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护理父亲的日子

[复制链接]
曦阳梅子 发表于 2018-1-30 16:5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母亲走后,已过耄耋之年的父亲拒绝儿女们的“邀请”,坚持独自生活。
拧不过,只得遂愿。弟.兄远在外地,且工作繁忙,俩姐虽在本地,但离家甚远。近水楼台先得“月”,最便于照看的重担落在我的肩。于是生活中便增添了一份担心,一份惦念,一份牵挂。刮风了门窗是否关紧?下雨了屋子是否漏雨?下雪了屋顶是否扫过?更重要的饭食是否及时可口?于是便有了一次次的夜访,一回回的日探;于是便有了隔三差五的包饺子,炖肉,熬鱼,让父得以品尝美味。

父母在不远行。放弃一次次外出打工的机会,偶尔一两天在外,便会涌出心中的那份牵肠挂肚的情。每当邻舍告知父亲来过碰锁而回时,心便咯噔一下,疑是否又有新“情况”?速探得知没事,心才可放回肚中。
人生最终归自然,这是亘古不变的人生规律。人就是这样,虽懂却照样担心。父亲八十七岁时病倒了。记得那天清晨例行“到访”,却发现父亲没有开门,往日这时早见父在院中行走,今日为何没有出门?心便又咯噔一下。趴窗一望,父亲还在被窝。任怎么喊叫,也不回应。腿一下变软跌坐地上,头脑一片空白。少顷,回过神来,推开格子窗跳进屋子,推一下父亲,便听到支支吾吾之声,话不能语。第一反应,父亲中风了。

语言肢体严重受障,大小便失禁,生活完全失去自理。两个疗程的输液治疗,说不上多大起色,但较之前强些许。我深感无论治与否,父的剩余时间只能在病床度过。

在护理父亲的日子里,兄虽退休在即,但仍在职,坚持照料仨月有余。弟每周都有看望,官身不得自由。俩姐虽路途较远,但仍坚持骑车隔日看望。兄弟姐妹都在尽儿女之责。大小尿片做了百十个,罗起有人高。每天换几次或十几次,翻身数次。吃饭吞咽也有困难,稀粥面汤方可好咽,饺子.鱼.肉等,嚼碎后方可喂给父亲。

父亲的农家院,父亲的农家屋,住着一辈子从事农耕生活的父亲,生养了一帮他的儿女,儿女长大,如长翅的燕,飞出鸟巢,各自生存。如今父亲躺在病床,如刚出生的婴孩儿,不能动,不能吃,儿女们如燕飞回,用育儿的传统方式精心护理予以报答。

每次给父亲翻身,看着他那痛苦的表情,以及他那祈求生的愿望的眼神,我的心如刀搅般疼痛。我明白,父年岁已高,治愈很难,只有做到精心护理,才能延续父在世之时,才能报答养育之恩。

护理父亲的日子,夜不能寐,思绪万千。父亲是一九四八年从军的老复员退伍军人,是老共产党员。在战场上英勇作战,奋勇杀敌。还乡务农大公无私,维护集体利益人人称颂。过日子处处节省,勤俭持家。在家里,父是根独苗,从小受奶奶娇惯,养成孤僻暴躁之性格。与母亲生活多年,凡事都与他说算,主观性强,没有商量的余地。母亲委屈求全,只有屈咐的分,没有发言的权。在教育子女方面,父 更加严厉,更加苛刻。家规家法必至遵守,谁都不敢冒犯。饭熟上桌,父不动筷,子女不敢先动;夹菜不许随意满碗乱夹,只许从对应自己的“门口”夹。一旦发现哪个违规,啪一筷子下去,打在你的筷子上,算是警告。再违规,一个耳光下去,叫你永记教训。记得那年弟五岁,过大年初一那天早上,弟说今天不哭,一哭就哭一年。之后的早饭他却违规,遭父一耳光,哇哇大哭,被母亲抱离饭桌才作罢。长大后,老被哥姐们揭老底加以取笑。还记得那次,八九岁的我,帮母亲收拾碗筷,过角门坎,被门帘绊住脚腕,一个跟头摔碎了饭碗,当时吓得魂都丢了,赶忙爬起来跑到街上,父看追不上而回。之后庆幸自己跑得快,不然,又得吃父几个耳光。由于自己的不小心,无形中破费父的几个“铜板”。父的严厉,至从小就不敢接近于父,放学回家,掀开门帘,只见父不见母,宁可街头蹲守,也不愿回屋,直到母亲归来。小学的那几年,,买笔买本子的钱,都需经父“御笔”批准,记录在案。需八分给一毛时,余二分必须交还,不得私自购买其他。

父亲是一个不善于表达内心情感的人,他对子女的严虽过于苛刻,但在危险的时刻还是想着保护我们,我想他从心里还是爱我们的。记得那年发大水,父亲不顾一切的背着五六岁的我爬上房顶的情景让我终生难忘。趴在父亲的背,楼主父亲的脖子,就如同站在高高的山顶,躺在幸福的港湾,没了恐惧,没了茕茕孑立之感,剩下的就是安全幸福的感觉。

述父功与过,非片言所能覼缕。如今步入老年的我们,早已理解了父亲,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都是为了我们影响教育我们做一个正直向上的人,都是这个家的是功臣。面对病床上的父亲,我们不应有指责,我们只有感恩的心。记住父的功,记住父亲的德,我们身上流淌着的何尝不是父亲的血,我们现在所并承的无一不是父亲秉性与德行。这就是所说的血浓于水的亲情吧。

父卧病在床九个月,一天不多,一天不少。巧得很,父的在世时间与奶奶相同,一天不多,一天不少。八十七岁寿终正寝。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ltcn 发表于 2018-1-30 17: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位,再读作者心声。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ltcn 发表于 2018-1-31 16:09:22 来自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哭了。这两天忙,没时间去看老父亲。可自己心里明白,忙只是个借口而已。
鱼者_LXDa4 发表于 2018-1-31 18: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咳--------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