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63期:我看幽默老人方成(王玉祥)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9-10-11 16: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看幽默老人方成
  ○王玉祥
     方成_副本.jpg
  同千千万万读者一样,几十年来,我曾无数次地从报刊书籍上欣赏品味过方成先生的漫画,不胜仰慕久矣。可没想到,而今,居然能与这位名闻中外的漫画大师合作,为他的一幅幅幽默妙品题诗,然后在羊城晚报这样的权威大报特辟诗配画专栏发表。所以我对方老说:“能跟您合作,我确实感到很荣幸。”不料他马上应道,“跟你合作我也同样荣幸啊!”一句话顿时让我心头发热感慨横生:一位从艺70多年并长期任职中国第一大报的前辈,一位当我尚未呱呱坠地他就已发表作品并主持知名报刊漫画版的巨擘,却竟如此说话,难道仅仅是出于幽默、谦虚和对晚辈的勉励吗?不,这里更让人感受到的是阅尽沧桑的文化大家的那种非凡气度和博大襟怀,那种平等待人的崇高境界!在下滥竽文坛多年,所阅文化名流不少,但也时或可见某些名公挟艺而倨,眼空无物,相形之下,两般格调已自判若云泥。
  如果说,目前我们还使用“人民”艺术家这个称号;那么,方成先生首先当之无愧,因为他的思想、他的创作(包括杂文)、他的为人都完全是真正平民化的,他丝毫没有那种精神贵族高人一等的姿态。(窃以为,认知方成,首先在此)这个感受,来自他的诸多著作,更来自多年来与他的直接交往中。记得2007年初夏,我第一次去北京拜访他,在《人民日报》西门通过电话后,不大工夫,他就从报社大院里骑自行车来到门首,穿着也很平常,哪里有一点人们想象中的名人派头!尽管我知道方老平时喜欢骑自行车,但没想到老人家以九秩高龄仍在乐此不疲。他说,如今只在这清静的大院里骑骑,不到街上去了。说到骑车的好处,他有一句经典之论:“一上车就有座。”哈,真是妙极了!你看,他老人家的幽默不仅表现在漫画和杂文中,更渗透在生活的时时处处。瞧这六字“真言”,太准确地概括了自行车的独特优势,倘再对照我们的公共交通现状想一想,就愈觉其精彩之至了。闲来我将这小掌故讲给人听,闻者莫不会心而笑。我想,这里重要的是他那知足常乐的良好心态和旷达胸襟。如今,那辆劳苦功高的坐骑服役期满,已归主人的故乡中山市博物馆收藏,而方老的自画像,也由以往曾在他许多著作上出现的骑车形象,改为秉笔写作的形象了。
  作为德高望重的文化名宿,多年来方老常常应邀外出作客,东道自然奉为上宾。然而他自己却非常随和,总是客听主便,不提要求。有一次同进早餐,主食供有牛奶、豆浆、稀饭等,服务员问他需要哪样,他从容答道,“你给我什么我就吃什么。”一句话逗得我们都乐起来。因为,这里又隐含着幽默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项,这是很正常的,是事实。而许多人特别是某些当红名人,则往往不肯正视这个事实,对自己的短处讳莫如深,甚至努力制造自己方方面面皆最优的形象。与此辈相反,方成先生从来不惮自暴其短。他坦言读《管锥编》和《谈艺录》,“深感自己学识不足,‘啃不动’”;他谦称“我哪里会写诗?但为形势所迫,也就是所挤,不得不写。”质朴的话语中透着诚实,令人备生敬意。其实,他的题画诗满有情趣的。对于漫画界同行,他则总是见人之长,称人之善。他对与他并称当代漫画三大师的丁聪、华君武二位先生的艺术“过人之处”十分钦佩。对其他诸多优秀画家亦然。凡此种种,连同我自己的亲历,莫不见证这位艺术老人的心胸真如光风霁月。与他过从,深有“君子坦荡荡”之感。
  才艺、坦诚与友善,使得方老几十年来人气甚旺,高朋众多,我所熟识的邵燕祥、陈四益、韩羽诸先生皆在其列,都是大名鼎鼎的文化俊彦。而与幽默大师侯宝林先生的交情,则导致他于漫画创作之外,又成了我国研究幽默的权威专家。方老回忆,“1979年前后的一天,相声大师侯宝林问我:‘幽默到底是什么?’”就因这一问,他从翻书查字典开始,筚路蓝缕,寒暑不辍,业余探索了近30年,终于全方位多侧面地将“幽默”课题弄了个水落石出。《方成讲幽默》、《侯宝林的幽默》等一部部专著,是其丰硕的成果。以至后来,他更把幽默讲到美国去了,足见影响之大。这些尽人皆知,不再赘述了。
  说到方成先生的漫画,自然首推《武大郎开店》。这幅荣获中国新闻漫画一等奖和《人民日报》美术奖的名作,同他的许多漫画精品一样,思想内涵极为深刻,表现形式极为巧妙,在广大读者中长期流传,以至这五个字渐渐变成了新的歇后语,“武大郎”成了嫉贤妒能压制人才者的代名词。然而近年我才得知,方老本人当年曾经深受“武大郎”之害,痛定思痛,诉诸画笔讽刺之,实乃其坎坷艺术人生所遭大不幸之积久而爆发,断非率意为之,亦非妙手偶得。其广泛的代表性和高度的典型性,使其必然是一经问世,便生震撼之效。如果说这幅名作的产生可谓“塞翁失马”;那么,其中的代价未免太沉重了!但愿此后“武大郎”辈从人群中绝迹。
  我从2008年开始为方老漫画题诗,其题《武大郎开店》一首云:“可笑之余更可哀,王伦根性此深埋。君看武记侏儒店,常在东西南北开。”后来,方老将此诗书于宣纸上赐给了我,这就是我们合作的珍贵纪念了。与如斯长者作忘年交,我感到非常快乐。
  (作者王玉祥,《承德日报》原副刊部主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主办:乐亭县乡园广告工作室
  • 联系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 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  |网站地图 | 非法内容举报电话:13933316〇88,邮箱:anjinggang@126.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