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关于任田学校的记忆

[复制链接]
GLDIG 发表于 2018-3-28 13:23:28 来自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任田学校是我县最早的学校之一,我是七五年上学,那时还是砖木结构的老房子,青砖漫地。学校操场两棵大杨树,一个人抱不过来,应该年代很久了。学校三排房子,南北是教室,中间一排西边是教师宿舍,宿舍前面厢房是教师食堂,东边是办公室,正门在办公室前面,食堂和宿舍之间有个西门不常开,南面的教室前面是一个花园。
          学生老师都来自附近村庄,村里的孩子多,大多数父母又没啥文化,和老师又都认识,所以对老师的依赖就很大,学校就在村头,老师跟家长经常碰面,常挂在家长嘴边的就一句话就是“孩子不听话使劲打”, 那时农村孩子调皮,老师也真打。
           一年级是两个女老师,臧老师,侯老师,年纪五十岁上下,平时很慈祥。有一次,下着雨,同学们也到校了,老师看到大家的衣服都湿透了,就把我们领到自己的宿舍,挨个给烤干了衣服,天晴了,才让我们回家。我们都喜欢上学,但不知道什么是学习,记得考同学在黑板上默写阿拉伯数字,阚田有个学生每次都把”8”横着写,被老师柳条做的教鞭打了无数次,就是改不了,最后老师也不打了。
          印象最深的是荀老师,也是五十多岁,男老师,村里人都叫他“荀大姐”,一直戴个深蓝色的帽子,夏天涤卡的,冬天呢子的。搞不清楚那时人们为什么都爱戴帽子,我们7,8岁的孩子也是,每人都戴着一个红五星灰色的八角帽,跟《闪闪红星》里的潘冬子一样,村西的供销社有的卖。对荀老师的帽子印象深刻,是因为有一次午休,学生在下面趴在课桌上睡,荀老师在上面趴在讲台上睡,也许是睡沉了,帽子掉了下来,露出了老师那毛发极少的头顶,同学纷纷指指点点,原谅我们那时不懂事,对老师缺乏应有的尊敬。
         荀老师对我们是喜爱的,于是我们每个人都有了昵称,由于不太雅观,在这我就不说了,现在发小提起自己的昵称来还会哄堂大笑。我们对荀老师也是喜欢的,有一次,大家上课时,荀老师没来,校长来了,“你们放假吧,荀老师病了”。大家起初很兴奋,可以去野地里玩了。走出校门,我们几个同学忽然灵机一动,咱去看看老师吧,大家一致响应。荀老师是东村流世佛的,那时叫东方红,他家在村西头,流世佛村西有个水坑,他家在坑北面。我们到村头时,有同学提议,咱给老师抓几条鱼吧,于是我们纷纷下水摸鱼,鱼出奇的多,个头也不小,不一会就抓了很多,大家拿着鱼进了老师家门,师母迎了出来,看到鱼,一怔,哎呀,那是大队的养鱼池,快放回去。迟了,鱼已经翻了白眼,最后怎么处理的记不起来了。
         同学出奇的淘气,记得有一次,向黑板上吐口水,看谁吐得高,荀老师来上课时,黑板已经吐满了。老师很生气,已经出离愤怒了,大家都不敢承认,于是他把全体男生都叫到前面,面朝老师排好队,然后摘下自己的手表,放到讲台上,双拳收到胸前,把我们挨个叫到跟前,双拳齐出,一个人也没拉下。
         学校那时提倡勤工俭学,割草,拾麦穗,除虫都干,学校还养了兔子,猪,羊。我们低年级的同学是养兔子,班干部除班长外还有饲养员,放学前每个学生写完作业去挑野菜,挑够野菜送回班里,饲养员认可了才能回家。所以作业写得慢学习差的同学就比较惨,不到天黑是回不了家的。夏天去割完的麦子地里拾麦穗,头两个钟头的给生产队,后面的带回学校。秋后,生产队会给每个学生买两根铅笔,一个作业本,一块橡皮,还会给一部分冬天生火的柴火作为支农的回报。带回学校的麦穗,同学们自己用打麦机打好,麦子在操场上晒干后送到学校老师的食堂。冬天都是同学们自己打好地炉子,值日生早起到学校生火,除学校发的柴火外,学生周日要自己拾柴交到班里,炉子还不能打得太大,费煤太多,学校要检查的,不合格的当时扒掉。
         校长是个女同志,远近闻名的毛老师,身高足有一米九,每天拿着个教鞭,上课时她挨个教室巡查,很少待在办公室里,她担心个别同学老师管不了,不管多调皮的学生一见她都不敢反抗,她走路无声无息,学生很难发现,一经看到有交头接耳说话的,吃瓜子的,做小动作的,不听老师话的学生,马上闯进教室,不管男女,二话不说,直接拖出教室,严重的叫到办公室,不严重的就在教室外站着,放学后一并处理,那时最怕叫家长。有一次晚自习,教室里吵吵嚷嚷,很是热闹,由于天黑,毛校长到门口大家也没发现,她一进教室,把我们狠狠批评一顿,过了一会儿,静悄悄的教室里不知谁学了一声猫叫,谁知校长并没走,这下不得了了,找不到人不准回家,不敢承认更不敢指认,结果大家都是十点后回的家。
那时的老师对学生就像对自己的孩子。少不更事,学生对老师只有惧怕,没有发自内心尊敬和感激。长大后,明白了老师的好时,老师已垂垂老矣,有的已阴阳两隔。尤其是离家在外学生,和老师再见的机会几乎没有,老师还记得他的学生,每次见到家长,总是询问xxx现在咋样啊?等我们想寻找老师时,竟已无处找寻。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小学到初中的老师们。

2018-3-28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ltcn 发表于 2018-3-28 15: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估计肯定没图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楼主| GLDIG 发表于 2018-3-29 11: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LDIG 于 2018-3-30 05:08 编辑

有一个初中毕业照 wechat_upload15223577345abd55e6ac8a4
闲云 发表于 2018-3-29 20:22:43 来自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勾起了童年的回忆,臧老师,毛老师,荀老师,阚红一老师……教室,操场……一幕幕闪现在眼前。还有悠扬的钟声,那时我在自己家院子里就能听到预备铃声预备铃声后开始往学校走,刚好能赶上上课。感谢这位校友。
BAIJIELT 发表于 2018-3-30 09:3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深有同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