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57期:乐亭城东门老市井图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8-4-12 16: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乐亭城东门老市井图
○庞延平

  闲来无事,又想起了老东门。
  老东门是乐亭县城最后退出历史舞台的的城门。我家世代在东门北侧一条南北小巷里,吊桥、老东门是我幼年时期的精神家园,是我一生都抹不掉的记忆。今天从历史的长河中打捞一些记忆碎片,拼接成一付解放初期东门市井图,展献给大家。
  我记忆中的老东门,它象是一位皺纹堆垒,蓬头垢面,风烛残年的老人,站在那里向人们讲述着乐亭历史的苍桑。几百年来不分昼夜,不分寒暑地站在那里迎送着过往行人。
  东门东侧50米左右,是一条不宽的十字街,东至东关,南至魁星楼,北至北澡溏子。十字路口至东门,便是吊桥儿。吊桥是古代架设在护城河之上的城防设施。随着社会变迁,护城河消失,吊桥也就不复存在,只能作为地名遗存于世。
  吊桥地段一直都是繁华地带,紧挨大门东侧道南第一家便是孙家由老两口经营的包子铺。由于两位老人为人和善,包子铺又干净卫生,生意很红火,一家人日子过得殷实。我叫他们大爷,大奶。他们东邻是王家熟食铺,掌柜的叫王福成,在王家排行老三,人称王老三,我叫他三叔,他的熟食很具特色,再加上为人厚道,远近闻名,生意久盛不衰。
  都说吃肉过多,必然高血压,高血脂,可是老爷子煮了一辈子肉,吃了一辈子肉,血脂血压都不高,现在102岁高龄,乃然精神矍铄,耳聪目明,反映灵活,照样能打牌,还能驾驶电动三轮车,简直就是活神仙。
  王家熟食铺东邻是一个四间门脸的大饼店。主人姓艾,柏各庄人,50左右岁,长的魁梧高大,人称大老艾,雇用伙计七八个人,除经营各种炒菜外,还有大饼、馅饼、花卷儿、家常饼、缸炉烧饼以及现在久违的开花馒头、棒子骨、油丝卷等面食。这些面食全部摆在前堂,前堂的正面是敞开的,没有门窗,打开闸板,直接售货。那时大老艾的缸炉烧饼,算是他的强项,所谓吊桥缸炉烧饼,就是大老艾的缸炉烧饼。几乎能和左老振齐名。
  大老艾饭店的东邻是一小块空地,四街的王福礼在此卖烤白薯多年,直到五八年公社化才停业。空地的南邻是相邻的三个皮铺,都是山东惠民县人开的。北侧的两家都姓王,南侧的一家姓田。他们主营鞭子、套包、马鞍、鞭哨等各种马具等。往南是刘志轩成衣铺,做制服的手艺好,人气很旺。成衣铺南邻是荣昌理发馆。再隔一个小胡同就是大名鼎鼎的岑科饺子馆了。岑科饺子馆南邻是刘老明的皮铺,这个皮铺年头多,名气大,生意也红火。
  东门北侧紧挨东门道北第一家是张仙庙,坐北朝南,两扇对开的山门,门前有一杆很高的旗杆,旗杆顶上,有个用锡铸成的陀螺形的旗杆顶,下有一副大板石做的旗杆枷子。山门里边有一棵直径2尺左右的古槐,上边挂一口铜钟。正殿三小间,建在城墙上边。殿内供奉张仙。此庙是明朝,本县名宦王好学所建。看庙的是一个叫李老国的老爷子,70岁左右岁年纪,头上留有一条清朝的长辫子。他和老伴在庙门前出一货摊,炸油条,卖油饼,千子等食品。老两口无儿无女,孤苦零丁。老爷子成年面无表情,满脸阴郁,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压在心头。
  除李老国的炸饼摊之外,张仙庙门前还有卖凉粉的、卖炸糕的、卖切糕豆腐脑的。我小时候经常从奶奶那里要上一两毛钱,坐在这些地摊上,去吃拌谅粉,再来上一块切糕,加上一块油炸糕,吃起来甚是惬意。
  张仙庙的东邻又是一个大约四五间门脸的大饭店,从业人员有10来个,天天出出进进,煞是忙活。老板叫左老振,也是各种面食、各种炒菜一应俱全,他的缸炉烧饼当时在乐亭名气可属第一。东面上还有一个烧鸡专柜,是左老振的儿子左福堂专营。此人大约40左右岁,看上去干净利落,夏季身着一件褐色油漆绸的短袖上衣,小背头,明光锃亮。他的商品用一大玻璃罩罩着,除了烧鸡之外,还有成串的熏鸡杂儿、熏鸡子儿等。所有商品外表都刷一层香油,看上去非常漂亮,诱人食欲。他的商品主要供应上流社会,因为名气很大,价钱也贵,一般平民消费不起。只卖半天,下午就没有了。可惜,左家父子没有传承人,他们的名气和绝活,随着历史的烟云飘散而消失。
  到了中午,是吊桥一天最热闹的时候,对面两个大饭店,人来人往,进进出出,跑堂儿的伙计忙忙活活,张张罗罗。炒菜的师傅有节奏的敲勺声、跑堂儿的清脆的叫喊声连成一片,真像是舞台上的交响乐。
  这个大饭店的东邻是王老红的包子铺,也是山东人。老爷子五六十岁,胖胖的,成天总是笑咪咪的,为人和善。都说和气生财,这话一点不假,老爷子的生意总是那么红火。
  王老红包子铺路东便是温昇茶馆,温昇在土改时曾任二街贫民团主任,好交际,朋友多,每天茶客满园。
  温昇茶馆道南是一个较大的点心铺,叫东顺合,年代久远,名气很大。门脸仍旧是民国风格的,前堂正面没有门窗,全是两米多长的闸板,闸板一开,整个前厅摆放的商品,从外边一看尽收眼底。掌柜的姓吕,叫吕老国。老爷子70左右岁,面色红润,眼大有神,颏下一部花白胡须,再加上长着对与众不的长寿眉,简直就是一位老神仙。一到冬天,身着长棉袍,外套皮马褂,头带风帽,足蹬大云儿鞋,手托水烟袋,喷云吐雾,在柜台前一坐,神气十足。伙计们打理生意,十分勤快、热情,货架子上摆满各式糕点,现买现包,业务熟练,动作麻利。那时包点心和现在不一样,里面是一层很厚的草纸,外层是普通的包货纸,顶层才是漂亮的点心票。
  点心铺南邻依次是刘家面铺,高家自行车铺,范槐三皮铺和周省三皮铺,这些小买卖都是山东人开的。
  东门往西大约50米以内的范围,习惯上称东门地界。门里道北第一家是卖瓦盆的日杂商店,主要经营当地吴家兰坨产的瓦盆儿,瓦罐,花盆,饭筛子等各种陶器。这些产品都是无公害的商品,在烧制过称中经过充份氧化,外表一律呈黑灰色,在挑选商品时,轻轻一敲,声音清脆者为上品。这个日杂商店,在乐亭城里独此一家。那个年代搪瓷器皿很少,塑料器皿还没发明,陶器价格低廉,经久耐用,只要不打,不碰,永远不坏。用它盛粥,既保温又不坏。我母亲早晨用它盛浆巴粥,我中午放学回家吃饭,那粥还是温乎的,口感非常好。今天各种现代化器皿到处都是,我还是怀念那个瓦盆时代。
  瓦盆店的西邻是一街张向兰的杂货铺。当时的杂货铺跟当今的日杂商店不一样,除了日杂还有各种小食品以及各种水果,糖块等。再往西便是赵异新的钟表店。这个钟表店,光修不卖,手艺特好,远近闻名。我小时候经常爬在窗外看新鲜,墙上挂满各式挂钟,桌上摆满各式闹表,看起来非常新奇。钟表店西邻是古长安的成衣铺,承揽各种便装、制服的制做,手艺好、信誉高、生意旺。
  赵异新钟表铺的对门是永康药局,是乐亭名医张明林开设的。张明林,山东人,教书出身,后来改行行医,医术很高,为人和善,不摆架子,生意红火;既出诊,也坐堂,药价不贵,诊费不高,誉满全城。
  永康药局门前是两个成年摆摊打白铁的,一个是晁庄姓郑的师傅,50多岁,一个是救阵姓赵的师傅,60岁。他们除了搞白铁维修外,还做些黑白铁成品卖,主要产品是有:洋油灯,烧水用的水壶,烧水用的汆子,还有一种现在少见的快壶,炉中间是火耳畔开发,因为那年头生炉子的很少,做多了卖不动,还有那个时代,家家都用的,吹蝇子水的吹子等。焊洋铁壶的西面是两个织洋袜子的,一个是救阵的,一个是公官营的,他们每人一台手摇织袜机,固定在独轮车上。主要是来料加工。原料是家纺棉线。这种袜子是当时生活中袜子的主流。
  永康药局南邻是会里史庄人史敬斋开设的油厂,压制豆油生意非常红火,在当时他算东门一带的首富。史敬斋大个子,大麻子,手上带着硕大的黄金戒脂,怀里装着金壳怀表,嘴里镶着纯金金牙,一张嘴,闪闪发光。一到冬季身着非常阔气的呢子大衣,神气十足,一派时尚大老板的风度。可是好景不长,以后因偷税漏税被政府罚黄。
  石敬斋油厂的南邻是一分利饺子馆,店面不大,名气不小,饭菜便宜,生意非常红火。
  一分利对过是醉仙居大饭店,老板 叫阚润香,二街人。饭菜饭菜高档,十分讲究,主要服务上流社会。解放后随着达官显贵、巨贾富商的消失,生意变得惨淡,维持没几年也就黄了。
  醉仙居的门前是一条南北通透的小巷,名叫东马道,是古代供巡城马队行走的专用通道。醉仙居的北邻是一条空地,供一些卖茶汤,卖豆腐脑的、摆摊算卦的及其它小商小贩经营地摊生意。再往北,是个大理发馆,坐南朝北,东面紧挨东门城墙。四间门脸儿,全是玻理窗户,里外干净。理发馆有二街(东关)康树森、康树凡兄弟,三街(程庄上)王治平,四街(小东关)贾虎印、王仁和一位姓艾的理发师傅。他们大多是祖传手艺,技术熟练,待人和气,人气很旺。还有一位编外人士,三街肖敬一老人,经常在这里讲《三侠剑》、《七侠五义》等武侠小说,老人那时60多岁,个头不高,精明干练,反映机敏,据说是个老买卖人,阅历丰富,见多识广,讲起小说,非常投入。他讲小说的风格和评书演员大不一样,在椅子上一坐,和唠家常一样,绘声绘色,津津有味,引人入胜。有时说到动情之处,也站起身来,作出个亮像的动作。那时,我是那里的常客,借理发的机会听,放学、放假时也去听,有时上了瘾,逃学也去听书,因而在我心灵里就深深地种下了武侠情结,从心里崇尚那些杀贪官,除恶霸的英雄豪杰。总想出去投名师,访高友,外出学武艺,一心闯江湖,行侠仗义。当然更从心里敬仰那些敢於仗义直言,为民请命的历代包青天们,认为他们才叫真正的伟大。我最痛恨那些出卖灵魂,陷害朋友的无耻之徒;最鄙视那些见风驶舵,溜须拍马的势力小人!这种情结在我的心里根深蒂固,影响我的一生,所以在现时生活中经常吃亏碰壁。
  那时的东门一带,是县城最繁华的地带,有流动售货沿街叫卖的小商小贩,有推着木头独轮车卖白薯的,有挑着挑子卖熟大对虾的,个头非常大,都是野生虾,大约五六个一斤,不论斤卖,5分钱一对,两个大对虾对着用虾枪互相扎联在一起,因此叫对虾。另外还有揣着筛子卖烀熟了的大黄螃蟹,个头很大,一斤左右一个,一揭盖子,都是满黄。方便酒客们随时享用。还有一种小流动卖烟卷的,胳臂上挎一个烟卷落子,所谓烟卷落子,就是一个带提梁的长方形小木箱,共两层,上层摆放随时零售商品,下层是拓可涂抹可可,主要是拆盒零售,那时能成盒买香烟的不多,一次只买一两只,买两三支就算侈奢了,有的一支放进嘴里,另一支夹在耳朵上,待犯瘾了再抽。食我一生难忘的是有一个挎落子卖烟卷的老人,头戴一顶六块瓦的圪垯帽头儿,口内镶一颗金牙,黄白面皮,身着一条灰布长衫,一边走一边叫卖:金枪儿烟呐,照发价儿呀,一千块一盒呀……看顾样子老爷子是个落魄的老买卖人儿。那年头没有城管,小商小贩自由贸易,秩序井然。
  尤其是到了三七大集,道路两旁摆满了摊位,各种商品琳瑯满目,不同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甚是热闹。特别是一进腊月,年关切近,热闹非凡,卖各种年货的更加踊跃,起早两点多钟就开始占案子,在被窝躺着就能听到街里的喧哗声。天一亮各种商品己经摆好,开始交易。各种年货,各种吃食,瓜子、花生、糖块、祭灶君的糖瓜子等。还有现在已绝迹了的摔炮、抻炮等。
  再往西就是东大街了,满大街都是卖年画的,卖灶君,卖门神的。灶君门神都是木版印刷的,大都来自杨柳青。至于年画就是现代印刷技术了。那时画家梅生的作品最流行,他画的大胖小子,栩栩如生,十分可爱,贴在墙上满堂生辉,年味十足。那些卖年画的,嘴上的工夫非常了得,一边卖,一边讲,讲的都是画中的各种故事,引来众人围观。那时赶集的人大部分都是用胳臂挎一个篮子,也有一些上点岁数的男士,肩上背一个钱搭子。赶集人的穿着也是形形色色,大部分中年以上的男士,头上带一顶毡帽头儿,身着老棉袄、老棉裤,有的为了暖和在棉袄外边系上一条大布带子。脚上都是穿着家做的棉鞋,有传统的一皮脸的、双皮脸的,更有时常的五眼棉鞋。年轻一点的男士,大都穿着带囊的马裤。偶尔也有一些腿上打着绑腿的。至於穿棉大衣的人,那就很少见了。赶集的人群中,女士们的穿戴也很朴实,既使年轻人也不妖艳,人们的衣着,大都是自己家做的,那时没有卖成衣的,更没有卖时装的。化妆品也很简单,就是雪花膏和猪胰子。建国初期,正值全民扫盲,青年男女出门入户在上衣口袋里都要插上一支钢笔,以示有文化。
  在赶集的熙来攘往的人群中,有一个群体不能不说,那就是依行乞为生的丐帮现象。他们有一个强大的群体,有严格的帮规,重情重义,非常团结。大部分都是残疾人或老人、小孩。他们行乞的时间都在上午10点以后,决不在商家一开门就来讨要,必须待人家开张以后才能行乞,这是规矩。有一次东街道北一个杂货铺门前,上午10点左右来了两个行乞者,其中一个缺一支手,一个双目失明。身上衣着单薄,还没等他两站稳,老板就开始驱赶他们。这时那个双目失明者开始低声哀告:掌柜的行行好吧,可怜可怜我这没眼的人吧,给点我们就走。掌柜的马上应声道:我可怜你,谁可怜我呀,我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凭啥给你?滚!赶紧滚!那个盲人看实在不行,就施展绝活,扒在地上连哭带嚎,象哭丧似的,马上招来很多人围观。一会儿他又拿出棒子骨,连唱带跳,观众越聚越多。这时左邻右舍出来相劝,动员老板施舍一点,别激化矛盾。这老掌柜还是无动於衷,让他从手里拿钱,比从身上割肉还疼!又过了一会儿,丐帮援军陆续到来,事情越闹越大,观众越来越多。一直闹到下午三四点钟,丐帮继续上人,扬言要闹到天黑,再不出血,明天还要继续,啥时出血才算完事。快到天黑了,老板一听明天还要接茬折腾,终於吃不住劲儿了,赶紧托人出面说合。拿出20万元(现在的1元钱就是那时1万元)在饭店请了两桌客才算完事。这场叫花子大战吝啬鬼的斗争,以丐帮大获全胜而告终。大快人心!事后老板心疼地闹了一场大病。这场大病刚好不久,就来了私营企业改造,因偷税漏税让政府罚的落了销子,关张回老家了。据说回老家不久又得了一场大病,一命呜呼了。
  当时城里的三七大集,东马道是个不可不去的地方。东马道虽说地方不大,很是热闹,名曰破烂市,好东西倒也不少,特别解放初期,土改刚刚过后,贫下中农,分得的好东西都纷纷拿到这里来卖。如各式高档皮袄、呢子大衣、绸缎被褥和各式钟表、留声机、各种古董、名人字画、贵重瓷器等琳琅满目。那时都是真品,绝无假货。东马道儿南段还有少量的皮毛交易,如:黄鼬皮、野免皮、狐狸皮、獾皮,偶尔还有刚从坟里挖出的活獾。可谓是,万民乐业,市场繁荣。今天回忆起70年前的东门市井图,好像是穿越时空,重新回到童年岁月,别有一番情趣在心头。
  (作者庞延平,城关二街居民。)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红袖儿 发表于 2018-4-25 08:37:01 来自手机触屏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此文才知道当年的老东门是如此的繁华,虽然我是70后,没有见证过四五十年代老东门的热闹景象,但是我的家就住在东门,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四十多年了,从小被问起家住哪里,我都是回答:我家在二街东门住。我为它曾经繁华的岁月点赞。
绯色静寂 发表于 2018-4-26 14: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能凭着前辈们的文字,在加上自己的思维,重新构造回忆中的世界。审视过去,才知道自己在历史的洪流中,真的太过渺小!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