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58期:抗日英烈何运普校长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8-7-14 16: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抗日英烈何运普校长
○公绍存

  何运普,字广坤,号运普,1906年生,乐亭县胡家坨镇东将军坨村人,毕业于北京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在乐亭县东区公官营高等小学任校长。1942年6月,由于叛徒告密被捕。6月20日,在乐亭县汀流河镇以北小二里庄东河沟被日伪枪杀,与先生同时遇害的共有9人,其中就有新寨一位姓程的人,他是以修钢笔为名暗里给八路军修理枪支并负责联络,实际上是八路军的一个地下联络站。另一位是李大钊的内弟赵晓峰。其他的几位因年代久远已经无法考查。
  何校长家境殷实。父辈弟兄三人,其父排行老大,善于经商,当年在长春市有名的买卖人屈指可数,何老先生就算其中之一,商场、饭店、货栈、银行等等产业足足占据长春市的三分之一,实力雄厚。何校长少年英俊,刻苦读书,先在昌黎读完高中,考入北京大学,因校方无法确认何运普在昌黎读书时的文凭,就发给他一本书让他学习,再次单独考试,结果以优异成绩顺利通过,直到学成归来。
  何运普聪慧过人,受高等教育后,更加深明大义。抗日战争爆发后,何运普积极探索抗日救国真理,与我地下党组织经常接触,先后加入抗日救国会和中国红十字会。当时日伪推行奴化教育,让学生学说日语,他坚决抵制,日伪政府非常恼火,但这时还未抓到他接近抗日组织的把柄,没有采取抓捕行动。
  他曾与老父亲说过心里话:“日本人在中国长不了!这是咱四万万中国人的土地,中国人世世代代生活的地方。而日本进行的所谓大东亚圣战是使中国生灵涂炭的罪恶战争,是侵略,是非正义的强盗行径,他们终将会受到历史的惩罚!”老父亲听后非常恐慌,劝他在外千万不要讲这些,不然不定哪天就会惹祸上身。而当时何家四世同堂,家里有30多口人,何运普已有2个儿子3个女儿,万一有啥差池,天不就塌了,那该咋办呢?!看老人担心,何运普一口答应老父亲说以后会加倍小心,不会出啥问题的,老父亲这才稍稍放宽了心。
  1939年青纱帐季节,八路军十纵在队长李海涛、政委田自修的率领下攻打敌伪据点,扩大根据地和游击区,夏末,占领乐亭。何运普带头和部分进步教师进城,挥舞旗帜夹道迎接八路军。可是十纵并未在乐亭停留,而是去参加开赴平西的整训。主力部队一走,抗日力量十分空虚,敌伪活动日益猖獗。鉴于形势严峻,何运普几乎不再回家,而是在羊兰坨瓦房庄的老丈人家躲藏起来。可天有不测风云,运普老父突然染病身故。何运普是孝子,听到消息,连夜返回家中操办丧事,跪地哭拜,整夜守灵。何家长辈(何运普三叔)说要大办,何运普说不行啊,明天一早就让老人入土为安吧。长期的白色恐怖使他身心忐忑,预感会有啥事情发生。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院子里一片寂静。此时何运普的妹妹起来给孩子把尿,忽见两个带枪的便衣走进门来。妹妹问两人是干啥的?两人说是查户口的,说着径直走向正房屋。妹妹赶紧跑到何运普休息的厢房屋说:“哥,来了两个查户口的!”
  “不对吧!”何运普第一反应:坏了,我回家准是被叛徒告密咧!
  见正房屋没人,便衣又来到厢房屋,见到何运普说走吧!
  家人眼睁睁地看着何运普被便衣带走。便衣分别骑着一辆自行车,何运普坐上其中一辆的后座,那便衣还向家里要了一个坐垫给他垫上。
  家人草草办完老人的丧事,就赶紧派人多方打听,知道何运普被押解到了滦县警备队。滦县烧石灰的人中有一名叫金正元的认识警备队里的日本人,他向前来询问的何家人说马上给他拿500块大洋他就能将人赎回来。何家人一听不敢怠慢,当即派何运普的堂弟何广岩前去营救。买卖人出身的何广岩一到滦县,见倒腾沙果挣钱,就把救人的五百块钱押上了货。两天以后他拿钱再找金正元,金说:“嗨,人已经没了!我不是为了钱!我是有事儿跟随押运犯人的车从乐亭过来的,跟何先生就见过这一回面儿!这一道儿上看何先生白净脸大高个儿的,长得忒出众咧,再说又有文化,死了忒可惜了儿地呀,我才说要救他,嗨,钱,你拿回去吧!”
  同样,为营救何运普,赵晓峰等人、留守的八路军地方武装也不是没有尽力。田自修政委根据情报,得知敌人要押解犯人到乐亭执行枪决,就派部队在汀流河以南的有利地形设了埋伏。可是敌人内部也有内线,行动泄密。当敌人用卡车押解9名抗日分子走到乐亭汀流河镇以北小二里庄东河沟处时,忽然下令停下,一阵枪响,9人当场牺牲。
  事后有一名叫王正平的中医花了30块大洋买下了何运普的尸首,派人告诉何家说那八个人都埋在一起咧,先生的是一个人,你看他的腰上是不是缠着两道铁丝,缠着,就是他!家人去找,先生果然腰缠铁丝,头上有一个明显的弹孔。
  1949年全国解放伊始,乐亭人民政府召开庆功大会,通知何家去领烈士证,何家没有去人。因为当时何家已是孤儿寡母。运普遗孀带着四个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只有长子在京求学未归,而当年拿500块钱去赎人未果的何广岩胆小如鼠,唯恐再生事端,最终作罢。“文革”期间,何家人去找当年知情的政委田自修要求补办烈士证,田因怕受造反派冲击,推脱说和民政部门没联系了,不肯出面,留给了何家永远的遗憾。
  现在何运普先生的子女生活都很幸福。二儿子去世较早。大儿子当年流落福建,娶妻生子,也是天资聪明,在小学读书从一年级跳读到三年级,后在北大毕业。到福建后受到重用,退休前一直在福建银行工作,生有一子俩女,儿子毕业于清华大学,留学美国五年后定居澳大利亚;三个女儿中,老大在吉林,老二老三在哈尔滨。老二毕业于昌师,后自学,曾任哈尔滨商贸大学教授。三女都儿女双全,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
  愿何校长英魂永驻!
(作者公绍存,退休教师。)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