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60期:青海支教往事(俎壮存)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9-1-22 15: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青海支教往事
○俎壮存

  到2018年12月底,我从青海省乌兰县柯柯铁路职工子弟中学(柯柯铁中)退休,已经23年了。从1985年12月14日西宁铁路分局邹汝修局长下令,分配我到柯柯铁中支教,至1995年12月14日兰州铁路局刘振民局长令我退休,笔者在该校工作、生活了整整10载!每当忆及这段往事,一幕幕激动人心的场景,一个个亲切鲜活的形象,便如潮水般涌上心头,映闪脑海;挥之不去,难以释怀……

赴青一路沐春风    省刊发文先报名

  1985年12月9日,我离开家乡,告别亲人、同事,踏上赴青海支教的征程。
  我在滦县火车站购得一张到西宁的硬座票,当晚就抵达了北京;因当时北京——西宁的列车只有一趟,且为隔日运行,故只签到了12月11日19:21发车的车次。无奈,只好在北京站附近宿下待乘。
  利用两个白天的空闲,我步行至天安门广场瞻仰游览。我先后瞻仰、参观了毛主席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中南海毛主席书房,还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对天安门广场,我并不陌生;但毛主席纪念堂、人民大会堂、中南海毛主席书房、天安门城楼等处则为首次拜谒瞻仰,意义非同寻常;特别是人民大会堂和中南海,以后再无机缘进入,故此次更显弥足珍贵。幸甚也哉!
  1985年12月11日19:21,北京——西宁的“直121”次列车从北京站正点发出。列车鸣笛启动那一刹那,我的心不禁一颤 ,但马上平复下来。我默默念叨:好男儿志在四方,建功业奉献边疆!
  列车一路高歌,风驰电掣般沿京广线南下。随着车身轻轻摇晃,我渐入梦乡。
  “同志,请喝水!”(那时,是列车员挨个给乘客送水的)朦胧中,我听到了甜甜轻盈的女声。“啊!谢谢!”我本能地抬头睁眼,见天已大亮,面前站着一位20多岁、长相清秀的姑娘。她着一身合体的深蓝色铁路制服,戴一顶大盖帽,面露微笑,麻利地往印有铁路标志的白瓷杯里倒着水,慢慢放到我面前的茶几上,又继续忙碌着……
  我望着她的背影,想,我也要穿和她一样的制服、马上就是一家人了!顿时浓浓的亲切感驱散了我身心的疲惫,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不一会儿,姑娘打扫着卫生过来。我问她:“同志,车到哪儿了?”“快到郑州了。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不!没有!”“您到哪儿呀?”“西宁。”“出差吗?”“不是,我到西宁铁路分局支教,去报到。”她听了,喜出望外,热情地说:“哦!是这样啊,欢迎欢迎!按规定,您可以享受卧铺的!”她叫我把调令给她,说:“请稍等,我去给您办卧铺手续!”
  约10分钟后,她拿着卧铺牌,招呼我收拾好自己的物品,亲自送我到卧铺车厢。就这样,我从陇海线的洛阳站起,便坐上了卧铺。当我向她致谢并问她的姓名时,她只是微微一笑说:“您叫我小刘好了!再见!”
  卧铺车辆的列车员姓陈。颀长的身材,白净的脸庞,洋溢着一股蓬勃的朝气。她已从小刘的口中知道了我的情况,这一路更是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车过三门峡,我渐感口干,她提醒我多喝水;车到西安,她告诉我,过了西安,就快到宝鸡了,一般人会感觉“胸口压着个枕头”,但不要怕,没事的;车进入秦岭隧道区,她又提醒我关好车窗,免得窜进烟来;(当时还是蒸汽机车牵引)车过天水段,她告诫我别睡觉,看管好自己的物品,此段扒手猖獗……
  就在这“一路关爱一路情”的感动中,我于1985年12月13日13:56正点到达西宁站;我恋恋不舍地向小陈道别,立即扑入西部古城的怀抱,足迹首次踏上了青藏高原!
  我来到西宁铁路分局人事科,梅科长接洽了我。他首先问我反应严重不?并主动介绍自己:“我是沧州人,咱们是河北老乡啊!”他替我办好了报到手续,又亲自送我到招待所,安排好房间,陪我吃完晚饭,说:“您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您。”梅科长的平易、热情、细心,使我又一次浸润在和煦的春风之中,教我倍感温暖,如家之意油然而生。
  第二天8:00,天还漆黑一团,(西部比咱家亮得晚)梅科长如约而至。他将打印好的应由个人持有的签有“邹汝修”分局长名字的人事命令交给我,说:“经研究,您被分配到西线的柯柯铁中工作。从今天开始,就算正式上班了。柯柯离西宁还有400多公里。海拔也高得多,您不要着急,在西宁休息适应一周,20号以后去柯柯即可。我已和唐校长打了招呼。”并一再叮嘱我:多喝水,多休息,少剧烈活动;若有严重不适,随时给我打(铁路)电话……句句肺腑之言,字字语重心长,感动得我这个离家2000多公里的游子默默哽咽,泪下潸然!
  梅科长走后,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狂跳的心新久久不能平静,赴青几天来的经历清晰在目,如镜头般帧帧回放,胸中荡起阵阵涟漪!一股极欲将一路沐浴春风之情景及感受诉诸笔端的冲动再也按捺不住!我起身挥毫,文不加点,一气呵成,写就《赴青别冀千里行,一路处处沐春风》一文,投进了招待所门口的邮筒,寄给了《青海日报》。
  不料,1985年12月16日晚,服务台喊我听电话。拿起话筒,一操四川普通话的男声问我:“您是俎壮存老师吗?”“是我。您是—”“我是柯柯铁中唐纯宴。您在今天《青海日报》上发表的文章咱全校老师都看到了!大家争相传阅,说‘俎老师了不起,人未到校,省报的文章就先报到来了’!这可是咱们柯柯铁中1982年建校来首次上报纸、且一上就是省报啊!您给咱校争了光,谢谢您了!您别着急,好好休息。明天我派人事刘巨夫主任去西宁接您,然后一块儿上来吧!”
  5天后的12月20日,我随刘巨夫主任一起,来到了位于柴达木盆地东部、海拔3600多米的柯柯铁中,开始了在青藏高原10年的支教生涯。

不惧恶寒乐奉献    壮年风采绽高原

  “好大一场风,从春刮到冬”,“静躺尚憋气,活动大口喘;饭生水不开,头疼是常态……”这些顺口溜是青藏高原恶劣生存状态的真实写照。以我常年生活的柯柯为例,这里海拔3600多米,空气中的含氧量不到咱家乡的6成,水60℃就沸腾(开)了;昼夜温差将近30℃,且经常刮风,少见绿色,从而被称为“生命禁区”。这对从渤海岸边一下子就上来的我,无疑是极其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咱乐亭人的特质,因毅然选择了高原支教这条路,对此已有思想准备,那就义无返顾,一路前行吧!
  高原反应强烈?别管它!咱战略上藐视它,战术上重视它,看它能奈我何?!凭着这一股坚韧的信念和定力,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即逐步减缓适应了高原反应,“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终得很好体现。
  生存关一过,我就放开手脚,把自己的精力和才智悉数投入到支教的具体工作当中。
  针对多数同学基础差且重理轻文的现状,我在课堂中狠抓“双基”教学,夯实难点重点;在完成教学大纲规定内容的前提下,“挤”、“钻”时间,大胆尝试语文教学改革的方法和内容。一是发挥自己喜好新闻和朗诵的特长,开设“读报”、“小说联播”等“第二课堂”,激发同学们学习语文的兴趣和积极性。起初,我唱主角;一段时间后,便由学生自己主持,自己播讲。在这些课堂上,曾播讲、讨论过铁凝的《哦!香雪》、路遥的《人生》等小说,苏晓康的《河殇》、戴晴的《阴阳大裂变》、刘宾雁的《人妖之间》等解说词或报告文学作品。与此同时,我还结合课堂教学或当时形势,自己“下水”作文,与学生一起“走两步”,以避“天桥把式“之嫌。拙文见报后,我及时与学生分享。这样,不仅能将自己如何分析课文之外(课文的分析有参考书)文艺作品的思路、文字、方法展示给学生,更能激发大家学好语文、写好文章的兴趣和信心。在青海支教期间公开发表的文章,现在能回忆起来的,约在40篇以上。报刊涉《青海日报》、《人民铁道报》、《少年文史报》、《兰州铁道》、《中学生学习报(高中版)》、《甘肃教育》、《青海教育》、《兰铁普教》等10余种,体裁有影视评论、散文、报道、诗词鉴赏、课文评介、习题试解、历史掌故、教研论文,内容几乎涵盖了该期间热播的《红楼梦》、《围城》、《三国演义》等电视剧及一些名家名篇和敏感事件或话题。其中最令我难忘的是1987年7月31日发表在《青海日报》的《试看春残花渐落 便是红颜老死时——谈电视剧<红楼梦>对林黛玉之死的处理》和1988年9月15日的《大喜大悲 大起大落——电视剧<严凤英>观后》两篇文章。前者自投入火车邮车到见报仅仅两天,(当时是铅字排版)且引起有关“红学”研究者的关注并转载;后者是我在给同学们读完《青海日报》上的《评严凤英》一文3天后才出版的《光明日报》上,又看到了同题目、署名钟艺兵(著名文艺评论家)的《评严风英》的文章;而笔者是在每天一集一集地看完电视台播映后才写就的拙文邮寄给《青海日报》的。若当时网络如今,笔者定难避抄袭之嫌!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10年耕耘累累硕果!从1986年9月我接任第一批高三毕业班起,每届高考语文成绩,平均分一直在西宁铁路分局同类学校和海西州地方学校中位列榜首!1989届的周宁、孟祥铭,1993届的陈敏分别斩获乌兰县、海西州语文单科第一、二名的佳绩,惊艳了柴达木盆地所有校园!为此,我也得到了学校领导及兰州铁路局教育处、西宁分局教育科、青海省教育厅、乌兰县教育局领导及同行,乃至柯柯铁路地区各站段领导及职工、家属的瞩目、肯定和欢迎。一时间,听我课的路内外领导、同行纷至沓来,络绎不绝;高考语文成绩优异学生的家长所属站、段也给我披红庆功、表彰奖励,《青海教育》、《兰铁普教》等还刊发了相关报道。我撰写的《善教者使人继其志》一文,分获兰州铁路局、青海省教育厅组织的有关论文大赛一、二等奖。
  精诚所至金石开,腹有诗书弟子拜。10年间,我在柯柯铁中教授过近千名学生。他们来自除台湾、香港、澳门之外的全国各省市区,分属汉、蒙古、回、藏、壮、满、苗、瑶、土、土家、撒拉、哈萨克、维吾尔10多个民族。我们互相尊重,平等相处,是师生,更是忘年、莫逆和诤友。在几十年的交往过程中,他们记住了我,也给了我充分的肯定和赞扬;到目前,仍有86名同学和我保持着微信或QQ联系。如今,不论是当了站(段)领导,还是做了企业高管;不论是成了博导教授,还是在潜心科研或在生产一线,提起当年的语文学习,弟子个个高呼“受益匪浅”!下面让我摘录几段学生的微信留言吧。
  李明霞(铁路某段办公室主任):俎老师,我爱您!
  孟祥铭(某高校中层领导):我至今还在享用您当年传授给我的资源!
  王莉(某高校副教授):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您当之无愧。
  杨海强(某企业高管):俎老师,您的语文课真棒,无法形容!
  周宁(医学博士):我喜好古诗词并能写上几句,全拜您所赐。
  陈敏(私企老板、移民加拿大):俎老师,您的文字功底了得,真个是会教能写的全才!我们就喜欢这样的老师!
  周强(某大学教授):我本科毕业论文的文字若无您的指点润色,不会一次通过!
  王海平(某报编辑、“红学”研究者):是您引导我喜欢上了《红楼梦》!
  王颖(某省高级人民法院庭长):俎老师,我从小学到高中经历过8所学校,20多位语文老师,您是最有魅力、最有个性、给我印象最深的!
  ……
  看(听)着这些赞语,虽觉受之有愧,甚或汗颜;但面对弟子们的认可喜受,笔者怎不欣慰异常,心甘怡然!
  我的默默坚持和倾心奉献,各级领导看在眼里,喜上眉梢,乐在心田,一直给予我支持和鼓励。1990年,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92年起,连续3年被授予西宁铁路分局“先进工作者”;1994年教师节,获兰州铁路局“优秀教师”称号,之后又被授予该年度“兰州铁路局先进工作者”。除此之外,我还多次代表学校、分局、路局参加各种社会活动,为集体争得了荣誉。最值一提的,是1987年在西宁与时任共青团青海省委书记宋秀岩同台献艺、1992年与来西宁讲学的著名专家魏书生个别交流并做其助手演示公开课、1993年在无锡举办的“铁道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00周年演讲比赛”夺魁后受到时任铁道部政治部主任韩杼滨的当面夸赞这三次经历。特别是演讲比赛夺魁,为兰州铁路局争了光,令局领导兴奋不已!基于以前的成绩,经局党委研究决定,由王振秋局长直接下令,破格将我晋升为最高档次的高级教师!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局教育处朱处长转述的王振秋局长针对此事讲的掷地有声的一段话:这样的精神,这样的水平,这样的成绩,早就够格了!还讲什么年限、学历硬件!
  天上的星星数不尽,出彩的事儿说不完。笔者37-47岁整10年的灿烂人生,就这样在世界屋脊灼灼绽放,奉献给了青海的支教前线,为“天路”的建设发展,为青海、西藏的稳定、繁荣作出了应有贡献,彰显了乐亭儿女永远释放正能量的价值观!

常怀拳拳赤子情    时时弘扬吾乐亭
20181109205455_001_副本.jpg
柯柯铁中九三届高三(理)毕业留念(第二排右起第四人为作者)

  吾从家乡来,当传桑梓事。10年支教期间,我始终未忘自己乐亭赤子的身份和义务,利用一切机会场合,见缝插针、不厌其烦、不惮误解地介绍、宣传具有革命传统、雅文重教、名人辈出的亲爱的乐亭!
  最多最广最直接的对象就是我的柯柯铁中的千余名学生和同事。在教学实践活动中,在与同事相处时,我总是自豪地宣称“我是乐亭人,是革命先驱李大钊的老乡!”令人欣慰的是,那时的广大师生还都知道李大钊,知道李大钊是“河北乐亭人”;但对“乐亭”的详情尚知之甚少,且多数将“乐亭”读成“乐(lè)亭”。我就给大家讲述“乐(lào)亭”读音的来历,再自然地嵌入李大钊等名人及乐亭县的历史渊源、奇闻轶事……这样,“乐亭”这一称谓及其丰富的内涵,就播散在千余名师生心间,随之传遍大江南北,盆地高原!
  我还利用出差、参赛等机会,多方接触有关领导和各界人士,哪怕只有几分钟时间,也乘机向他们表白:我是乐亭人,是李大钊的老乡!
  行文至此,徐兴信先生当年对笔者嘱托、鼓励、支持的一段佳话不禁历历在目,犹如昨天——
  那是1987年休假期间,我到宣传部看望徐部长,汇报在青海一年多的工作生活情况,得到了先生的热情接待和鼓励。临别,先生给我20套当时刚刚出版的大型彩印画册《乐亭》,嘱我好好工作,以实际行动为乐亭争光,寻机将这些画册送给能接触到的有一定影响的相关人士。
  先生所嘱,话重心长;责任在肩,立竿见影!笔者领命回青海后,便陆续将这些画册先赠给柯柯铁中校长、书记、图书馆各一册,然后以我的名义从图书馆再借出供我所任教的两班同学传阅;又赠送柯柯铁路地区办事处主任关春勋,西宁分局副局长兼格尔木工委主任潘悍东,乌兰县教育局局长陈天凯,西宁铁路分局局长李榕根,《青海日报》副刊编辑张晓岚,青海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主任夏江河,青海省副省长尕布龙(电影《金银滩》主人公原型),《兰州铁道》报编辑王旺斌、刘立及资深记者申培德,青海省教育厅教研员魏元石,兰州铁路局教育处处长朱育英,共青团青海省委书记宋秀岩,中共青海省委宣传部长刘枫,(邢台人,同事兄,后调任浙江省政协主席)“西部歌王”王洛宾,“教育怪才”魏书生,兰州铁路局局长王振秋……各位赏看画册时的惊喜神态,特别是潘捍东(锦州人)主任:“乐亭好啊,名不虚传!你这‘老呔’也不错,我都知道!好好干吧,给家乡再增光彩!”的赞言,至今仍教我记忆犹新,自豪满满,为完成了徐先生嘱托,为未负桑梓情怀!
  长时间缺氧状态下超负荷的紧张工作,严重损伤了我的身体。在领导的亲切关怀下,遵医嘱我不得不提前退休,离开了青海柯柯,离开了自己打拼奋斗了3650天的青藏高原,离开了支教第一线!但23年来,我却始终忘不了那里的一切,几回回梦里回青海,双手搂定日月山!何故?因为那里留下了我的脚印串串,留下了我的茂茂壮年,更留下了我支教青海奉献精神转化的累累硕果,还留下了我与弟子、同事、领导、各界人士乃至不少藏、蒙古、回兄弟民族同胞交流、相处的闪回瞬间……
  啊!青海,我挥之不去的挚爱,我不能忘怀的眷恋!
(作者俎壮存,中学退休教师。)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咏哥2016 发表于 2019-1-31 11: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