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59期:糠菜树皮话短长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8-10-10 11: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糠菜树皮话短长
○苏玉志

  “吃香喝辣”“和“吃糠咽菜”是古人对两种截然不同生活状况的写照。前者指美酒佳肴,后者则指十米九糠。“香”就是肥肉,“辣”就指美酒。糠就是秫、谷、麦等碾米后的皮;菜泛指野菜、果皮、草根、树叶和树皮类。一般说来,前者是富贵人的日子,后者则指穷苦人和灾黎的生活。
  现在六七十岁的人对那种艰苦的生活或多或少都曾经历过。
  我的家乡1949年滦河发大水,庄稼绝收,随即开始了吃糠咽菜的度荒生活。此前,家乡的主食就是高粱(秫)米。高粱成米要经过碾轧,先把晒干的高粱过水(防碎、易脱)后放在碾盘上碾轧除皮,接着将米和皮之混合物放在专用的风车里进行分离。分离出的皮呈粉面状,称作糠或高粱糠。传统上是用作饲料的。但度荒开始了,糠当然就不能再喂猪了,要和传统饲料豆饼一样,都拿来给人填饱肚子。糠的粘合性差,要和其它面掺合起来才能做成面糊糊或贴饼子,颜色暗红,口感发涩。
  传统上人们将谷子磨成的小米介乎在粗细粮之间,因为它的口感较好。可是其谷糠就远不如高粱糠那么受欢迎了。记得1960年初秋到河北井陉地区去办事,在一个山区仍在吃大锅饭的大队里,说是午饭要吃“饺子”,听起来很让人惊喜。我和社员们一起排着队领到3个大饺子。他们告诉我是用谷子面做的。外形很像饺子,实际是用菾菜缨子馅做成的大菜篓子。所谓“谷子面”就是谷糠和谷米的混合面。谷糠比高粱糠的口感差,入口如同嚼干叶,大大冲击了小米和“饺子”的名声。不过既然是“瓜菜代”,能填饱肚子就应该感到满足了。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粮食供应困难。全国人民,齐心协力,共度难关。军队机关也减少了供应标准(当时叫‘节约’),食堂还实行了名曰“增量法”的技术革新,使用同量的面可以多蒸出一些馒头。那个时期普遍的抗灾办法还是“瓜菜代”。人们曾绞尽脑汁寻找代用食品,因为不代不行,代错了也不行。我的祖父在东北,得了严重的浮肿病;我的母亲在家乡则因吃错了野菜而中毒,手肿得像发面馒头。这种现象在那个特殊时期并非个例。所以“代”也不是易如反掌的。也得靠知识,靠经验,切忌饥不择食。劳动人民在长期与大自然作斗争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实践证明,一些树皮果皮也是不错的代用食品。如榆树皮就是很好的一种,自古如此。古词典《尔雅》就载:“榆皮,荒岁农人以当粮,不损人”。剥下榆皮,除掉黑层,晒干后轧成榆皮面就可以利用。榆树在北方地区随处可见,它的榆钱儿可食,其面内含一种食物胶,富有粘性,与其它面掺合可以做面条也可以做面皮,味道不错,是“瓜菜代”中的姣姣者。只是资源有限,且不能过度采集,若树皮剥光,树必死无疑。所以要手下留情,给它留下输养的通道。不然明年连榆钱儿也别想吃了。
  至于瓜果皮类,应首推西瓜皮。它还是一种中药材,并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作“西瓜翠衣”。小时候我的家乡附近几乎不种西瓜,见得不多,只听老人说过西瓜皮可以腌咸菜,直到六十年初的困难时期,在河北南部才亲口品尝到了它的味道。那时交通不发达,记得我是从河南坐车绕到磁县南下车,然后徒步再往北走。正值8月,骄阳火辣,途中渴的不得了,遇到一个瓜棚想买个西瓜解解渴。看瓜的老人说,瓜是生产队的,“不卖,但可以吃!”他见我大汗淋漓的狼狈样儿,边说边摘下一个瓜随手打开。老人的热情让我感动。吃过第一片西瓜顺手将瓜皮甩在瓜棚边。老人却悄悄拾了回来放在一边,我立刻意识到自己礼的欠缺,第二片自然就循序放在老人的引领点。但我并没弄懂老人的确切用意。时间有限,稍作逗留就谢别了老人继续赶路。在村里办完事后,队长领我到一户社员家吃饭,吃的是苞米面菜糊糊。但我一直没弄清糊糊里掺的菜丁是什么。饭后才得知,那“就是西瓜皮”!我恍然大悟,原来瓜棚老人拾回瓜皮,是为了“再利用”啊!我受到了一次现实的教育。
  实践越多,经验越丰富。在后期,人们试着在困难的条件下力求改善一下。于是市场上出现了新花样。那时我曾在山东东北部转了一圈,所到之处地瓜面地瓜干占着主导。回到济南,在车站一爿装饰体面的小店门前贴出了“人造肉”的广告。好久没尝到肉食了,“人造肉”更是新奇。进得门来,要了一份,价格不菲,好像是一元二角。一个小盘摆了几片“肉”,红白分明,只是不见油光,口感尚可。服务员告诉我,那白色的肥膘是玉米面,红色的瘦肉是地瓜面,再加些味精就够了。我顿时愕然!原来是升级版的地瓜面呀!不过在困难时期能吃到这东西,也不能不说是一种奢侈了。
  物转星移,岁月荏苒,多少年过去。现在百姓的生活水平普遍大大提高了,连汶川、玉树那样大灾,灾民的生活也可得到政府的保障和八方的支援,所以 “吃糠咽菜”如今就成了历史名词。不过“榆皮面饸饹”之类的“瓜菜代”,依然可能再次登堂亮相,只不过那很可能是在“农家乐”的餐桌上,供你尝鲜儿罢了!
  (作者苏玉志,蚌埠坦克兵学院原政委。)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