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热图推荐
开启左侧

第57期:王学民和十七号情报站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8-4-12 16: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王学民和十七号情报站
○呼景山

  最近,我访问了石碑村94岁高龄的王子良老人。他虽然已年近期颐,但身体健壮,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谈吐风生。特别是谈起17号情报站的事更是滔滔不绝。
  王子良,原名王学民,化名秋池。出生在石碑王庄一户小康家庭。父亲王兰亭在奉天(沈阳)益发钱庄当账房掌柜,太爷王振清是个前清秀才,在本村教私塾。王学民6岁就在私塾读书,读到上孟子、下孟子、诗经,就赶上民国建公学废私塾而转学到徐各庄小学,又读了二年多,跟亲戚上了关东。父亲凭关系在奉天(沈阳)给他找了一家绸缎庄,绸缎庄掌柜劝他说你才14岁,读二年书吧,读完了再来我柜上。王学民又在奉天读了二年书,到16岁要考长春国高,但因日语不及格没有考上。在沈阳上了日语辅导班,班里有个总务是乐亭何新庄村人,叫武树玉。在班里秘密组织“反满抗日救国军”,王学民加入了。时间不长有两名同学被捕。学员们得知消息后,连夜跳墙逃跑。王学民跑回家乡。
  民国30年(1941年),由于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加紧了对伪满的掠夺,在农村实行“粮谷出荷”,在城市实行“通帐配给制”,禁止金银交易。到处抓经济犯。1943年初查到益发钱庄有倒卖黄金嫌疑,把大掌柜、二掌柜、账房掌柜全部抓起了,押入大牢,每天过堂严刑拷打,压杠子、灌凉水用尽各种酷刑。时间不长便把大掌柜、二掌柜枪杀了。账房掌柜王兰亭被用钱保出,但已被折磨得气息奄奄,钱庄通知家里,王学民将其父接回老家,几天就死了。
  王兰亭死后,王家断了经济来源,为了维持生活,王学民到本村小学(在崇福寺)当了教师。当时,正当八路军开辟路南,建立区、村各级政权,发展抗日组织。一天夜里来了两个穿便衣的八路军,找王学民谈话,讲了当前形势,说你父亲又死于日本迫害,国仇家恨,只有起来抗日才是出路,委派他当了石碑抗日勤务员(抗勤)。这两名八路军,一名是区长刘志一,一名是民政助理员刘一立。
  从此以后他们便经常来往,布置任务,了解情况。除了当接待抗日人员,号房号饭以外,又委任他为17号情报站站长,负责搜集马头营、闫各庄、王庄子三个据点的日伪行动情况。除与区里联系外,并于何新庄李斌(18号站)、大港史丰年站互递情报交流情况。与徐各庄石九如(化名二丁)也有联系。为了便于保密,王学民化名秋池。
  为了掌握敌情,王学民积极慎重的发展了多名情报员。1942年,驻红房子日军1414部队为了保护红房子通往马头营的公路,在王庄子建了个小据点,驻伪军70多人。经常骚扰百姓。王学民岳父家在王庄子村,借亲戚关系结识了贫苦群众,发展了保长刘庆雨(化名王林)为情报员,他以保长身份做掩护搜集敌人行动情况,如驻兵人数变化,抓人在王庄子修炮楼,盐警大刀队要搜查私盐等,都通过情报员王玉海(日本投降率民兵参军)送到情报站。1945年夏,刘庆雨被坏人告密被捕,押到红房子日本兵营,用棍打鞭抽揭伤疤等,折磨地死去活来,情报站以及本村的情报员王玉满情况都没有暴露。鬼子兵逃跑时他爬出了据点,后当了我五区(马头营)副区长。
  1944年,沿海农村抗日活动频繁,马头营据点要找一名在韩家房子站岗的人以监视八路军的行动。但都因怕八路军不敢去,王学民从石碑村找了一个只身一人,生活贫困,同情抗日的王琦去站岗。日本小关队长发给他一个白色袖标,白天在韩家铺子公路旁站岗,晚上到日伪队部汇报,回家再报告给王学民。通过他报告,知道了该据点有日军50~60人,有六零炮2门和轻机枪、掷弹筒等装备,路过韩家房子去马头营。以及马头营伪警备队换防情况。并编造伪情况说有成队八路军路过,威胁日伪军。
  马头营日本翻译曹胜夫,在马头营、王庄子附近敌控区组织特种自卫团,每人发一身蓝色制服,一根白蜡棍,穿上制服可以随便进出据点。王学民通过王庄子情报员刘庆雨搞了一身制服,穿上制服和王玉满一同进入闫各庄据点,参加军事训练,搜集情报。情报一般都写马(指马头营)有什么情况。闫(指闫各庄)有什么情况。王(指王庄子)有什么情况。下面署名17.情况都报的及时准确。有时情报也被特务发现,报告给日本小关。小关看了十分惊讶,说:“这个马闫王实在的厉害,一定要抓住他。”于是闫各庄、马头营的日伪军到处抓“马闫王”。从此,马闫王这个名字在这一带也就流传开来。
  王保仕庄有个村民叫张殿科,无地无业,经常到闫各庄据点赌钱,王学民和他联系上以后发展他为情报员,每月给他几十斤小米或粮票让他搜集敌人行动情况。1944年初冬,闫各庄四分局派来两名警察给石碑大乡送信,要石碑限期三天给闫各庄警备队送两万斤粮食。乡长安蕴璞不敢做主,找抗勤王学民问怎么办?王学民立即找到区里刘一立。刘一立当即说:一粒粮食也不能交,谁交谁就是汉奸。过了5天,闫各庄据点一粒粮食也没收到。日伪军气急败坏,便把石碑村在闫各庄小学教书的教员刘汉民抓去做人质,并让刘汉民的同事鲁俊林给石碑村送信说:“如果再不交粮就把刘汉民杀了”。刘家得知后,刘汉民的妻子找到王学民要求政府救人。当天王学民找到民政助理员刘一立和区干部王谦、王治国反映了情况。三位区干部说:“军分区领导正在这里,我们请示分区领导,看应该怎么办”。交通员连夜传来消息说,粮食不能交,分区设法解救人质。并说要密切监视闫各庄、马头营据点日伪军的动向,如果有情况立即报告。王学民连夜找到了张殿科和王琦交代了任务。
  张殿科到闫各庄第一天没了解到情况,第二天在裕和烧锅了解到警察分局向商会要10辆车,去石碑拉粮食。张殿科又到四分局探听真伪。先到伙夫张宝义宿舍想套套他的话,明天是否起早做饭。伙夫说:明天早晨要去石碑拉粮食,让我带道,我不去,你去不?给4块大洋。张说我也不去。
  张殿科回家立即把情况报告给王学民。王学民先找到了18号站的李斌,二人到黄庄找到了17军分区司令部,时间已是晚上7点多钟,司令员李雪瑞、副司令员曾辉、参谋长肖全福听了情况汇报后,立即表态说:是个好机会,狠狠地煞一煞日伪军的嚣张气焰,一定要把日伪军消灭在石碑村外。当夜军分区领导制订了作战方案。
  闫各庄据点距石碑5里,日伪军进石碑过去习惯走两条道。一条是从闫各庄经王保仕到西双坨到东石碑,再一条道是从闫各庄到石碑大庄(中石碑)。司令部就按照这两条路线进行兵力部署。司令部警卫一连120人埋伏在东石碑,县基干队150人埋伏在西双坨。并派侦察排长杨成军带一名战士到滦南白营调二连、三连,天亮以前到炕各庄、黄坨、韩家房子一线堵截日伪军。
  埋伏了一夜不见日伪军行动,狡猾的日伪军没有走设伏的两条路线,而是从闫各庄据点出发直奔西石碑崇福寺而来,共计警备队100余人,天刚蒙亮就占了大寺和民户,并上了房设了岗哨。队部设在大庙里。大队长郭士林让和尚宽忠拿出签筒抽了一签,抽了个下下签,气得他拿走了一个小铜像。早晨群众看到了房上站岗的警备队,都纷纷地从后门溜走,跑向东石碑,埋伏在东石碑的警卫连得知日伪军已经占领了西石碑,司令部立即调整了作战部署。命骑兵带一个排从村南包围日伪军,防止敌人向马头营逃跑,命其余警卫连和埋伏在西双坨的基干队从东面、北面包围西石碑,在石碑村北的安家坟架设了重机枪,防止日伪军向闫各庄逃窜。警卫一连则沿石碑中村的王庄、大庄、菜园等直攻西村日伪军。
  西石碑的日伪军发现了八路军的行动,首先开枪,战斗打响了。霎时枪声大作,杀声四起,日伪军见八路军阵势强大,不敢恋战,企图向闫各庄逃跑,刚出庄就被设在安家坟的重机枪打回来了,转头向西北逃,又被埋伏在那里的八路军打了回来,又开始向韩家房子炕各庄方向逃跑。这时警卫一连和徐各庄、双坨、石碑的民兵一齐追过来了。追击中在魏家坟打死一名伪军,在韩家房子北的公路上把警备队队长郭士林打死。日伪军逃到炕各庄路西的王家大院里,关起了大门,在房上凭借女儿墙负隅顽抗,八路军攻击一时受阻。一连战士绕到大院西邻用集束手榴弹把墙炸开,战士们冲进大院,伪军见大势已去,乖乖地举枪投降。在房上一名伪军不交枪,一个战士上去一刺刀从左脸扎入从右脸出来,战斗结束,区干部王学民和民兵们也进了大院,这时部队正在集合俘虏清点武器。民兵们把敌军伤员从房上弄下来,那个被扎脸的伪军还会说话,说是武清县人。
  另一股伪军从石碑逃到黄坨村,躲在刘凤亭家厢房屋,黄坨村民兵20多人围住了厢房,大喊:“你们被包围了,再不投降就扔手榴弹了!”伪军们直喊:“别扔,别扔,我们投降!”从窗户里扔出了7只大枪。这时从滦南调来的两个连赶到了,把枪和俘虏带走。
  把炕各庄的俘虏集中村里的大道上,群众有人认出一名俘虏是特务系的,拽出来打了一顿,基干队阻拦群众不让打,然后带着俘虏向东走了,把这名特务交给了县除奸科。区里安排石碑民兵绑了13付担架,把重伤伪军送往王各庄卫生所。参战的民兵也一同到王各庄用饭。
  这场战斗,共打死日伪军12人,打伤21人,俘虏63人,缴获长短枪75支。八路军和民兵无一人伤亡。
  第二天,石碑大乡派人到闫各庄警察分局把刘汉民也要出来了。石碑村民兵把击毙的警备队长郭士林埋在韩家房子村北的壕沟里。
  五天以后,情报员传来消息,说闫各庄日伪军要来石碑报复,起早人们都“跑了敌情”,庄里只剩下老弱病残。敌人进村后,村口、街道、房上都设了岗哨,盘查行人。当时石碑村有一个60岁的聋子叫王沛然,不知道来了敌人,起早背着柴筐去村北拾柴,站岗的喊话听不到,敌人开枪将其打倒,枪口伤及内脏,虽经分区卫生所医治,但因伤势过重,几天后死亡。敌人这次围庄,逐院逐户搜人、搜粮,由于事前得知消息,粮、物已经“坚壁清野”,敌人一无所获,折腾了一天返回了闫各庄。
  王学民和他的17号情报站一直坚持到1945年日本投降。日本投降后,王学民又到闫各庄小学教书。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