炝锅,白菜熬懒豆腐。香辣。

其实,那样的冬夜里,我们最喜欢听的是“嘭”的声音,那是走街串巷爆米花人的最直接的宣传。大肚的铁炉,小马扎,看不清面目的爆花人。风箱呱嗒呱嗒,火舌吞吞吐吐,黑黑的铁炉转啊转。等待着,等待着,火候到了,拿下来,对准筒状的网,掀盖儿,“嘭”的一声巨响,白生生喧腾腾的爆米花喷薄而出,伴随着香甜甜的白雾。如一只撩拨的手,逗引着孩子们的馋虫。我仍旧记得黑沉沉的冬夜,一炉火光明灭中,装了干玉米、糖精的簸箕排了长长的一条龙,我们在长龙旁跳着脚,巴望着,时不时地伸长脖子,数数,看还要几锅才能轮到自家。

可惜,干玉米常有,爆米花的手艺人不常有。漫漫冬夜,饿了,馋了,母亲有时也会纵容我们。在那口如今看来,小孩子都能当浴盆的大铁锅里,放上沙子,灶下添火,炒热。然后倒上玉米,翻炒,炒到玉米变成棕褐色,发出“噼哩叭拉”爆响,停火。拿筛子筛出炒熟的玉米粒,凉一会,就成了零食。抓一把放嘴里,上下牙一合,砰然碎裂,满嘴的焦香松脆。

幼年的冬日零食,简单而直接。水缸里的冰,敲下一块,含在嘴里,沁凉沁凉,是零食。大白菜心,剖出来,张口生嚼,清甜水灵,是零食。一根干粉条,在火上烤烤,蓬松脆香,几颗土豆一块白薯,埋火堆里,扒出来,外焦里濡,也是零食。

时光过去了,我们由顽童走入少年,走入青年,走入中年,幼年的冬天封印在记忆里。今由几颗小小的爆米花开解。可是,作为回忆背景的,年少时的故乡,却再也回不去了。真正的冬天离我们越来越遥远,空调,暖气,羽绒服……季节变得越来越模糊,但我们还是感觉到冷。

以前的冬天,终归是消逝了的。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悠闲de风筝5 发表于 2018-12-14 14: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曦阳梅子 发表于 2018-12-15 09:47: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文似略影,仿佛又回到了幼年。幼年冬天的寒冷刻印在记忆里永不泯灭……
如今,“空调,暖气,羽绒服……季节变得越来越模糊,但我们依然感觉很冷。”
咏哥2016 发表于 2018-12-15 18: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怀念儿时的冬天。。。。。。。。。。。。。。。。。。
咏哥2016 发表于 2018-12-15 18:3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ltcn 发表于 2018-12-16 19: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都老了。。。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