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警惕伤害文学的三种写作

[复制链接]
枫叶总是绿的 发表于 2007-5-4 13: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警惕伤害文学的三种写作
来源:文学报 陈竞

山东省作协主席、作家张炜来沪演讲表示应??警惕伤害文学的三种写作
  4月13日,作家张炜来沪,在上海市作协的“东方讲坛?城市文学讲坛”作了题为“假设与展望??当下写作的可能性”的讲座。张炜从切身体验出发,认为职业化写作、没有灵魂的写作和顺从强势话语的写作这三种写作是对文学的致命伤害。他表示,在现代娱乐的挤压下,文学虽然面临危机,但不会死亡,也不可能死亡。
  走出职业化
  在张炜看来,部分当代文学作品由于缺乏对语言本身的锤炼,从而造成语言苍白、文学性降低。对文学语言的迷恋与职业化追求,是一种强有力的补充剂。但张炜认为,这种职业化写作同时也蕴含了一种致命的危机。职业化倾向创作与所需要的生命的爆发、感动和灵魂的悸动是背道而驰的。
  真正有生命力的文学创作要从职业化写作中走出来。要“不断地把自己的肉体放在那种非常激烈的和社会生活客观实践的冲撞当中,这种冲撞会破坏他原有的感觉,建立新的感觉;破坏原来的文字,建立新的文字;破坏对他自己已经形成巨大笼罩的不可摆脱的文学的桎梏,才可能创作出全新的东西。”
  寻找灵魂的写作
  张炜认为,好的文学作品不是有“魅力”,而是有“魔力”。一个作家全部的希望就在于用这种力量去笼罩、征服、控制,使读者沿着这种方向去思索去感动。“我如果读一本书,从灵魂中有一种神秘的射线把我击穿的话,我一辈子都会感激,不会忘记。”
  很多作家个人思想力并没有降低,思想的穿透力也没有降低,但其作品却没有那种魔力和穿透力。张炜表示,魔力来自于作品的灵魂。作品的灵魂不是观念和思想,而是感情、深刻的情感。“你会发现,只有最深的情感,才会滋生出作者的不可摆脱的魔力。”
  “一个人能使作品永远有一颗灵魂,永远有饱满的张力,关键是要注意情感两个字,我个人觉得最大的奥秘就在这里。”
  拒绝平庸的写作
  张炜表示,平庸的写作即对强势话语的顺从。这种写作有两种,其一是对强势话语的配合,对固定主题、概念化生活的展现,对一定时期号召的图解。其二是,为卖而写,为刺激而写。这表现为对新的娱乐载体和娱乐形式的顺从和模仿,或者一味展现性与暴力的写作。这两种顺从尤其是第二种,值得当代作家引起警惕。有个性的作家、一个忠于自我良知和文学观的作家,要立志寂寞,在两个巨大洪流中间的夹缝中坚守。
  针对娱乐对纯文学的挤压,张炜认为无需为文学担忧。任何时代强大的娱乐机器都在飞速地运转,远远比文字更直观更细腻的东西大量存在,但是文学并未因此消亡。因为文学不是看看热闹,不是简单的娱乐,“文学是一种生命现象,如果没有文学了,太阳也不会照常升起了。”
  当然,文学并非没有危机意识。网络和电视等现代媒介艺术对文学的逼挤有目共睹。张炜表示,需要关注的是文学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生存、发展。
  在他看来,一种艺术的演进和更生,应该是与新技术相对抗,离它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张炜对青年作家说:“要把自己的写作逼到一个除了自己的文学,无论什么东西都不可以取代的位置上。只有从你的文字中才能获得强大的娱乐和快感。你生命里面需要这种东西,离了你的写作不可能获得,网络不能获得,副刊不能获得,街头书也不能获得,那你的文学怎么会死亡?”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儿。                你以为你是谁?
bj0001 发表于 2007-5-4 15: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怀念“一本书主义”



吕绍宗

  记得有人把当年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学部(中国社科院前身)
的学术风气概括为“一本书主义”。

  那时人们写书很慢。不只是因为没电脑,而是一种风尚。郭沫若
兼任学部主任,潘梓年、孙冶方、范文澜、张友渔、侯外庐、何其芳、
冯至、吕叔湘、夏鼐、任继愈……每人各领一方,治学却像不约而同:
他们都反对研究工作中的急功近利,而主张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清
寂,经过多年潜心研究,最终拿出一本书来,即后来有人概括的“一
本书主义”。

  写一本书绝非易事。不是看几本书就能写一本书,而是读书破万
卷,悟出真谛,告诸世人。是食尽桑万担,吐得丝一缕那样的书。毛
泽东同志说,他的诗是在马背上哼出来的。千里马背,就是他化桑为
丝的过程。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所卞之琳先生带研究生,前两年根本
就不准学生写东西,而是要老老实实大量读书,而且记笔记。苦读,
悟出精神而记之,也是化桑为丝。所以,书,不是趴在书桌上写出来
的,而是成书于博览(观察)与领悟的漫长岁月中,成书于无数的夜
不成眠的辗转反侧中。在书桌上写出来的书,不过是个记录过程。

  所谓“一本书主义”,当然不是限写第二本,而是强调一种宁缺
勿滥的治学态度。所以,历代名师的著作,贡献都不在量,而是在文
约义丰的义。南朝文论家刘勰一本《文心雕龙》,西汉史圣司马迁一
本《史记》,军事家孙武一本《孙子兵法》,“万世师表”孔圣人一
本《论语》,亚圣孟柯一本《孟子》,庄子庄周一本《庄子》,老子
老聃一本《老子》等,其著作的生命力历代不衰。所以对于一个学者
来说,重要的不是科研成果的数量,而是质量。

  目前,一种时弊恰是重数量,轻质量,或者说顾不上质量。“啊,
某某出书了!”“哎呀,某某都不只一本书了!”什么书?写得怎样
的书?惊羡之余连书名都顾不上问。平时闲聊,无需强拘,但评职称
若论本数、论篇数,则恐成为科学的悲剧。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bj0001 发表于 2007-5-4 15: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女作家丁玲奉信“一本?主?”?就本人??所及?其意思是作家只要有一本?出名就好了。“一本?主?”曾遭到批判。但已不?得怎?被批判的。但?些都不是本人要?的。“一本?主?”究竟有?有道理?本人?得?是有道理的。曹雪芹以一本???而流芳百世。??中的“三?演?”?施耐庵的“水??”和?承恩的“西??”?都是以一本?而流?至今。由此可得出????只要?得好?一本就足?了。有的人?了好多???容大同小???量也不??取得了一定的名??但?行了一?子?在下一代人中根本就?人知道。???只是一?次等文化?品?像工?的?品一??用以?取??的金??名?。?了一百年?然更?人??了。所以要在文?史是取得一定的地位?只生?文化?品是?用的?必??出第一流的作品才行。不?不同的人所追求的目?不同。有的人只要??的名?和金??不在乎能否流?千古。所以粗??造?求量不求?。甚至被人?也不在乎。“好?我自?之。”而上述四位古人?他?不追求金??以??者??的精神?把自己的作品改之又改?要精益求精。??的人才是真正的?者。有的人或?因?本身水平太差??不出有高?量的作品??於是只好成批生??期以?量抵?量。??在於?量和?量是??概念?不能相互抵?的。,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bj0001 发表于 2007-5-4 15: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本书主义与一本书运动

■ 聂震宁

“一本书主义”,如今难得有人提起;“一本书运动”则是本人的杜撰,拿来和各位编辑出版同人讨论。
  想起还在不更事的少年时代,很是谈“一本书主义”色变的。既因为这是所谓“大右派作家”丁玲的“右派言论”,也因为那时候社会图书出版量很少。我们这个民族,自来是把文章当做千古事,当做经天纬地、经国纬业之事,把白纸黑字看成是铁证如山。其时,某人出版一本书,在普通人眼里那就是惊天动地的传奇故事了。所以,在我这个做着作家梦的少年人私心里,竟然对“一本书主义”产生过十分谨慎的、暗暗的景仰。
  现今大家都不怎么说“一本书主义”了,无非是出书已经成了平常之事,把一本书还当成一生追求的主义,说出来当心人家耻笑、看小你了。文化生产力极大提高,学术自由,文艺繁荣,教育兴旺,知识普及出版事业和出版产业大发展,多出好书,首先总是社会进步的大好事;作者要生存,经济收入要改善,不能只指望一本书的稿费,自然要多写快出;至于出版社,关乎事业的发展壮大,几十人上百人的生计,总要保持相当的生产经营规模的。所以,一本书主义,似乎不太好强调了。
  然而,许多书出得太容易、太泛滥、太算不得什么东西,又不免让人遗憾、厌倦。不少读书人害上了阅读厌食症,不愿进书店了。泥沙俱下,鱼龙混杂,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大量的书速朽,如此情势之下,再说什么一本书,显得也过于不谙世事了,更不必说还撑成个什么主义。
  但是,我加倍地怀念起“一本书主义”来。有时就突发奇想,在科研院所、高等学府、文联作协这些地方,发起一个“一本书运动”,原则上??很多事情都是原则上,一位专家、学者、作家,十年(决不是一生!)只出一本书。理由是有十年磨一剑的古训,有范文澜先生“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精神感召,《红楼梦》就是“批阅十载”而成。圣人孔子一生只有一部《论语》,亚圣孟子也只有一部《孟子》,庄子只有《庄子》,老子只有5000字《道德经》,等等。自然,我知道,此议一出,必遭群起而攻之,以为这是痴人说梦。不说也罢。
  可是,我倒觉着,一定要向编辑出版同人建议开展一个“一本书运动”。所谓“一本书运动”,即指:一位编辑,十年编辑出版一本有长久价值的“在书架上留得下去的书”。所谓好书,标准自然是多方面的,要由读者和专家们来评价。我这里单指那种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书。还是说圣人孔子吧,他算是咱编辑行当的祖师爷,老人家编辑的“在书架上留得下去的书”也就是6种,即《诗》、《书》、《礼》、《易》、《春秋》、《乐》,后一种并没有流传下来,今人还在努力搜寻考订。《四库全书》是乾隆的钦点工程,总纂官纪昀便以此书声名远播,被今人在戏文中大大地神话起来。还有,张元济主持编辑的《辞源》,陆费逵主持编辑的《辞海》,孙伏园编辑的《阿Q正传》,等等。自然,这些编辑大师出版的好书远不止此。我等不才,就从一部书做起吧。诚想,全国560多家图书出版社,大约2万余编辑人员,平均起来,一年奉献2000种“在书架上留得下去的书”,那将是一个什么景象啊!
  我知道,这依然是我的非分之想。但我不是在这里毫无新意、令人生厌地嘲讽图书品种增长的老掉牙的话题。我只是想到,作为一个有文化理想、有抱负的编辑出版人,多做一些有长久保留价值的图书,应当成为我们的职业追求。一个编辑,十年一定要去做一本留得下来的好书;倘若不行,就二十年做一本;索性,一生只做一本!如能是,到了我们告别职业、告别人生的时候,一定能少一些懊悔和羞愧,多一点自豪和欣慰的。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bj0001 发表于 2007-5-4 15: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著作等身”与“一本书主义”- -
                                       


今早,无意间看见CCTV-4在回顾李敖的“神州文化之旅”,又一次听见“著作等身”之夸耀。以前有说一千万字的,也有说两千万字的,弄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我想,倘若能跟李敖比字数的,恐怕只有文印社里专靠打字维生的老媪,别的人只能望字兴叹。我也不敢设想他的哪位拥趸会读完“等身”之著,除非他这辈子不想干什么事情了。恰如李敖说胡适:听他演说一次就够了,再听还是那些东西。于是我弄不明白,既然李敖如此清醒,何以会写出“等身”之著来?当然,不厌其烦说废话也需要本事。





有点神经质的尼采大师曾经说过:“我的奢望就是,把别人要用多少部书才能说的话,仅仅用十个句子表达出来――甚至连别人在那许多部书中没有说到的话也说出来。”(见尼采:《偶像的黄昏》)我敬佩他的这个奢望,尤其是后半句,尽量说一些别人没有说过的话,只是看来很难办到,除了像“李大师”那样把别人羞於启齿的脏话搬上大雅之堂,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于是不由得想起另一句名言:“一本书主义”!丁玲女士这句连话也算不得完整的词汇,其分量无疑超过了她的全部著作。不知别人怎样,我自己是不记得其他只记得这震撼人的说道了。这人世间仅仅以一本书流芳千古的并不少,仅凭记忆无误的就有:艾米丽.勃朗特的《呼啸山庄》;玛格丽特.米切尔的《随风飘去》(中译本:《飘》、电影《乱世佳人》),她们毕生都只写了一本书,这呕心沥血的一本胜于无数“等身”。还有,我们中国的曹雪芹,竟然连一本都没有写完,不用说人人都知道他写的是什么。





“一本书主义”之所以了不起,那是因为这“一本书”凝聚了许多甚至平生心血,是敬重人世间的体现。当然,至于写了不止一本书,给人以印象只有一本的,那就更多了。《简.爱》、《巴黎圣母院》、《静静的顿河》、《廊桥遗梦》、《茶花女》等等。人类文化园地是纷繁的花簇编织出来的,各色奇葩或小花都可以竞相斗艳。倘若没能耐开出美丽的花朵,却又不甘寂寞,就只好以多取胜。那么狗尾巴草足以夺魁,它岂止“等身”?简直可以没顶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bj0001 发表于 2007-5-4 15: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本书主义
戴维是美国一个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带着三位博士生,一个中国留学生,一个日本留学生,一个美国留学生。

戴维出版了《现代管理科学》巨著,郑重地签名送给三个学生。

中国留学生如获至宝,圈圈点点,刻苦研读,甚至背诵了书中不少的精彩段落与名句,学成归国,四处讲学。看来一本书足够他忙乎一辈子了。

日本的留学生也如获至宝,精心研读,没过多久,他也出版了一本书,题为《现代管理在日本》,郑重地回赠老师一本。戴维教授仔细翻阅,发现5%为学生的新观点,15%为周围同学的见解,80%为戴维教授在《现代管理科学》一书中的内容。抄抄摘摘,也够他忙乎的。

美国学生礼貌地接过老师的赠书,看上去没有像中、日学生那么兴奋,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没有什么研读、圈点的迹象。只是在几年之后,他的巨著也出版了,题为《超现代管理科学》。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楼主| 枫叶总是绿的 发表于 2007-5-4 15: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bj老兄曾在我的另一篇帖子跟过这“一本书”,后来可能在丢失的数据里一起不见了。
又看到这组跟帖,再次感慨。
          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儿。                你以为你是谁?
bj0001 发表于 2007-5-4 15: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破万卷”与“一本书主义”


最近读到一本革命回忆录中记有这样一则故事:一位老前辈被国民党关进一间单人牢房时,发现了一部革命书籍《反杜林论》,显然是另一位被拘押过的革命者有意留下来的。就是这部枯燥、深奥、读起来费劲的哲学书籍,伴随他坐了好几年牢。后来党把他营救出狱时,这位革命前辈已成了研究《反社林论》的专家。

这则故事,蕴含着关于读书的哲理。

无书可读,对于一个嗜书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老前辈在狱中没有别的书可以选择,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但回过头来想,如果当时可供他选择的书相当多,又将如何呢?当然,他照样可以成为一个坚定的革命家,但是,我们党也许就少了一位研究《反杜林论》的专家。

著名女作家丁玲生前曾大力倡导“一本书主义”,意思是提倡和鼓励一个作者要一辈子致力写出一本有价值的好书,成一家之言,而不必片面追求写作的数量。写书应该这样,读书又何尝不是如此?

在出版业越来越繁荣的现代社会,书是越来越多了。一个人,即使穷其毕生之精力,一目十行地勤读不辍,也永远无法把书读完。与那位老前辈无书可读的情况相比,我们读书所面临的,则是选择的困惑,不是书太少了,而是太多了。面对令人眼花绔乱的众多书籍,是一本接一本地读下去,还是致力于集中精力,选择一两本有价值的好书,读深读透哪位老前辈的经历和丁玲的“一本书主义”,应该给我们有益的启示。

提倡“一本书主义”,决不是排斥“读书破万卷”。人的一生,要了解、掌握的知识实在太多了,广泛涉猎,博览群书,无疑是必不可少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应该尽量成为每个人一辈子的追求。但是,人生也有涯,而书却无穷无尽,盲目地追求读“万卷”之数,则大可不必。“以有涯随无涯,殆矣”。记得有一位大师说过,多数的书一间而过就可以了,有的书却要一读再读,甚至一辈子读下去。的确,真正的好书蕴含元垠,是能够以一当十、以一当百的经典之作。对于一个希望通过读书而有所建树的人来说,就是要选择那些值得一读再读的书深读细研,从中读出成果。由此而得到的收益,相信会比单纯读书破万卷更有助于事业匕的作为和成功。

“读书破万卷”与“一本书主义”,不可或缺,相辅相成。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bj0001 发表于 2007-5-4 15:2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著作界曾有“一本书主义”,主张作家或学者应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清寂,经过多年潜心研究,最终拿出一本书来。所谓“一本书主义”,当然不是限写第二本,而是强调一种宁缺勿滥的治学态度。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把握一种寂寞 发表于 2007-5-4 16: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是文学?文学又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知道的是业余时间能用推敲几个文字,来充实一下自己的生活和灵魂。其实,文学,只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
佳嘉萱子 发表于 2007-5-4 22: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对于我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境,键盘下的敲打不过只能算作文字罢了……
对于文学永远是用一种敬仰的心态去看待的。那是我的梦……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