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热图推荐
开启左侧

第55期:冀东抗日大暴动胜利80周年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7-10-17 10: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冀东抗日大暴动胜利80周年
○李幼华

  我的故乡在冀东,河北省乐亭县。
  我出生在1938年,冀东抗日大暴动之后。
  我们家族的命运和我的命运都和家乡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和中国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值此冀东抗日大暴动胜利80周年,我感慨万千,不禁回忆起那风云滚滚,红旗飘扬,英雄豪迈的年代。
  1、不愿作亡国奴的冀东人民
  冀东,就是河北省最东部,紧临山海关这一片国土。1931年日本占领东北后,就向冀东渗透。冀东成立了伪政权。日本人在各地开大烟馆、白面馆、妓院,毒害中国人。随便杀中国人。冀东人民忍无可忍,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秘密开展抗日斗争。我父亲李海涛就因为“抗日罪”被捕入狱。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国民党战败要退出北平城。7月21日,共产党平西游击队联合赵侗义勇军武装刼北平第二监狱,救出狱中难友,其中50多名共产党人。我的父亲重获自由,走上抗日战场。是年冬回到家乡。当时,李运昌正奉党中央之命组织冀东武装抗日大暴动,立即派阎达开和他接上组织关系,并委任他负责乐亭县的暴动组织发动工作。当时正在筹集经费购买枪支。父亲刚从狱中归来,身无分文,母亲拿出自己出嫁时娘家给的嫁奁:全部手饰和银洋,交给了阎伯伯。爷爷和姥姥家护院的枪也都捐助给了党。因为父亲是李大钊的族侄,目标大,李运昌命他在暴动发动前隐蔽。他一度隐藏在岳父家,阎达开在那里和他接头。直到暴动开始才公开身份。
  暴动发起后,我父亲是乐亭的抗联第十总队队长。指挥部就设在大黑坨村我爷爷家。关于大暴动,我父亲写过一篇文章《苦难的人民在觉醒》,刊登在《读乐亭》第7期。作为不屈的冀东人民的一员,他光荣地参加了这场彪炳史册的伟大斗争——抗日武装起义。
  2、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取得了辉煌胜利
  日本侵略者在中国东北,几乎没有受到抵抗,轻而易举的拿下了东三省。接着又侵入华北、华东。在南京屠杀了二三十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军民。疯狂至极。可是他们没有想到在他们认为控制牢固的冀东,发生了全民的武装反抗。
  1938年7月6日,冀东抗日武装大暴动的号角首先在滦县港北村吹响。当晚,300多名骨干队员,在中共滦县负责人高培之和红军干部李润民、共产党员张鹤鸣、张振宇的带领下,宣告抗联第五总队正式成立。
  7月7日,李运昌和特委的同志组织了丰润、迁安边界的岩口暴动,成立了400多人的第四总队。接着,港北至路南、路北纷纷宣布暴动。
  7月10日,遵化伪保安队步兵和骑兵130多人扑向铁厂镇的起义部队。在李运昌指挥下,孔庆同率起义部队在玉皇庙迎击敌人,歼敌大半,俘敌80余名,缴枪80余支,马13匹。余敌逃窜。起义部队乘胜进攻兴城镇,部分伪军逃跑,部分缴械投降。迫使三屯营伪警巡官宣布起义。欢迎抗日联军进城。几天时间,第四总队已扩大到4000多人。滦县、乐亭的起义队伍编成第五总队,与昌黎起义队伍合编为第九总队,人数达3000多人。铁局寨、商家林一带的第三大队1200多人。
  7月15日,滦县敌人300多人直奔暴动部队驻地糯米庄、杨家院一带。李运昌命第五总队长李润民于杨家院东布下埋伏圈,全歼来敌,俘警察大队长刘韬,毙二中队长,缴轻机枪二挺、长短枪200余支。冀东人民群情振奋,带枪参加暴动者络绎不绝。
  第二天夜,为切断敌人铁路运输,李运昌指挥抗联第二路所辖第四、十二、十三、十四、十五五个总队,和工人特务大队共13000人高举红旗,涌向北宁路,把唐山至昌黎之间150公里的铁路截成数段,以致半个多月不能通车。震撼了平、津、唐的敌人。
  7月18日,开滦赵各庄矿举行了武装抗日暴动。参加的工人达7000多人。
  冀东武装抗日大暴动,从农村到城市风起云涌。一直延续到8月底。整个冀东地区北迄兴隆、青龙的长城沿线,南到渤海之滨,西到潮白河,东到山海关。全区有20万民众参加。骨干队伍10万人。配合八路军四纵,连续攻克了平谷、迁安、蓟县、玉田、兴隆、昌平、卢龙、乐亭、宝坻等九座县城,结束了日伪长达六年的统治。建立了新的抗日政权。李运昌率领的抗联还占领了开滦矿和全区绝大部份村镇,攻克了北宁铁路古冶、洼里车站。使这一带日伪势力土崩瓦解。这次大暴动正值武汉会战的危急时刻,牵制了日本的南侵计划。
  1938年冀东抗日大暴动的胜利,规模巨大,震惊中外,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这是冀东人民的胜利,是中国人民的胜利,是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史上的光辉篇章。
  8月20日,中共中央和北方局致电冀热边特委,说:“以十万分高兴庆祝抗日联军反日反汉奸起义的胜利与八路军纵队的汇合。并向在起义中在前线死难的烈士及家属致以崇高的敬礼!”“我们相信这一支在抗战中新成长壮大起来的生力军,定能在冀东各党派领袖合作与正确领导下,继续胜利,创造冀热边新的根据地。长期坚持抗战,给日寇野蛮侵略军以严重打击!”
  3、 部队全部西撤受挫
  1938年8月中旬,抗联主力和八路军四纵在唐山以北铁厂胜利会师。召开了党委特委联席会议。邓华主持会议,李运昌、胡锡奎、李楚离、周文彬、王仲华及抗联的各路司令等都参加了会议。会议肯定了大暴动是胜利的,并提出了长期坚持根据地的要求。会后给中共中央和北方局打了电报。但是这些会议精神后来没有落实。四纵主要负责人原打算在雾灵山、都山建立根据地,宋时轮亲率两个中队向两处进军,同时令李运昌带抗联进军都山。宋部在十字坪碰到敌人打了一仗,马上转移出去,但没有来得及将这一突变告诉后面的李部。
  9月12日,李率抗联2万人来到都山,各总部分别驻扎在包各庄附近。一营由日本人带队的伪军,与八路军四纵打完仗后,由燕河营返回青龙,进入我方驻地。李运昌命令各总队将其包围,发起冲锋。将其围歼。俘伪满军200余名,俘敌营长朱保兴以下军官17名, 打死日本顾问。 缴迫击炮2门,轻重机枪4挺及其他军用物资。
  宋时轮率四纵主力进军都山失利后,9月中旬在迁安莲花院召开四纵党委扩大会议,认为冀东是平原,与平津和东北毗邻:交通方便,利于敌人调动,起义队伍未经整训,青纱帐倒后,主力坚持很困难,起义队伍可能损失更大。因而决定 :四纵主力撤回平西;动员一部分起义部队去平西整训。明年再回来。主力撤退后,留陈群支队坚持丰玉遵地区。包森支队坚持遵化以北地区。单德贵支队坚持密平蓟地区。会后,宋时轮放弃了在都山建立根据地的计划,率第31、32大队至潮白河以西。
  9月17日,邓华致电聂荣臻,提出:“冀东形势很难支持”,主张“……主力转到潮白河以西,地方武装则尽快争取拉到平西去整训。”
  9月26日,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刘少奇联名致电聂荣臻转宋时轮、邓华并冀东特委,不同意主力西撤。邓华接到中央指示后,遂邀李运昌、胡锡奎在迁安新庄子村开会。李运昌、胡锡奎二人态度十分坚决,肯定在冀东能够坚持开展游击战争。李运昌还表示:他带着这支抗联队伍,可以就地坚持抗日游击战。会议最后决定继续贯彻铁厂会议精神,坚持敌后游击战争,建设以冀东为中心的冀热辽根据地。
  9月下旬,宋时轮从蓟平密地区电告邓华:武汉失陷后抗战进入相持阶段,日军已分出兵力巩固其占领区,敌人要分7路向这里大举进攻,蓟平密地区也站不住脚。要邓华也带队西撤。邓华与省委书记马辉之商议也同意了宋时轮的意见。
  1938年10月1日,刘少奇致电河北省委:宋部西移,冀东同志们应坚持游击战争,并进行创立根据地……李运昌等部队,如果可能的话,以改编成八路军为好。同月8日,朱德、彭德怀、刘少奇电示宋邓,再次表示不同意西撤,指出:“目前即将冀东游击队大部拉到潮白河以西,将要发生许多困难,”“邓华应尽可能争取在遵化、玉田、迁安地区,持久进行整理部队,建立根据地的工作。”
  10月上旬末,邓华召集起义部队负责人到丰润县九间房开会,布置向平西转移。参加会议的有八路军四纵、河北省委、冀热边特委和抗联的主要负责人。邓华主持会议分析了形势。会上多数人认为在敌人严重的进攻面前,已经到了万不得已之时,同意留下包森、苏梅等3个支队,坚持冀东游击战争,主力部队和起义部队约5万人向平西转移。李运昌在会上虽然不赞成西撤,并阐述了在冀东创建抗日根据地的优势和理由,但赞成者甚少,只好少数服从多数。
  会后,四纵和抗联分成三梯队向平西开拔:第一梯队是邓华的八路军支队和高志远的抗日联军;第二梯队是洪麟阁和陈宇寰的部队;第三梯队由李运昌部殿后。同时留下了包森、陈群、单德贵(后叛变)三个小支队到地形较好、工作较有基础的山区坚持游击战争。其余抗联部队及各县抗日政府人员一律西撤。
  几万部队一齐拥挤在一条向西的山路上,排成一字长蛇阵,行军非常缓慢,再加敌不断截击,部队损失严重。暴动队伍忍着饥寒,与日伪军、汉奸、地主武装展开一次次殊死拼斗。高志远部在老山头遭日军包围,二梯队副司令陈寰宇在指挥战斗中牺牲;潮白河遭敌袭击,牺牲于河中上千人。走散了几千人。
  10月11日,聂荣臻电示宋时轮并告邓华:关于四纵的行动,曾由军委总部数电指示,希望你们详加考虑,坚决执行你们艰苦困难的工作。实现根据地之创立亦非易事,只能战胜一切困难,在艰苦过程中来创造。如果你们拟回平绥南部,则势必完全放弃冀热。请你们在现地立下决心,站稳自己的足跟,以便解决一切问题。
  10月15日,马辉之、姚依林、邓华致电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继续坚持西撤。
  同日,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王稼祥、刘少奇联名致电冀热边党委并告宋时轮、邓华: 你们应坚持冀热察边的艰苦斗争,创造根据地,培养基干部队,以最大决心克服发展中所遇到的一切困难。营团两级干部可派数个,连级干部可派10个到你部工作。
  10月17日,刘少奇电示河北省委:冀东游击队四五万人一起西退,是很不妥的计划,危险极大。因此,我们不同意总退却。可组织一万人的适当部队西退,由宋、邓护送至察南交八路军收编,其余部队都坚持在冀东游击,扩大游击区。可惜收到该电时,西撤队伍已大部分失散。
  10月18日,李运昌部在平谷县大华山至镇罗营一带,受到日伪军截击。瓦罐头一仗损失很大。李楚离率洪麟阁余部也被截击到平谷。在十分危急形势面前,李运昌、胡锡奎、李楚离等召开了抗联干部会议。经一天一夜的激烈争论,李运昌力排众议,毅然决定带领西进的所属部队,乘敌人没有形成包围圈时,由三河、蓟县南部 绕道返回丰滦迁地区,保存革命有生力量。
  至此,冀东抗联西撤的五万人队伍,除高志远部千余人和蓟县、遵化一带暴动队伍几百人随四纵主力到达平西外,其余东返时仅剩6000多人。
  李运昌率领这6000多人,迎着敌人的重重包围和堵截,向东急返。在玉田蓟运河边,为了借船渡河,李运昌带着红军干部孔庆同,去国民党中央直辖忠义救国军第七、第九路军司令部,与该部总参谋长齐若斋共叙黄埔校友情,晓以民族大义借到了船只,使6000多抗联战士渡过蓟运河,继续东返。
  1938年11月初,李运昌率部到达滦县、丰润交界的东西安河、后梁庄、偏山一带时,与日军小林部队5000多人正面遭遇,打了一场恶仗。李运昌指挥这支疲劳之师,奋勇杀敌,拼死杀出一条血路,最后剩下的抗联战士只有130多人,乘夜撤到迁安县的柳沟峪。
  在柳沟峪李运昌召开了全体会议,给大家作了个鼓舞人心的讲话。“大暴动以前,我们什么也没有,只能遭受帝国主义和汉奸们的欺负。暴动了,我们有了自己的队伍和武装,虽然眼下暂时受到挫折,队伍小了,可我们还有基础,革命的火种熄灭不了,抗日的红旗要扛到底,不打败日本侵略者绝不罢休!”他的话深深鼓舞了同志们。大家又坚定了抗日的信心。
  1938年11月2日,毛泽东、王稼祥、杨尚昆,致电朱德、彭德怀、聂荣臻、并转宋时轮、邓华,说“邓:宋支队深入冀东,苦战数月,配合并促成地方党领导的冀东起义,恢复了冀东的中国政权,发动了群众,建立了冀东的游击区,扩大了我军在敌深远后方的政治影响,给敌人以打击,一般说来是获得了成绩的。”同时也正如党中央1938年11月25日给八路军四纵队党委电报所指出:“没有尽可能的保持并发展这一胜利,没有很好地团结地方党和军队,没有镇静地应付那里的局面,以致退出原地区,军队及地方武装均受到相当大的损失。”这应当引为教训的。
  时任八路军第四纵队司令员的宋时轮,1986年5月10日回忆这段历史时说:“首先承认,暴动胜利后,把冀东部队全部撤到平西是错误的,而且是个严重错误”,“部队撤到平西的错误,主要责任是我的。四纵决定西撤,同时给中央发电报,邓华同志说,要等中央回电再行动,我说不要等。没等中央回电我就西撤了。”(宋时轮谈话记录)。
  时任四纵政委兼党委书记的邓华,对于西撤问题也作过多次自我批评。他认为,出现这种问题,除了把当时情况估计得过于严重,怕敌人“扫荡”,部队受损失之外,还由于:一、部队出动前准备工作差;二、主要领导干部意见不一致;三、河北地下省委在起义发动后才赶到冀东,未能参加起义的直接发动和领导工作。他多次表示,自己身为纵队党委书记,应负主要责任。
  值此冀东抗日大暴动胜利80周年之际, 我们要向抗战中牺牲 的人们致哀。向以李运昌为代表的、英雄的冀热辽军区将士们致敬!
(作者李幼华,中科院动物研究所核酸研究党支部书记、副主任。)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申请友链|About|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冀公网安备 1302250200009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