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58期:在四清运动中当借干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四清运动中当借干
○安继业

  近日浏览互联网页,在一家旧书文物拍卖网店,不经意间发现一张拍摄于1965年8月15日,题名为“中共唐山地委四清工作团晒甲坨分团团部全体同志合影留念”的老照片,片中前排左一就是本人。52年前,在昌黎县晒甲坨公社搞四清拍摄这张照片的场景,我还依稀记得,这张老照片穿越了半个世纪的时空迟迟来到面前,令我如获至宝。我反复端祥,浮想联翩,当年自已以农村借干身份参加四清运动经历的人和事就在脑海里鲜活起来,于是动笔写出了这篇文章。

3.《在四清运动中当借干》照片_副本.jpg

  1964年我刚满18岁,初中毕业后响应党和国家“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的号召,在老家乐亭县芦河公社东双坨大队第一生产队参加劳动。新年头一天,大队党支部书记张献臣带着公社秘书金永丰找到我说:“目前全国都在开展四清运动,县委组织四清工作队,需要从农村抽调一批优秀青年,作为借调干部参加四清运动,通过培养锻炼和提高,将来从中选拔转正一批脱产干部,充实党政机关单位。因为你爱好写作,在《唐山劳动日报》经常刊登稿件,公杜和大队党组织认为你有培养前途,决定抽调你作为借干,参加四清运动,希望你好好干,将来能够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面对这从天而降的大好机遇,我喜出望外。全公社共抽调了四名男女借干,成为中共乐亭县委四清工作队队员。1964年1月4日,我背起行装,拎着用品袋,走出家门,走上社会,在乐亭二中集中培训半个月后,就步入了参加四清运动的人生第一旅。
  一、独张庄粗线四清
  1964年1月18日,我们进驻本县蔡庄公社独张庄大队,开展粗线条四清试点工作。整个工作组共5人,组长卢凤德,是县粮食局秘书,能讲会写,工作能力很强。副组长鲁永珍,颇具大姐风度,善做思想工作。由于我爱好写作,组长分派我的工作任务是负责撰写工作计划、总结、报道和会议纪录、资料整理、建立档案等工作。他对我的工作表现非常满意,经常表扬鼓励我。全村青年人也都喜欢我,因为我会前会后经常教他们唱《谁不说俺家乡好》、《珊瑚颂》、《洪湖水浪打浪》等流行电影歌曲。
  按着《四清工作队队员守则》,我们要和群众坚持“三同”,即同吃、同住、同劳动。同住,就是全部号房住在社员家里,像当年老八路那样,平时帮群众搞好“三净一满”,做到街道净、院子净、房屋净、水缸满。白天不是下地干活,就是入户走访,晚上在生产队或大队开会。同吃,就是轮流在社员家里吃派饭,一天三顿吃过后,每人要留下四角钱和一斤二两粮票。当时群众生活还很困难,但对工作队都很热情,千方百计让我们吃饱吃好。可上级有规定,强调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准搞特殊化,群众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绝对不许在派饭户吃鸡鱼肉蛋。有一家老大妈特别喜欢我,一次我和另一个队员在他家吃派饭,吃的是高粱米干饭熬白菜。当我吃着大妈给我盛的干饭时,突然发现碗底埋着两块肉,吓得我赶紧把饭吃完,把肉剩在碗里就走了。那个和我一块吃饭的队员看见了,笑了笑没说什么也走了,没想到这事给我以后留下了隐患。
  四清就是清帐目、清仓库、清工分、清财物。我们天天组织群众开会学习中央调整农村经济政策和《人民公社工作六十条》精神,宣传“双十条”,让大队和生产队“四不清”干部“上楼过关”、“洗手洗澡”。虽然口头上承认基层干部中好的和比较好的占大多数,虽然也说要防止对干部“有枣没枣打三竿子”,但在具体做法上,还是放手发动群众,对干部一个个审查,一遍遍检查批判。
  这期间,还发生过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一天,县委书记安巨峰来到独张庄工作组检查工作,中午和我一起在社员家里吃派饭。他问我:“小安,咱俩都姓安,你是哪个庄的?”我说:“我是东双坨的。”“啊?咱俩是一个庄的!”他又说:“我早就出来工作了,你爸爸我肯定不认识,那你爷叫什么名字?”我说:“叫安作会。”“啊,认识认识,他管我叫大哥,那你就管我叫大爷吧。”于是,我在送他上车回县时,招手打招呼说:“大爷,再见!”围观的群众一下传开了,说工作队小安真会溜须拍马,他管县委书记叫大爷。我们组长听后脸上挂不住了,很严肃地找我谈话:“你小小的人儿,咋还这么封建,都啥年代了,还管县委书记叫大爷!”当我向他说明原委后,他恍然大悟地笑了,说:“啊,原来是个庄下辈儿呀。”
  经过八个月的“粗线条”四清,搞得和风细雨,四平八稳。像独张庄这样经济落后的小村子,并没有“清”出什么大问题,但也为运动的大面积铺开摸索积累了经验。到了9月份,上级来了指示,结束本县粗线四清试点工作,成立中共唐山地委四清工作总团,各县组织四清工作分团,由地委统一领导指挥,跨县进行细线条四清,一场轰轰烈烈的的“大兵团作战”开始了。
  二、难忘抚宁大整训
  1964年9月下旬,中共乐亭县委四清工作队,被分编为中共唐山地委四清工作总团八分团和十八分团,实行军事化管理,作息吹号为令。在奉命集结抚宁县那一天,四清工作总团10000多人,个个身背挎包和马扎,以分团为单位,排成八路纵队,高唱《四清工作队之歌》,喊着“1234”的响亮口号,浩浩荡荡挺进抚宁县城,大街两旁围观群众熙熙攘攘,场面宏伟,气势震撼,真像当年八路军临战进军的状态。
  接下来进行工作队入村前的半月大整训。我们十八分团寄住在抚宁城关附近的十几个村庄的老乡家里。第二天,我们参加了总团召开的誓师动员大会,会场设在十几里外的一个山坳里。正北面山岗上,用席棚搭起高高的主席台,安装了许多大喇叭。各个分团从不同的方向排着队伍,喊着口号陆续入场,按照标牌指定的区域,整齐地坐在宽阔的会场上,泱泱万人,场面非常壮观。唐山地委书记、总团团长马力作动员报告,他讲演很精采,人们认真地倾听着,记录着。忽然天上下起了小雨,当时已是深秋季节,天气很凉,但大家在风雨中淋着,偌大的会场秩序井然,丝毫不乱。直到宣布散会,各路队伍才有条不紊地撤出会场。
  接着,大整训就工作队内部革命化的问题展开了小整风,队员之间或面对面批评,或背靠背揭发,搞得气氛很紧张。但我认为自己年龄小,又不是啥领导,没啥问题可整,心情很放松。一次在住户家学习讨论的时候,我看见墙上挂着一张弹棉花的弓,就联想老房东新旧社会弹棉花的对比场景,激起了创作灵感,当场写出一首诗歌《弹棉花的老人》,寄给了《唐山劳动日报》。过了几天就刊登出来,在队员们手中争相传看,我很得意,以为这回自己在工作队可扬名了。谁知却惹火烧身,很快就有人在整风会上批评我不好好学习讨论,思想开小差,写稿投稿,追名求利。于是大家一顿上纲上线,轮番批评帮助我,使没经过这种阵势的我张慌失措。而那个与我在乐亭独张庄搞四清吃派饭的战友,又背靠背地揭发出我与那个大妈的女儿曾有搞对象的嫌疑,证据就是她母亲那次往我碗里埋肉,她女儿也曾往我兜里塞过花生瓜子儿。分团政委刘福巨亲自找我谈话,吓得我够呛,因为工作队有纪律,一旦落实工作队员与驻地青年搞对象,就会被开除。
  在整风会上,我多次检讨,一再实事求是地说明,那个女孩子是我们培养的四清运动积极分子,只是在共同工作中彼此有好感,但从未涉及到搞对象的言行。可是一些领导和同志硬是抓住不放,总也过不了关。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那个大妈的女儿偏偏给我写来一封长信,被分团政治处发现扣留。经领导研究,让我自己决定是否公开来信内容,我只好忐忑不安地乍着胆子公开来信内容。谢天谢地,这个已任大队妇女主任的女孩子,来信通篇写的都是我们工作组撤出后,全大队巩固发展四清运动成果的大好形势,丝毫没有男女谈情说爱的痕迹。这一下洗了我的清白,得以解脱,使这场自惹的麻烦有惊无险。整风结束后,全分团共有十几名男女队员因搞对象被开除回家,而我幸免于难,从内心感激那个女孩子,但也不敢回信,断绝了联系。多年以后,我俩早已各自结婚,在县卫生局工作的我,见到了在县妇幼保健院上班的她,提起这段往事,两人感慨万千。
  三、抚宁山区西周庄的艰苦考验
  整训结束后,我们工作队进驻了抚宁县冯庄公社西周庄大队,这里距县城30多里,属北部山区和丘陵地带,农业生产落后,粮食产量不高,群众生活贫困。入村后,我们组织干部群众学习贯彻中共中央《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简称“后十条”),还有王光美的桃园经验。并把以前的“四清”改为“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强调运动的性质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运动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我们工作队开展访贫问苦,扎根串连,成立贫下中农协会,组织阶级队伍,揭阶级斗争盖子,让四不清干部上楼过关,洗手洗澡,交待向题,定案退赔,抓好领导班子组织建设。
  作为年轻的工作队员,在这个贫困落后的小山村经受了寒冷、饥饿和烈火的考验。我一个人分工负责第一生产队的四清工作,住着一间年久失修,破旧不堪,四处漏风,不生炉子不烧炕的房屋,每天晚上睡觉我都不脱棉衣,盖着两层厚被,还冻得瑟瑟发抖,只到用体温焐暖被窝才能入睡。早晨起来一看,被头哈气结成冰,四外墙壁一层霜,屋里的水缸都冻结了底。
  在社员家里轮流吃派饭,一天早晚两顿,都是红瓤白薯、小米稀粥和萝卜咸菜,四个多月都没换样儿,吃得我们经常胃疼返酸水。一天早晨我没胃口没吃饭,不知情的队长却派我去抚宁县城查资料,因为习惯了两顿饭,中午也没吃,下午四点办完事就骑着自行车往回返。丘陵地带,上岗爬坡,越走越饿,浑身无力,直冒虚汗。最后实在走不动了,就把自行车往旁边一扔,四仰八叉躺在山坡上,想养养精神再走。谁知躺下后就站不起来了,心想,这下可完了,我快饿死了,难道这么年轻,就在四清前线以身殉职吗?真是叫天不应,呼地不灵。这时天己渐黑,突然望见远方有几只狗一样的东西奔跑,蓦然想起老乡讲过这里有狼吃人的事,吓得浑身一激凌,顿时把饿也忘了,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飞身上车,一路狂骑,冲出十几里,很快回到了西周庄工作队队部。同志们给我现做了晚饭,小米干饭熬大白菜,一气吃了五六碗,要不是队长怕我撑坏不让吃了,我还舍不得撂碗筷,觉得这是有生以来最香甜的一顿美餐。
  最艰苦的是和社员一块劳动。一是在丘陵上刨地修田,一尖镐下去,砂石地上火星四溅,震得我双手豁口生疼,一天下来打满血泡,溃破后钻心地疼。二是上北山砍松树枝子,累得腰酸腿疼不说,还得把砍下的松树枝子打成两大捆,用扁担挑下山去。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挑着松树枝子下山更难。身体单薄的我,挑着担子摇摇晃晃,气喘嘘嘘,还得用力支撑着身子,生怕稍有闪失滚下坡去。一个身强力壮的当地姑娘看见了,笑着把我们两个担子的松枝合成一担,一个人稳稳当当地挑下山,一幕男不如女的场景,令我既感动又惭愧。
  一天深夜,我所在生产队的一户社员家里失火,烧着了满街的松树枝子垛,一垛连着一垛,烈焰冲天,场面惊人。我虽然也很害怕,但想到自己是工作队员的责任,开始镇定地指挥起来。针对现场深井取水有困难、人多手杂秩序乱的问题,安排几个身强力壮的当地人,轮流用辘辘快速打水,组织工作队员和社员排成一溜长队,直达火源,连续传递水桶,很快扑灭了大火。事后分团发简报点名表扬我,说我现场指挥得利,把火灾损失降到了最低点。
  春节到来之前,总团下达了《关于工作队员不放假在驻地过好革命化春节的通知》,工作队办起了自己的食堂,不再挨家派饭。分团给工作队分配了白面、猪肉和白菜,每个队员还发给1斤元宵、4斤苹果和6斤柿子。春节期间,队员们在一起包饺子,炸元宵,吃水果,其乐融融。我们还组织全大队青年们举办迎春联欢会,唱歌跳舞演节目,使这个从无文娱活动的小山村热闹起来,工作队员与社员群众过了一个欢乐热闹的春节。以至节后工作队要撤离时,淳厚善良的山区群众与工作队员拥抱痛哭,恋恋不舍,留下感人至深的场景。
  四、在昌黎县晒甲坨分团团部搞外调
  1965年2月17日,我们十八团一分为二,少数人留守抚宁,大部分转移到昌黎县开辟第二战场,我被分配在晒甲坨分团团部。政治处领导跟我谈话,让我负责搞外调,并说团部人手紧张,只能让我一个人独立工作,问我有没有困难。我那时正年轻气盛,就干脆地说:“保证完成任务!”从此,公社机关及直属单位搞出四不清问题,需要外出调查核实的,一律由我带着组织介绍信,乘坐汽车和火车,天南地北到处奔波,依靠当地党组织和工作队,调查核实获取证明材料。
  这是一项专业性、策略性很强的工作,经常出门追车,劳累奔波,居无定所,作息无节,什么人都会遇到,什么事都会发生,必须学会应对。一次,我到北京清华大学找一位资深老教授,了解他与晒甲坨公社社直单位一个负责人的经济来往问题。老教授看我年轻,很傲漫,两句话不投机,便扔下一句:“像你这样的,我还没空伺候!”拂袖而去。我立即找到大学党委,反映这位教授的态度不端正,上纲上线说这是对党中央、毛主席和四清运动的根本态度问题。党委会负责人不敢怠慢,当即把老教授找来,严厉地批评了他。他不服气地问我是什么干部,我义正辞严地回答:“我是一个普通的四清工作队员,但我官小根子粗,后台是伟大的党中央、毛主席!”一下子镇住了他,顺利接受我的调查询问,并按我的要求写下了五份证明材料。
  1965年夏天,我只身去沈阳执行一项集体贪污大案的外调任务,时间紧,线索多,内容复杂,需要我克服困难,勤奋工作。为了节省开支,我住在一个小旅馆,每天吃面包喝汽水儿。白天到处找人取证,晚上整理文字材料。按着团部提供的调查提纲,举一反三,不断扩展新线索,并顺蔓摸瓜,先后与13个工厂、公司和企事业单位发生联系,召开过7次座谈会,走访调查了23人次,打取证明材料65份,足足忙活了一个多月。
  当我圆满完成任务返回时,乘火车买的是站票,车厢里挤满了人。一个男人三番两次撞我,我下意识地低头一看,发现手提包被刀划开一个口子,一眼看到那个男子衣袋里露出一块纸角有红印,分明是我背包里的证明材料,我一手从他衣袋里掏出,另一只手紧紧抓住他,大声喊:“警察,这里有人扒窃!”很快冲过两个警察把他控制起来,并问我:“查看一下,你丢了多少钱,我们给你追回来。”我说:“其实不是钱,这是一批证明材料,我全部拿回来了,这可比钱重要多了。”当我把这批来之不易的证明材料交到团部时,领导非常满意。由于调查材料应有尽有,真实可靠,使这项集体贪污的大案很快定性了。
  在8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先后去过天津、北京、石家庄、张家口、呼和浩特、沈阳、长春、哈尔滨等城市,见到过形形色色的人,碰到过各式各样的事,锻炼了自己的办事能力。
  五、在滦县邢各庄
  1965年9月,工作队进驻滦县兴隆庄公社,我被分配到社直开展了中小学、信用社、兽医站、农机站和供销社等单位的四清运动。1966年3月,又转战到晒甲坨公社邢各庄大队。这是个拥有16个生产队上千户社员的大行政村,是远近闻名的革命老区,流传着许多可歌可泣的英烈人物和战斗故事。1942年5月2日,在日军千余人包围邢各庄,妄图血洗全村老百姓的危急时刻,八路军唐山路南区队三连副连长张济,率领12名战士火速奔袭,与敌人展开血战,消灭敌人20多个,掩护1200多名群众突围得救。而张济一班人终因敌众我寡,全体壮烈牺牲。为让子孙后代永远铭记八路军勇救全村的英雄壮举,邢各庄人将他们安葬后,又树起一座抗战烈士纪念石碑。
  这样红色经典的英雄故事,我只在小说里读过,在电影上看过,如今摆在现实中,使我年轻的心灵受到强烈震撼。我不止一次地伫立在这块纪念碑前,脑海里还原着当年血与火的战斗场面,难以抑制胸中的激情,就创作编写了快板表演《英烈忠魂传千秋》,并组织辅导生产队12名男女青年排了这个节目,参加了公社的文艺汇演。由于反映的是家喻户晓的真人实事,而且表演形象生动,教育年轻一代不忘先烈,继承传统,誓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青春的豪情壮志,轰动了全公社。分团领导高度重视,安排我在全分团工作总结大会上发言介绍了经验。会后,分团在革命老区发起了“讲当年、忆英雄”的革命传统教育活动,有力推动了四清运动的深入开展。
  后来,在分团团部材料员王泰祥的指导下,我又把邢各庄工作队以英命老区红色经典为教材,开展革命传统教育的具体做法写成文章,发表在《河北四清工作报》上。因为这一段我的工作有成绩,被提为工作组组长,并在1965年8月5日,经工作队党支部通过,吸收我为预备党员。
  1966年5月,席卷全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邢各庄大队的青少年也成立了红小兵、红卫兵造反组织。破四旧、立四新,从土改平分不彻底的地主分子赵介家中,搜出大量金银财宝、书画文物、绫罗绸缎、服装被褥、账本地契等东西,摆放悬挂了整整一条街。工作队紧密配合,让有美术特长的队员张佳友绘画,由我撰文配诗,制作了30多幅文图并茂的展牌,举办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大型展览。分团组织30多个驻村工作队来参观学习,驻村工作队也成了全分团抓阶级斗争的先进典型。
  面对文化大革命深入发展的形势,10月份全分团工作队员集中到滦县师范集训,揭发批判资产阶反动路线,连我们的工作队队长,乃至分团政委都受到了严厉批判,大小字报贴满了墙。此时,工作就不那么好搞了,许多青年社员不再听工作队的话,还到大街上游行喊口号,声称要批斗工作队。1966年12月,接上级指示,我们“四清”工作队撤离滦县,脱产干部回归原单位,农村借干一律回各自大队参加“文化大革命”运动,至此,四清运动宣告结束。
  整整3年的四清运动,我先后转战了四个县五个公社。这是我从学校毕业后走入社会的第一大课堂。使我丰富了社会阅历,增长了人生见识,历炼了工作能力,提高了综合素质,为以后做好文教卫生系统工作奠定了基础。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