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63期:下关东,走边外(张蓬云)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9-10-9 14: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下关东,走边外
  ○张蓬云

    下关东

    现在的人们在言谈中,常将旧社会从河北、山东、山西等地的人,携妻将子,千辛万苦到关外(山海关迤东)谋生的,称“闯关东”。词典里也有此条的解释。看来是对这些人的赞许:在关内生活无着落了,去东北闯出一条生路吧。
    不过,在我们这些“闯关东”的后代耳中,却从没听说这个词。我爷爷(马头营张庄子)1876年(22岁)独自从河北省乐亭县到奉天(现沈阳),以卖腿带为生。东北天气冷,无论男女或是大人小孩,一入秋就得扎腿,就是用一寸多宽、3尺长的黑布带,将裤脚扎紧扎实,以免从腿脚下面进入冷风,并避免衣服内的热量从腿脚外散,达到保暖目的。就如旧时的军人都要“打绑腿”一样。这种小生意,本钱不多,也没有什么技术性,很适合初踏关外的穷人操持。虽本小利微,但天天开张,有点收入,发不了财,可也饿不死人。如果能吃苦,多动少闲,也能挣下点钱。
    我爷爷“工作”了10多年,手里有了点钱,就回河北老家了。他不是个能创业的人,手里攒了点钱就满足了,回家娶妻过上了一天能有两顿粥的日子。等我父亲15岁时,家里地无一垄,船无半板(我家那里是半农半渔),过日子太难了,我爷爷就说咱还是下关东吧。于是他先去,是因为他曾到过关东。我爷爷到奉天两个月后,我父亲就背井离乡,告别母亲,下了关东。那是1919年,他15岁。
    在沈阳城小西门里,有一大片胡同,住着许多人家,被当地人称为“老呔窝”,住户全是从河北昌(昌黎)滦(滦县)乐(乐亭)来的人。在此地北边还有一个“山东堡”,住的全是从山东逃难来的。在此二处之东,还有一片大杂院住家的,因为全是山西人,所以被人叫“老西儿地”。我在这样的地界里长大,从未听说过“闯关东”,倒是“下关东”三字让我从小就知道父辈们的辛苦与无奈。
    我爸爸读了四年私塾,文化低,说不明白为什么当时就叫“下关东”。不过,他给我说了点理由:旧社会有钱有势人家的xj,如果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在万般无奈之下,嫁了个穷小子,人家常称此为“下嫁”。下,肯定不如上,也不如闯。上关东,语意平和;闯关东,有股子精神;而下关东,则全是无奈。在家乡活不下去了,有啥办法?下关东吧,这就有了一股丢人现眼的味儿。在著名小说《红旗谱》里,朱老忠打了人惹了祸,地主老财买通官府要抓他,没了办法,于是,他“背上铺盖卷,提起两腿下了关东”。下关东,是那个穷人活不了,实在没了盼头与希望的年月,把人逼出来的最后一招。听说关外地多人少,黑土地肥沃,到了那儿肯下力气,就能有口饭吃,就能养家糊口。也有些人不愿意离开故土,那你就得饿死。俗话说“人挪活,树挪死”,从小我就听说过许多这样的故事。下关东,是穷苦人的无奈,是实情;闯关东,是文人的创造,是虚词儿。

    走边外

    旧时,穷人们有句话,叫“下关东,走边外”。下关东当然就是以个人的条件找个谋生的地方生存下去。“走边外”除了有相同意思外,另有一层内容,那就是因此要更辛苦、更危险,也许就有去无回了。
    什么是“走边外”?原来,在清顺治年间开始分段修筑,至康熙中期陆续完成了的一道千余里长的柳条子墙,称作“柳条边”,也叫“盛京边墙”。它就是在土地上栽种宽三丈的柳树条子,形成一道林带。它西起山海关,沿辽西、辽北,一直延伸到辽东的宽甸县和丹东。用这道柳条墙把辽宁省圈起来,不准老百姓越过。特别严防下关东的人跑过去,到吉林、黑龙江一带去挖人参、掘金矿、打猎或伐木。封建的清王朝认为,那里的一切全是“国家”的财产,谁也不准滥掘滥伐。
    当时到边外去挖人参、采摘山货、药材是可以的,但是,你得有当地官府出具的证件和路条。并且要查明出去时你携带了什么行李、工具,回来时要检查,少了的东西,得说明情况。你从边外带回了什么,要按量纳税。在那个年月,从关内下关东来的人,如果不想学手艺,又无其他技艺,只要你有胆量、有力气,又肯吃苦耐劳,“走边外”是条快速生根立命、发点小财的路子。关键是你要能从柳条边墙的卡子混过去,这有两种办法,一是你有点钱,拿出来行贿哨卡上的兵,就能大大方方“走边外”了。没钱,就一伙人合起来,到没人看守的荒无人烟处钻柳树条子墙。只要到了边外,开荒种地,就有了饭吃;要是身板好,能吃苦,再去采蘑菇、木耳、榛子、挖山参,这就有了钱花,或许还能攒下钱盖房子,让生活好起来。我舅(乐亭古河人)和姨妈他们就是“走边外”的,1946年和1948年,我妈带我曾两次走亲戚去看望他们,我姨在满洲里市,我舅在朝阳镇(现辉南)。我姨在满洲里住的是木房子,就是一根根粗大的圆木材叠起来的,她们开了许多地,日子还算可以。我大舅在辉南一半开小铺做生意,一半时间搭伙上山采参、蘑菇、木耳。他每年都来奉天看小妹妹(我妈),用麻袋带来许多木耳、蘑菇,还给我妈一些老山参。他家的日子过的比较富裕。
    (作者张蓬云,乐亭人,中国《航天人》、《航天文艺》主编,已退休。)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主办:乐亭县乡园广告工作室
  • 联系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 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  |网站地图 | 非法内容举报电话:13933316〇88,邮箱:anjinggang@126.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