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代发:落樱有情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9-6-17 12: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落 樱 有 情

作者:习洪业

七十年代的农村还是生产队的大帮哄的生产模式,种植结构单一,粮食产量低下,种植的品种除大田的庄稼外,基本上没有果树,倒是家家户户的庭院里,都有桃、樱、杏、李等果树的种植,特别是樱桃树,几乎家家都有。
(一)
英子姑娘家里的樱桃在全村是最多的,前院后院几乎种满了,春天来临时,英子便会美美地享受着大自然的赐予。每天他都会小心地摘下最好的樱桃,用手绢包好带着去上学。她是班长,总是第一个到校,早早地开开教室门,悄悄地把樱桃放进强子的书桌里,又慌慌张张地坐回自己的位置。
强子是邻村的一个同学,英俊,潇洒,学习优秀。上初中时英子就对强子有好感,升高中时她庆幸和强子分到了一个班。强子是个十分聪明的孩子,吃着甜甜的樱桃,心里美滋滋的。这一天轮到英子和强子一起值日,等到学校的师生们散尽时,英子才和强子结伴回家,强子住的张庄比英子远2里地,英子提议从田间小路走,强子说:“这条路我没走过,”英子告诉他这条路近。二人并排走着,窄窄的小路有时两人的胳膊能碰在一起。“谢谢你的樱桃,”“你咋知道是我给的?”“带着你的体香呢,”英子眼睛里放出光彩,一串银玲般的笑声倾泻下来,两朵红晕飞上双腮。太美了!强子痴迷地看着她。平时强子没这么仔细地观察过英子,今天他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笑过后英子说“算你聪明。”两人缓缓地走着,轻轻地说着,浅浅地笑着,春风从他们的耳畔掠过,蝶儿,鸟儿伴着他们飞翔。走着走着,强子一抬头,忽然发现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口,不由得一楞,“这是我家,到我家坐坐吧,”强子显然没有想到,连连摆手,“我给你摘点樱桃,”当英子摘完樱桃出来时,强子早已逃得无影无踪,英子又一次笑弯了腰,他为自己小伎俩的成功而庆幸。就这样,两人分别驻进了彼此的心房,甜甜蜜蜜地思念着。
英子的村里有一个同班同学叫小丁,他父亲是村里的村长,很早他就对英子有好感,有几次等着与英子结伴上学都被拒绝。
高二那年冬天,国家开始征兵,号召适龄青年踊跃报名,参军入伍。海报发到了学校,强子看后有些心动,回家跟父母商量,得到了父亲的大力支持,在那个崇尚军人的年代,参军入伍真是全家人的光荣。这一天放学后,强子在门口等到英子,“我想去当兵,同意吗?”英子一下子跳了起来,“我同意!”
体检顺利通过,没几天大红的入伍通知书下来,父亲高兴地把它镶在了镜子的最外面。
(二)

下雪了,年关这场雪下得着实不小,几乎有半尺厚,在换发军装的前一天,强子来到了学校与老师同学们告别,英子放学后在门外等得心急如焚,强子出来,英子一个眼神两人便走上了那条二人小路,宁静的雪地上留下两行清晰的脚印,两人奋力跋涉着,话题由浅入深,快到家时,两人停了下来,强子直勾勾地看着她,“英子,等着我!”说完扭头走了,英子被这甜蜜的邀请击晕了,等他缓过神来大声喊道:“强子,我等你!”随之两行热泪淌了下来。
不知为什么,今天小丁走得特别晚,刚出校门发现有一双脚印奔向了坡下,他好奇地跟过去,前面有两个熟悉的身影,他屏住呼吸,睁大双眼,没错,就是他俩!妒火立刻燃遍全身,他对着两人的背影咬牙发誓,我喜欢的女人谁也别想娶走,我一定要把英子弄到手!
当英子提着一兜儿熟鸡蛋来到县招待所时,一片凝重的绿色弥漫在眼前,一队队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在列队上车,她前前后后地跑着,快速搜索着,一辆辆车缓缓地从眼前走过,即将过完时,她发现一辆车的窗子上一个人在使劲向她招手,她一下喊了出来“强子!”车子开动了,直到消失在她泪眼朦胧的视野。
没几天,英子接到了强子从部队寄来的信,告诉她新兵训练很紧张,也很辛苦,可能不会经常写信。英子把信贴在胸口,3个月的时间里她几乎每天都去等邮递员。这天与她熟悉的邮递员离得好远就听喊道:“英子,你的信!”她的心狂跳起来,拿到信飞快地跑回家关上门,手颤抖着打开信封,小心地抽信笺时,忽然一个东西掉在地上,她捡起来,只见一张照片上一个英俊的军人正在含笑看着她,她立刻把照片贴在脸上,心里不断呼唤着强子。以后的日子,读信成了他们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尽管她把每一封信都能从头至尾,连一个标点都不会落下地背下来,看到强子的照片,仍让她激动不已。
(三)
3年的高中读完了,没有机会升学的学生们,各自回到家开始转变角色,与农民们一起下地锄草,间苗,翻土,种地。渐渐地,他们白皙的脸变成了健康色,完成了从学生到农民的壮丽转身。
经过几年的锻炼,强子从一个农村小伙儿,成长为了一名合格的军人,一米八的个头成了全团的擎旗手,团首长见他是个好苗子,把他送到了集训大队深造,训练中他刻苦认真,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练队列,高标准地整内务,准确无误地背条令,后来,他被训练成了队伍的标兵,齐步每分钟120步,正步每分钟116步,跑步每分钟180,步幅、步速不差分厘。射击时,据枪、瞄准、击发一气呵成,成绩总是最佳,他在学习,努力,锻炼中成长。
这天,英子接到了强子的来信,说下周日要出一次差,在邻县的火车站换乘火车时,有四个小时的等车时间,问英子有机会去见一面不,英子心里一阵狂喜,算算还有3天的时间,连忙翻箱倒柜找衣服,最后还是穿上了上学时穿的那件蓝地碎花衫。一连两个晚上英子没有睡觉,到了第3天,她早早地起来,告诉爸妈到同学家玩一天,爸妈看着女儿天天干活累得心疼,说道:“去吧,早点回来,”英子边答应边跑出了家门。村口有一趟8点的公交车通往邻县,平时看着公交车跑得挺快,今天坐上车咋感觉这车这么慢呢?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站了,在她一脚刚踏出车门时,便被一双大手揽住,她呼喊一声强子,便瘫软在了他的怀里。两人来到宾馆,四目相对时泪水又一次模糊了英子的双眼,她扑过去,“强子,想死我了,”一双热唇像磁铁一样吸在一起。
随着年龄的增长,小丁想要娶英子的念头愈加强烈,他跟爸妈说出自己的愿望,并告诉他们,如果娶不到英子,这辈子你们就别想抱孙子了,他父亲发动很多人去游说英子爸妈。另一方面小丁绞尽脑汁寻找机会,他相信凭着自己的机灵,就没有办不了的事儿。
这一天他溜到了大队部,这时邮递员刚刚放下信件走了,见队部没有人,他立刻翻找那些信件,突然,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他的眼帘,啊!这不是部队给英子的信吗?他慌忙把信揣在怀里匆匆回到家。看着强子那火辣辣的语言,他妒火中烧,强子在信中暗示可能地位有变化,最后还缀了一首词。看完信他恨得咬牙切齿,随后,想起来一条毒计。终有一天,他看到英子把一封信放进了队部的信袋里便匆匆走了,她每次都是这样寄信,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小丁取回信,到家小心翼翼地打开,“亲爱的强子”以后的甜言蜜语直气得他头脑发胀,“贱人,等我把你娶到手,我要让你把这些话亲口说给我,让我耳朵舒服。”他抽出信笺,用红笔模仿着英子的字迹写道:“强子,你要提干了,我配不上你了,我们就此分手,各奔东西吧,再找一个比我好的姑娘,请你别再找我了,这也是我爸妈的意思。”看着编得满意,悄悄地封上信封送了回去。
(四)
1979年风云突变,中越关系骤然紧张,我国决定开展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击越南的嚣张气焰,强子的部队作为第一批参战部队已经进行了战前动员,还有两天就要奔赴边界地区开展适应性训练,在全团参战动员大会上,强子(张强)被任命为一连一排长,大家都在紧张地准备着,这时通讯员找到他“排长,你的信,”“好的,”看到英子那熟悉的字迹,感到浑身温暖,他拆开信,脸色立刻变得铁青,目光犀利起来,很久他才缓过神来,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好,反正从现在起,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有战斗就会有牺牲,万一牺牲在战场,也省得连累英子。这时集合哨音响了,他赶快跑步去集合。
这场战斗实实在在地打响了,在强大炮火的配合下,作为尖刀连的一连在大部队前面就像一把尖刀一样插入敌阵地。在这片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处处危机四伏,地雷、暗堡、陷阱、一个不注意随时会有牺牲的危险。一排的战士们在前面披荆斩棘,冲锋陷阵。在突破暴露在敌人火力下的一条生死线时,眼看着战友们一个个倒在敌人的枪口下,张强大喝一声:“闪开”,凭着他娴熟的战术技术和巧妙的伪装,顺利通过生死线,战士们按着他的方法一个个安全通过,准确地报告了敌火力点的方位,立刻,怒吼的炮火把那个山头削平,为大部队顺利前进立下战功。在冲锋中他3处负伤,虽然不是致命伤,每次都是血流如注,他叫卫生员扎好伤口,不顾生死地又投入战斗。
近一年的时间,英子没接到强子的信,尽管她几乎天天给强子写信,她忧心忡忡,度日如年,夜不能寐,终日以泪洗面。这天家里来了两个人,爸妈来到英子的屋子,妈妈跟英子说有人给她提亲,当提到是小丁时,英子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这天英子出门,在一个拐角处小丁闪了出来,英子立马回头,小丁说:“英子,你别躲我,强子提了干部,地位不一样了,咱们配不上了,我从很久以前就非常喜欢你,如果咱俩成家,凭咱俩的聪明才智一定能过上好日子,我说的都是心里话,不信你去问问”,英子听到这个消息,一阵眩晕。一句话倒是提醒了英子,她立刻赶到了张庄,见到了强子的父母,“大大,我是强子的同学英子,很长时间没有他的消息了,他给家里来过信吗?”张妈妈着急地接着说“是啊,强子也有快一年没有来信了。”英子沮丧地回到家,爸妈在屋里正等她,看到英子憔悴的样子,当妈的抹着泪,爸爸说:“英子,爸爸知道你心里苦,可咱们还是面对现实吧,都传说你那个同学提了干部,肩膀头就高了,如果我们再找人家那就是高攀了,再说前方正在打仗,打仗就有危险,要说小丁这个孩子也不错,论文化与你相当,身高长相都不差,他爸爸是村长,像咱们这个独女家庭,需要有人照应,嫁到他家也算有了好的归宿。”看着满头白发的父母、英子哭了,从此再也不反抗了,任小丁的阴谋一步一步得逞,到了年底丁家要结婚,英子报复性地把结婚的日子定在了强子入伍的那一天。
又下雪了,和强子走的前一天雪下得一样大,英子穿上与强子走路时穿的衣服,独自一人走上了二人小路,她不时回回头,看着这孤零零的脚印,伤心到了极点,对天吟起陆游唐婉的那首千古绝唱《钗头凤》,“人成个,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瞒!瞒!瞒!”她边吟边抓起雪使劲抛到空中,任雪块砸在自己的脸上与泪水冻在一起。
结婚的前夜,英子拿出强子的照片和信件,把照片贴在自己的脸上,一声声呼唤着强子的名字,整整哭了一夜,直到把照片用泪水粘在了脸上。她把信件平整地叠好,双手托起,像宗教仪式一样虔诚地放进箱底,她要向自己的青春告别。第二天,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丁家添人进口。
(五)

部队撤回了驻地,人们都争先恐后地去连部,寻找自己的信件,“家书抵万金”,在这些幸存的战士中,诠释得淋漓尽致。张强不敢去找信,他不知道英子还会不会给他来信,一会儿通讯员过来,交给他两封信,看看都是父亲来的信,满纸都是二老焦急的担心,张强低下头,心情沉重,忙着给父母写信报平安。
部队开始紧张地调整,补充战斗减员,总结战斗经验,表彰先进,张强荣立二等功,晋升为一连连长。这天营长打电话告诉他,团长特批他一个星期的假,给父母报个平安,有消息说下一步还要抽调骨干力量再赴前线。张强立刻启程回到家里,他简单地跟二老说了参战的事,妈妈告诉他曾经有一个叫英子女同学打听你的消息,后来听说她跟小丁结婚了,强子不由得心头一震。7天的时间里,强子尽最大努力帮父母干活,以排遣心中的痛楚,妈妈说:“强子,年纪不小了,应该成家了,”“妈,不急。”7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他启程回连队,当他打电话向营长销假时,营长说:“正好,团崔政委让你回来后立即去找他。”能是什么事呢?他立刻跑步到了团部,来到政委办公室喊道:“报告!”“进来。”张强一个标准的军礼,“一连长张强报到!”崔政委说:“坐下吧,”“是!”他正襟危坐听着政委的问话,“张连长,”“到!”他再次站起来,“我代表组织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是!”“你有对象吗?”张强怎么也没想到政委会问这个问题,他略一思索说:“没有,”“从来没处过吗?”政委提高了嗓音,张强沉吟一下便把他和英子情况一五一十作了汇报,政委说:“现在你回去把你的证据给我找出来,敢提干部吹对象我立刻撤了你的职。”“是!”他跑步回到连队,找到通讯员打开储藏室,在留守包架上找到自己的提包,一会儿才从底下翻出来那封红笔写的信,他立刻跑回政委办公室,把信递了过去,,政委展开仔细观看后说:“好吧,先放我这,过两天还你。”张强不知道政委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他知道提干部吹对象这种现象是绝对不允许的。第二天政委一个电话又把张强叫了去,今天政委的脸上放了晴,把信还给张强后笑着说:“经过调查,对象不是你主动吹的,你过关了。”张强舒了一口气,政委看着张强缓缓地说:“张连长,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到了找对象的时候就应该考虑了,”“政委,不急。”“我给你做个大媒好不好?师政委的女儿刘爽,今年24岁,在师医院当医生,我看你俩挺般配,咋样,同意不?”张强表情复杂,语无伦次,政委笑着说:“你也别着急,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考虑,然后答复我”。张强回到连队,夜间辗转反侧,他没有找领导女儿当对象的思想准备,又渴望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战友,矛盾的心理,让他左右为难。没等过完两天,第二天晚上政委打来了电话,“张强,考虑得怎么样了?哎呀,军人就别婆婆妈妈的好不好,这样吧,明天给你放一天假,你俩去城里玩一天,早上8点你在师部的十字路口等她。”
按照政委的安排,他早早地就等在了路口,不大会儿从远处飘来一朵“红云”,在这满是绿色的军营里,红色特别扎眼,只惹得路边的战友们纷纷侧目,“张连长”,清脆的声音从“红云”中飘了出来,张强笑着说“你好”,两人走出营门,坐上了3路车。营房离市里有五站地,在公园门口二人下车。在一个凉亭里,二人对面坐下,张强打量着刘爽,高挑的身材,姣好的面容,眼睛里透着机灵,见张强不语,姑娘说道:“张连长你是全军有名的大英雄,”张强低下头说:“我算什么,那么多战友都牺牲在那里,”姑娘觉得话题沉重了,便转了话锋,“在军报上看到过你在猫耳洞里写的战地诗,造诣不浅”,“我只喜欢军旅诗,‘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刘爽笑道,“我却喜欢闺怨诗的小清新,如果是写战事,从闺怨角度会更有味道,‘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是不是更有意境?”“‘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气势磅礴,壮志凌云。”“‘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姑娘站起来转了一圈指指两旁的绿柳,陶醉地吟着。“‘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见难不住他,姑娘又婉尔一笑,一首俏皮的《调笑令》轻轻淌出,“‘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张强说:“这种调笑的词牌,写起军旅来会更能打动人心,‘河汉,河汉,晓挂秋城漫漫,愁人起望独思,江南塞北别离,离别,离别,河汉虽同路绝’,把戍边军人的思乡之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诗词一下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张强发现刘爽姑娘不但文采出众,更是机智过人,心中暗暗欢喜。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两人都觉得意犹未尽。第二天,崔政委打了电话告诉他“姑娘对你有好感,你要好好把握!”
这个星期天刘爽找到张强,悄悄地告诉他,“爸妈要见你,”张强一听,有些紧张,刘爽笑道:“看你紧张的,我爸妈可好了。”两人连忙来到军人服务社买了些水果,张强便跟着刘爽进了家门。刚进院刘爽喊道:“爸、妈,我回来了!”只听见屋里传来洪钟般的声音,“小爽,张强来了吗?”张强忙放下东西,敬礼报告:“一连长张强报到”。“哎呀,在家里就不要拘礼了,快进屋坐下,”刘政委典型的山东大汉,人高马大,说话铿锵有力。说着刘爽拉着妈妈进来,张强立刻站起来,“阿姨好”,老人脸上绽开笑容,“快坐快坐”。
军人家庭就是不一样,寒喧几句,话题就扯到了中越自卫反击战中,政委让张强讲讲这次战斗的体会,张强从自己参战的实践中,讲出了很多独到的见解,并把自己写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典型战例分析》书稿递给政委看,刘政委仔细地看着,不时提出一些问题,边看边点头,自言自语道:“后生可畏。”中午政委挽留张强吃饭,张强说:“下午有军报记者来采访,我得早早地回去准备一下。”送走了张强,政委叫来女儿,告诉她:“你要把他给我看好了,尽快让他成为我的乘龙快婿。”
过年时张强把刘爽带回家拜见父母,二老见媳妇如此得通情达理,乖巧懂事,直乐得合不拢嘴,姑娘自幼在农村奶奶家长大,对老人有天生的亲和力,全家人都十分喜欢。归队前张强悄悄告诉爸妈,他父亲是个师长那么大的官,把父母惊得张大了嘴巴。八一建军节两人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婚后,刘爽亲自把公婆接到了城里,两家人生活在一起,其乐融融。
(六)
日子过得真快,一晃女儿上了高中,儿子也上了初中,英子看着两个孩子健康地成长,自是心里欢喜,这天她看到儿子的裤腿短了,想找一块同色的布接接裤腿,便翻箱倒柜地找起来,当他翻到箱子的最底层时,发现一个发黄的纸片在底下,他捡起来仔细观看,突然他睁大眼睛,细辨认这熟悉的字迹,是自己的名字,他连忙抽出信笺,屏住呼吸,从头至尾看了几遍,这不是我当年盼瞎了双眼的那封信吗?怎么在这儿了?她继续看下去,在信的结尾处是一首书写工整的《一剪梅》“二十五岁方知愁,百般滋味,都上心头,自从唇边吻香留,就像鱼儿吞了金钩;爱字一沾不自由,才别一日,真似三秋,为伊消瘦也风流,梦也温柔,信也温柔’。”她立刻揪起自己的头发,知道这不是在做梦,她一声疹人的怒吼飞出窗外,小丁听到他的喊叫连忙进门,英子哭喊着“强子,强子!”这时的英子一副绝望的面孔,小丁忙过来扶她,英子双眼喷火,怒吼道:“说!这封信是咋回事?”见她浑身颤抖,小丁一下子慌了,“如果你今天不说清,我就和你同归于尽!再住上看,右手居然举着一把剪刀,小丁着实被吓到了,不得已才呑呑吐吐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这是只听到英子的一声惨叫,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昏死了过去。
经过医院几天的抢救,英子算是保住了命,醒来时见到两位白发苍苍的父母和一对未成年的孩子陪在身边,心如刀铰。为了不耽误孩子的学业和拖累老人,没等到痊愈,英子硬是拖着虚弱的身子出了院。从此她边浆养身子,边照顾两个孩子,再也不去理会小丁了。
命运真是捉弄人,这几天小丁连连咳嗽,诊断的结果如五雷轰顶。——肺癌。英子日夜守候,体贴入微,尽到了一个妻子的责任,小丁苦撑了没几个月便撒手人寰,英子悲痛不已,哀叹人生苦短。
(七)
作为军事干部,张强刻苦钻研业务,又到国防大学去深造,最后在师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他们有一个女儿在国家媒体当记者,可悲的是刘爽在一次进藏巡诊中不幸牺牲。
英子细心照顾一对儿女只到成人,女儿学的是林果专业,和班里一个同学成了家,婚后二人没找单位上班,而是回到家里,潜心研究果品。儿子被分配当了老师,没几年儿女成家,晚辈绕膝,含饴弄孙,其乐融融。在闲暇时,他把娘家的优质樱桃移进自己的院里,又拆掉围墙用樱桃树夹起来篱笆,每到春天蜂蝶飞舞的时候,那红红白白的樱桃总会让她感动。
女儿回来时,张强告诉她,“爸爸想走动走动去”,“去哪儿啊?”“回老家,趁现在身还硬朗,我想活动活动,”“我陪您去吧,”“不用你操心,家里堂兄弟好几个,他们会照顾我的”见到爸爸主意已定女儿便同意了,“好吧,您多保重身体,有事及时跟我联系。”
高铁真是快呀,几个小时的行程中,他目不暇接地领略华北大地的美丽。张强下车后久久地伫立在那里,这宽敞的广场,气派的车站,就是当年我们从这里走时的那个简陋的车站吗?他正发愣,一个出租车司机过来,“大大,您想去哪儿啊?”他想想,是啊,我去哪呢?要不先到学校看看吧,“你把我拉到城南宋庄吧”一会儿车停下来,“大大,宋庄到了”。张强仔细打量着,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影子,他在村里沿着街道走着,见到一个老人,忙问:“老哥,我问一下宋庄高中在哪个方向?”老人打量着他说“几十年前的事了,后来学校搬走了原址就拆了。”张强迷茫地摇摇头,顺着老人指的方向,向西走到街的尽头,看到人们在翻地播种,他上前打问当年的高中所在的位置,农人指着脚下正在耕作的这片土地说“这就是当年高中的遗址。”他想起当年热火朝天的高中生活,感叹着岁月的沧桑巨变。之后,他凭着记忆,想再走一次二人小路,地里早也没有了小路的影子,他边走边回想着当然和英子一起走路的情景,身边仿佛又响起来英子银铃般地笑声。
不知不觉中,他走进了一个村庄,见到路边的这家人家很是特别,特别在于这家在院子四周的围墙,不是砖砌的,而是用樱桃树林夹成的篱笆。正是樱桃成熟的季节,一串串樱桃盎然地生长着,像个世外桃源。
“别跑了,当心摔着!”院子里传来孩子的嬉笑声,忽然,孩子跑出门一下撞到了张强的身上,“看你这孩子,”说着话,一个女人追出来,“对不起,孩子淘气。”“没关系,”当两人四目相对时,张强睁大眼睛,女人张大了嘴巴,就这样僵持了有1分钟,两人几乎同时喊出来,“英子!强子!”只见英子一个趔趄向后摔去,强子赶紧上前扶住她,英子顺势躺在了他的怀里,两行热泪淌了下来。“奶奶,奶奶”,孙子的叫声,让英子一激灵清醒了过来,“对不起,”强子摆摆手,英子忙说“快进屋”。英子拿来当年强子写给她的信,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强子点点头,“因为当时正在打仗,我们上了战场,后来听说你成家了,都是命运捉弄人,这么多年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现在过得好吗?”英子说:“儿女都大了,我们也老了,啥好不好的,”她把信封递给强子说:“物归原主吧吧,”强子笑着说:“这都是你的财产了,你留着吧。”英子点点头,泪水还是止不住地流下来。
“妈,我回来了,”一声清脆的喊声,闺女进了屋,英子忙擦干眼泪,“哟,有客人哪?”英子说:“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强子舅舅,这是我的女儿丁丽,”丁丽仔细打量着张强,舅舅,“难怪我妈妈当年”英子连忙摆摆手,不让女儿说下去,女儿笑着说:“不说了,今天舅舅来了就一切风平浪静了。妈妈,舅舅,这是我引进的大樱桃,现在市场价40元一斤,尝尝好吃不?”张强拿起来尝尝,“嗯,口味不错,”“这种樱桃市场前景非常好,丁丽像见到知音一样把自己调研的结果,市场的前景,技术的支撑,生长的条件,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我的目标是把全村、全乡、乃至全县的土地都建成大樱桃种植基地,让大家一同致富,我可以给大家技术支撑”,“那你这样的目标多久能实现?”“我现在种植成功了,有收益了,群众也有目共睹了,推广只是个时间问题,如果能注入资金,我的项目很快就会成功”
又是一年芳草绿,第二年春天刚一开春,一大片地土开始施工,早早的“丽强大樱种植桃基地大红的招牌挂了起来,人们看到张强里里外外地忙活着,部队退休干部回乡投资置业帮助群众致富的故事,被传为佳话。
太阳拉下帷幕,夕阳把大地涂抹成了一个金色的世界,晚归的老牛,荷锄的农人,飘香的农舍,都被幻化成了美丽的剪影,大棚前,有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格外长,那是强子和英子。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网站地图| 非法内容举报电话:13933316〇88,邮箱:anjinggang@126.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