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第58期:菜园小记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8-7-12 15: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菜园小记
○张学新

  我的家乡大家坨刘庄,渤海之滨的一个偏僻小村庄。偏安一隅,名不见经传。史上即无富豪商贾,亦无名人大亨,实属穷乡僻壤。好在百姓习惯平常日子,粗衣素食,倒也安然淡然。
      很久以前,大家坨一带就是蔬菜集中产区。家家户户皆种菜,房前屋后小菜园。除满足自家需要,近卖闫、马、乐,远销京、津、唐。有人编了顺口溜:杨王郭刘,吃菜不愁。扔在街上,猪都不瞅。时代变迁,斗转星移,岁月似水流。如今走在乡间小路,过去的小菜园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蔬菜大棚,栉次比邻,整齐列队,像极了大海中摇曳的风帆。洁白透明的塑料在巨大骨架的支撑下,银光闪烁,映照春秋,颇为壮观,成为农村一道靓丽的风景和固定坐标。这铺天盖地的“白色革命”,着实丰富了城里的菜篮子,鼓起了农民的钱袋子,让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人,真真过上了好日子。
      记的小时候,我家老宅的后面也有一个小菜园。说是菜园,其实只有一分多地。菜园是父亲心中的小天地,也是我童年的乐园。每到春天,父亲便撒下蔬菜种子,有豆角、辣椒、茄子、西红柿、大葱等。为节省土地,父亲还见缝插针,在篱笆边随意摁下几粒南瓜籽儿。不过10天,撒下的蔬菜种子破土而出,拱出嫩芽。再过个把月,整个菜园便郁郁葱葱,满眼都是绿。
      父亲是种菜的行家里手。他每天只要有空儿,就到菜园里去鼓捣,或培土,或施肥,或浇水,或拿虫,把个小菜园收拾得干净利索,恰到好处。夏日来临,菜园里的油菜花、萝卜花、西红柿花、茄子花竞相开放,花香四溢,蜂飞蝶舞,蝉叫鸟鸣,小菜园变成了百花园。看到心仪的菜园,父亲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我每次放学回家,放下书包,便飞快地跑到菜园,看菜地,闻花香,逮蝴蝶,捉虫子,忙得不亦乐乎。父亲还在菜园里专门搭个吊角棚,供我看书学习。我蓦然想到,这百花绽放的小菜园和孤独寂寞的吊角棚,不正是鲁迅先生笔下的“百草园”和“三味书屋”吗?
    小菜园也是救命园。灾荒年月,人们吃不饱肚子,而菜园里的黄瓜、茄子、西红柿便成了孩子们的主要吃食。那时蔬菜不打农药,是纯粹的“绿色食品”,摘下来往身上一擦,咯喳咯喳吃起来,嘴里直冒绿沫儿。家里没油星,母亲用蔬菜做出的“佳肴”照样美味可口,有清蒸茄子,清炒辣椒西红柿,凉拌黄瓜等,孩子们吃起来那个爽啊。有一次,邻居一个愣小子饿的实在受不了,便偷偷溜进我家的菜园,慌乱地摘些黄瓜和西红柿,狼吞虎咽地往嘴里添。父亲发现后非但没有指责,事后还特意摘了一篮子蔬菜送过去,这家大人连声道歉,还要动手打孩子。父亲说,蔬菜就是用来吃的,这年头肚子里都没东西,怎么能怪孩子呢?
  小菜园也会遇到烦心事。随着蔬菜渐渐长大,会随之长出一些杂草,最常见的是马齿苋和竹叶草。辣椒、茄子抽节发枝了,竹叶草便从地里冒出来。一枝枝细麻花瓣一样的幼茎,小圆叶,像一顶帽子,看起来娇嫩又羞赧。当西红柿、辣椒开花时,竹叶草便肥肥地扎下根。父亲浇水的时候,看见竹叶草,随手拔起来,扔在畦埂里。畦埂上的草和泥土,时间一长,被踩的结结实实。马齿苋伏地而生,圆柱状的茎,棕红色,叶互生。花白色,或红色,或粉色,或黄色,开起来,像花的圆柱子。是菜园里另类的花色。有时我去摘辣椒,看看脚下,一蓬蓬的马齿苋,随手拔两把,放进篮子里,让妈妈去喂猪。
      菜园里最烦人的草叫牛筋草,是杂草中的杂草,种菜人讨厌死它了。其根须抓地有力,锄头奈何不了它,只能用手将其连根带须抠出来,随手扔在地上。入伏的太阳像一团火,烤得大地直咧嘴,烤得人身直冒油。过不了半月,拔出的草,草叶枯萎,根茎焦黄,来往的人,把它踩的干瘪,成为草的尸体。夜里一场小雨,过两天,死了的牛筋草,又舒舒服服活过来,泛黄的叶子渐渐发青。于是,父亲便挖个坑,把牛筋草堆在一起,放到坑里埋葬,让它永世不得翻身。其它草在泥里慢慢腐烂,变成肥料,可牛筋草的根须却挣扎着伸出泥土,蔓延到坑外,又长出了新草。这牛筋草真够缠人的。父亲使出绝招,把挖出来的牛筋草,捏在手上,敲打锄头柄,拍落须根里的泥土,细长的根须像老人的白胡须。把牛筋草堆在一起,架上干树枝,用火烧。草冒烟,青白色,飘来飘去,一袋烟功夫,牛筋草变成草木灰。草木灰是草的骨灰,死灰不可能复燃。在火升腾的时候,草籽被上升的气流送入风中,随风飘荡,落地生根,来年春天又是青青葱葱,让人把一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名句,记在心里。
  牛筋草是草中的败类,但并非没有一点用处。我小时候捉鱼,或吊青蛙的时候,牛筋草成了我手上的麻线。鱼是河里杂鱼,有两个手指宽,一条一条,没有鱼篓,怎么把鱼带回家呢?拔一根牛筋草,把直茎取下来,穿进鱼鳃,做成鱼串,打个结,拎回家。
  牛筋草还可用来钓鱼,我小时候就经历过。用草尖穿进蝗虫的脑壳,回过来系个结,扔在水里,蝗虫挣扎着拍打水面,想奋力飞起来,水却吸住它,像腐败分子一样的身子,动弹不得。水波轻轻荡漾,贪吃的鲶鱼,一口把蝗虫吞进去,这时手一提,便把鱼拉了上来。
    牛筋草牛不吃,猪不吃,人不能用它打草鞋,也不能搓绳子,它又与农作物争水争肥,且贪得无厌。它唯一的用途,就是让人讨厌。假如一个人,让人讨厌到何种程度,而不自知,还自我感觉良好,那就去菜园里看看牛筋草吧。收拾菜地的人,一锄头下去,斩草除根。
  小菜园也曾遭遇过厄运。上世纪70年代初,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父亲的小菜园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砍掉了。初夏的一个上午,一伙儿人闯进菜园,不问青红皂白,不睬天怒人怨,七手八脚,把黄瓜、西红柿和茄子秧苗统统连根拔掉,韭菜畦也被挖的千疮百孔。他们边拔边喊:“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顿时,整个菜园一片狼籍。父亲看着面目全非的菜园,没说一句话,只是蹲在地上默默地抽烟,那布满皱纹的脸上,汗水拌着泪水齐流。
  带着对小菜园的不舍与思念,前些天回老家,特意去看三弟的蔬菜大棚。只见大棚里各种蔬菜脆生生,绿油油,很是诱人。再仔细看,却见不到一根杂草,至于那些马齿苋、竹叶草、牛筋草们,早已无影无踪。我问三弟,菜地里怎么见不到一棵草啊,它们都到哪儿去了?三弟笑着说,现在除草特简单,只要打上除草剂,所有的杂草便可彻底根除。
      其实,菜和草本是同根同族,头上都有草帽,同属草本植物。起初它们可能都是草,只是经过先人不断品尝和体验,比如神农尝百草,优胜劣汰,能吃的即为菜,不能吃的是为草了。我对草从来不怀敌意,因为它是绿色,是自然生态不可或缺的物种。至于对人类和农作物构成伤害的那些草们,就另当别论了。
(作者张学新,唐山市政协原副秘书长。)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