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58期:下马坨村的唐山知青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8-7-12 14: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下马坨村的唐山知青
○淡 水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就已经开始了,记得1961年在县大礼堂看过由模范邢燕子事迹编导的评剧。在文化运动前夕,我县迎来了一批由秦皇岛来的知青,共有几十个知青吧,在大礼堂召开了欢迎大会,一中和城关中学的学生都参加了。县领导上台讲话,知青代表发言,即将毕业的学生代表发言,欢迎会很是热烈。学校已经多次组织学习董加耕、侯隽等下乡知青模范的事迹,小组讨论人人发言是必须的,每个学生都要一颗红心两套准备,能升学就继续学习,不能升学就回乡生产。农村是个广阔天地,在农村同样大有作为,要完全听从党的召唤。参加欢迎下乡知青的大会也是对在校学生的一次教育活动,做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的是一中的王国忠同学。县领导在大会上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回校后同学们都模仿领导的语气:乐亭县盛产带鱼、黄花鱼、黄螃蟹、大对虾……

1966年我们正紧张的复习功课,准备迎接7月1日的高考。6月12日下发了高考招生简章,教室的墙上挂满了各个大学的招生简报,高考志愿表6月17日就要上报(那时是先填志愿后考试)。突然下来了通知,学生都要集中精力搞革命,各年级的教学和高考招生都暂停。通知说大学招生要推迟半年,这一推迟一直到1968年夏,所有学生全部离校也没有招生。在校革命的两年中有过两次号召复课闹革命,都没能落实,学生没法坐下来学习。1968年夏,全国统一部署,所有的大中学校的学生不管哪一个年级的全部离校。我们本来家就是农村的,就都回乡了。城市的学生也陆续安排上山下乡了。

1968年、1969年我县接纳了大量的下乡知青,我们大队就分得四个唐山市的知青名额。生产队指导员说队里劳力不足,来了4个小伙子可以补充劳力,以后知青还要不断的来,再来就可能是女生了,就抢先要了这四个知青。没有专门的知青房舍给他们住,就住在一户社员家的厢房里,和我们家只隔着一个院,有时我也过去玩。这四个知青和我年龄差不多,比我略小吧,都是初中层次的吧,也不都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四人高矮胖瘦各不同,小胖子侯顺民个头最矮很敦实,艾成祥说是他练墩子(举重)压的,来我们村不久他就走了,说是他爹妈都下放到乡下去了,去他爹妈那里了。宋金友,大家都叫他大宝,大概小名叫大宝,个头最高。李亚洲,四个人中最文静的一位,只有他像个学生样。艾成祥,很有力气,性格仗义,四人中的老大。一进村他们四人就不团结,大宝给人感觉是老实、受气,生产队就把他单独分开在饲养处过了一段日子。后来知道大宝这孩子不咋样,有个坏习惯,喜欢把手伸进别人的口袋里。有一次有个青年到他们住处去玩,发现5元钱不见了,就怀疑大宝拿了,大宝拒不承认,屋内翻遍了也找不到钱。艾成祥摆出要动家法的架势,大宝才承认了,从一口大缸的底下把钱拿了出来。听说有时他也到马头营集市上去作业,有收获了还给其他同伴买肉饼吃。

刚到村里他们什么农活也干不好。下乡知青和我们本地青年不一样,那时的教育方针是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在学校每个学生都参加了大量的生产劳动。暑假期间要到生产队去干活挣工分,家里自留地里的活也要帮着干,所以一般的农活都能干得了。知青就不行了,比如耧背子(中耕松土除草)简单吧,就和朝阳沟里的银环一样,拿锄的架势就很别扭,质量差,干的也慢。他们四人中就艾成祥能吃苦耐劳,他力争和村里的青年干的一样好,一年后刨茬子、耪地、挑水、修河挖土抬土就和我们一样了。

大型国企的职工子弟下乡后都集中在一个知青点生活,企业还安排专人做饭,企业领导还定期派人去知青点看望,生活上给以关怀照顾。我们这几个知青是真的在农村插队了,他们生活还是很辛苦的,不到20岁,生活全要自己料理。他们轮流做饭,做饭还不影响每天上工干活。生产队的社员也是各家都有一个又上工又做饭的人,但也习惯了,对于城里来的孩子来说真难为他们了。刚来时有知青安置费,给他们购置了锹镐锄镰等农具,提供一定量的口粮食油。等过了秋,生产队分了新粮,国家就不再给他们供应粮食了。那时农村很少吃到肉蛋油,家家散养几只鸡,下了蛋都卖到供销社换个零花钱。体力活儿重副食又差,每人的饭量都很大,分的口粮家家都不够吃。苦日子过惯了,家家都计划着来,那时蔬菜很便宜,萝卜一块一、二就能买100斤,挖个菜窖把萝卜白菜储存起来,多吃菜补充粮食不足。熬一锅白菜撒上点苞米面就是菜糊糊,再来两块白薯就是不错的中午饭了,白薯下来了就多吃白薯省点粮食。苞米面掺干萝卜片的饽饽头很松软,吃起来也很不错。家家虽然口粮不足,但还是能把有限的口粮按计划均匀消耗,而且有年有节,来客了过节了还能改善一下生活。知青是不会这样过日子的,他们的口粮比社员的平均口粮要多,因为分粮食除了按人头还按劳动工分分一小部分,他们的年总工分是高于一般家庭的人均工分的。但他们很快就会把口粮吃完,然后口粮就没着落了,找到生产队,生产队也要给解决。后来生产队就不把粮食一下发给他们很多,一月一领或半月一领。大队也尽量安排他们去做不用他们奔锅奔灶的工作,比如公社抽调人到马头营浇筑大口井水泥管,就派李亚洲去了。艾成祥和我们一起住安家海给大清河盐场修运水路,这也不用他自己做饭了。大宝在村里待了一年多吧,就投奔他爸妈去了。1976年地震前,唐山市招工知青返城,李亚洲、艾成祥也先后回唐山市了。地震时李亚洲、艾成祥都在唐山市,不知他们是否平安,一直没有音讯。

贫下中农欢迎城里来的下乡知青吗?上山下乡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指示,广大城市青年积极响应,各级领导认真落实。我们大队有四个生产小队,下乡知青都安排在了我们生产队。指导员想用下乡知青来缓解劳力的不足,但知青没干过农活,大都吃不了干农活的苦累,到了农村后很长时间顶不了多大事。生产队还要对他们生活给于管照,没粮吃了到生产队去要,没柴烧了到打谷场里去抱,要回家探亲了兜里没有一分钱还要借点路费零用钱给他们。不是有位叫李庆霖的小学教师,他给毛主席写信,倾诉子女在乡下遇到的种种困难,毛主席把自己的钱拿出300元寄给他,“聊解无米之炊”。毛主席尚且如此,各级领导对于知青更是怠慢不得的。走亲访友大家谈论起来,农民对于各村知青的评价总的来说是比较差的。城里人以为农民愚昧落后,以前他们是这样说咱农民的,“老呔儿进城,腰扎麻绳。看场电影,不知道啥名。喝瓶汽水儿,不知道退瓶。看场球赛,不知道输赢……”现在有些城里人还是看不起咱农村人,见到来城市打工的、拾荒的农村人,就表现的不够尊重,认为农村人不卫生、不文明、不守规则。下乡知青到了农村,他们是少数了,村里人觉得知青没礼数,没规矩,与农村人格格不入。那时唐山流行穿裤腿又瘦又短的裤子,俗称细腿高吊,农村人也看不惯。有的知青不好好上工,在不适宜的地方拉撒,偷摘社员的桃子黄瓜,据说还有知青捉社员的鸡吃,这都让社员反感。我们村的知青表现都还不错,和我们一起劳动,一起参加民兵学习、训练,我们处得很融洽。农村还保留着传统礼仪,长幼有序,晚辈见了长辈要打招呼,要让座,这和城里住同一个楼都互不往来不同。我们村有1000多口人,六七个姓氏,全村人都能排出一个辈分,见面都按辈分排行喊称呼,艾成祥也入乡随俗随着别的青年喊我二哥。

1977年上级下拨了一些知青安置款给我们大队,让大队建知青住房。这时我村的知青已经都返城了,是为迎接新的一批知青的到来做准备的。房子没建,也再没有知青来村,这批款又被收回去了。

(作者淡水,马头营镇下马坨人,葛洲坝勘测设计院退休干部。)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言言姥爷 发表于 2018-8-9 14: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年龄的问题,就对艾成祥有印象。记得当年夏天在东坑洗澡,艾成祥和我一块儿下水,还问我,你会游泳啊,我说不会,进去玩儿一会儿就出来。他们就在张存宽家附近住,具体哪家不知道。在我们庄西头小孩子中间传言,艾成祥会武术,我们见了他总会离得远远的。
 楼主| ltcn 发表于 2018-8-11 16: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言言姥爷 发表于 2018-8-9 14:01
因为年龄的问题,就对艾成祥有印象。记得当年夏天在东坑洗澡,艾成祥和我一块儿下水,还问我,你会游泳啊, ...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