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热图推荐
开启左侧

家族往事

[复制链接]
白洁(JACK.BJ) 发表于 2018-3-24 16:57:38 来自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白洁(JACK.BJ) 于 2018-4-30 16:38 编辑

家族往事之一 :  一张上世纪三十年代“全家福”照片的故事         

001.jpg

照片简介:爷爷、奶奶、大伯和抱着的二伯(我父亲在三个孩子中最小,1941年农历11月出生),从穿着和精神面貌看,应该是生活比较殷实的人家。

这张残存的照片是我的奶奶与她娘家所有亲人1939年在哈尔滨拍摄“大全家福”照片的一部分,同时也是我们这一支家族唯一有爷爷照片的“小全家福”了(我父亲出生前几个月爷爷就因患伤寒去世了,照片2中有了父亲却没有了爷爷)。拍这张照片时我爷爷38岁、奶奶39岁、大伯9岁、二伯1岁多。当时的大全家福合影是祖孙三代共12人,前排4人:中间两把太师椅上分别坐着奶奶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太姥爷和太姥)、在我大伯对称位置站立的是奶奶的大侄子(太姥爷的大孙子),后排8人:依次是爷爷、奶奶和抱着的二伯、奶奶的弟弟、弟媳和抱着他们的二儿子(太姥爷的二孙子,与我二伯同岁)、奶奶的妹妹和妹夫。

太姥爷的老家在乐亭县前何新庄村的何庄,具体位置是百善学校正门西边的第三家(解放前是第二家,后来路边新盖了一家,解放后转卖),父亲回忆当时太姥爷家是有大门和二门的南北两排正房的大宅院,算是何新庄的望族了。那时候我的太姥爷在哈尔滨有商铺,奶奶的弟弟(早年留学并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桥梁建筑专业)在伪满哈尔滨警察厅任职(后来知道台湾作家李敖的姥爷及其表兄弟也都是乐亭人,兄弟二人也都曾在这个警察厅任职),全家生活应该是衣食无忧的。在大全家福里奶奶的弟弟是穿的制服,这也是照片在特殊的年代变成小全家福的原因。

我的爷爷出生在城南常白庄的常庄,具体位置在常庄北数第一排赵滩路东边的第七、八家。因太爷一家都在东北做生意,爷爷在哈尔滨也有差事可做,后来常庄的老宅就卖给了本村乡亲,爷爷还有一个弟弟家安在了东北、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分别嫁到了乐亭城南高各庄和汤家河的泥滩村。

奶奶家族发生重大变故是在1939年那年,因为奶奶的弟弟暗中参与营救抓进来的地下党(还有一种说法是帮奔赴延安去参加抗日进步人士开“出国证”出山海关时被发现)而暴露,被狡猾的日本人暗中下药将他毒死,加上当时的东北兵荒马乱不如老家安定,失去儿子后的太姥爷痛下决心搬回了乐亭老家(奶奶的妹妹一家则留在了东北),爷爷和奶奶也带着孩子随太姥爷一家回到了乐亭县前何新庄村落户(此时在常庄已无任何房产了,解放后认定为贫农),后来主要是奶奶和舅奶奶在老家照顾太姥和太姥爷到终老的。

大全家福照片上的四个男孩子都受益于百善学校(民族资本家武百祥和赵禅堂在何新庄村创办的冀东名校)学到的文化知识。我大伯、二伯先后参军, 1945年2月大伯15岁时在东北参军,因为有文化、字写得好、人长得又帅气机灵(照片1站立男孩和照片2左上角),当兵没多长时间就被选到了四野八纵135师(师长是丁盛)师部当机要员(我猜测安排大伯到这个岗位也与他年纪小、舅舅被日本人害死和爷爷早亡等因素有关),攻打四平期间又被调到了四野司令部当机要员,后来参加了解放平津、渡江战役、解放广州一直到解放海南岛在中南军区航空处海南航空站(1951年1月前后)工作,1952年(参加过朝鲜轮战,开始停战谈判后)转业安排到新组建的外经贸部工作并成家,取得过骄人业绩,文革中受到冲击,后又成功创业。我二伯(照片1怀抱者照片2右上角)是在老家参的军,因为在新兵里属于有文化且家庭成分很好(军属、贫农、奶奶还是妇救会干部),很快就被选到了北京的装甲兵司令部当库管员,后来转业到了中国电影资料馆(二伯多才多艺,转业时战友文工团还要他去唱歌,二伯选择了更喜欢的电影)工作并成家,后来在中国电影资料馆(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领导岗位上退休。

002.jpg

照片简介:1961年全家福,奶奶、大伯一家(玫姐1962年出生),二伯和伯母即将结婚,父亲当时在天津当兵来北京探亲,1965年转业回乐亭并成家(奶奶家族唯一还留在乐亭的一支)。

奶奶的两个侄子辗转求学(其中,奶奶的大侄子是在大伯托人带信儿他已随四野进驻北平并在北平修整一段时间但不能离队的情况下,奶奶于1949年2月带着他去看大伯,那时北平刚和平解放,然后就留在北京读书的),奶奶的这两个侄子凭借在老家百善学校打下的文化基础和自己的努力,中学分别就读于北京市第一中学和22中学,他们先后考取了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那时他们都住校,是奶奶在老家给他们开证明,证明他们的父亲是为了抗日革命而被日本人毒害而死的,国家给减免学杂费,并都申请到了助学金,直到2人大学毕业(前后共11年),毕业后分别在航天工业部(后来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和北京市八十五中(现北京二中分校)工作并成家,为国家航天和教育事业做出了贡献。

也就是说,当年大合影里的小哥四个最后都相聚在了北京,相互之间都有联系,尤其是奶奶以及舅奶奶(父亲的舅妈)在北京生活期间,走动相对更多一些。

003.jpg

照片简介:2013年从左到右分别是奶奶的大侄子(在大合影里与大伯对称站立者1935年2月出生)、大侄媳妇和二侄子(1937年3月出生,与二伯同岁,在大合影里也是被抱着的)。

家族往事之二 :我的奶奶——根据父辈们的讲述和孙辈们的回忆整理

004.jpg

照片简介:左侧照片是奶奶和大伯、二伯1939年3月拍摄于哈尔滨,右侧照片是1971年的冬天拍摄于北京朝阳门南竹竿胡同二伯家(现朝阳门SOHO的西侧)

我的奶奶名叫何芝英,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年)11月2日(农历)出生在乐亭县前何新庄村何庄一户富裕的人家(现百善学校正门西边第三家,解放后转卖),奶奶在家行大,下面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奶奶的一生是有些坎坷的,爷爷在1941年因患伤寒病逝于东北,在那样艰苦的年代,是奶奶独自一人抚养3个儿子长大成人,儿子们成家后又陆续帮他们带孩子、做家务,奶奶有四个孙子和四个孙女共8名隔辈人,8人中只有最小的我妹妹1972年出生时因奶奶在北京照看二伯家的晨哥而没有被带过,她老人家为我们老白家子孙们操劳奉献了一生。但相对那个时代许多的农村妇女来说,奶奶也是幸福欣慰的,三个儿子都长大成人并相继组建了家庭,大伯和二伯在北京婚后都带着新媳妇回老家来看望她和健在的太姥爷,二伯1961年结婚回老家时还带着大伯家的宁哥(奶奶的大孙子,那年6岁),父亲是在部队请假回来的,全村人都为奶奶高兴。奶奶那时一定准备了非常可口的家乡饭菜美食(2017年国庆节期间二伯母带全家回来时还在回味当年吃的饭菜,说是又找到了那时的感觉),她老人家在每一家都见到了隔辈人,相信那时的奶奶一定是很知足和高兴的。

005.jpg

照片简介:大伯二伯于1998年回老家在百善学校礼堂前仨兄弟合影

奶奶是在1970年10月下旬(我是农历8月份出生)我出生40天后去北京照看二伯家与我同年出生(正好大我3个月)的晨哥而最后一次离开故土的(期间自1949年2月奶奶第一次带她侄子去北京看大伯及大伯1952年转业后,曾多次往返于老家和北京之间,前后在北京生活了十几年)。奶奶在我和我姐姐(1967年农历8月出生)姐弟俩出生前后都是住在老家的,1969年6月还带二伯家的鹤姐(那年7岁)回过老家住了2个月,鹤姐是在上小学开学前带着纯正的乐亭话回北京的(呵呵)。奶奶最后离开老家是因为当时在北京工作的二伯要被下放到湖北咸宁文化部五.七干校学习劳动(1973年6月才调回北京),二伯母一个人边工作边带两个孩子(二伯母的母亲也因疏散人口回了山东老家,奶奶户口1963年2月已迁到北京,不存在疏散问题)实在有困难,在二伯几次写信希望奶奶去帮他们看家照看孩子的情况下,奶奶权衡再三才去的(我母亲生前讲述,其实奶奶本意是想留在老家帮着老儿子照看孩子和养老终生的),奶奶这一去直到1975年5月21日因病去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我从出生(奶奶照看我到40天)到再次见到奶奶是在1975年5月份奶奶病重期间了,那年我5周岁,二伯从北京打长途电话层层转到了村大队部(就在我家西边,至今我还记得那台手摇的黑色电话机的样子),二伯告诉父亲奶奶病重(去医院检查时已是胆管癌晚期)想见父亲并让带着我,希望我们尽早去京。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因此记忆非常深刻,第一次坐汽车和火车、第一次来北京,第一次吃到面包喝上牛奶,总之是很多的第一次了。奶奶见到从老家来的小儿子和最小的孙子对她老人家来说肯定是莫大的安慰了,我还记得奶奶抚摸我额头时那慈爱的目光,也记得奶奶和我父亲说她是一直惦记我们、想回老家的。那时大伯、二伯和父亲他们应该一起也商量过,受当时条件所限加上北京的医疗条件好、子孙多可以轮流照顾、也避免老人临终多遭罪,最后还是等到奶奶去世遗体火化后,父亲和我才将存放奶奶骨灰的骨灰盒带回老家并一直供放在老家正房的西屋十年多。1976年唐山大地震老人家保佑我们全家平安,房子也没受太大损害,后来是在1985年的秋天二伯回老家时和我父亲说,老人都去世10年多了,大伯他们的意思还是让老人入土为安吧,父亲和我才将奶奶骨灰安葬在了自家的果园地里。后来在我母亲去世3年后的2006年清明立碑前,奶奶的骨灰盒又从果园地里迁到了村集体坟地紧邻我母亲的墓地安葬并立了碑,2015年按照大伯(2012年去世)生前遗愿,宁哥、玫姐和我带着已去世近3年的大伯骨灰魂归故里,在奶奶去世40年后,她生前一直牵挂的大儿子也安葬在了老人墓地旁边。

在二伯1985年回老家前,1984年宇哥(那年27岁)回来过一次,当时宇哥给我这个乡村少年的感觉(事实上也是)是高大英俊、见多识广、知道的东西很多,我的第一张彩照、第一次坐我们村叔叔驾驶的机动渔船和下饭馆吃从捞渔尖渔船上买的海鲜、第一次骑自行车去捞渔尖并在路上拍日出等等都是那次难忘的记忆。1990年冬天宁哥、宇哥开车送手术后的妹妹回过老家一次,带回的新军用大衣我一直穿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二伯在1998年退休后(非常遗憾2000年过早去世,那天我刚从老家接父母来天津装修好的新房子计划二老小住一段时间,刚进家就接到了鹤姐的电话)与大伯一起又回过一次老家。大伯和宁哥以及玫姐一家共同回来过几次,每次回来都会到奶奶坟头看看,烧香念叨念叨。2002年那次是两家分别开车同一天回老家的,也是我们家族在老家团圆人数最多的一次聚会了。

006.jpg

照片简介:2002年国庆节在老家拍摄的最全的一张家族全家福照片

奶奶生前最后4年多的时间一直住在南竹竿胡同二伯家,我母亲生前讲,奶奶住在老家时与她经常念叨惦记的两件事:一件是大伯文革期间受到了冲击,奶奶一直很担忧心疼大伯但是爱莫能助,后来大伯又重新成功创业,遗憾的是奶奶已不在了。二是由于大伯二伯均在北京安了家,父亲参军后,按当时政策,奶奶在服伺太姥爷去世后户口也迁到了北京(1963年2月份),并在北京照看玫姐和鹤姐(均出生于1962年),考虑当时的政策我父亲复员转业是可以在北京安排工作的,于是在1964年4月就将1950年3月从地主家平分的房子卖掉了(卖掉的钱款均分四份,老人留一份养老,三个儿子各一份)。没想到我父亲1965年复员转业时,赶上北京疏散人口从严审核进京落户,最后父亲复员转业回了原籍没有了安身之地(后来也是奶奶让父亲去找村里奶奶本家的乡亲说情,才买下了我们现在居住的这套原本房主没想卖只想对外租住的院子的),遗憾没能在老家帮衬小儿子太多。

奶奶去世后,兄弟三家人的亲情是有增无减的,一直相互保持着联系。除了年节互致信件问候并告诉家家的变化喜事外,记忆较深的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北京的亲人们寄来了大米、白糖和可以搭帐篷用的厚塑料布;80年代前后二伯出国回来还给我们寄从国外带回的糖果;大伯将还很好的黑白电视机让回老家的二伯带给我们(当时村里都还没有电视,邻居小伙伴们都来看);还记得给我们寄过全国通用的粮票、奶糖、茯苓饼、布料、新衣服和很多干净的旧衣物等(我们家也回寄些海米、白薯干、花生米和棉花之类的家乡特产)。我上高中时,大伯还让已在北京读大学的姐姐给我带过两双皮鞋(这也是我穿的第一双皮鞋,可惜鞋底弹性最好的那双在学校宿舍窗外晾晒时被人给偷走了,当时我是很心疼啊)。1990年冬天我妈妈带妹妹到协和医院治病(妹妹上小学前我父亲已带她去北京协和医院看过,两次去亲人们都是各尽所能帮着找医院和医生),发生的住院和医药费也都是大伯给付的,那时妈妈吃住都是在宣武门长椿街二伯家,后来我1997年结婚带着爱人到北京游玩是在二伯家吃饭、住在大伯家。现在想想,只有亲人亲情才能做到这样啊。

007.jpg

照片简介:2002年春节北京家族部分亲人聚会

我第二次再到北京已经是北京举办亚运会后、1992年暑假与大学同宿舍的同学一起来北京游玩了(第一次去了八达岭长城、故宫、颐和园、北海公园、景山等地),那次我也是到亲人们家吃住的。在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天津工作12年后,遇到了人生一次难得的机遇,因所在的央企全国范围内的一次改革,我工作关系调到了北京,单位解决我一家的户口后,爱人孩子也一起过来。2008年奥运会后我从北四环办公地点搬到了位于朝阳门的新总部大楼,距离1975年我第一次来北京看望奶奶住的地方近在咫尺。或许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奶奶在天堂保佑着我们这一代的小哥四个又聚齐在了北京吧。现在我每天中午吃完工作餐,午休时间除了与同事们到附近的日坛、工体或孚王府一带散步外,偶尔也会自己一人去南竹竿胡同转转,2017年春节父亲来北京期间,我们爷俩还一起去那里看了看。

斯人已逝,幽思长存。因为拆迁,当年的地方除了新建的高楼,只剩下一棵几百年的红枣树和一棵根深叶茂、非常粗大的国槐还屹立在那里,像是在感受着物是人非吧。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楼主| 白洁(JACK.BJ) 发表于 2018-3-24 17:15:02 来自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照片麻烦编辑给添加吧,谢谢
GLDIG 发表于 2018-3-25 08: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家乡真是人才辈出啊!无愧文化之乡的传承。
ltcn 发表于 2018-3-25 15: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洁(JACK.BJ) 发表于 2018-3-24 17:15
照片麻烦编辑给添加吧,谢谢

抱歉,昨天因为家中有事,没有上网,没有及时配图。

按您的意思重新排版了一下。请看看是否合适。

点评

很好了,十分感谢!家族的一些往事,今年清明节前整理出来,寄托对已去世亲人们的思念。再次感谢  发表于 2018-3-25 16:14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坐看云起 发表于 2018-3-25 23:27:19 来自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思念,亲情,平白的话语句句牵心,一口气用了近半个小时读完。真的很值得珍藏!感谢分享!我!
BAIJIELT 发表于 2018-3-30 14: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看云起 发表于 2018-3-25 23:27
回忆,思念,亲情,平白的话语句句牵心,一口气用了近半个小时读完。真的很值得珍藏!感谢分享!我!

谢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