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习洪业《农活:曾经的记忆》——出外勤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9-1-22 13: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农活,曾经的记忆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广大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民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科学技术的日益进步,使农活的劳动体力在逐渐减少,工作效率大大提高,投入成本越来越低,产出效益不断增高,再也不是锄头、扁担、筐,铁锹、大镐、夯的重体力劳动方式了。在不曾远去的过去,农民们是用那样落后的工具和原始的生产方式,在那样的岁月里艰难生存。为了让现在的年轻人了解当年农活的艰辛,让那些过来人再回味一下当年岁月的记忆,我从脑海里翻出如今已即将被人们遗忘的当年农活的片断,让我们共同“欣赏”那段令人终身难忘的岁月。

出外勤

ec70f4e3ad704b3ab02fe0a29c2b866e.jpg

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知道,出外勤就是指外出修水利。在过去,农村经常闹灾,尤其是涝灾,几乎是年年发生,三年一小涝五年一大涝,十年九灾的苦难,使广大农民群众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自从毛主席发出了“一定要根治海河”的号召后,全国人民立即行动起来,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水利建设工程。
1973年,18岁的我刚刚初中毕业,因当时家中缺少劳力,我放弃了升高中的机会,参加了劳动,在我扛起铁锹加入生产劳动大军时,我看到父亲的眼里放出了光彩,在那个年代,多一个劳力就多了一线生活的希望。
每年秋天地了场光时,也就宣布了一年的农事的结束,而这时也正是兴修水利工程的黄金时期,公社成立起兴修水利指挥部,把任务分给大队,然后再分给生产队。当时在生产队挣的是工分,一个整劳力每天挣10分工,这里边一般包括两部份人,一是强壮的劳力,二是有技术、有经验的老农,其他人按能力评定分值,最弱的劳力挣5分工,因为我刚刚初中毕业,只给评9分工,我不服,找到队长理论,因为我确实与整劳力干了同样的活儿。经过商量,终于同意了我的请求,队长告诉我说:“从今以后,你就是一个整劳力了,生产队的农活你都应该拿得起来”。
一场秋雨一场寒,这一天,淅淅沥沥的秋雨飘落着,西北风的狞笑让人心寒,这时,一阵钟声响起来,正在家庆幸可以休息一天的人们,不知道这雨天还能有啥活,忙向生产队集聚,仗着我家离队部近,我一路跌跌滑滑的跑了过来。队部的大院里,有两排牛棚,大家纷纷挤进去躲雨,见大家都到了,队长大声说:“今天下雨了,不能下地,一件事,今年的外勤安排下来了,任务是筑海坝,时间是两个月,人数8人,凡是整劳力都要报名,回家商量一下明天报上来,散会!”
出外勤有两大好外,一是带出去一张嘴,能省下两个月的口粮,二是能多挣工分,但这却是一项十分沉重的体力劳动。回到家我说:“我要去出外勤,”爸看看我没吱声,妈笑笑说:“累死了可别怪我们,”见他们不信,我大声说:“我真去,”妈放下手中的伙计,愣愣的看着我,一大会儿才说: “你刚出校门,你知道出外勤是干啥活吧?”“不就是抬大筐吗” ,“你能干得了吗?”“不锻炼永远干不了,”妈久久地望着我,不知为什么,平时听话的孩子,今天会这么任性,她哪里知道,我是与另一个伙伴约好的,一些人对我们挣10 分工颇有微词,我们要证明给他们看。明天就要报名了,我妈妈却怎么也不同意我去,我只好把我们约好一起去的事说出来,妈一听这是铁了心要去了,连忙跑到伙伴家,自然那边的妈妈也正在苦口婆心地劝说,见劝说不动,妈妈说:“既然他们俩想去,我看就别劝了,他们俩打小就要好,一起去也好有个照顾,只是苦了孩子们。”
外勤有大外勤小外勤之分,大外勤是到外地修海河,去的时间长,挣的工分多,自然也更艰苦。小外勤是在县内,挣的工分相对要少。
报名这天,我们俩第一个报了名,接着陆陆续续有几人报名,虽然够了8人,但那些每年出外勤的主力却多数没有报名,一些有心计的人合计着,刚刚毕业的孩子,能干得了吗? 恐怕跟我们去吃亏,最后队长征求了我们家长的意见,也是要对我们挣10分工有看法的一些人的交待,决定让我俩上工地。
临出发的那个晚上,妈妈一夜没睡,把我的棉衣拆开,絮上了一层棉花,又为我衲了一个结结实实的肩垫。第二天,我们坐上老牛车,向几十里地外的海滩出发。
走了多半天终于到了目的地,我们的住处是一户人家的西屋,房东是一对30多岁的夫妇,对我们蛮热情。刚放下行李就让我们去看工地,工地离住地有七八里地,我们扛上工具急匆匆赶过去,工地上已来了很多领活的人,好一会儿大队的领班才把任务领下来,开始往生产队分,我们又把任务分到每副抬筐,因为没有尺,只好用扁担丈量,每副筐抬6扁担长,任务是把坝筑高到一定的尺寸,取土地是坝下的沟渠。
吃饭的食堂全公社集中在一起,有几个大灶同时做饭,雾气缭绕中几百人同时开饭,景象尉为壮观。第一顿饭是高粱米饭加白菜粉条,我刚要盛饭,身旁的二哥拉我一把,告诉我“先盛半碗,”我不解其意,只好学着他盛了半碗,吃完后,他拉上我,抄起勺子,捂上高高的一碗,然后悠闲自得地吃起来,自豪地说:“学着点啊,这就是经验,有了这一大碗垫底,饭不够吃咱也不怕了。”
晚上睡觉时,八条汉了一躺下,炕上就没有了空隙,只有侧着身子,才能勉强挤下。不知何时才渐渐睡去,没睡多久,偏偏又觉内急,忙到外边去小解,没想到再想回去睡时,早已没有了地方,趁我外出之机,哥儿几个翻翻身,把我的地方均分了,尽管我费了很大力气,还是没有挤进去,只好扯过被子包裹在身上,捱过后半夜。从此我长了记性,晚饭后,渴死我也不喝水。
凌晨四点,一阵急促的钟声响起,人们极不情愿地从热被窝里爬起来,揉揉惺忪的睡眼,踩着夜色去上工,按着事先的分工,我们开始干活,我俩调理好筐绳,开始装筐,早已磨得飞快的铁锹,用尽了全力插下去,只到插没了半个锹柄,每人装上五六锹,把筐装到半人高,两人吃力地抬起筐上坡,因为平衡没有掌握好,第一筐没成功,洒到了半坡上,我俩总结经验,见他们上坡时把每一步都踩出了脚窝,我俩学着他们也踩出了脚窝。经过我俩协调,逐渐的适应了对方,速度也快了起来,我们紧紧的咬着他们,不让他们拉下,我俩心里有股劲,决不让人们小瞧,要为爸妈争气。18岁稚嫩的肩膀,在抬筐咬牙上坡时能听到骨骼嚘叭叭地作响,秋风瑟瑟的深秋,我们穿着背心,一天下来,背心上直往下滴水,当它用体温捂干后,汗渍把背心铸成了一个形体,能在地上立起来。海滩上的饮水盐分大,出的汗在脸上结了晶,用手一摸,掉下一片片的盐片。
终于天黑了,我们顶着满天星斗往回赶,浑身的汗水被冷风一吹,直打寒颤,身子骨如散了架一样,饥肠辘辘地赶到伙房,狼吞虎咽地吃完晚饭,回到住处,一头倒到炕上和衣睡去。就这样,我们像陀螺一样机械地转动着,话越来越少,进度也慢了下来,只有四目相对时,才能交流相互的鼓励。
这天中午,高粱米饭做生了,吃起来硬如枪砂,我看看身旁的二哥,依然吃得津津有味,我也只好跟着吃了,下半天,我的肚里十分难受,晚上没吃饭就睡下了,半夜里,钻心的胃疼把我扎醒,上吐下泻把我折腾得痛不欲生,早上的饭也吃不下,伙伴说;“休息半天吧”,我想,本来我们的进度就不快,再耽误不更落后了,我咬咬牙,束紧腰带上路了,半天里,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一筐筐几百斤的泥土送上坝顶。晚上吃了几片“食母生”胃里舒服了一些,而肩膀的疼痛却让我久久难以入睡。实在难受,我跑出去,借着朦胧的月光,我看见我的肩膀高高的肿了起来,用手一摸钻心地疼痛,摸着肿起的肩膀,后悔当时不该不听妈妈的话,不由的鼻子一酸,大颗的泪珠落下来,不知什么时候,伙伴跟出来,摇摇我的头“咋地了”,我让他看看肩,他扒开自己的上衣,“你看,”我一看,他的肩膀与我的没有两样,他告诉我,“明天我俩换肩,把左右肩调一下就好了”。
天越来越冷,取土地越挖越深,有的地方已挖出了水,每天能冻上很厚的冰,工程也愈发艰难。在这种环境的磨练下,逐渐的我俩适应了这种重体力劳动,配合越来越默契,速度也越来越快,两肩磨起厚厚的茧,到工程过半时,我们已超过了他们的进度,两臂的肉又鼓了起来,却是肌肉的发达,胃口出奇得好,食量也大了起来。伙房的饭菜很单调,大多是高粱米白菜,偶尔吃一顿面饭,如同食量比赛,记得有一次吃馒头,那种场面令人瞠目结舌,二哥伸出长长的胳膊,把馒头从指尖一直横排到肩头,奇怪的是每人都抢着舀菜汤,全场一片咀嚼喝汤的声音,人人惟恐饭不够吃,直到二哥把最后一个馒头吃下去,这场“战斗”才结束。
终于盼来了工程验收员,他们是工地上的贵族,拿着尺量坝高、坡长、底宽,每到 一个工地,身后就会跟着一群人,叫哥的,喊叔的,送水的,递烟的,众星捧月一般。按着他的指令,经过两次修补,终于在中午前通过了验收,我们如被大赦一般欢呼起来,我与伙伴拥抱着跳起来,把帽子抛向了天空。
最后的午餐是最丰盛的,烙饼粉条饨肉,这可是最后一顿饭了,很快就要回家了,大家围坐在一起,说着笑着,大吃了起来。今天最忙活的算是炊事员,虽然为最后一顿饭做了充分的准备,还是忙得团团转,一锅饼端上来,倾刻间就被瓜分,到最后,炊事员向我们伸出两个指头,告诉我们,每人平均吃了二斤面的饼。
春节前,我们经过了两个月艰苦卓绝的苦干,终于完成了任务,进村前我们都下了车,趾高气扬的回到了生产队,在一片赞扬声中,我们各自回家,妈拍打着我身上的泥土,“黑了,结实了”我自豪的扬扬胳膊,告诉妈“明年我就出大外勤去海河”。只可惜,这成了我终身的遗憾,第二年,我应征入伍,离开了生我养我的这片热土,也从此离开了农村这块火热的土地。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鱼者zzb 发表于 2019-6-9 13: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恍如昨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