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57期:漫忆乐亭师范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8-4-12 15: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漫忆乐亭师范
○张金声

乐亭师范学校合影

乐亭师范学校合影


  “河北乐亭师范学校”八个大字的楷书校牌,曾经两度挂在“校门”的一侧:从汀流河中学(1958年9月~1959年9)到乐亭一中西校宿舍大院(1959年9月~1961年9月),历时三载。
  1958年夏,我在乐亭一中初中毕业,考入本校二年制高中(共招收两个班),9月1号开学后刚上了9天课,学校便通知我们:县里决定白手起家办师范,但招生来源短缺,于是又决定我们两班刚入学的二年制高中改学师范。经过一番疏通思想,90名同学服从党的需要打起行装奔赴新学校,瞬间成了乐亭师范首届中师学生。后又逐年招收初师班、幼师班各若干班,一所完整的师范学校就形神兼备了。
  下面是我对乐亭师范所作的回忆,由于年代久远,只能记录那些大事;一些细节记不清了,不免有误。

校址设在汀流河中学

  既然是白手起家,学校的条件就可想而知。县里决定把学校办在汀流河中学,使用他们空闲的教室上课,占用镇上一个旧四合院作为宿舍和伙房。唯一能见证我们学校存在的标志,便是与汀流河中学的旧校牌并列挂起的乐亭师范新校牌,一旧一新相映成趣。
  入学当天,首先安顿好宿舍,一个特大型“宿舍”长度可观,宽度狭小,两面的对面床铺一搭,中间的过道就不足一米了。两个人走个对面要稍微侧身,在中间自己的卧位前洗脸一撅屁股就互相碰撞。但由于通铺的长度大,住进了两个班的所有男生。女生的宿舍稍微好些,是两个稍大的“厢房”,可容纳的人数比男生少一半,方便程度就优越一点了。
  当天的午饭令我们眼前一“亮”,大师傅把一桶桶秫米干饭拎到院子中央的一个大笸箩里,冒着热气,香喷喷的,然后是一桶桶白菜汤倒进一个大顶缸。班主任和大师傅共同布置我们排好队,拿着各自的碗筷等待饭菜,因为是定量的,不能随便吃,两位大师傅就亲自掌勺给我们打饭盛菜,让班上的生活委员在旁边看着如何掌握量的大小。就这样,我们的第一顿饭吃得既新鲜又香甜。
  下午我们去教室开合班大班会,班主任讲有关事项,同学们讨论如何面对困难、树立专业思想,写决心书,张贴出去。
  学校的领导、教师大都是从一中、二中调过来的,也有少数刚分配下来的当年外地中师毕业生,甚至还有转业军人。次日开始上课。约一周后,就投入附近生产队的劳动,包括秋收、深翻等,一干又是几日。就这样课内、课外地轮流。
  冬日来临,汀流河公社组织的大炼钢铁运动蓬勃兴起,主战场在东石各庄村头。面对中央号召的运动,学生岂能置身度外?学校及时组织我们轮流去现场参战。从白天到黑夜,从不间断。座座炼铁炉火苗通红,风匣山响,我们和社员一道挥锹填煤,赤膊鼓风,填充废铁,收获铁水。呼呼的冷风裹挟着红红的火焰,那是一道从未见过的风景线。炉火映红了半边天,“赶美超英”“大跃进万岁”的彩旗迎风飘扬,加上锣鼓队敲击的节奏助威,可谓有声有色,那场面壮观极了。半夜以后才陆续回到宿舍,汗水早被体温熥干,我们再没有心思洗一洗,和衣而睡。
  不久,学校又组织我们开展勤工俭学,项目是“扫硝”。寒冷的冬天,凌晨顶着星星起床,每人带上一把小扫把或一个小铲子,外加一些筐子、口袋等,睡意朦胧地悄悄列队去附近村庄,按顺序跳进社员家大门以外的猪圈,在猪圈墙或猪圈地上连扫带刮,把收获的硝放进容器。这些动作虽然很轻,却大都把猪惊得乱蹦乱叫,惊醒了主人。头一天,主人从屋里惊慌地出来看个究竟,从我们口里得知情况以后,大都很理解,表示包容和支持,有的见我们冻得瑟瑟发抖,拎出暖水瓶给我们倒开水喝。当然也会遇到不太友好的,只是那时候人的觉悟高,也就不深说,顶多劝我们到别家猪圈去吧,说自己的猪圈没有硝。连续多日,我们弄来的硝在学校的一个空房已堆了不少,但最后怎么处理的,我们也没人想知道。
  为了把我们培养成合格的人民教师,经常组织关于又红又专的讨论。主流舆论是:劳动好说明思想好,思想好说明政治好,此为红。这样的同学中可能有的学习成绩不太理想,但那是次要的。又红又专的模式就悄然塑造出来了。
  伴随着春天的来临,学校成立了文工团。虽然是低调成立的,毕竟让部分同学的心情变得别样活跃。团长李老师是一个多才多艺、非常务实的人。不知经过了怎样的程序,各班那些在表演、演奏及其他有关能力方面比较突出的同学尽被吸收进来。文工团一成立,李老师就创作了一出小歌剧,还责成我这个18岁的学生谱曲。排练的日子非常轻松,暑期去参加县里组织的汇演,歌剧一举获奖。
  再说伙食。入学第一天的那顿一饭一菜的标准很快消失了。粮食短缺,菜源也少,稀饭越来越多,还加进许多白薯,冬天的主食就以白薯为主了,由于保存条件限制,白薯大都冻得长了“膏药”,每顿每人分到的那几块儿(上秤称的)一放鼻子下就呛得难受,但很少有人把坏的地方扔掉,菜汤一送,怪味就淡了。
  就这样,中师一年级的学校生活在多样、多味的实践中结束了。

迁校到一中西校宿舍

  1959年暑假,我们学校迁址——乐亭一中原西校宿舍旧址,那是一个硕大的院子,四周都是三间一屋的大宿舍,我们住进去显得空旷而寂寥。这里只是宿舍,照样在门口挂上那块校牌。教室区在哪里呢?在宿舍斜对面的一片空地!那本是某公社某大队某生产队的耕地,当时已经是乐亭师范的准校址了。教室、办公室都在哪里?没有。等待我们平地而起。学校给我们讲了形势:马上开始用全校师生的双手,盖起所有的房子,而且要争分夺秒,入冬以前必须建起足够的教室和办公室,到那时,我们才能够上课。
  首先是准备材料。首当其冲则是砖头。学校准备了一些必需的用具,扣坯在前。这是一项很重的活儿,但我们在家都见惯了社员们做,操作起来就不用现学。同时,学校请专业的师傅帮我们做好了烧砖的窑,等土坯在我们的翻动下彻底晒干上架了,及时搬来按要求放进窑里,封好以后再按规矩点火。我们在专业师傅的辅导下掌握了最基本的操作规程。待到出窑的时候,那一块块红砖带着温度传递出来,运到施工场地,那成果真的使人喜悦。
  盖房的地基几乎在同时打好。我们实践了打石夯、喊号子,越来越熟练,连师傅们都夸。进入砌砖的工序,我们就负责“打下作”,除了递砖,还有和泥,以及抻拉线、校正脚手架等等细微的小活儿。上脚手架的活儿我们也干,开始时很害怕,慢慢就胆子大了。值得一提的还有一件事:为了在建房中的木工活儿更节省人力,我们建了一个动力厂,用锅驼机带动电锯破木材,取得了成功。我们不仅是劳动力,还学到了不少技术。
  不到四个月,我们的第一批校舍建成了。虽然没来得及抹墙里子和做天棚,但可以用了。初冬时节,我们走进教室,老师也进入了办公室,男生还从旧宿舍搬进新宿舍。进教室的第一节课,进宿舍的第一个晚上,我们的心情是多么复杂!从此,上课的时间相对长了,基本建设因寒冬来临停了下来。
  1960年初春,我们的盖房工程还要继续。在做着各种准备的同时,我们又建成了制酒厂、制药厂。芦根造酒,原料自采,半年时光居然酿出醇酒,产生了一定的经济来源。土法上马,又造出了金霉素、合霉素,在学校的医务室使用。
  由于伙食一直以“瓜菜代”为主,而“瓜菜代”的来源也要靠我们自己动手,隔三岔五就要集体去拾,连柳树的嫩叶也不放过。学校大师傅们也真巧,他们能把这些做得很有滋味。但由于营养不良,同学中一小部分被查出肝炎,为了避免传染,学校把他们集中起来单独吃住,还成立了营养食堂。到他们一个个通过体检确认痊愈,才陆续回到集体中去。
  毕业前的一段时间,上课的时间相对多了,学校作一些相关的教育,自己也都有了一些“冲刺”“撞线儿”的感觉。我们好像有时间憧憬一下将要作人民教师的幻想,全力迎接毕业考试。但我们得到的知识很不系统,也很不扎实,大家心里都不免打鼓。老师们心知肚明:他们平时也用大部分时间跟我们一起劳动,备课讲课怎能不受影响。这样一种心照不宣,大约也是让我们全部毕业的重要因素。
  毕业前的实习采用不同的形式:有的在本校去初师、幼师、汀中等班实习,有的远去城关一些学校(主要是小学),还有少数因其他因素未能参加实习。当时,我和刘泽如被分配到本校初师班实习语文课,我俩一起备课,一起研究,把教材的每个细节都尽量考虑周到,写好整整齐齐的教案,走上讲台就心里踏实。我们的讲课受到几乎与我同龄的“学生”们的欢迎和好评。实习的日子比在文工团活动的时候还要惬意。
  返校以后,合影照拍了,毕业证发了,欢聚会开了。大家怀着不同的心情离开了学校。分配工作的通知刚刚收到,便得到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消息:乐亭师范“下马”了!我们的下一届、下两届的所有学友,中师的、初师的、幼师的,统统在学校解散的无声轰鸣中,各自回到自己的家,成了人民公社的社员。后来才知,若不是县里一再向唐山地区、河北省打报告,我们这两个班也一视同仁。
  我与乐亭师范同年岁。1958年秋乐亭师范在三面红旗猎猎飘扬的环境中诞生,我入学;1961年秋乐亭师范在八字方针速速落实的背景下消失,我毕业。这是我一生无限感慨的一件大事,每每想起,总会有一阵波澜涌动。1961年夏那张毕业合影已经57年了,我精心保管,唐山大地震没有毁坏,就带到湖北;2011年夏那张“半个世纪的约会”乐亭合影,我因故未能前往,我的同学给我专门洗了一张寄来,我将其镶上镜框,终日摆放在写字台。人未到齐,很遗憾;已经到的,都老了……
  还可以简单说说我自己。在我们两个班我年龄最小,体力最小,胆子也最小。在每个人都是“政治人”的环境中,17岁的我不知所措;在一切都是轰轰烈烈的氛围中,我不知所从。所以我很少说话,只跟着作息时间行事。连做好事也不声张:文工团李老师找我谱曲,我悄声请求他别告诉任何人;我创作了四首歌颂学校新事物的歌曲(词、曲),始终不敢公开;我不仅会唱歌而且嗓音很好,直到毕业,班里无一人知道。在师范,我遇到的唯一知音就是那位亦师亦友的李老师,可惜他不教我们任何课程,但我与他交往了一生,直至他不幸离世。
  回忆的这些事,都是我的财富。乐亭师范是我人生的一个节点,毕业以后我作教师从小学、初中到高中,我教的学段早已高出我的学历,但我做得还好。尤其来到湖北工作以后,我没有给乐亭人丢脸。啊,曾经的河北乐亭师范学校,你是我从业资本的摇篮,我会永远感谢你!
  (作者张金声,中学高级教师,江汉油田退休。)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suxinhui 发表于 2018-6-2 17: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乐亭师范也算妈妈的母校,据说还没有毕业就被合并到别的中学了,伤感的是妈妈已经去世了。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