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已付稿酬] 【往事难忘】父亲的算盘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9-4-19 11:4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习洪业

在老家房屋的墙上,挂着一架算盘,色泽早已暗淡,珠杆已残破不堪,透过它的身影, 是30多年的历史变化的足迹,每当我看到它,就会勾起我对那些艰难岁月的深刻记忆。
生产队期间,父亲曾任过多年的会计,别看只是一个生产队的会计,要想当好却极不容易。处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其分配的方法也极其复杂,粮食要按人口和工分的比例分配,或人八劳二,或人八五劳一五。除此之外,柴、油、瓜、菜都要以此为基础,均匀分配。生性谨慎的父亲,为管好队里的每一分钱,终日辛勤操劳,呕心沥血。
虽然是生产队的会计,却不是全脱产,只有分粮、分柴、做账时才可以耽搁上一两天,而更多的时间是在夜间记账,因父亲遇事谨慎,唯恐算错账,几乎夜夜在昏暗的灯光下拨算盘,到很晚才休息。那辟里叭拉的响声,洒满我少年成长的岁月。记得有一天,到次日天亮时,看到父亲还在埋头计算,早饭时,父亲才放下算盘兴奋地说:“找到了!”原来是账面上差了一分钱。现在一分钱早已退出了市场流通,而当时的一分钱却不能与今日同日而语,生产队的工值最低时到过5分钱,也就是说社员们披星戴月干了一天活儿,只挣到一个5分的硬币。
在地里,社员们一个汗珠儿摔八瓣儿地辛勤劳作着,父亲每天噼里啪啦地算着分值。“交够公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才是自己的”,这就是当时的分配原则。每年秋天交完公粮,父亲和队干部们便会聚在一起,算着当年的收入,随着算盘的响声,父亲的脸越来越变得铁青,单看脸色我们已断定出当年的收入了,当最后揭盖儿时,父亲在全队社员们前面垂首站立,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当然,也有好年景的时候,有一年,父亲的算盘打得格外响亮,从队干部进进出出的脚步中,从每人脸上挂着的笑容中,断定年景不错,而父亲却不敢丝毫的马虎,一遍遍地反复计算,唯恐哪笔算错而虚报了年景,当队长向大家宣布:“今年分红工值是4毛5”时,社员们欢呼雀跃。那一年,我第一次从妈妈手里接过一张崭新的5角纸币,兴奋得一夜未眠。
而今,几十年的光景过去了,群众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群众的生活水平如芝麻开花儿节节高,高效农业的开发,科学技术的发展,新品种的引进,群众文化水平的提高,无不为新农村插上腾飞的翅膀。算盘,作为社会进步历史的见证,永远藏入了我们记忆的博物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