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63期:皮影艺术家孙兆祥(戴洪祥、张文彬)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9-10-9 15:2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皮影艺术家孙兆祥
作者:戴洪祥、张文彬

老一辈乐亭皮影艺术家孙兆祥,是我们的姥爷,他老人家的德艺建树,在乐亭皮影界颇有斐声,怎奈姥爷仙逝时,我们尚处于童年时期,对老人家的艺术成长环境和艺术发展历程尚未形成深刻的、全面了解。只能从父母辈对他的回忆中搜集,但也只不过是只鳞片爪。

寒门生贵家业双成

姥爷孙兆祥(1866—1957),号孙老兆,阎各庄镇宁庄村人,出生于一个极度贫寒的农家。童年时期,就横遭父母双亡之祸,是家嫂含辛茹苦把他和他弟弟养大。因此,他一生对嫂子感恩戴德,敬重有加,视之如母。

在旧社会,每到过年,都要给仙家上供,上供时,要用四枚“大钱儿”压供桌,以示来年生活富裕吉祥。由于家里很穷,没有这四枚大钱儿,嫂子就到邻居家借来四枚大钱儿压供桌,待正月过后再把大钱儿还给人家。年幼的姥爷不知道这些事情,就从供桌上拿走四枚大钱儿和弟弟到外面玩耍,恰巧让借给钱的邻居看到,随即找上门来对嫂子说:“你们家没钱压供桌,怎么却有钱让孩子玩儿钱?”嫂子听了这话之后,马上把两个弟弟喊到家里,并和他们讲述了用压供桌大钱儿的来历,两个弟弟听了之后,就乖乖地把大钱儿送回供桌。这件事情,在姥爷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并由此立志,长大以后,一定要挣钱养家。

在贫寒的条件下,嫂子根本无力送他到学校接受文化教育。在他12岁那年,嫂子为了让他学到一门糊口技艺,减轻不堪重负的家庭压力,托人把姥爷送到一个皮影班学艺。

艰难困苦的生存环境,可能使人颓废,也可能促人奋进。姥爷属于后者。贫困逆境磨练了他百折不挠的意志品质,出身低微成就了他穷则思变的向上精神,寄人篱下练就了他察言观色、八面玲珑的处事技巧。在皮影剧团,他出色地完成了力所能及、哪怕是卑微低贱的服务工作,同时又如饥似渴地向班里的艺人们学习皮影艺术。影班里的大人们都很喜欢这个懂事的孩子,毫无保留地教他认字写字,教给他各种角色的唱腔和操纵技巧。他天资异常聪慧,学习认真刻苦,很快就学会了认读剧本、各种唱腔和乐器操作,以几乎全能的态势参与了皮影演出。

17岁那年,由于处于变声期,他不得不暂时离开影班回家务农。变声期过后,又重返影班唱影,直至耄耋之年。在70余年的影事生涯中,躬耕不辍,在演唱、操纵和编剧各方面都臻于完美。

我们的姥爷兄弟三人,他的兄长——我们的大姥爷是一个庄稼人,一生老实厚道。他的弟弟——我们的三姥爷,在闯关东的采金活动中失踪。他们兄弟三人一生没有分家,一家几十口人的经济重担,多年几乎全部落在他一人身上。在解放前的影艺界,有的艺人挣了钱后,吃喝嫖赌抽大烟。但姥爷却是“出淤泥而不染”,终生没有一点点不良嗜好,把所有的演出收入都用于养家和慈善活动。

在家庭生活中,姥爷以身作则维护大姥的权威。有一次,不知是谁犯了错误,惹翻了大姥,她老人家在院内叫骂不止,吓得一家老小都不敢出大气。这时,姥爷便笑嘻嘻地走上去说:“嫂子,不管是谁,只要他犯错误,惹恼了你老人家,都该挨骂。就是我,犯了错也该骂。怕只怕嫂子骂的时间太长了,累坏了身子,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情。我想,你老人家是不是先歇口气,等攒足了精神,再接着骂。这样,既教育了他们,又保护了你的身体,你看可不可以?”一番外柔内刚的劝解,说得大姥转怒为笑,既化解了矛盾,又维护了大姥一家之主的尊严。

在主外的姥爷和主内的大姥共同努力下,兄弟三人都建置了体面的大宅院,购置了足以供全家生活的田地。姥爷还把自己的儿子过继给了无子嗣在家守寡的弟媳。

解放前夕,姥爷的大孙子,我们的大表兄孙秋昌考上了清华大学。这虽然是举家皆庆的喜事,但是,面对高昂的学费,全家人一筹莫展。这时,已经80多岁,居家养老的姥爷又披挂上阵,重登皮影舞台,为孙子赚取学费,直至孙子大学毕业。可以说,用家、业双成来评价姥爷,是当之无愧的。

宽善正勤德艺双馨

宽容大度,遇事不怒,是许多人理论上的追求原则。但在实际上真正完全做到是很难的。而姥爷却做到了。据长辈们说,在他90多岁的人生当中,没有在家中生过一次气。艺友们也说,在跟姥爷多年共事中,从没看到他在任何场合下生过一次气。在一次聚餐中,一位艺人喝多了酒,由于对他(影班之主)在一件事的处理上想不通,酒后失态,竟破口大骂起来。在场的艺友都劝姥爷不要吃饭了,因为生着气吃饭会伤身体。而姥爷却笑答:“不会的。”他对那位艺人的叫骂不鄙视、不愤怒、不还口、不冷漠,如同万事皆空般地淡定。后来那位艺人酒醒之后,很是惭愧,频频向姥爷道歉。姥爷在他冷静的状态下向他解释那样处理事情的原因,此后如同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如常对待那位艺友,使他很受感动。后来,那位艺友一直真诚地配合姥爷的工作,并成为挚友。

姥爷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影班中的艺人每有婚丧嫁娶等大事,他总是慷慨解囊。因此,使得戏班亲善团结,人心凝聚。

对子女,他有一条家训:“家中有剩饭,路上有饥人。”要求子女要真诚地帮助遭受困难的人,不管认识不认识,多年间,子女们都虔诚地恪守这个家训。据长辈回忆,建国初的一年年景不好,生活很困难,家里来了一个讨饭的老太太,她哭诉说,老头子饿的快要死了,随便给点什么吃的都行。可是,家里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了,仅有的一点糠已经和好,正准备蒸窝头。他就把正要上锅的糠窝头拿出几个放在老太太的篮子里,又命孩子从仅有的20几个萝卜里拿出8个送给了老太太。及时地帮助了老人断炊之困,老人千恩万谢地走了。不想几年后,她竟然带着礼物来回访,说是老头子吃了你们给的食物,活过来了,现在条件好了,特来拜谢。

“五四”前后,姥爷在革命先驱李大钊新文化思想的直接、间接影响下,逐步升华为关注社会,爱国爱民的“大善”。并付诸艺术实践中。当时,曾有一个鱼肉百姓的黑社会头目“黑蟒”被不堪欺凌的百姓打死,姥爷闻知立即带影班义务为乡民演出庆贺。在倭寇肆虐东三省时,他竟敢冒着极大风险,演出李大钊写的抗日剧本《安重根刺伊藤博文》,这不也是爱国主义的“大善”么?

姥爷为人正义,洁身自好。他所处的时代,兵匪横行,官府霸道,作为在夹缝中生存的民间艺人,他本着“入世以求生存,出世以求自爱”的原则,在与各种势力的委蛇周旋中,从不丧失做人的准则,自始至终保持一个正直艺术家的良知善本。

姥爷在乐亭影演艺中为唱工兼操纵。先攻生行,后改花生,还善贴、拿。早期在翠荫堂班做艺时,曾跟一代皮影宗师张老璧学习拿影(操作影人),贴、拿深得其真传,操纵灵活,情态逼真,尤擅短打人物操作,观众赞誉:“孙老兆拿影、无对手。”演唱中善于处理各类不同身份、性格的人物感情,很受观众欢迎。他还就影人雕刻和雕刻艺人相互切磋,总结出一套选皮雕刻理论:“一张驴皮宽又宽,使用起来选择严。肋边骨处最透明,刻出头茬色鲜艳。屁股皮张易回卷,雕镂影人不平板。脊背适合刻帷幔。(刻桌、椅、大帐、挂帘用)大刀口,小刀口,刀口犀利要直走。里裂外斜最禁忌,乱加饰物俊变丑。脖皮用在车马船。(刻马、虎、车)顺茬做出能直立,横茬刻完卷又偏。鼻尖眼尖帅盔尖,斜行一线尖对尖。嘴角眼角要相对,刻出影人笑微微。

姥爷先后在翠荫堂班、乾利堂班、刘家班从影。期间,为提高剧目演唱效果,曾对多部传统剧目的整理改编,如《洞庭湖》中柳毅与龙女的反封建、争取婚姻自由的进步思想脍炙人口的精彩唱词,直到今天柳毅传书的唱段仍为人们哼唱。在唱词创作上他十分注重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关系,注意艺术的精益求精,他说过这样一句话:“唱好影,就要以道养艺,以艺扬道。”还说:“品味低的剧本遭人骂,缺德,挣多少钱也不干。而品味高的剧本,只有演好才有人看,才能扬的出去,也才能挣钱。”他为人公正热忱,在培养后进者,能慧眼识珠,不遗余力。当年,皮影界名净郑六曾三下乐亭学艺,最后就是在他的扶植下成名于乐亭影坛。晚年,有很多影迷和艺人来到家里同他谈艺,学艺。他说过这样一段话:艺无止境,唱好每一句皮影,需要仔细揣摩剧中人物的性格,心境,在此基础上自己再创作,演唱才能恰到好处,比如,有句“得燥汗似蒸笼”的唱词,如果只泛泛一唱,那只是说戏,而不是演戏,但加上一句叹声“唉!”再唱,这时影人操纵者就配合这声“唉”跺一下脚,剧中人物就会形神兼备,戏就演活了。当年,他带着影班之所以走红京津冀,东三省,是与在艺术上不断求索,用心血和汗水对艺术的精雕细刻分不开的。因此说,用艺德双馨来评价我们的姥爷是当之无愧的。

思想新潮倾向革命

姥爷一生曾为三件事自豪:一是生于1866年,与孙中山先生同庚;二是自己是乐亭县第一个剪辫子的人;三是曾与李大钊有过较长一段时间的密切交往。

前两个自豪点,可以推知,他比较早期就接受了孙中山的革命思想。顶住旧势力、旧思想的压力,第一个在乐亭县剪辫子。

革命先驱李大钊一向重视民间文艺,传播新思想、新文化,团结教育群众反帝反封、改造社会。“五四”运动后的一个暑假,李大钊回到乐亭,为了使乡民们激发乡民们的爱国热情,懂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编写了表现朝鲜爱国志士的《安重根刺伊藤博文》皮影剧本,并亲自和姥爷商谈排演事宜。姥爷爽快答应,立即设计、雕刻影人,发动艺人排练,很快将这出影搬上影幕。首先在城里阁上公演,观众人山人海。次日,乐亭城乡街头巷尾,人们纷纷议论着安重根的爱国义举,受到了一次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1918年,滦县高狗庄发生杨三娥为姐姐申冤状告高占英与嫂通奸害命之事。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17岁的少女敢于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不畏强暴,是难能可贵的。李大钊又建议姥爷编成影卷。姥爷欣然命笔,写成剧本《杨三姐告状》,在乐亭城演出,轰动全县,倍受民众欢迎。后来又编写了具有妇女解放、救国救民思想的新剧本《剪发顶嘴》、《枪毙张万豪》等新剧目,为乐亭影剧目改革起到重大的促进作用。姥爷也因此成为乐亭影上演现代剧的先行者。

叹逝者不可再,知来者之可催。以此文祝愿乐亭皮影这朵艺术之花继往开来,长开不败。

(作者戴洪祥,唐山陡河发电厂退休职工;张文彬,乐亭县卫生局退休干部。)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主办:乐亭县乡园广告工作室
  • 联系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 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  |网站地图 | 非法内容举报电话:13933316〇88,邮箱:anjinggang@126.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