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开启左侧

苦涩的记忆:第二编 三年困难时期的高中生活——因饥饿多次违反校规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8-11-14 15: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因饥饿多次违反校规

诺奖获得者莫言先生说:“都说是人活一口气,还不如说人活一口食儿。肚子里有食,要脸要貌;肚子里无食,没脸没臊”。此言我有深切体会。三年生活困难时期我能填饱肚子(无论吃什么)的日子约占五分之一,这些日子包括每月的回家周1天,每年寒、暑假的多数日子(在家也有吃不饱的时候),上劳动课拉大锯、帮厨以及放猪的日子。此外,有时回家周返校的那顿晚饭,多数同学在家吃了晚饭才返校,全班的饭则由少数回校吃晚饭的同学来享用。稀面汤一碗接一碗,一时肚皮撑得鼓鼓的,颇有满足感。而晚上却遭了殃,一夜跑厕所4、5趟。其它五分之四的日子处于八分至半饱之间。面对饥饿,历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态度及不同的做法。古代殷末伯夷、叔齐兄弟不食周粟,挖野菜充饥,最后双双饿死在首阳山;现代诗人、散文家、教授朱自清不吃嗟来之食,不领美国的救济粮;前苏联红军瓦西里奉命押运回整火车的粮食,自己却饿得晕了过去……这些人不是一般的人,万里不见得能出一个。也有的人为了自己吃饱吃好去偷去抢,受到法律制裁,这也是极少数。而如我等大多数凡人,既没有前者那么高尚,又不想如后者那样龌龊,只能在不突破法律底线的前提下挣扎。在饥饿面前,什么“面子里子”啊,什么“美好愿景”啊,往往会被丢到一边,想的最多的是怎样弄到点儿吃的,少挨点儿饿。这就免不了犯点儿小错儿什么的。

为了少挨点儿饿,我曾多次违反校规,在回家周时从家里带零食。冬季里曾带过掺菜饽饽、煮萝卜片儿、蒸白薯等食物;其它季节则带些生白薯干儿、萝卜干儿、炒爆花儿等不易馊的食物。有这些零食晚上垫补少许,肚里就不那么空荡荡的,便能正常入睡。一周左右,零食吃没了,晚自习后回到宿舍,饥肠辘辘,就难以入睡了。同学们自解心宽,你唱他和:过了星期三不愁礼拜天,到了礼拜四不愁星期日。大家就这样盼那,盼着回家周那个星期天。为此,我曾在一篇作文里检讨过违反校规带零食的错误。但经不住饥饿的煎熬,后来仍然悄悄地带零食。

有时不是回家周的礼拜天,编个理由骗过老师,悄悄回家一趟,胡乱划拉些能吃的东西返回学校。学校离家20来里,一路连跑带颠,途中要歇两三歇。一次到了家门口,突然感到头晕,两眼冒金星,心突突直跳,双腿也迈不开步了,我立即坐在地上歇了一阵,心里稳当了以后,方移步进屋。

某年开春的一天,父亲来城为生产队办事,顺便给我带来些白薯干儿、萝卜片儿之类。因父亲不懂学校不准带零食的规矩,就在教室前公开交给了我,大家看在眼里,弄得好尴尬。

连续的饥荒,使家里的老底儿都被掏空了,许多人家甚至连野菜、树皮都难找到,我们学生的后备来源自然也就难以为继了。尽管这样,我们家乡一带还算比较好的,当年一伙伙逃荒要饭的来此就是证据。                  

家里的补给断了,不得不另谋出路。校园东南部位有一块约两亩的空地,困难时期开辟出来种了些苞米。学生去厕所要经过这片苞米地。苞米将熟时,一天下午课外活动我去厕所,见四周没人,就捭下一个苞米棒子剥开皮,在地里啃了起来。当时苞米还不太熟,不很硬,我几口就将其啃光吞下。只觉甜之咯奶,肚里填充了些东西。尝到了甜头,后来我又几次重复了这种行为。当时我还以为这是我的一个重要发现呢,后来知道一班的刘xx也常来这里光顾。啃食地里的庄稼、果实是牛马骡驴等常有的事,那是牲畜的本能。为了充饥,不顾将人降到畜牲的名分,钻到地里啃食起生苞米棒子来,这种自我作践实属无奈。

那年秋假,学校留下初、高中各一个班的学生在校劳动,其余学生回家参加生产队秋收。因为学校成立了砖窑场,脱坯不能停,我是脱坯能手,学校特意把我留下参加并指导脱坯劳动。高中班留校的是高二四班,我是高二三班的,学校就让我随高二四班吃饭。参加脱坯劳动的都是新手,第一天上午我除了给大家讲解以外,还得做示范。半天下来,口干舌燥,腰疼腿酸。按常理来说,脱坯这样的重体力劳动,是应该有饭补的。我家所在的生产队就规定,每100块坯除记4分工以外,还补助4两粮食。学校可倒好,3两稀饭就把我们打发了。我心里犯着嘀咕,午饭时到伙房要了一份饭,那是两个粘面菜窝窝,我悄悄装进口袋里。又到高二四班打饭处,分饭的是生活委员李洪山,我们是会里初中的老同学。他见我口袋里鼓鼓的两个东西,已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瞅着我愣了一下,随手又把两个粘菜窝窝递给了我。我拿着两个沉重的菜窝窝,溜到一个无人处慢慢吃起来。本来是属于改善伙食的稀罕物件儿,馅儿里还见了油水儿,但我越吃越不是滋味。忽而觉得欺骗伙房多占多吃的是嗟来之食;忽而又觉得我半天除了教大家以外,还脱了200多块坯,按生产队的标准,至少得补助我8两粮食,我多占两个窝窝才4两粮食啊!又一转念,难道其他同学没干活儿吗?真乃是剪不断,理还乱……

当年,肚子闹革命,受着饥饿的煎熬。向饥饿抗争,免不了又违规、违纪、违信,受到精神上、良心上的折磨。即使几十年后的今天,虽不再受饥饿的煎熬,但当年那些不磊落、不仗义的行为老是挥之不去,且总要自责一番,这是为什么呀?正是:往昔苟且偷生阴曹少了一个饿死鬼,今朝磊落坦活阳府多了一位饱刺头。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