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第58期:我家曾是堡垒户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家曾是堡垒户
○王焕升

  我家祖居现曹妃甸西青坨村,由于受恶霸地主王金榜(解放后被政府处决) 的迫害,于1943年全家背井离乡来到乐亭县姜各庄杈子窑村,开始了艰难的生活。
  杈子窑村东邻哑巴铺,西临王清铺,南临陶家铺,北临老蒋铺,距邻村都有一里之遥。该村地处沿海,距乐亭、昌黎都较远,且这里的居民大都是独门独户,居住分散,保密性强。特殊地理环境为我革命政权和地方武装开展活动创造了有利条件,当时,昌乐联合县工作人员、区小队经常在这一带驻扎活动。
  由于我家苦大仇深,在周围有较好的口碑和独门独户的条件,就被我区政府发展为堡垒户。从此,我家与革命结缘,并做出了贡献。
  其一,为区政府保管过大量军需物资。我记忆最深的是有10支步枪,还有大量穿着用品(主要是鞋袜),直到解放,除步枪被区队调走和穿着用品随用随调外,尚有部分用品滞留废掉了。
  其二,我家曾是伤病员的护理所,特别是曾经护理过一个时间较长病情较重的病号。这个病员是区政府转移过来的,区领导嘱咐我家要精心护理。为了病员的安全,我父亲将炕拆了,在里面搭了个炕洞,白天让病员藏在炕洞里,用炕席遮盖加以保护。在生活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我母亲尽量提高病员的生活标准,自家养的鸡下了蛋,大部分都贡献给这个病员,还杀了鸡给他调解营养做以滋补。在我家的精心护理下,他的身体基本得到恢复,按时归队。
  其三,我们这个堡垒户,人人都是保安员、情报员。每逢区小队驻扎,以及到我家来往的各类工作人员,都是重点保护对象,由父亲根据情况安排家里人站岗放哨,掌握敌情。使上级工作人员能得到安全保护,连我当时十几岁的姐姐都加入保卫的行列。在我家护理那个重病号时,就是我姐姐从几里外的地方发现了敌情,跑回家给父亲送信,使这个病员在身体基本恢复的情况下,及时转移回到部队。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全家出动,人人警惕,较好地完成了区领导交给的各项任务。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世事难料,在此期间,我家也曾经历过两次较大的险情。
  第一次是敌人曾突然包围了我家,气势汹汹、翻箱倒柜进行搜查。当时家里正藏着区政府交付保管的枪支,如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其危险程度和严重后果可想而知。
  当时,父亲和伯父闻讯躲了起来,家里只剩下奶奶、母亲等妇孺老幼。敌人到我家门前狂吼开门,因母亲开门慢了一点,还挨了敌人的皮鞭抽打。在搜查期间,母亲表现得特别冷静,她还对敌军官说:“老总,你看我们这家个破地方能有啥呀?”的确,当时我家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屋里只存放一个散了架的破黑柜。敌人在院里、屋内屋外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什么,就退走了。当时猜测,敌人为什么轻易地放过我家,可能是敌人没有目标地胡乱搜查,另一方面是我家的破败景象迷惑了敌人,再一方面也许是母亲的冷静起了一定作用。总之,我家逃过了一劫。
  事后,母亲去看了藏枪的地方,发现真有一杆大枪没藏好,还露着枪嘴,着实让我母亲吓了一身冷汗。后来母亲还说:“这真是神仙蒙眼,老天爷保佑啊!”
  第二个险情是,一天下午,两个骑马的敌人突然闯进我家,将我父亲绑在了马后就带走了。我们一家人吓得胆战心惊,一夜都没合眼,认为一定是凶多吉少。但父亲第二天却安然地回来了。据他讲,他被带到庄坨伪大乡乡公所,大乡长赵子英(今姜各庄东村人,开明士绅)与我父亲相识,向敌军官说了几句好话,说“他是个好人”。敌人对我父亲训斥了一番就释放了。关于这么简单就释放的原因,一说是敌军要撤退,送乡长一个人情,另一种说法是,把父亲当成地下工作者误抓了。不论怎么说,我父亲躲过了这一劫。吉人自有天相,在每次关键时刻,都能逢凶化吉,也算是幸运。但每次出现险情,我们一家人都是伴随着心惊肉跳,像做了一场恶梦。
  在那些日子里,我家能以实际行动来表现忠诚和担当,为党、为革命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敌人搜查我家的事被区政府知道后,为避免损失,区里决定把在我家保存的枪支调走,区长赵天华(赵廷华)派两名队员开了收条和介绍信到我家领取枪支。遗憾的是我家当时没有一个识字的人,加之前段敌人进行过搜查,一时恐怕有诈,全家异口同声都说我们这里没有枪。这可难坏了取枪的两名队员,但他们很有耐心,不断地进行说服动员,经过一段长时间地僵持,终于有了转机。我父亲看没有多大问题,想出了个办法,他抽身外出,选了一颗枪上了子弹,回来后就对两名队员说:“枪在我这里了,你们敢骗我,枪里的子弹不长眼睛,我好不了,你们也别想好。我有个要求,要亲自护送。”两个队员表示同意。就这样,两名队员在前面背着九支枪,我父亲端着一支子弹上膛的枪在后面跟着,象押犯人似的趁夜色来到区政府。区长出门迎接时,见状哈哈大笑,赞扬了我父亲对革命的忠诚。
  有付出自有回报。由于我父亲对革命的忠诚和担当,得到区领导的赏识和肯定,曾一度培养我父亲作为入党积极分子,还参加了党的知识学习,这也成了我父亲向家人炫耀的资本。由于我父亲没有文化,党的知识记不全,只记住了一个“章”字和一个“纲”字。遗憾的是,培养我父亲的领导因工作原因陆续调走了,父亲入党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他带着永远积极分子的光环走完了人生。
  解放了,我家完成了历史使命,虽然没有轰轰烈烈,但在危局中也经历了风风雨雨,为国家、为民族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为英雄的乐亭增添了一定的光彩。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