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58期:解读李大钊先生《哭蒋卫平》诗二首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8-7-16 08:4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解读李大钊先生《哭蒋卫平》诗二首
○刘玉相

  近日,我参观李大钊纪念馆,在第一馆看见李大钊先生“筑声剑影楼”《哭蒋卫平》诗二首。李大钊先生“妙手著文章”,罹难后遗文很多,可是遗诗却不多。这二首诗读后的印象是,音韵铿锵,语雅气宏,情韵深长,读后兴趣陡生,立刻援笔为记,与同好朋友“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哭蒋卫平(一)

  国殇满地都堪哭,眼泪乾坤涕未收。
  半世英名沉漠北,经年骸骨冷江头。
  辽东化鹤归来日,燕市屠牛漂泊秋。
  万里招魂竟何处,断肠风雨上高楼。

  解读:这首诗是借哭蒋卫平哭辛亥革命烈士,特别是滦洲起义烈士。
  蒋卫平是滦州城北蒋庄人,1905年与李大钊一起考入永平中学,因惺惺相惜、志同道合成为金兰好友。1906年蒋卫平离开永平中学,就学于保定陆军学校。在新学校,蒋卫平因才学出类拔萃,脱颖于众,成为抵制美货的学生领袖。因美国抗议,清廷外交部要逮捕他,他不得不放弃学业跑到奉天(今辽宁沈阳)避难。1907年,孙中山先生派宋教仁到东北,建立同盟会辽宁支部,蒋卫平参加了同盟会。入会后他除积极工作外,并变卖全部家产,捐给同盟会招兵买马,发动蜜峰山起义,不幸事泄,清廷杀害了准备在蜜蜂山起义的负责人熊成基,宋教仁等全部撤离奉天,交给蒋卫平的任务是到长春办报和到北疆扩大组织。当时清廷的统治力对北疆已鞭长莫及,北疆沙俄猖獗。蒋卫平除发展会员,也从事反俄活动,被沙俄派狙击手,枪杀于黑龙江中。
  从第一首有“经年”,第二首有“经秋”看,这两首诗是写于蒋卫平遇难一年后的1910年。一年后,正是1911年(农历辛亥年)南方革命风起云涌,10月10日武昌起义成功。虽然起义成功,但却有不少志士牺牲。此前4月,广州学生起义惨败,造成很多志士牺牲,只葬在黄花岗的烈士就有72人。7月绍兴的鉴湖女侠秋瑾与安庆的革命志士徐锡麟约好浙皖联合起义,因徐锡麟见有机会早下手刺杀了安徽巡抚恩铭,致密约暴露,徐锡麟和秋瑾都被捕惨遭杀害,牵连很多人,联合起义也胎死腹中。
  武昌起义后,驻滦州之清新军第20镇(师)79标(团)于1911年12月31日(辛亥年冬子月)起义,史称辛亥滦州起义。这次起义是天津共和会策动的。天津共和会会长白雅雨代表北方革命协会,动员清新军79标革命派中下级军官举旗起义。滦州起义虽是军人起义,但是志士中有不少共和会员。因这次起义是应革命全局之需,所以不计成败,不顾生死,毅然兴师;准备远差充足。所以虽轰轰烈烈,声势浩大,却很短命,而且败得很惨。很多起义志士在与敌人激烈奋战的战场上或在杀气惨然的刑场上壮烈牺牲。
  1907年,李大钊先生考入天津法政学堂学习,而且与白雅雨老师和同学们共同组织了天津共和会。滦州起义烈士白雅雨就是他的老师、会长、同志,滦州起义烈士王踽臣、熊朝霖(熊其贤)等不少志士是他的同学、朋友、同志,据《辛亥滦州起义》一书载:滦州起义失败后,那么多志士死难的噩耗传到天津法政学校,李大钊等很多同学都悲痛难抑,恸哭失声,饮食难咽,若癫若疯。驻在天津的袁世凯是剿杀滦州起义的主谋,他得知天津北洋法政学校师生是滦州起义的主要策动者,滦州起义志士中有那么多这个学校的学生,就把这个学校定为镇压北方革命的重点打压对象,一时形成白色恐怖,李大钊不便公开哭祭,于是效白居易写《长恨歌》,借用“汉皇重色思倾国”讥讽唐玄宗宠杨贵妃;借哭蒋卫平,来哭祭滦州起义烈士。从第一首“国殇满地涕未收”、“燕市屠牛漂泊秋”、“断肠风雨上高楼”,巳给人足够的暗示。
  诗的首联开头一句便大气磅礴,不同凡响,“国殇”是对为国而战死者的称谓。”“国殇满地都堪哭”,明确告人,诗题的哭不是个人感情的发泄,而是对包括蒋卫平在内革命烈士的赞誉和哀悼。“国殇”原是屈原对为国战死者的叫法,大钊先生诗里不直称烈士,而称“国殇”,是延袭屈原浓重的感情色彩。第二句的“眼泪”是“泪眼”,作者颠倒用字是为合律。“乾坤”,满地的意思,说明烈士的罕见悲壮,惊天地而泣鬼神。乾坤泪眼,正是人神共泣的具体描写。“涕未收”,点明哭祭的是牺牲的滦州起义烈士。
  第二联写蒋卫平牺牲的地点和时间,地点是漠北。漠北不是单指大漠之北,而是泛指我国北部的边远地区。时间是写诗的前一年。“骸骨冷江头”是说蒋卫平的骸骨已经过了一年,借以慨叹滦州起义烈士的尸体未安葬。
  第三联是暗喻滦州起义烈士都是道德修养能成神成佛的人和爱国爱民的侠客(如荆轲),也写了滦州起义失败后清廷对京畿、京东革命派的镇压。“燕市屠牛漂泊秋”也隐着一个典故。《史记·刺客列传》载:燕太子丹为报秦王欺辱之仇和保燕国,结交剑客荆轲为友,给荆轲优厚待遇。荆轲决定舍身相报,为太子丹去行刺秦王。但不立即动身,原因是需要两个条件具备:一是等聂政来教他学精剑术,二是取得秦王信任。在荆轲等待这两个条件成熟期间,他天天在燕市(燕京城街市)与他的侠友们纵情饮酒高歌。“燕市悲歌哭遇合”(清中·纳兰咸德形容他们的诗句),他的两个主要侠友是善击筑的高渐离,善引吭高歌的狗屠宋意。秦王最想要的是燕督亢之地,最恨的人是樊於期。太子丹为了让秦王接见荆轲,给其行剌的机会,绘了督亢地图,动员来燕避难的樊於期自杀。这个条件具备了,荆轲怕太子丹等得着急,剑术未精就毅然西去秦。
  高渐离和宋意穿孝服送荆轲到易水边,高渐离击筑、宋意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荆轲饮罢壮行酒,毅然而去,因为荆轲带去了督亢地图和樊於期的头,秦王在秦宫接见他。他在图穷匕现时,拿匕首刺秦王,终因剑术未精,行刺未遂,在秦宫被武士乱刃杀死。秦王杀了荆柯后就挥师灭了燕国,杀了太子丹全族。还搜杀高渐离、宋意等荆柯侠友。宋意等侠友只得亡命天涯,躲避秦祸。作者用这个典故是用荆轲喻滦州起义烈士,用燕市屠牛的漂泊喻自己正受清廷打压,也如宋意等处在危险中。《刺客列传》中宋意是狗屠(杀狗的、卖狗肉的),这里是作者自比宋义等,嫌狗屠不大气,故意改成屠牛(杀牛的、卖牛肉的)。
  第四联为深化主题,进层写对烈士的悼念和自己的悲愤。第七句写招魂无处的惆怅。“招魂”也是屈原《楚辞》里的篇名。屈原在《招魂篇》说楚以外到处是凶险、恐怖,激情地高唤:“魂兮,归来!”屈原的招魂不仅是对死难者的安慰,也隐含爱国热忱。诗里的招魂无地,意即招魂无法。后来鲁迅先生的《悼龙华烈士》中有“眼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写罢低眉无出处,月光如水照缁衣”,大钊先生写此两诗时与鲁迅先生写《悼龙华烈士》时的处境、心情是一样的。鲁迅先生是国际名人,敢直写“朋辈”冤死。大钊先生那时只是学生,不便“怒向刀丛觅小诗”,只好“断肠风雨上高楼”。“断肠”含义有二:一是痛苦,二是悲伤。如李白《清平调》“云雨巫山枉断肠”,就是痛苦意;马致远《元曲》“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就是悲伤意。这句的“上高楼”是上“筑声剑影楼”。筑声剑影楼是北京(原燕市)的一个古迹。荆轲被秦王杀后,高渐离、宋意等,为躲避秦祸,漂泊无依。但是他们都是侠肝义胆的爱国志士,流浪避祸不是为了活命,而是为寻找机会刺秦王、报国仇,报友仇。后来高渐离和宋意分别刺秦王未遂,惨死在秦卫士的刀下。秦亡后,燕人为纪念荆轲、高渐离、宋意等侠客,在他们“燕市悲歌”处,建”筑声剑影楼”。司马迁在《史记·游侠列传》里说,“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作者把滦州起义烈士类比为荆轲、高渐离等侠士,是颂扬。他对这些烈士哭祭不能,只得登楼寄概,追悼朋辈。《文心雕龙》《诗品》都说“诗贵含蓄”,后代评诗者也肯定这种说法。有人说杜甫《登高诗》里的“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两句诗含八层悲义,是含蓄的典型。这句诗,登高楼做什么?作者没说,留给读者的是想象,是含蓄。我认为“风雨”、“上高楼”不是实写,风雨不是真风雨,而是指反动派的腥风血雨,这样写是象征手法。作者的《筑声剑影楼诗稿》,也不是作者每写一首诗,都上一次筑声剑影楼,而是把革命烈士类比为荆轲、高渐离等侠客,把颂扬怀念革命烈士的诗,都纳入《筑声剑影楼诗稿》里,准备出一个集子。《哭蒋卫平》诗二首,正是颂扬哀悼革命烈士的,
  所以放在《筑声剑影楼诗稿》里。“断肠风雨上高楼”是化用唐诗”伤心王粲独登楼”句意,句里的”断肠”一词用得至当至妙。

  哭蒋卫平(二)

  龙沙旧是伤心地,凭吊经年只劫灰。
  我入平山迟一步,君征绝塞未曾回。
  玉门魂返关山黑,华表人归猿鹤哀。
  千载胥灵应有恨,不教胡马渡江来。

  解读:第一首结句的近似巧收幻结,言已尽意犹未尽,所以又写了第二首。第二首是第一首的深层发展,在写对革命烈士怀念的同时,也用浑云托月的手法写革命烈士为革命英勇献身。也点明他们应如“胥灵”,遗恨“胡马过江”(即鞑虏未除)。
  首联第一句之“龙沙”,应第一首之“万里”、第二首之“绝塞”。“龙沙”典出《后汉书·班超传赞》:定远(班超封爵定远侯——笔者注)慷慨,专功西遐,坦步葱、雪,咫尺龙沙。李善注:“龙沙,葱岭,雪山,白龙堆之沙漠也。”后泛指塞北边远地区,这里指蒋卫平的牺牲地。第二句的劫灰也是用典。典出《高僧传·竺法兰》,昔汉武帝穿昆明池底,见黑灰……问法兰,兰云:“世界终极,劫火洞烧,此灰是也。”后指被兵燹毁坏后之残迹,这里指蒋卫平遇难后,苟延残喘的清廷,仍残酷镇压那些滦州起义的牵连者,造成白色恐怖。此句是后边胥灵恨之铺垫。第一句“龙沙旧是伤心地”,是诗的语言,旧和新是相对的。那么新伤心地是哪里?大钊曰:“滦州雷庄。”大钊先生日记记载:
  (1)1917年5月5日,天将破晓,过雷庄。猛忆此为辛亥滦州革命军失败之地,白雅雨先生、王金铭、施从云二管带(营长)及其他诸烈士,均于此地就义焉。……他日崇德纪功,应于此处建一祠宇,或数铜像,以表彰之。
  (2)1919年7月20日。早晨,曙光刚发的时候,到滦州车站……滦州驻军有一标(团)在此起义,因众寡不敌失败。营长施从云、王金铭、参谋长白雅雨等殉难。这是历史的纪念地。
  从这两则日记,可见大钊先生每过此地即伤心。他称滦州为纪念地,是伤心地的变相称谓。
  第二联自己与蒋卫平对举,是衬托。以自己革命迟一步来衬托蒋卫平等革命烈士革命积极先进、勇往直前。“平山”是个典,少年时期读过一本旧武侠小说,里有平山堂打擂的情节,我姑且解做擂台,引伸为战场或革命烈士们战斗生活过的地方。“君征绝塞未曾回”是牺牲在那里的避讳说法。上句写在天津的我,下句写在绝塞的君,两句一起写同一时间的两地事,是运用电影电视的蒙太奇手法。
  第三联写作者与烈士们的深挚感情。第五句单写与牺牲在绝塞的蒋卫平的感情。王之焕《凉州》诗有“春风不度玉门关”句,后人就以为玉门关外是塞外苦寒之地。作者以玉门魂返代烈士牺性,想到烈士牺性凄哀之感就影响心情,感到关山(代一切景物)黑暗无光,显示作者与烈士感情深厚真挚。”魂返关山黑”,是套用杜甫《梦李白》诗“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句,第六句“华表人归”,暗喻烈士牺牲,“猿鹤”指君子。葛洪《抱朴子》载:周穆王南征,一军尽化,君子为猿为鹤,小人为虫为沙。后来人以猿鹤代君子。烈士罹难君子悲哀,是把作者与烈士分入君子类。
  尾联以胥灵之恨来隐喻蒋卫平及辛亥革命烈士的遗恨,“胥灵”伍子胥的灵魂。《吴越春秋》说,只有长江之隔的吴越两国是世仇。在吴国做人质的越王勾践,返国后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要灭吴报仇,却向吴贡献蒸黍、美女示好。又买通吴奸臣太宰伯嚭,在吴王面前说好话。吴相国伍子胥诤谏吴王戒备越国,触怒吴王,吴王信太宰伯嚭,杀伍子胥抛尸江中。后来越准备充实,一役渡江灭了吴国。伍子胥是爱国者,古代忠君爱国合二为一,他不恨吴王,恨的是胡马渡江。“胡马”北方之马,如鲍照诗:“胡马依北风”。但王昌龄《出塞》诗“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胡马”指匈奴侵略者,本诗“不教胡马过江来”,是套用王诗“不教胡马度阴山”。伍子胥是爱国者,蒋卫平和辛亥革命烈士不仅是爱国者,也是民族英雄,他们革命就是为推翻帝制,驱除鞑虏。可是作者写此二诗时,帝制仍在,胡虏未除,烈士应有胥灵之恨的,作者风雨登楼,一定想到自己应担起使烈士们销恨的责任。
  这两首诗是李大钊先生青年时期的作品,从这两首诗看出,李大钊先生不但政治成熟,而且已经博览群书,便便腹笥。也可看出其诗学造诣颇深,不仅两诗完全合律,而且套诗用典熟极而流。
  (作者刘玉相,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河北作家协会会员。)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