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十章 袭故技 再取田疃东

[复制链接]
1516999283 发表于 2019-10-13 16: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1516999283 于 2019-10-14 15:55 编辑

第十章 袭故技 再取田疃东


一、


      1945年1月,抗日战争在全中国已经开始进入反攻阶段,在战争中壮大起来的八路军需要调整力量,以适应大反攻的需要。奉晋察冀军区命令,冀东军区调整了军区领导班子和所辖部队,军区由李运昌任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彭寿山任参谋长,李楚离另有任用。冀东军区下辖第十四、第十五、第十六、第十七、第十八共5个军分区,主力团由3个团扩编为9个团。
      第十一团、第十二团和第十三团番号不变。冀东军分区第一区队改编为冀东军区第十四团,冀东军分区第十区队改编为冀东军区第十五团,冀东军分区第二、第五两个区队合编为冀东军区第十六团,冀东军分区第六区队改编为冀东军区第十七团,冀东军分区第八区队改编为冀东军区第十八团,共计8个主力团;再加上前期由第十二团的一个营所改编的冀东军区特务营,此时又改编为冀东军区第十九团(实为冀东军区警卫团),全军区共计9个主力团。另辖有十几个游击支队(即小团),冀东军区可谓兵强马壮。
      冀东军区第十七军分区,司令员是李雪瑞⒃,政治委员为李文,张鹤鸣任副司令员,曾辉⒄任副政委,肖全夫⒅任参谋长,政治部主任由曾辉兼任。此时第十七军分区下辖第十四团和4个游击支队。
      一区队改编为冀东军区第十四团后,原区队长张鹤鸣升任第十七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十四团团长,刘守仁为该团副团长代理团长职务(张鹤鸣虽兼任团长,但自任命公布就未到职,由刘守仁代理团长,1945年4月正式任命刘守仁为团长),赵靖远⒆任政治委员,朱孜敬⒆任参谋长,华山任政治处主任。已升主力的第十四团有两个直属连:特务连和机炮连;辖有三个营,每营三个连,每连三个排,每排有四个班(三个步兵班,一个机枪班),总兵力1500人。
      八路军军在整编调整部队,日伪军也没有闲着。1945年1月,伪满华北临时派遣军(代号“铁石部队”)的三个旅正式开进冀东,总兵力16800余人。进一步加强了对我冀东八路军的进攻部署。
      铁石部队本部相当于一个旅,下辖一个步兵团(4000人)和一个骑兵团(1100人)。铁石部队直属队(华北临时派遣军直属队)由铁虎部队(营级战车部队,部队长梁懒大佐)、铁波部队(通讯营)、铁轮部队(辎重营,部队长斋藤中佐)、宪兵队(监督检查部队的军风、军纪;监视军官的思想活动等)、兵器修理班、被服修理班、野战仓库(分设三处兵站),铁人部队(又称朝鲜族特设队)组成。铁石部队本部加直属队,总兵力约6000人。
      铁石部队还下辖两个旅,分别称铁心部队和铁血部队。
      铁心部队为铁石部队步兵旅的代号,旅长粟野重义(日籍)少将,铁心部队下辖第26、37两个步兵团和一个骑兵支队,总兵力约8500人左右。步兵第26团驻滦县西北榛子镇,团长刘德溥上校,该团对外则称“刘德部队”。步兵第37团驻迁安县杨店子,团长南清一(日籍)大佐,该团对外则称“南清部队”。两个步兵团的军官中日本军官占四分之一。铁心部队司令部设在滦县野鸡坨。铁心部队防区为唐山、滦县的铁路,其任务主要是冀东地区的铁路及对铁路以北山岳地带的“治安肃正”。
      铁血部队为铁石部队骑兵旅的代号,旅长岩田熏(日籍)少将。铁血部队由伪满兴安骑兵第47、49团和一个朝鲜步兵支队组成,总兵力约2800人左右。其官兵多为蒙古族人。司令部和步兵支队设在滦县倴城镇,两个骑兵团部署在倴城镇镇内。骑兵第47团团长为呼赫巴图尔(蒙古族)上校,第49团团长为郭文通(达斡尔族)少将,步兵支队队长是一位朝鲜族少校。铁血部队防区为冀东地区铁路以南的平原地带。
      铁石部队还管辖有铁路警护部队一个旅,旅长富永(日籍)少将,辖一个铁路警护团,担负着由山海关至天津间的铁路警备守护任务。
      1945年二三月份,日寇为了保卫所谓的“满洲走廊”,调伪满军队源源不断地入关,将冀东划为“特别行政区”,任命唐山“行政主任”大汉奸姜鹏飞兼冀东“行政长官”、“新民会总裁”,实行所谓“军、政、会一元化领导”,统一指挥伪军、政、宪、特、警,配合日军对冀东八路军打所谓“总体战”。
      这时,驻冀东的日伪军共有三股力量:由加藤泊治郎中将指挥的“北特警”和独立混成第8旅团,刚进驻冀东的伪满“铁石部队”,以及大汉奸姜鹏飞指挥的冀东伪正规军(绥靖军、治安军)和地方伪保安团。这些日伪力量相互勾结打起了“总体战”,对我造成了极大威胁。
      为打掉日寇汉奸的嚣张气焰,粉碎日伪所谓的军政宪特警“总体战”,加速抗战进程,冀东军区领导决定:效仿巧取刘石各庄据点的经验,再次启用打入伪军内部的“抗日反攻大同盟”盟员,里应外合,再拿下一个大据点——田疃据点。
      考虑到刘石各庄据点是一区队打下来的,十四团有里应外合作战的实战经验,所以冀东军区责成十七军分区敌工部与十四团联系,并决定这次打田疃据点的任务仍由十四团担纲。十七分区命令刘守仁即刻赶往分区受领任务,并由军分区敌工部向刘守仁介绍前一段军区和军分区对田疃据点开展“发展盟员、相机反正”工作的进展情况。刘守仁接到命令便马不停蹄的赶赴军分区受领任务。
      刘守仁带上两名警卫员快马加鞭赶到了军分区驻地。先是由军分区敌工部接待了刘守仁,介绍了我方内线的相关情况。据介绍,1944年8月末,伪治安军清河陆军军官学校毕业的学生军官相继分配完毕。9月初的一天,当时被分配到刘石各庄据点的谷松和杨光,利用到滦县办事的机会来到滦县附近的田疃据点,找到在伪军校时的同窗好友姜惠霖,并将其发展为“抗日反攻大同盟”盟员。姜惠霖思想进步,敢于负责,因此指定姜惠霖全面负责伪绥靖工兵第三团“抗日反攻大同盟”的建立和发展工作。当时,姜惠霖又介绍刘国栋为盟员,谷松和杨光听取了刘国栋的情况后,认为符合条件,让姜惠霖把刘国栋找了来,一并发展为盟员,当即指定刘国栋协助姜惠霖,一起在该团开展发展盟员、相机反正的工作。同时,也给他们俩取了化名,姜惠霖化名霍嘉淳,刘国栋化名郭嘉浩。此时,霍嘉淳被分配到伪工兵第三团一营三连任见习排长,郭嘉浩被任命为该团团部特务连见习排长。事后,谷松和杨光将他们的化名和在伪军中的任职情况上报冀东军区敌工部,由军区敌工部直接掌握。
      此时此刻,据内线介绍,日寇赋予伪绥靖工兵第三团的主要任务是:(1)以田疃为据点,配和日军向周围四乡进行清乡扫荡,以巩固日寇对这一地区的统治;(2)保卫日本人在这里开采铁矿,实行以战养战。因此,我八路军要想粉碎日寇巩固统治、掠夺冀东资源的罪恶企图,打破敌人的“总体战”计划,就必须打掉伪工兵第三团这只看门狗。当时确定,由第四专署敌工部负责与打入伪工兵第三团的我方人员联络,十四团负责奇袭敌据点。
      刘守仁听了情况介绍,总觉得某个地方有些不对头,从分区敌工部出来,边走边思考,终于找到了不对头的所在。决定先找张鹤鸣副司令员谈谈自己的想法,不管怎么说,张鹤鸣现在还兼着十四团的团长。便径直朝张副司令的房子走去。
      刘守仁在门口喊了声“报告”,当听到“进来”的应答后,就推门走进了房间。只听张副司令热情地说:“是老刘哇,快请坐,警卫员倒杯水来。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一定有事吧?”
      刘守仁说道“你是团长,我就直来直去的说了。这次让咱团负责奇袭田疃据点你知道吧?”
      “知道,怎么了?”张副司令说,随即捂着嘴咳嗽了几声。
      刘守仁赶紧问道:“是不是病又犯了?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张副司令员边咳嗽边摆了摆手,然后说道:“没关系,老毛病了,耽误不了工作。咱们有事说事。”
      刘守仁搓了搓手说:“主要是咱们团和田疃据点的联络问题。让第四专署敌工部负责联络据点里的我方人员,却不让咱十四团联络,只让咱团负责奇袭,这可和咱们上次奇袭刘石各庄据点的打法完全不一样。打据点的部队隔着一个中间层和据点内线联系,情况传的不准怎么办?一旦出现意外情况怎么及时联系?又怎么及时应对?这肯定是要出问题的呀。”
      张副司令员一听这话也觉得问题有些严重,想了想说:“你先回去,这事由我和分区说,我想分区主要首长一定会解决的。”
      刘守仁说:“好吧,请张副司令一定当个事办,尽快解决,有消息立刻通知我。我这就回团里去了。”说着敬了一个礼,转身走了出去,张副司令起身送了出来。刘守仁接过警卫员递过来的缰绳翻身上马,告别张副司令,带着警卫员催马扬鞭而去,

二、


      刘守仁从军分区受领任务的当天,就派出侦察员到田疃及其周边实施侦察,特意交代侦察员一定要了解清楚敌人的驻防、作息时间、岗哨布防和通讯联络情况。因为有了上次巧取刘石各庄据点的经验,这次准备起来一切都驾轻就熟,很快就准备完毕。
      经侦察,田疃据点的敌人主要分驻于三处:田疃村驻扎有团部和三营,向东半里地的李兴庄村驻扎着该团的一二营,铁石山炮楼驻扎有一个排。侦察员找到了从据点拉出的电话线的位置,通过观察天线,也找准了敌电台所在的房间。刘守仁听取了侦察员的报告后,认为巧取田疃据点正当其时。
      与此同时,刘守仁又感到我奇袭部队与田疃据点的内应之间,相互没有联系,消息互通不畅,难以形成协调统一的奇袭行动,便想起张鹤鸣副司令员应承自己的事情,怎么几天过去了也未见分区有来电。他有些认死理,觉得里应与外合就该直接联络,遂派人正式请示分区:为防止贻误战机,达成一击中的,全歼伪绥靖工兵第三团之目的,请求上级解决十四团与据点里的我方人员直接联络的问题。并建议效仿巧取刘石各庄据点的做法,以我十四团为核心统一指挥各方力量,或可由分区派一位首长坐镇十四团实施统一指挥。
      刘守仁派去的人第二天就回来了,向刘守仁报告说:十七军分区主要领导回复:参与其中的我方各部,大多与我分区平级,有的甚至是我们的上级,暂无法协调各方力量由我分区或由十四团统一指挥。刘守仁叹息道:“怎么会这样?这个仗难打了,多头参与、多头指挥,该直接联系的不能直接联系,这是让我们团隔山打虎哇,咱只好在现有条件下尽力而为了。唉,这一仗我们一定能取胜,但却无法保证完胜,若要全歼伪工兵第三团,恐怕全凭机缘巧合。但愿运气在我们一边。”
      几天后,地委敌工部通过军分区敌工部送来了敌田疃据点各营连的宿舍分布和岗哨分布图,军区、军分区下达了关于1945年2月21日晚12点奇袭田疃据点的命令。
      刘守仁从送来的敌军兵力分布图上看,与十四团侦察的情况基本相符,敌团部和三营驻扎在田疃村,一营二营的驻扎地离田疃据点直线距离大约一里多地。敌工部的同志口头转告部队,铁石山的一个排已被我打入敌人内部的盟员争取过来,现已成为与我部队联络的前哨。据此,刘守仁决定把部队一分为三,两个连对付田疃村之敌,两个连对付李兴庄村之敌,两个连向北前出警戒滦县之敌。我十四团在刘守仁的带领下,于当天中午隐蔽进入攻击出发地域。
      下午3点左右,部队已经整装待发,只见一名侦察员气喘吁吁地跑到十四团待机地域,向刘守仁报告:发现一队约有300多人的日军从滦县开进田疃村。因为田疃据点离滦县城非常近,敌人又突然加强了田疃的力量,敌情已经发生了新的变化。
      刘守仁的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为什么这个时候滦县的日军会来田疃?是鬼子发现了什么?还是一种巧合?滦县的日军?肯定是春五大队的日军。这帮鬼子的战斗力较强,按照以往的经验,鬼子进据点根本不信任伪军,夜间都会派出自己的哨兵站岗,据点的我方内线人员能搞定他们吗?日军是路过并不住下,还是临时住一      晚上就走?如果住下,我方就必须停止行动。如果不住下,停止行动就等于贻误战机。究竟应该怎么办?”
      刘守仁考虑再三,决定等到晚8点,如果晚8点鬼子没有离开据点,就停止行动。随即给分区敌工部发报,要求根据现时敌情变化,若晚8点鬼子没有离开据点的迹象,就暂停执行奇袭计划。
      军分区回电批准同意。等到晚8时整,鬼子仍未离开据点。刘守仁遂命令十四团撤出攻击出发地域,继续等待战机。
      此次参与奇袭田疃据点的我方力量,有军区敌工部、军分区敌工部、地委敌工部、第四专署公安处和敌工部,以及我十四团。完全不像上次巧取刘石各庄据点时,只有我一区队直接与据点内的盟员联系,联络简便,消息及时,指挥既统一又简捷。这一次说是奇袭敌据点,但决定攻击时间的不是我方直接对敌实施攻击的十四团,当敌情发生变化时,也不是由我十四团与前方内线直接协调应变。当十四团撤出奇袭出发地域时,田疃据点的我方盟员仍在实施着各项准备工作。
      当天夜里,我方盟员白萍和翁伯坤(一营二连的)为准备迎接我军进入一、二营大院,正在李兴庄村据点拆除被堵塞的营区南门砖墙。田疃村据点内的伪三营张有信排长把大炮楼上的机枪撞针卸掉,从而解除了这个能俯瞰全团驻地的大炮楼的火力威胁,伪特务连孙海峰排长负责打开团部大门。刘国栋排长驻守在铁石山炮楼上,负责用手电打信号与我军联系。这一切都准备停当后,盟员们却一直等不来铁石山发出的信号。一直等到后半夜两点多,才知道这次行动因我十四团侦察得知有一队日军于当天从滦县开到田疃,情况已经有变,所以取消了行动计划。
      由于“抗日反攻大同盟”盟员已有所行动,即使采取了一些消灭行动痕迹的补救措施,也会露出一些蛛丝马迹。经观察和对敌试探,发现敌人似有察觉和怀疑。为防意外,当即决定:疑似暴露的刘国栋、孙海峰、张有信、翁伯坤等同志回根据地。四人遂投向根据地的地委敌工部,见到了张伯坚、冯远志同志,并受到第四专署专员兼敌工部长张振宇、十七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十四团团长张鹤鸣等领导同志的热情接待。他们将这几天发生的情况向党、政、军领导做了详细汇报。然后,张鹤鸣同志安排他们跟军分区司令部一起活动,以便熟悉情况,增长对敌斗争的才干。
      这次奇袭中止后,我方多头参与、多头指挥的情况仍未改变。令刘守仁叹息不止,却又无可奈何。刘守仁不得不再次派人请示分区解决多头参与、多头指挥的问题。但分区不再有任何回应。奇袭准备工作仍如以往,我十四团犹如隔山打虎——有劲儿使不上。
      不久,竟从分区传出一些非议刘守仁的言语:“刘守仁居功自傲”,“刘守仁贪功要权”,后来这竟成了军分区个别领导要求军区调出刘守仁的理由。军区知道军分区个别领导的想法,这件事反映的是过去曾出现的一些矛盾的新发展,大敌当前又不便开展党内军内思想交锋,只好暂时压下来。就以所属各部刚刚改编调整完毕,再作调整不合时宜为理由,不同意调出刘守仁。
      刘守仁得知情况后,只是无奈地摇摇头: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战斗这么紧,还有人忙着整人。这是贪功要权吗?就算打胜了,对刘守仁个人一不会提职,二不会授奖,这叫贪哪门子功?要哪门子权?就算贪功要权,也贪的是打鬼子之功,要的是打鬼子之权,这有错吗?自己从不介入外来干部和本地干部之间的矛盾,难不成这个矛盾还找到了自己身上了?就算要找自己的不是,也该打完仗之后再找。现在搞这种内耗,就是在关键时刻打击自己,帮助敌人的呀!可这话怎么向上级说?好像谁说出来,谁就是矛盾的制造者。刘守仁无奈,只好静待内部的事情平复,自己则不去想这些烂事,把全副精力用到部队的下步行动上了。

三、


      1945年2月22日,刘守仁率领十四团返回路北根据地,部队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整训。部队训练得热火朝天,刘守仁也忙得热火朝天。先是为解决十四团与田疃据点内线的联络问题,他和赵靖远政委一起直接找了一次分区领导,当面汇报说明了突袭部队与内线直接取得联络是刘石各庄战斗取胜的根本经验,是准确把握战机,全歼伪工兵三团的需要。然而,上级最终仍不同意十四团直接与内线联络,弄得刘守仁无可奈何。
      不过,刘守仁在向分区领导说明理由的过程中,从领导的答话中,似乎弄清了分区领导不支持十四团与内线直接联络的原因。这与个别领导听说刘守仁前段时间对上交缴获物资数量不对发牢骚有关,赵景远政委说:“老刘,连我看出来了,他们就是因为你这个牢骚才给咱团出难题的。别再说联络的事了,没有用的。”
      刘守仁瞪了赵政委一眼说道:“他奶奶的,他们这是挟私报复,我还没有告他们贪污缴获物资呢,不过是发了几句牢骚,就这么整人!这不是在整我本人,这是在整我们团,简直是把消灭敌人当儿戏。”可一时间又没有解决的办法,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
      除了考虑奇袭田疃据点外,再就是为粉碎敌人“总体战”,必须思考十四团下步的军事行动,总不能干耗着等着战斗送上门来才去打吧。不过刘守仁已经意识到,接下来的战斗策略,首要之点是如何化解敌人的奔袭战法,这是十四团必须解决的燃眉之急,他想等到整训结束,让部队化整为零,回师路南多收集一些敌人奔袭战法的情报。
      3月9日搞完整训总结,3月10日十四团即化整为零开赴路南,刘守仁叫上一连连长刘梦飞和裴天来,带着团直特务连、机炮连和三连,到丰南皈依寨、杨家铺一带活动,他想靠近驻唐山的独混第8旅团奔袭过的地方,也许能发现一些有用的东西,刘梦飞观察和分析能力强,可以随时讨论研究。二营和三营分别在滦县和乐亭活动。赵靖远政委和参谋长朱孜敬带一连和二连到滦县与丰南县交界处活动,一连由副连长带队,刘守仁专门把崔治善配属给了赵政委。
      3月11日拂晓前,我十四团第一连和第二连,在赵靖远政委和朱孜敬参谋长的率领下,进驻崔家坨待机。
      崔家坨当时归丰滦联合县三区管辖,是个拥有1600口人的大村,包括东崔坨、西崔坨、小卢庄3个村庄。崔家坨地处平原,但地形结构奇特,在三个自然村周围有5个百余亩的大沙坨子:村北有北坨,村南有裴坨,村西有寺坨,村东有大坨和黄坨,坨上林木茂密,野草丛生。村西的寺坨旁有一个面积80亩的大窑坑;窑坑向西2华里有一条南北流向的小河。另外还有20多个大、小坟场,坟场灌木丛生。这种地形结构很适应开展抗日游击活动。丰滦联合县的县、区领导经常在这里开会部署抗日救国工作,这个村成了我抗日民主政府的堡垒村。
      村里的群众抗日救国活动特别活跃,还建立了一支坚强的民兵队伍。1944年,村民兵队带领村民挖了5条防敌交通沟:一条向东,通到康各庄,沟长5华里;一条向东北方向延伸通到苏狼坨,沟长3华里;一条向南,通到东八户,沟长3华里;一条向西,通到黑坨,沟长4华里;一条向北,打算通到爽坨,但没挖通,长约2华里。沟口和要路口,民兵都埋有地雷,昼夜执勤防守。
      十四团第一第二连刚进崔家坨,敌人就尾随而来。实际上,赵政委率领的这支部队刚一越过铁路,就被北特警的侦缉人员盯上了。他们暗中跟踪,直到看见我们的这支部队开始号房子,才就近向铁心部队的粟野重义旅长发报,粟野重义少将当即命令南清部队(即伪步兵第37团,日籍部队长南清一)和铁心部队骑兵支队一连,立即奔袭崔家坨村。这才有了赵政委率领部队刚一进村,侦察员就来报告:“伪满铁石部队约两个团的兵力从四面包围了上来。”
      听到敌情后,朱孜敬参谋长对赵靖远政委说:“敌人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赵政委立刻召集一连副连长郑保生,二连连长张以祥商量对策。经过分析研究,大家一致认为,借助崔家坨村的地形地物优势,狠狠打击敌人,尔后组织部队掩护全村群众有计划地撤退是有较大把握的。作战方案形成后,各连排立刻进入北坨阵地。
      伪满铁石部队一个连的骑兵拂晓时分从爽坨向崔家坨围拢过来,后边是一千多人的伪满步兵悄悄向崔家坨方向移动。我军依照朱参谋长的部署放过敌先遣马队,当敌大批步兵压过村北蛤蟆坑时,我军阵地6挺机枪,二百支步枪一齐怒吼,敌人被我军打得溃不成军,崔治善的枪更不是吃素的,他专门狙击敌军官和机枪射手,敌人的第一次冲锋很快就被打了下去,敌人丢下死尸、伤号和武器向回逃窜。此后,敌人一连组织几次冲锋都被我军打退,打死打伤敌人170余人,我军只有1人负伤。
战斗一直打到上午10点,虽然我方占据地形地物优势,但毕竟敌众我寡,坚持太久不利,突围转移为上策。于是两个连各选择了庄东、庄西两个沟为突围路线,一连掩护部分群众往东撤,二连掩护部分群众往西撤,边打边撤。敌军骑兵见我突围,从侧翼向我二连发起攻击。崔治善见状,立即举枪点名,一枪一个,但见打得敌人骑兵人仰马翻,崔治善在二连神枪手的配合下,敌人的骑兵根本接近不了交通沟。历经一个多小时的突围战,我军民胜利突出重围。
      为掩护我一二连主力和群众安全撤退,朱参谋长命令二连二排打掩护,一定要坚持到中午12点。二排长邸东义代表全排战士向团首长表示:“请团首长放心,坚决完成任务!”
      二连是前任连长张子川带出来的连队,能打恶仗在冀东是出了名的,加上二排33名战土,个个英勇善战,具有丰富的战斗经验,是全团有名的战斗英雄排。朱参谋长让这个排掩护,对他们完成任务是有必胜信心的。邸排长果然名不虚传,他当即决定,占领王家坟场,以此为依托狠狠打击敌人,掩护部队和群众撤退。
      掩护撤退的战斗很快就打响了。邸排长带领全排死死地把大批敌人钉在了阵地前。这时,敌军从四面八方向王家坟场围拢过来,二排陷入了敌人的包围之中。从上午11点半一直打到下午1点,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二排同志们的danyao越来越少,但面对超过我几十倍的伪满匪军,战士们毫无惧色。邸排长从一名倒下的战友身边捡起一杆长枪,大声喊道:“同志们,上刺刀!”全排战士上好刺刀,奋勇跃出战壕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冲在前面的敌人一个个倒在血泊里。敌人胆怯了,惊恐地退了下去。
      这时,我方也有伤亡,邸排长被子弹击中胸部。负了重伤,他捂着伤口对四班长曹景生说道:“我们的掩护任务已经完成,你得想办法带着大家冲出去,曹景生就看你的啦,我相信你们一定能胜利归队。”说完便永远闭上了双眼。四班长曹景生擦干眼泪,代理排长指挥战斗。敌人在当官的督战下又冲了上来,嘴里还叫着:“他们没有子弹了,抓活的!”战士们迅速从倒在我军战壕里的敌尸上揪下子弹带,压上子弹,准备战斗。只听曹景生班长一声令下,一个排子枪便打倒了一片。然而,子弹太少,很快又陷入了肉搏战。
      六班长孟凡泽,自幼练得一身好武功,参军以后,一直坚持练功,有一手空手夺白刃的独门功夫。只见他身子一跃,徒手朝一个挥舞洋刀的日籍军官扑了过去,夺过战刀顺手刺进敌胸膛。随后,他从敌胸部拔出战刀,跳进敌群,左右拼杀,接连又砍倒几个。孟班长嫌战刀短,杀伤力差,趁着敌人被砍倒几个的档口,用战刀对着坟边一棵碗口粗的小杨树上下一挥,随即举起树干挥动起来,打得敌人脑浆崩裂,使敌人再也不敢向前了。在神勇英武的孟班长面前,敌人犹如战败的公鸡一般,缩着脖子、夹着尾巴逃了回去。这时趴卧在不远处的敌人射出了一颗罪恶的子弹,孟班长倒下了。
      肉搏战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敌我双方伤亡都很大,敌死70多人。我方前仆后继,排长牺牲,班长顶上去继续打,班长牺牲,战士顶上去继续打,全排包括排长班长牺牲了26人,仅剩下的7名同志,还有3名同志负伤。这时掩护撤退任务虽然已经胜利完成,但撤出战斗却面临极大的困难。
      我7名勇士在王明顺的率领下,一层一层冲过敌人的包围圈。
      敌人见我已无danyao,一窝蜂地扑了上来,还不住声地喊叫着:“抓活的!抓活的!”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忽然间一支部队迎头冲了上来,密集的子弹朝着敌人扫射过去。敌人受到这支部队的突然袭击,都缩了回去不敢再追了。
      原来这是在附近活动的我海川支队赶来增援了。海川支队就是滦工大队改编成的丰南支队,由智勇双全的张遂同志任支队长,宋子元同志任指导员。在这次反扫荡中,丰南支队奉命坚持路南斗争,牵制敌人。为保密及迷惑敌人,丰南支队自己起了一个代号叫“海川支队”。支队下辖三个排,人数大约100多人。当驻扎在十几里外的张遂支队长听到激烈的枪炮声时,他当机立断,带领海川支队向枪声最密集的地方冲来,恰巧遇上我十四团突围的战士从敌阵中冲出。我7名勇士与海川支队胜利会师,在海川支队的掩护下撤出了战斗。尔后,7名勇士在王明顺的带领下光荣归队。
      此战,我军伤亡30多名(伤4名亡26名),敌人伤亡300多名,光是敌人搜索战场,收殓他们的死尸就有240多具。气急败坏的敌人不敢再找八路军,就把一肚子的气撒在了当地村民头上,对全村施行“三光政策”。这帮匪徒放火烧了200多间房屋,大火烧了两个多小时,烧毁了许多粮食、柴草、衣服和被褥,抢走牲畜3匹,车辆一部,由于大多数村民都转移了,他们屠杀了没来得及转移的群众27人,其中5人是外乡人,另有10人受伤。
      一周后,刘守仁收拢部队化零为整,奉命返回路北,准备在我方内线的配合下做好奇袭田疃据点的各项准备工作,待时机成熟就即刻实施突袭。几位团领导开了一个碰头会,朱孜敬参谋长简要叙述了他们遭遇的崔家坨战斗,刘守仁一听就来了兴趣,向朱参谋长询问了许多战斗的细节,接着又询问起他们一路行军的过程中,注意了哪些问题,又有哪些细节没有注意到,对侦察员的侦察范围、侦察重点当时有什么要求,又是如何分组侦察的。
      开完碰头会,刘守仁又找来一连和二连的排以上干部和几名侦察兵,再次仔细询问了当时的情况。随后就关起门来,和自己到皈依寨、杨家铺了解的情况联系起来,进行综合分析。当时,刘守仁觉得敌铁石部队各部过于猖狂,看来还没有被我打痛,必须谋划一场能打残这帮敌人的大战。

四、


      过了几天,大约3月中旬,张振宇同志命令张伯坚、冯远志、刘国栋等6人,利用夜暗潜入田疃村,通过关系把我方新的行动计划告知了秘密联络点,联络点派人通知了霍嘉淳。
      霍嘉淳和白萍同志当时处境艰难,但他们面对险境,临危不乱,真是艺高人胆大,一边应付着敌人的考查和询问,一边为这场惊心动魄的内应工作进行着准备。他们紧紧地团结在“抗日反攻大同盟”的旗帜下,艰难为反正工作做着准备。
      当时田疃东侧据点的敌人驻防情况是:伪绥靖工兵第三团一、二营区大院建在李兴庄村,是用12座民宅院落打通后连结起来围成的。两个营出入同走一个营门。这个营门就在一营三连的北院西侧,门向西开。营门卫兵值班室是由一营的一、二、三连轮流担任。营区西面和西北角岗楼由三连负责;二连住在三连南边的两套宅院内,营区南面和西南角由二连负责;一连和营部住在二、三连东边的四套宅院内。二营营部带一个连住在一营东边的四套宅院内。在二营的院内修了一个有两层楼高的大炮楼。这个炮楼由二营负责,同时负责营区东北角和东南角两个岗楼的警戒。一、二营营长的宿舍住在营区外一家民宅院内。
      自从霍嘉淳和白萍来到一营二、三连后,二连连长和一名中尉排长调北京学习,另一名中尉排长调任代理连长,排长只有白萍一人;三连的两名中尉排长也调北京去学习,排长只剩下霍嘉淳一个人。这两个连无论是在操场上进行军事训练,还是在铁石山上守卫矿石的开采,连长很少到现场去,实际上两个连的士兵全由霍嘉淳和白萍指挥,这就给我方盟员进行内应的组织工作提供了方便。
      1945年3月21日,我十四团接到分区电令:伪工兵第三团中的我方内应已做好准备,内应负责切断与外界的通讯联系。命你部于22日夜12时整,对敌田疃李兴庄村据点发起奇袭。我十四团在刘守仁的带领下,有序进入攻击出发地域。经研究,团领导的大致分工是:战斗由刘守仁统一指挥,战斗结束后,赵靖远政委和华山主任负责俘虏的教育和押解,朱孜敬参谋长负责搬运缴获的武器和物资。后勤处负责征召20辆大车,动员110名民兵随军出发,在宝兴庄村东侧待命。刘梦飞的一连负责警戒并阻击敌团部所在之田疃据点之敌,秦治国的三连负责警戒滦县方向。其余四个连由刘守仁率队进入李兴庄村据点,完成袭击任务。
      当天中午,地委敌工部张伯坚同志和孙海峰同志到十四团报到。他们俩担负着我十四团与据点内的我方盟员的联络任务。刘守仁一边热情欢迎他们到来,一边拿出分区敌工部送来的敌据点各营连的宿舍分布和岗哨分布图,请张伯坚和孙海峰在图上详细介绍敌据点的情况。孙海峰是从据点出来的盟员,对田疃东侧之李兴庄据点的情况十分熟悉,刘守仁结合自己的一些疑问请他一一予以解答,一直谈到炊事员端来午饭。团里几个领导拉上他们俩一起吃饭,边吃边聊,直到所有的疑问全部弄清。刘守仁派人安排好两位同志住下,然后和赵政委、朱参谋长重新研究和补充了作战方案的不足之处。
      3月22日白天,我方内应人员利用出操和上山为开采铁矿石充当警卫的机会,把几位平时联系密切的可靠士兵,按照预先安排好的“犯错误”的办法,进行了“惩罚”。因为士兵都不乐意站夜班岗,就“罚”他们站双班岗。用此法把二、三连正常轮到站夜班岗的士兵,在夜11点以后全部换了下来。这样,就把营区内西半边的岗哨全部换成了自己人。
      这天营区总值班长是一连连长,营门卫兵值班室也由一连当班,想把他们换下来,需要想些办法。为了想出一个万全之策,霍嘉淳叫白萍把三连的董、宋两个班长找到自己的住室,研究接替门岗的办法。此时,正值一连长出来查岗,霍嘉淳便急忙迎出屋外,用非常尊重的语气对他说“连长,我刚查哨回来,没事儿,请连长回去休息吧!”他应了一声便毫不介意地回去了。
      这时,已经快到12点了,可换岗的办法还没有想出来。霍嘉淳焦急地对他们四人说“时间快到了,怎么办?”
      董班长急中生智,赶紧说道:“大家看这么着行不行。我马上去门卫值班室,把一连带班的班长找来,就说姜排长找他有事,来后,我把他拖住不让他出屋,宋班长带人去换门卫值班士兵,就说奉总值班一连长命令,夜12点由三连接班!”
      霍嘉淳同意了他的意见,叫董班长立即以自己的名义去门卫室叫那个班长去。霍嘉淳和白萍、宋班长三人带上一挺机枪,三支步枪,顺梯子爬上霍嘉淳住室南边的房顶,把机枪架在西门楼上的岗楼内,对准田疃据点伪团部营区大门,准备必要时进行火力封锁,内应的指挥位置也设在这里。午夜12点正,霍嘉淳叫白萍同志用手电按规定讯号向东北方向联系。随后看到李兴庄村东北角的树林里,发出一束微弱的手电光讯号。
      过了十几分钟,营区西北侧有一黑影在移动,很快来到我方内应同志站的房子西侧的墙根下。
      霍嘉淳小声问“是谁?”黑影答道:“是我!”
      霍嘉淳已听出是孙海峰的声音,忙问“是孙海峰吗?”
      对方答应了一声“是,我是孙海峰。”
      霍嘉淳便急忙放下梯子,把孙海峰接上房来。老战友重逢,心情格外激动,但此时却已来不及拉呱那些离情别绪了,霍嘉淳急切地问:“部队来了吗?”
      孙海峰答:“来了!首长不放心,怕情况有变化,先叫我来探听一下!”
      这时,霍嘉淳早已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急切地说:“好!一切准备就绪,情况无变化!”
      孙海峰听后,二话没说便顺梯子下去,快步向西北方向走去。来到村外树林里,见到部队首长,只说了一句:“情况无变化,一切准备好了,请按计划行动!”便马上返回霍嘉淳处,打算和霍嘉淳一起行动。
      孙海峰的身影刚一闪开,就见我军成四路战斗纵队向一、二营营区大院的营门开来。霍嘉淳急忙命令白萍快下去开营门。这时宋班长已接替了一连的卫兵,营门内只有事先准备好的四名带路人。营门打开后,我军由四名内线引路人带领,分别向一、二、三连和二营开进。由于引路人熟悉营区路线,仅用五分钟时间,我军即全部冲入所有伪军宿舍。正在酣睡中的伪军们,听到我军战士“举起手来,缴枪不杀,”的喊声,一个个从梦中惊醒,光着屁股从被窝里爬出来,战战兢兢地举手投降。有的伪军光着屁股披着被子跪在炕上,有的在炕上蒙着被子缩成一团打哆嗦,真是丑态百出。
      当我十四团一举解决了一营全部和二营一个连以后,二营院内大炮楼上竟传来了枪声,原来在炮楼上当班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兵,发现有异动,为壮胆打了几枪。我军战士立刻听出这是同一支步枪在向外射击,便向他喊道:“你们营全投降了,你下来吧,缴枪不杀!”这个小兵傻乎乎地问下面:“真不杀我吗?”
我军战士说:“真不杀你,快下来吧!”这个小兵先把枪扔下炮楼,随后自己顺梯子下来投降。待伪军全部投降后,我军一面用枪押着伪军穿好衣服,到院子里集合,一面收缴伪军的武器danyao。
      此时,枪声震惊了伪工兵三团的团部,霍嘉淳站在原地密切监视伪团部大院的动静。只听团部院内乱喊、乱叫、乱打枪,就是不敢开门出击。正在这个时候,张伯坚同志在院内喊“霍嘉淳同志,你在哪里呀?”霍嘉淳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化名,忙招呼张伯坚同志来到房上。两人又监视了一会儿团部的动静,见敌人不敢出动,提了机枪从房上下来,到了大院中心,见到了亲自率部队进入敌营的刘团长。当刘守仁和他热情握手的时候,只见霍嘉淳就像一个外出多年的孩子回到了自己亲人身边一般,激动得热泪盈眶。
      战斗胜利结束。这次战斗,我军兵不血刃,除一人意外轻伤外,全歼伪绥靖工兵第三团一营全部,二营营部和一个连。驻守在这个大院的伪军,除二营长去滦县未归外,其余无一漏网。
      刘守仁望着西边田疃据点敌团部的方向叹了口气,胜是胜了,可惜只打掉敌人半个团。随后转身指挥我军战士押解着一队队俘虏和满载武器danyao、军用物资的十数辆胶轮大车,利用黎明前的黑暗作掩护,浩浩荡荡向路北根据地进发。
      这一仗在我方内应同志的策应下,里应外合全歼伪绥靖工兵第三团两个营部4个连,俘敌官兵470余名(含中途释放伪军低龄俘虏80余名,押回根据地390余名俘虏),缴获重机枪2挺,轻机枪15挺,八九式五○轻迫击炮3门,电台两部,长短枪357支,子弹8万发,还有几百箱手榴弹和大量排雷设备及军需物资,十四团因此而获冀东军区嘉奖。
      胜利虽甜,甜中却有苦。刘守仁第一次尝到了内耗的苦味,心想:彭真同志说的太对了:内耗影响战果,使得“战果相差远了,光党政干部在内耗中的损失就超乎寻常。”可刘守仁又能怎么办呢?好在这次内耗没有损失干部。自己是,游击战内行,内耗战外行。只要自己把控好信仰,就由他们整去吧。

下载自《日寇侵华铁证——老照片记录了日军在滦县和乐亭的罪行》


——图为日军占领滦县县城时的情境

——图为日军占领滦县县城时的情境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主办:乐亭县乡园广告工作室
  • 联系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 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  |网站地图 | 非法内容举报电话:13933316〇88,邮箱:anjinggang@126.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