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第58期:大弯垅的秋天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8-7-12 15: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大弯垅的秋天
○马砚田

  地处沿海,地势低洼的家乡村南,有一块土地,叫大弯垅,是洼地中的洼地。大弯垅的垅,有多长?这么给你说吧,一个壮劳力,早起去耪地,耪到晌午歪,一条垅,刚刚耪到一半儿。别看大弯垅是洼地,那可是一块儿肥土地。高粱谷子豆,小麦苞米薯,种啥啥丰收,抓把泥土,都能滴出油来。风调雨顺年景,大弯垅,就是生产队的天然粮仓。
  是哪一年来着?老天爷突然变了脸,发起脾气来。大秋天,不该是发水的季节,就发起大水来。铺天盖地,浩浩荡荡的洪涝,就淹掉了大弯垅的秋色。五谷溺水,天地湿透。白薯被淹在水底。所有茎秆作物,已经成熟的高粱、苞米、骨子、大豆,就遭到了灭顶之灾。收秋,变成了水中“捞秋”。
  天凉好个秋。大湾垅的秋天,就凉的不怎么好。凉的过了头。整片土地,被大水沧着,西北风嗖嗖地刮。民谚:立秋十天难过河。来了一次“武装泅渡”的生产队社员,像电影《集结号》,《兄弟连》里的队伍。不同处,这是一只别样的“突击连”,男社员赤着上身,扎着短裤,腰里别着镰刀。队伍里的几个半大小子,还使着性子,扎起了猛子。“娘子军”们,则着长衫,穿长裤,手里举着把寸。
  在自然灾害面前,男社员耐热,也抗冷。女社员生理上的短板,被冷水一激,就激出来了。那些“来了”或是正在妊娠期的女社员,是存诸多禁忌的。“来了”的,不得虚。“有了”的不用说。最忌的就是冷水。在冰凉冰凉的洪涝里,真的就成了她们的窑水、坏水。但是,在当年的生产队里,有个谣儿:工分儿,工分儿,社员的命根儿。不出工,就没有工分儿。没有工分儿,不仅分不了红,还得给生产队交口粮钱。“来了”,还出不出工?两窑相权取其轻,所以,“来了”,也去了。三个女人一台戏。在冷水,脏水,洪水里捞秋,四个女人戏连台。这些大地的女儿哪!“来了”又去了,真的成了故乡收秋史上的一个孤例。也只有在生产队的年代里才会有。多少年了,大弯垅的长长短短,大弯垅的坎坷泥泞,大弯垅的水里“捞秋”,就像一页发黄的日历,揭也揭不掉,书写在生产队的账本上,种植在人们的心头。
  “捞秋”的场面太过沉闷。长长的大弯垅上人们一声不吭。不知是为了调解气氛,还是为了彰显才气,望着成了“落汤鸡”,嘴唇发紫,顾自嗑打牙的女社员们,一个庄稼辈的小叔子,刚刚初中毕业的一个小伙儿,就说了一句文词儿:曲线毕露,凹凸有致。同样是一个读过书的,庄稼辈的大嫂,正在气头儿上,就来呵斥他:露什么!致什么!这个节骨眼儿,别看别人,只看你妈,身上凹的地方,成了泥沟子,凸的地方,又成了泥巴子,有什么好看!人们就轰然大笑起来。人们蹚水的哗哗声,沾过水的镰刀、把寸的咔咔声,人们的大笑声,过于响亮,就惊炸了水里的鱼们。泥鳅、黑鱼、白鲢就乱钻乱跳地撞将起来。笑声方歇,一个女社员又大叫起来:坏螃蟹、死螃蟹!夹死我了!年轻的生产队长,同样是庄稼辈的一个小叔子就接了话茬:真是一只坏螃蟹,有淫乱思想。什么地方不好夹,偏要来夹我小嫂子的裤裆。人们又大笑起来。那个被夹的女社员,也是一边流着泪,一边嘿嘿笑个不停。笑声,是有温度的。在洪涝里“捞秋”,乌泥里捡白米,涝水里捞谷香,靠着笑声取暖,是一种公共的智慧,是一种人性化的鼓动,只有在生产队的集体行动里才会产生。人们的心头热乎起来,寒冷就不再寒冷,秋水也不再冰凉,人们自觉地把自己和社会的共性联系起来。我的家,我的生产队,我的国,才是最大的热源。生产队,是我们共同的家园。
  还是依靠集体的力量,人们手抬肩扛,把禾谷搬运上岸。岸边,粮食,堆成了一座又一座的山色。粮食,是秋天的秋实部分,也是生产队社员的真理。想到上交的公粮,公粮里又含有军粮、工粮,社员们就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起来,一点儿也不是落汤鸡。生产队长手指着那些瘪穗子,涝白薯,说:这些糠糠皮皮、边边角角,也要妥善收藏,过冬经春,留给我们自己吃。吃白薯,咽粗谷,省下粮食给政府。大家点头认可。大家的认可,想他人,念国家,就不是一个人的观念和态度了,是一种集体意识。要知道,天上飞的飞机,海里行的军舰,都是吃粮食长大的。粮食细,高科技才会精。自己饿一些,让科技人员吃饱一些,这个道理,生产队社员先懂了。人世间的事物,就怕懂了。懂了,就变成了一种自觉的行动。中国人,不可能都敢挑战,洪水又奈我何?就是天漏了,你一针,我一线,也能补起来。
  当汗水、泪水、洪水,还有别的什水混搭在一起的时候,人们开始累得气喘吁吁。这个节骨眼,队长又说了一句话,人们像接到了大赦令:吃烟儿吧!(地头小歇)。今儿格吃烟儿的内容有所变更,女社员拾柴火,男社员捉坏蛋(螃蟹),把它们统统抓起,绳之以法,死啦死啦的!烧焦它们的皮,啃出它们的肉!夕阳来照。夕阳也来当义工。尽它的所能,与渔火相映,照亮大弯垅的秋天,照亮我们的河山。
  特定的历史年代,命运的诺亚方舟。苦也是你,甜也是你,歌里有你,梦里有你的生产队呀!多年以后,当我想起那一年,大弯垅的秋天,我就极力追忆:那个参加劳动锻炼的中学生,那个活龙活现的年轻的生产队长,花信一样的年华,是你?是他?是我?生产队不再了,那么,他们,她们呢?今安在?
  歌里,梦里,我的大弯垅的秋天!
(作者马砚田,作家,原丰润县武装部政委。)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