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开启左侧

第十六章 袪内耗 苇泊救群众

[复制链接]
1516999283 发表于 2019-10-14 11: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1516999283 于 2019-10-14 16:06 编辑

第十 祛内耗 苇泊救群众
一、
      1946年7-8月,国民党92军21师、56师94军43师,大约三个师的兵力约4万多人,纠集当地的伪保安部队和顽伪伙会等1万余人,以5万之众大举进犯冀东我方防区,妄图与我军决战,一举全歼我冀东军区所部。
      国民党军队开进冀东,向我解放区展开进攻,刚开始时还只是出动一二个团,对我实施试探性进攻,敌人受到一些较小损失。此后敌人就出动二三个师的兵力扫荡我第十七军分区控制区,并企图找我主力部队决战,一鼓荡平冀东,彻底解决关内外铁路线的安全。
      经历过敌人对路南的几次试探性进攻和一次较大规模的扫荡后,当时路南地区就剩刘守仁所带的四十八团还能坚持地区,十七分区的其他主力团均被迫返回路北基本区。能坚持地区的还有几个县大队,分散在四个县的广大区域,一时很难集中。敌人新的扫荡马上又要开始,恰在此时,十七分区首长来电指示:“据情报,明天敌人一定会向我分区所属路南防区进攻,命令四十八团与敌决战。
      刘守仁根据情报对敌情大致推算了一下:敌人出动的正规部队大约有一个师又两个团近2万人,4-5个地方保安团近1万人,当地伙会成员1万多人。此时,敌人已侦缉到我军仅有四十八团留驻路南,敌企图以拉网式扫荡的方式围歼我四十八团。面对险情,刘守仁拿着分区首长发来的决战电作起了难。如果与敌决战,我方肯定吃大亏;如果不与敌决战,又违背命令。可是,四十八团已经接收到了分区下达的决战令,面对强敌又该怎么执行命令呢?
      在四十八团团部,团长刘守仁坐在炕上陷入了沉思。李文光政委和张副团长早就围拢过来,坐在炕沿面露难色的一言不发。面对强敌,面对分量极重的决战令,三个团首长真有些束手无策了。
      张晓川副团长有些生气,心中有火没处撒,下炕在屋里转了两圈,最先打破了沉默说道:“这不是要把我四十八团往虎口里送吗?我们周边的敌人可是相当于三个师呀,我们怎么决战,靠什么决战?”
      刘守仁心里明白分区电报命令的用意,心想:“这明摆着是给我刘守仁出难题,可他们怎么能拿八路军一团人的性命出难题呢?这些人究竟想干什么?”他有些猜不透。
      这时只听政委说:“这封电报没办法执行,如果执行了,四十八团就没了。”
      张副团长说:“没了就没了,打他娘的一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刘守仁看大家激动起来,连忙说道:“别激动,别激动!你们看不出来吗?这是在找我刘守仁的麻烦,只是在借四十八团说事而已,他们不会拿四十八团往礁石上撞的。用打仗找麻烦,我还没有猜透其中的用意。先这么着吧,向分区说明一下敌情,提出我们应对敌情的意见,静候分区回电。我想他们是不会让四十八团受损的,更不会让四十八团消失。我看,咱们一面向上级反映我们的意见,一面动员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遂决定向分区发报,说明当前敌情和团作战意见:鉴于我团是以我1600多人对敌40000之众,敌人兵力过于强大,以弱旅对强敌,敌找我决战的企图非常明显和强烈,最好以运动战摆脱被动,争取主动,寻找敌人薄弱部位,采取运动歼敌,各个击破,以消灭敌人,争取反扫荡的胜利。同时向上级表示:如果分区领导一定要我部决战,我们坚决执行,但最好机动性地消灭敌人。
      经过数次电报往来,四十八团的作战意见被分区接受。来电命令四十八团机动作战坚持地区,随电告知四十八团,军分区已随四十六团于当天越过铁路,返回路北根据地活动。
      刘守仁接电后,立即命令部队转移,通过侦察找准敌人包围圈上的薄弱环节,从敌人两个师的结合部跳出了包围圈。又回身在敌人43师一个团的背后捅了一下,消灭敌人一个排,趁敌准备回身包围我军时,刘守仁率四十八团再次插回原驻地附近隐蔽待机。四十八团隐蔽了下来,敌人一时之间丢失了目标。这次扫荡的主要目标就是寻歼四十八团,主要目标丢失了,敌人在周围瞎转了几天之后,不得不草草收兵回营。
      几天后,刘守仁接冀东军区紧急命令:刘团长立即到军区报到。刘守仁觉得当下军情紧急,一定是军区有重要任务,二话没说,带上两个警卫员快马赶到军区。
哪知刘守仁一到军区,便被扣押了起来,关在一间单独的小房子里,门口有卫兵站岗,刘守仁糊里糊涂地就被关了禁闭。闹的两个警卫员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只好自己想办法找了一个老乡家住下,一个警卫员喂马,一个警卫员没头苍蝇似的四处打听消息,也没弄明白是个什么事情,只好每天早早赶到禁闭团长的小屋附近打听刘团长的消息。
      刘守仁被扣押的当天晚上,军区政治部组织部阎达开部长便到禁闭室询问审查了刘守仁。阎部长问:“你知道战时违抗军令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吗?”
      刘守仁答:“知道,战时违抗军令者杀。”
      阎部长说:“知道战时违抗军令者杀,那你为什么还违抗军令?”
      刘守仁答:“我没有违抗军令。”
      阎部长说:“没有违抗军令?那你们四十八团为什么未经批准,即撤出了防区?”
      刘守仁说:“我们是接到分区命令后,为打运动战,在运动中消灭敌人才撤离驻地的。我们团只是撤离了驻地,并未撤出防区,不存在违抗军令。”
      阎部长说:“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没有违抗军令?
      刘守仁这时理直气壮地说:“这可以查我们团和军分区的来往电报。只要查一下电报,就一切都清楚了。再者说,我接到招我到军区报到的急电,就是在防区内接的,四十八团指战员全都可以作证。”
      直到这时刘守仁才知道自己被扣押的原因,原来是军分区首长向军区告了黑状。分区反映说:刘守仁不服从军令。
      军区首长细致地查阅了往来电报,做了详细的调查了解,两天后就查清了情况(要写出调查材料还需要一段时间),发现所谓刘守仁违抗军令的问题并不存在。当即解除了对刘守仁的关押,但是刘守仁受了这样大的一次冤屈,一时也的确很难想得开,精神状态不免有些低落。军区便把其夫人周明久接过来劝慰和照顾刘守仁。
      刘守仁和周明久两口子便都搬进了警卫员找下的房子,院子和房子虽不大,却很是干净整洁,刘守仁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刘守仁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也就明白军分区发给自己决战命令的用意了,幸亏自己没有脱离地区,假如当时带着队伍脱离了地区,或是被敌人逼得返回了路北基本区,现在,自己就是有一万张嘴恐怕也说不清了。原来最初的决战令是给自己设下的一个陷阱。
      让他更想不通的是:四十六团、四十九团和即将调出的六十团全被敌人逼回了路北基本区,都没有坚持地区,这算不算违抗军令呢?这不明摆着是在整人吗?目的就是把自己逼出十七军分区。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刘守仁自己想了许多。他想: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自己绝不会像单德贵那样叛变革命,再不济也就是个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到哪儿去呢?眼巴前儿想到的自然是还回四总区工作,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到分属两个系统的单位去,从此脱离十七军分区到地方工作比较好。第四地委专署的同志经常跟着四十八团活动,人缘熟,群众基础好,自己又是从四总区出来的,由此也定下心来,不再多想了。大不了回四总区,还当我的副区长。周明久和两个警卫员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紧张的心情也放下了。
      军区政治部阎达开部长又来劝慰刘守仁,刘守仁很委屈地说:“我刘守仁打仗什么时候怕过?什么时候违抗过军令?我在抗战的最后一仗时打瞎了一只眼睛,伤还没好就接到了任职四十八团的命令,我犹豫过吗?首长也知道,有一次我发高烧,请假休养了几天,他们就给我扣了个右倾避战的帽子,还上了军区的文件,军区经过调查,才把这顶帽子从我刘守仁头上摘掉了。这次简直是没事找事,变着法子整人,若是光单纯整两次人、我本人挨两次批评也就算了,这次可是要把人往死里整的呀。战时违抗军令可是要杀头的呀!
      闫部长劝慰道:“老刘同志,刘团长,别想太多了,军区经过调查不是已经还你清白了吗?不要考虑太多了。”
      刘守仁生气的说道:“这可是在整人呀!他们这么整人,连个道歉都没有,叫我怎么安心工作?在战时不考虑作战,竟欺上瞒下,用决战令给带兵打仗的人设陷阱,他们这么整人让我怎么带兵打仗?请首长批准我还是转到地方工作吧。首长也知道,开辟地区时,我曾任四总区副区长,四总区后来改为第四专员公署,听说最近又要变动,要与第十七军分区对应,调整为第十七专署,我正好借这个机会还当我的副区长行吗?
      阎部长说:“刘守仁同志,先别考虑那么多。你要知道,军区首长对你的能力是认可的,不然的话,四十八团就不会叫十三分区警备团了。你也知道十三分区已经撤销,现在改编为冀东军区,也就是说冀东军区的前身就是十三分区,撤销了十三分区,还叫十三分区警备团的只有你这一个团。为什么?咱冀东军区看得起你呀!军区现在调出去了九个团,还有十七八个团,哪个敢叫十三分区警备团?要按说书的讲,你四十八团就是咱军区的御林军,按老大哥苏联红军的说法,叫作近卫军
      刘守仁说:“我知道还有一个十三分区警备二团,当然,对这个团,军区也很重视。我知道军区首长对我好,也器重我,可是挡不住军分区首长的现管呀,老话说:县官不如现管。现在都来要我的命了,若当时执行战场纪律,我怕连头都掉了,不躲开他们行吗?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阎部长也不好说什么,劝了许久,最后说道:“你的意见我们研究一下,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以前分区要把你调出来,是你本人不同意,军区也不同意。这次你要求调出来,我本人也觉得离开一段时间也好,现在马上就回四十八团,恐怕你本人接受不了,我个人原则上同意你回第四专署当个副专员什么的,这不过是原任原职,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刘守仁神情有些漠然地说:“首长费心了。”
      “别着急,我说了不算,待我向军区首长汇报后,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阎部长说完就离开了。
      刘守仁原本以为这次大概该转业地方了,虽然舍不得离开四十八团,但是,脱离了爱整人的领导,对自己个儿也是一件好事,就等着上级下命令啦。
二、
      那知左等等不来,右等等不来,等了几天,等来的却是路南地方政权的同志。他们来后,一个劲儿地劝刘守仁仍会四十八团。一大帮地方政权的同志,为首的是行署的王世玉副专员,打哄哄的有冀东六个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再加上几十个区委书记、区长和乡长,一个屋子都挤不下,屋子里院子里大家七嘴八舌地劝刘守仁回四十八团,同时,也都为刘守仁打抱不平。
      刘守仁说:“你们叫我怎么回去?这眼看着是要把人往死里整呀!我回去能有个好吗?”
      王副专员说:“他能整倒你吗?有我们大家的支持,他们想整也整不倒你。刘团长啊,你看看现在的路南都成什么样儿了,你再看看四十八团都成什么样儿了。你当团长,路南是咱们的天下,四十八团叫四十八打。现在的路南成了敌人的天下,四十八团成了四十八跑,跑到后来,连跑都没处跑,现在只好跑回根据地了。”
      刘守仁说:“你让我回四十八团,你说的话能管用吗?关键在分区。路南又不是缺了我一个就不能恢复,而且我已经和军区首长说了,我打算和你王专员并肩战斗,做你的下手,咱俩搭档这多好呀。”
      王专员说:“我巴不得你能来行署,你是老副专员,可你要来行署,我们地方政权的同志跟着谁坚持地区呀?”
      闹腾到晚上刘守仁也没答应回四十八团,王专员说:“我们去和军区说去,一定要还你一个公道。”就招呼大家说:“咱们别再给刘团长添乱了,咱找军区去。”然后,就招呼着大伙儿离开了。刘守仁也被折腾得够呛。
      军区领导一见路南地方政权的同志来找,就知道他们干什么来了,原因很简单,这段时间敌人扫荡紧,坚持地区的部队都被强敌逼回了根据地,地方政权的同志们无法开展地区工作,自然要找军区首长。
    王世玉副专员一进李楚离政委的门就毫不客气地说:“李政委,现在我们在路南地区可是呆不住了,十七分区现有三四个主力团,原来只有四十八团能在路南活动,现在一换团长,四十八打变成了四十八跑,连四十八团也跑回了根据地,路南地区的工作还怎么开展?领导得想办法把刘守仁调回四十八团,否则我们没法工作。
    李政委说:“我们正在调查情况,阎达开部长已经做了不少工作,过一段时间一定会有结果的。
    王专员说:“我知道的结果是四十八团已经换了团长,现在的王团长不是不好,人家是老红军,人不错,就是对地区不熟悉。光熟悉还不行,还得能带着部队在路南站得住。六十团刚回十七分区建制,就不说了。四十九团和四十六团团长对地区情况不能说不熟,在路南地区也站不住。只有一个刘守仁能站得住,还让人给坑了。
    李政委说:“现在敌强我弱,等我们强大起来后,一定能够站得住。”
    王专员道:“那是以后的事,我们要的是现在能够在路南站得住的部队,请你把刘守仁调回四十八团。”
    李政委说:“我知道调走刘守仁你们地方同志有意见,你们也得给我留些做工作的时间吧?”
    “好吧,那我们就静候佳音了。”
    李政委说:“行,你们回去等着吧!”
      此后,军区首长就找来军分区领导李雪瑞、曾辉同志和当地的行署专员王世玉同志以及刘守仁。在军区首长的主持下,大家坐在一起谈了一次话。在刘守仁是否重回四十八团工作的问题上,征求他们各方面的意见。李雪瑞司令员和曾辉副政委不想让刘守仁回去,而王世玉副专员则力主刘守仁回四十八团工作,他坚持说:“过去四十八团被群众称为四十八打,现在却被群众叫做四十八跑,我们地方政权在当地几乎站不住,这种情况必须扭转。”
      回还是不回,这时刘守仁犹豫了。不回去吧,自己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革命军人,总不能眼看着群众受亏而袖手旁观;回去吧,军分区领导明显不乐意,对自己有成见,今后还会给自己穿小鞋。转念又一想,回不回去这又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还是交给组织上决定吧,所以在当天的会上就没有表态。
可是路南的形势却容不得军区犹豫,敌人在张老八的协助下越来越猖狂,我方损失也越来越大,军事工作无法开展,地方政权工作也日益萎缩。这时,刘守仁是否违抗军令的全部情况已经调查清楚,还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调查材料,于是军区再次召集大家开会。
      会议上,先是分区首长说明他们根据情况和军区精神如何布置反扫荡,然后分区首长又对刘守仁本人提出许多批评和意见。当让刘守仁说清情况时,他只将团领导一班人对敌情的研判和四十八团的作战部署提了提,别的就不再说了,反正军区的调查材料都写清楚了。
      最后,军区首长作出决定:根据此种敌情,分区下决战令是错误的,刘团长所提意见是正确的,应该的,不但不违反命令,反而是坚决执行了命令又帮助了领导。同时又指出,分区接受刘团长的意见是对的,但不应该向军区反映假话,刘守仁个性强,对上级的方式平时或者欠妥,这也许是有的,但要肯定的是,刘守仁的组织观念是强的,服从命令是坚决的,主要原因是你们之间有成见根子。
    军区首长说:“因过去外来干部和本地干部不团结,闹得很不好,军区把本地主要干部都调出来了。你们经常说刘守仁正派,扶植正气,今天只有刘守仁这一个本地主要干部,他在本地有功,在群众中有威信,派去的王团长在路南坚持不住,将四十八团带回了根据地,下边干部战士不服气讲分区怪话,团里干部闹得很不团结。这些都是大家都知道的现实情况”
    首长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大家接着说:“当然刘守仁地区熟、有关系,群众将四十八团称为四十八打,现在又称为四十八跑。你们这些分区首长听了很不顺气。但是,不管你们分区领导的气,顺还是不顺,现在的实际情况是,必须改变这种敌人主动、我方被动的情况。因此,军区党委决定:刘守仁仍回四十八团工作。这个决定是经政委李楚离同志和副司令员毕占云同志研究同意的,必须坚决执行。
      在刘守仁看来,总的来说,军区首长的决定是正确的,处理此事的方式方法是周到的,不过,让他第二天就回团工作,从思想上他是不愿意接受的,所以,当时他很气愤地对军区首长说:“分区以前就曾送出过我,一直对我不待见,后来我回分区是军区的意见,这些首长都知道。整风时他们就不愿意让我回十七分区,不就是我给军区提了一个建议,他们就这么整我,现在首长让我回去,恐怕还得第三次送我出来,该地区难道说没我就不行?我不想回去。
      军区首长给刘守仁解释说:“他们今后会变的。军区已有考虑,在适当的时候对你会有适当的安排,你就安心去四十八团工作吧。”说完,军区首长明确要求在场的两位分区首长给刘守仁道歉。迫于压力,李司令员和曾副政委承认了错误,当面作出了道歉。
    军区首长看着刘守仁继续说道:“刘守仁同志,分区两位首长已经给你道了歉,希望你能服从军区决定,还是回四十八团比较妥当。不过,我听军区政治部的组织部长阎达开同志讲,你打算回第四专员公署任职。这一点我们也确实考虑过,原职原任当个副专员也无不可,但现在咱冀东军区最缺的就是能在路南坚持地区的军事干部,所以军区把你的意见否决了。你仍回四十八团担任团长是军区的命令,你作为共产党员必须无条件地执行。”
    刘守仁当即起立答道:“是,坚决执行命令!”
      至此,军区首长宣布散会。会议结束后,王专员很高兴,代表地委行署表示支持军区的决定。分区领导的脸就不那么好看了。
      刘守仁作为共产党员当然必须执行军区党委的决定,因而当面表态:坚决执行命令。而在临别时,刘守仁当着李楚离政委和阎达开部长的面,很懦弱地大哭了一场,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呐。
      1946年7月中旬刘守仁回团后,即刻将四十八团重新带回路南地区。刘守仁将四十八团分成两个攻击集团,一路由他自己亲自率领,经昌黎越过京奉铁路直插城,再回身兜击滦县。另一路由副团长张晓川率领,经滦县越过京奉铁路直插路南之滦县以西地区。
      四十八团兵分两路挥师路南,张晓川率领四十八团一部,连续攻克铁路沿线多处碉堡及大石佛庄、茨榆坨、钱家营等据点。在城运动战中,刘守仁率领四十八团另一部,先南下城,再由城向北兜击滦县近郊谷家营、双柳树村,歼敌一个中队。尔后又合兵一处,先在曹营、潘庄伏击叛徒张子川外出抢粮的部队,又在刘庙、赵庄再次伏击叛徒张子川的抢粮队,两仗共毙伤俘敌280余人。四十八团积极作战,分进合击,打了几个胜仗,一举打破了敌人的全盘计划,地方同志也随之顺利恢复了地区工作。
      四十八打又回来了,刘守仁又回来了,敌人又开始惶惶不可终日。19468月,军区警卫营一个连调归四十八团编为三营八连。8月中旬,四十八团一个营奔袭围攻敌小营据点,全歼守敌70余名。
三、
      1946年7月下旬,我冀东军区第十七军分区在倴城召开排以上干部紧急会议。会上,军分区司令员李雪瑞、政委李文和副政委曾辉讲了当前的形势,蒋介石背信弃义,破坏和平,内战正在全国蔓延,敌人已经多次对我进行了试探性进攻,据情报,近期敌人将有一次较大的试探性进攻,进攻的主力是驻扎在唐山市的国民党92军21师郭惠苍部的一个团,该团将沿黄各庄、越支、尖坨由西向东进行试探进攻。分区首长告诫全体干部要做好痛击敌人的准备。
      我四十八团接到十七军分区迎头阻击敌人的命令后,就加强了侦察工作,特别向王家盘子和蒲子泊方向,派出了几名经验丰富的侦察员。发现7月22日有一名国军上校,带着随从和警卫人员乘车来到浦子泊据点。次日,敌人约有一个营进驻浦子泊附近,侦察员眼见其队伍开进了浦子泊的一所学校。另有一个营进驻王家盘子村南宿营,还有一个营进驻王家盘子村北宿营,两大片军用帐篷十分显眼。看来敌人已将试探性进攻的部队调动到位,正在秣兵历马,抓紧补给,做着战前准备,但我方却始终没能侦察到敌人发起进攻的具体时间。
    既然敌人的部队已经调动到位,那么离开始扫荡也就没有多长时间了。刘守仁遂决定立即召开全团干部战士的战前动员大会。动员大会在7月24日下午召开,刘守仁团长在大会上说:“同志们,敌人又要来进犯了,我号召全体指战员,同仇敌忾,勇敢作战,保卫我们的胜利果实。这几天,国民党部队在王家盘子和蒲子泊附近已经集结完毕,我准备乘国民党部队人地生疏、情况不明之时,予以迎头痛击,给他一个下马威,大家有信心没有?
    全团指战员喊道:“有!”
    他继续说道:“现在,敌人还不摸我们的底细,想试探我们。据侦察,这次敌人从唐山调来了大约2000多人,据说是敌人的主力部队,装备好、作战经验丰富,主要对我实施试探性进攻,目前刚刚进入王家盘子和铺子泊,正在做战前准备,侦察员估计一两天后发起进攻。我们团必须在明天中午之前做好阻击准备。这次战斗我们一定要打出个样子来,让敌人害怕,要打就要彻底打掉敌人的嚣张气焰,粉碎敌人的窜犯阴谋。”讲完情况后,刘守仁随即就作出了战斗部署:命二营到黄各庄集结,作为阻击敌人的主力,正面迎击敌人;一营在黄各庄两侧准备夹击敌人;三营作为团预备队,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晚上,二营长谷金才在越支村向各连连长作了战斗部署,命四连六连明天凌晨出发,赶到黄各庄村北构筑阻击阵地,迎头阻击敌人。五连作为营预备队在村南待机。
      一营长李凤君也做出了战斗部署,命一连在黄各庄左翼展开,二连在黄各庄右翼展开,战斗打响后,从左右两侧夹击敌人,三连为营预备队,听营长命令,准备随时加入战斗。
      25日凌晨,四连长曹广友和指导员潘井带领全连战士率先出发,准备去黄各庄村北构筑阻击阵地。可是,当曹连长站在越支村北向黄各庄村观察情况时,突然从黄各庄村跑出几名群众,直奔越支而来。曹连长赶紧迎上去跟他们打招呼。他们见是解放军,急忙报告说:“从唐山方向来了许多国民党匪兵,有一部分快进黄各庄了。”曹连长意识到敌人可能提前行动了,情况紧急,去黄各庄村北阻击敌人恐怕已经来不及了。经和指导员潘井研究决定,由潘指导员带一排战士作预备队,曹连长带二排、三排战士即刻奔向黄各庄村南。
    越支村距黄各庄五六里地。为不让敌人发觉,曹连长率一、二排战士避开大路,沿着一条壕沟俯身向黄各庄村南运动。离黄各庄只有半里地了,曹连长一抬头,突然发现离部队不远处的壕沟里有四五十顶船形帽在晃动。遂当机立断,命令二排长带领两个班和机枪班就地展开,实施火力掩护。他自己和三排长王立国带领三排和二排四班战士乘敌人没有发觉,迅速跃上壕沟堤埝,猛冲到敌人面前。战士们居高临下齐声大喊:“缴枪不杀!”敌人还不知怎么回事,就懵懵怔怔被缴了械,当了俘虏。
    这时,在壕沟西头,有两名国民党军官站在堤埝上拿着望远镜向越支村方向窥视。突然听到“缴枪不杀”的呐喊声,但见见我四连战士冲杀过来,顿时惊呆了,急忙滚下堤坡,嚎叫着指挥几名国民党匪军准备还击。说时迟那时快,我四连战士高喊着“缴枪不杀”冲了过去,把枪口对准了他们,吓得他们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地举起了双手。仅几分钟时间,我四连一枪未放,就解决了这两股敌人。
      曹连长命令二排四班战士将俘虏沿沟押回越支村。这时,我四连离黄各庄村只有十七八丈远,一部分敌人由村北又冲进了村内,有几名敌人已经窜上了庄南第一排房顶,架上机枪,准备向我军扫射。曹连长估计村里的敌人不会太多,就命三排长王立国带全排战士抢占黄各庄村。
      三排战士立即向村里冲去,刚冲到村口,就遭到敌人机枪的阻击。王立国同志端起机枪朝着房顶上的敌机枪猛扫了一梭子,敌人的机枪顿时哑了。战士们乘机一跃而起,奋力向村里冲去。随后,指导员潘井也带着一排战士冲了过来。敌人一见我军来势凶猛,抵挡不住,只好胡乱放了几枪,就往回逃。
    没等二营五连和一营一二连到达阻击阵地,四连已经结束了战斗,曹连长集合好部队,押着俘虏和战利品凯旋而归,返回了越支村。这次战斗打死敌人5名,俘虏敌人50余名,缴获美式卡宾枪、自动步枪10余支,步枪36支,手枪2支,机枪1挺,子弹3千余发,大长了我军的志气,大灭了敌人的威风。敌人后续部队当即撤退,一场敌人策划多日的试探性进攻,被我一举粉碎。
    战斗总结会上,刘守仁大力表扬了四连指战员,他说:“这次战斗,四连冲在最前面,显示了他们独立作战、机动灵活的战斗作风,是我四十八团的兵。敌人的这次试探性进攻是矛,我们是试探性防御,这是盾。究竟是敌人的矛尖利,还是我们的盾坚固,四连这次已经给出了证明,而且我们是一手持盾,一手拿刀,防中带攻,打出了四十八团的威风。全团指战员要继续发扬这种敢打必胜的精神,保卫好我们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
      1946年年9月24日,中秋的夜晚,满天星斗。万籁俱寂。此时,在距王盼庄据点10多里的大齐各庄中街路南一个院落的小屋里还亮着灯。室内烟雾缭绕,气氛严肃而又热烈。冀东路南四十八团团长刘守仁、团政委李文光正在和一营营长李凤君及丰南游击支队长张遂研究攻打王盼庄据点的战斗部署,准备发起王盼庄攻坚战。
王盼庄据点在大齐各庄北约10里路,里边驻着国民党豢养的伙会成员150多人。这伙敌人是当地的地主武装拼凑起来的,思想非常反动,他们经常出来抓伕、抢粮、奸淫妇女,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一带的群众对他们恨之入骨,早就要求我们拔除这颗毒钉,消灭这群野兽。就在前几天,这伙顽匪又祸害了几个村子的村民,丰南游击支队接上级指示,一定要拔出这颗毒钉。张遂支队长亲自上门,请求四十八团出兵支援。
      百姓的要求就是给我军下达的命令。刘守仁立即派人把一营营长李凤君和三个连长找来。在刘守仁和张支队长的主持下,紧急召开了一次战前诸葛亮会。
    张支队长首先介绍了他们掌握的敌情,他说:“长期以来,王盼庄据点的这伙顽匪,凭借地形优势负隅顽抗,据我们侦察,王盼庄里的大街是东西走向,敌人龟缩在街中路北的三个大院里,据点里有坚固的院墙,院里筑有炮楼、暗堡,武器也比较精良。里边中院是敌指挥部,有一个保安小队和一挺机枪据守,东西两院各住一个小队,每个小队大约40多人,都配有长枪。三个院都是前后三层房和东西厢房。就地形来看,要消灭这股顽匪并非轻而易举的事情,既要有攻坚克难的战斗精神,又要有机智灵活的战略战术,还要顾虑王盼庄据点周围敌人的增援。现在,如果由我丰南游击支队唱独角戏,既要攻坚,又要打援,力量显然不够用,恐怕拿不下这个据点,所以才找到了刘团长。
    刘守仁说道:“张老弟自谦了。既然找到了我四十八团,我四十八团就责无旁贷。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据点的兵力、轻重装备、地形及几个保安小队的驻防情况已大致了解,现在的问题在于……”
    刘守仁顿了顿,看了一眼李营长他们继续说道:“过去咱们团经常打游击战、伏击战、夜袭战,却很少打攻坚战,你们一营也一样,缺乏攻坚战的经验。小李,就王盼庄据点攻坚战,说说你的想法。”
    李营长说道:“团长既然点了我的名,那我就先说说。王盼庄据点的恶行,我们早有耳闻,我们的战士中也有几家被这伙顽匪祸害过。为了拔掉这颗钉子,我们的战士早就在摩拳擦掌了。团长找了我们营的几个干部,说明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一营,我就先代表一营全体指战员表个态:请团长放心,我们有决心有信心打好这一仗。”
    刘守仁看着李营长说,“好!我要的就是这种战斗精神。你们有决心打好这一仗,在我看来主要有三点根据:一是有攻坚克难的决心和勇气,少了这个就别打仗。二是有丰南游击支队掌握的敌情,只有知彼才能打胜仗。三是我们有人民群众的支持。具备了这三条,也就具备了打胜这一仗的基础。这次战斗是对你们一营攻坚作战能力的检验,你们一营要和丰南游击支队紧密配合,一定要把这一仗打好,把这伙顽匪彻底消灭。”
    刘守仁接着问:“你们一营哪个连愿意打主攻?”
    下面“嚯”地站起个人来,大声喊道:“我们一连打主攻。”刘守仁定睛一看,原来是刚调到一营一连任连长的曹广友同志。
    刘守仁当即决定:“你在四连的时候就打得不错,就你们连啦。”接着,又提出了自己的战斗构想,他说:“一连负责攻打敌人队部驻地和西大院一个小队的敌人。东大院守敌由县游击支队负责歼灭。一营长带二三连做好警戒,以防敌人增援。请张支队长不要客气,你对情况最熟,就由你负责调配和掌握全局。”
    张支队长说:“还是由李营长负责全局吧。”
    刘守仁笑着说:“这是你带给我们的任务呀,你不负全责谁负全责?李营长要好好配合哟,真有意料之外的事了,你们俩商量着办。”
      会议到此也就结束了。
      曹广友争取到了主攻任务,心里十分高兴。他刚一回到连队就被战士们给围上了,大家七嘴八舌的问他:争取到主攻任务了吗?当一连的战士们听说自己的连队担任主攻任务后,高兴的都跳了起来,一个个急不可待的跑回各班宿营的房间准备去了。
      根据团长的作战构想,一连的作战部署是:一排主攻敌指挥部,二排佯攻西院之敌,三排分割敌指挥部与西院之敌的联系,并达到牵制敌人的目的。待一排拔掉敌指挥部后,二排再由佯攻转为主攻,同时一排再转过来配合二排作战,三排相机加入战斗。
      9月25日,根据作战部署,一连从南街打起。战斗一打响,担任主攻敌指挥部的一排派出投弹组和突击组。投弹组以密集的手榴弹投向敌指挥部大院,压制住了敌人的火力。随后,突击组乘机进攻。战士们在组长李任带领下像下山的猛虎一样,迅速将事先准备好的梯子靠在敌指挥部的大墙上。这时,敌人发现了我们的意图,机枪、步枪子弹像雨点一样向我突击组射来。但我们的战士毫不畏惧,勇敢顽强,在我军强大火力的掩护下,迅速攀梯过墙登上房顶,向院内敌人发起猛攻。一排长张友田同志带领二班、三班冲到北墙根靠上第二个梯子,但垂死挣扎的敌人以更加猛烈的火力顽抗,使我们的进攻遇到了阻碍。
      情况紧急,曹广友连长当机立断;命令机枪班长刘思崇组织火力向敌人猛扫过去。同时,突击组长李任组织同志们在房顶上居高临下,将一颗颗手榴弹投向南正房屋内。在一片爆炸声中,敌人火力减弱了,并传出一阵哭爹喊娘的嚎叫声。
    此时,二班的同志也冲上了房顶,但又被敌人的机枪火力压住了。在这紧急时刻,李任同志看准了敌机枪火力位置,端起冲锋枪一阵扫射,敌机枪顿时变成了哑巴,顷刻间,我们的队伍就冲了上去。在一阵猛烈的火力攻击之后,排长张友田向敌人发起了政治攻势:“不要再打内战啦!”“打内战绝没有好下场!”“缴枪不杀!”……喊话声响彻大院。敌人在我们的政治攻势下动摇了,沉寂了一阵后,乖乖的举手投降了。
      战斗迅速向纵深进展。消灭了第二层房的敌人,拿下了敌指挥部,吓得第三层房的敌人慌了手脚,慌忙顺后门逃跑,但还未逃出门口,就被我三排阻击。一阵排子枪打得敌人乱了营,拼命往回逃去。最后,在我们的前后夹击下,敌人不得不缴械投降。另有一小股敌人跑入东厢房继续顽抗。突击组长李任带着几名战士冲进东厢房。经过与敌人的一阵白刃格斗,没死的敌人投降了,举着手走了出来。这时仍有一个顽敌向我们射击,李任同志怎样喊话也无济于事。时间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只有彻底消灭才行。李任同志当机立断,一梭子冲锋枪子弹送他上了西天。
      消灭了敌指挥部所在大院的保安队后,一排的同志们立即又向西院守敌发起了攻击。这时二排变佯攻为主攻。两个排的火力以绝对优势压向敌人。战士们向敌人步步逼近,最后冲进敌群,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三排部分同志也向这里冲来。在我军的强大攻势面前,敌人不得不放下武器举手投降。院子里的敌人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都做了俘虏。与此同时,东大院已经被县游击支队攻占了。
    这次战斗速战速决,干净利落。除保安队长带着几名残兵败将逃回唐山报丧之外,其余的140多名敌人全部被俘就歼。共缴获步枪百余支,机枪1挺,手枪2支,战马1匹。这次战斗从夜间10点开始,到凌晨2点结束,我军无一伤亡,取得了路南地区第一次攻坚战的胜利。
    这次攻坚战,我们不但歼灭了王盼庄据点的守敌,还营救了10多名被敌人抓去的群众,其中还有我们的一名妇女主任。这些同志见到我们不知说什么好,激动地流着眼泪高喊“共产党万岁!”“八路军万岁!”这次攻坚战不仅为当地人民除了大害,鼓舞了丰南人民,同时也锻炼了我们的军队,为后来打攻坚战积累了战术经验,坚定了攻必克、战必胜的信心。
四、
       敌人绝不甘心失败,他们的枪炮也不是只吃素的。1946年底,国民党92军的21师、56师和94军的43师,共计4万多人,从西起唐山、东到山海关,在130多公里的战线上一字排开,发动了由京山铁路线向南展开的拉网式扫荡,企图消灭冀东军区所属部队。四十八团奉命在滦县以北迎头痛击敌人之后,连夜转移,穿插到敌人背后的长城附近,跳出了敌人的扫荡大网。
    敌人一路向南扫荡,当地百姓按抗战时期的老习惯见兵就跑反,竟有6个县的30多万人被裹挟了进去,由此发生了自抗战以来冀东百姓最大规模的一次跑敌情。敌人扫荡过去之后,大部分百姓纷纷返家。然而,一部分习惯跟着我县区机关及其警卫分队跑反的百姓约有两万多人,一起钻进了沿海芦苇荡深处躲避扫荡,不成想竟落入了敌人的包围之中。
      这一次,敌人使出了一条出人意料的毒计:你共产党不是保护老百姓么,我就先拿老百姓开刀,逼你与我决战。蒋匪军21师两个团在副师长李有宗少将、参谋长纪高翔上校指挥下,将两万多名群众和我路南五个县的政府工作人员压缩到了沿海苇泊深处。敌人试图以此为诱饵,迫使刘守仁所部不得不前来解救群众和地方干部,敌人则张网以待,准备在我解救之时全歼我部。
      敌人之所以能以此战术逼我军陷入绝境,必有一个既对我军战法比较熟悉,同时也对群众跑敌情的去向比较熟悉的人给与了指点。当时虽没得到这方面的情报,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刘守仁还是猜出了八九分。猜归猜,敌人的企图却必须破解。
      在渤海边的苇泊里,十冬腊月两万多名群众和地方干部爬冰卧雪、冻饿交加,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情况万分危急。时值寒冬又降大雪,群众冻饿而死80余人,情况十分悲惨,敌又扬言要火烧苇塘,被围群众焦急万分。冀东军区和十七军分区首长发急电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解救人民!”
      当时,四十八团刚跳出敌人的扫荡网,部队在滦县北部山区待机。接到急电后,四十八团立即向南挺进。刘守仁边行军边下达命令:命令一营为前卫营,据情报杜平坨有敌人驻守,为防我部通过时受阻,迟滞部队行动,命该营速派侦察员前往杜平坨查证敌情;二三营和团直随后跟进。命令集中全团所有的马匹供侦察排使用,侦察排全体出动,侦察倴城以南敌人兵力的部署情况,查实后速报。
      12月15日拂晓,一营新任营长张遂派16虚岁的小侦察员石翠岩前往杜平坨村化妆侦察,营长让通讯员骑马驮着小石,快速把他送到杜平坨村附近。小石悄悄走到村边,摸进一户人家的厨房,用手在锅灶门抓了把黑烟,往脸上抹了抹,从怀里拿出一顶毡帽戴在头上,从院里找了个柴禾筐背上。他刚要进村,正好赶上敌人集合出发,尖兵排在前,大队人马在后,正朝方向行进。他藏在敌人要经过的一个厕所内一个班一个班地数,共有477人,还特别数了数敌人的武器,计有迫击炮两门,重机枪10挺,轻机枪16挺,十几匹骡马,足有一个营兵力。他觉得自己已经把情况摸清了,就扔下筐子,顺原路赶紧往回返。赶到和通讯员碰头的地方,两人跨上马,迅速赶回了部队。
    一营张营长立刻把这一情报向团部作了汇报。此后的两三个小时有多批侦察员不断汇报侦察情况。我四十八团一路急行军,穿过杜平坨村,绕过胡各庄镇,在坨里镇以东、姜家营以南待机。
      刘守仁和李文光政委、张晓川副团长在此之前原本就彻夜未眠,队伍刚一驻下,就开始汇总多批侦察员的敌情报告,发现在黄坨村和喑牛淀都架设有许多天线,遂判断此两地为敌人师和团一级的指挥所,侦察员从设立天线的多寡判断:黄坨村可能是敌人师一级的前线指挥所,同时,该村还驻有一个团级指挥所;喑牛淀是敌人的一个团级指挥所。同时,黄坨以西、喑牛淀以东的张七铺一带,是敌两支部队的结合部。据此,刘守仁有了主意:我主力可兵分三路,一路从结合部趁夜暗穿插过去,另两路直捣敌包围圈的两个必救点黄坨和喑牛淀。因此,刘守仁在头脑里形成了一个利用夜暗,打敌首脑,趁敌不备,撕开口子的作战方案。
    此后,刘守仁又特意找来几名侦察员,先让他们听小战士石翠岩对敌人驻杜平坨村这个营撤离时的特征介绍,让那几名侦察员结合特征找其驻地,最终把敌人这个营的驻地框定在了张七铺北面。刘守仁对张晓川说:“看来敌人是加强了结合部的力量,但这里毕竟是结合部,我想派一支部队悄悄地解决掉这个营,再撕开口子就容易多了。”
    张副团长点点头道:“说得对!老刘,让我带队完成这个任务,你看怎么样?”
    刘守仁说道:“好哇!你想撕口子,我想会高官。咱俩就这么说定了。”
    张副团长问道:“会什么高官?”
      “会一会敌人师指挥所的高官呀!”
      “你老兄可真行,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
    刘守仁嘿嘿一笑说道:“你说现在这个师的指挥官在想什么?我猜敌人虽然想让咱们上钩,但心里早就等急了,也许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天寒地冻的,南军不习冬战,正如北军不习水战,他听下面的牢骚话一定听了不少。”
    张副团长说:“我想他们的指挥官心里一定烦。不过,咱心里就没有烦恼吗?明知道包围苇泊的敌人在两个团以上,又是正规军,怎么只让四十八团一个团来解救?李政委,你虽不是南方人,但怎么说也算是外来干部,怎么不替咱们说说话呢?”
    李政委委屈的说:“我算什么外来干部,我也是河北人,原来在冀中军区九分区,不过是从中央党校毕业分配到了这里,上下都不熟,我和谁能说上话?只让咱一个团前来解救,你老张想不通,我也想不通,冲着这么多敌人,起码得派两三个团才比较合适。”
    张副团长说:“咱俩想一块去了。四十九团不用提,它的四个主力连并入了二团,跟十一旅走了,新建连队多,战斗力肯定弱,它不来也就算了。六十团又要调出十七军分区,它不来也在情理之中。四十六团为什么不来?”
    李政委说:“你也别光说人家的不是,你也有不是,你们俩谈的火热,任务也都分定了,别只顾你们俩吃肉,也让我喝口汤行不行。”
    刘守仁说道:“你是政委,打仗,就别凑这个热闹了。”
    李政委拉着脸说:“政委也是军人,这个热闹我该凑。”
    张副团长也说:“老李说的对,作为军人,打起仗来就该当仁不让。老刘,得给李政委喝口汤,不然,人家会有意见的。”
    刘守仁说:“那好吧,就让政委带夜袭喑牛淀那一路。”
      “不行呀,团干部现在就咱们三个,都走了,团部谁坐镇?”张副团长挠着头说道。
    刘守仁立刻接口说道:“谁坐镇?你张晓川啊!我和政委这两支部队是偷袭敌指挥所的奇兵,是佯动是辅助性进攻,你是主攻,你的指挥所就是团指挥所,由你掌握全局,这是没有商量的事情。”
      “老刘,这你可折杀我了,你是团长,我怎么敢当?”张晓川不好意思地说。
      “这主攻任务可是你自己主动争取的,我既然答应了,就只能这么定了。再者说,凭什么团长就非要在团部坐镇,我觉得只要敌情把握得准,作战计划定的符合实际,打起仗来团长在什么位置都能打胜仗。难道团长负伤退出战斗了,这仗就不打了不成?帅甲河战斗我身负重伤下了火线,照样不是打赢了吗?”刘守仁认真的说。
    张副团长还想再说,刘守仁摆了摆手说:“就这么定了,执行吧!”
    刘守仁刚要转身,就听张副团长说道:“老刘,你的作战方案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考虑进去。”
      “什么问题?”
      “你的作战方案只算了敌人正规军的帐,怎么不考虑地方保安部队也有可能加入战斗呢?不说远的,若是城和乐亭的保安团加入进来,咱们该怎么应对?
    刘守仁答道:“这一点我已经考虑到了,这第一,你注意到没有,敌人的这次行动只有中央军参加,地方部队一兵一卒都没有动。这第二,这次咱打的是夜战,这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保安团即使听到了枪声也不会出动,你就放心吧!我所考虑的主要是,这坨里以东地区就是咱团的后方基地,轻装后的所有物资都留在了这里,要派特务连一个排守在这里。怎么样?咱们就说到这儿,你们就开始分头准备吧。”
五、
    作战方案已定,接下来就是细分任务了。刘守仁叫警卫员进来,警卫员刚一站定,他就说道:“张以哲,今天也给你一个任务。”
    小张答道:“请团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刘守仁说:“我知道你是一个鬼灵精,这次你的机灵劲儿正好派上用场。我说,周围这几个县的领导都熟吧。”
    “当然熟了,跟着团长没少见他们。”
    “这么着,”刘守仁说:“我打算组织一个营救小分队乘夜深入苇泊,让你担任这个小分队的队长。
    小张赶紧说:“团长,我当这个队长恐怕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当警卫员之前当过班长,还当过几个月副排长,这次深入苇泊,只有你和地方领导熟,如果去个地方领导不熟识的人,人家能认为传达的是我刘守仁的意见吗?就你了,一定要保证完成任务。”
    小张答道:“是!坚决完成任务!”
    刘守仁接着说道:“你进苇泊之后,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地方领导同志。找到领导后的主要任务是,立即把地方同志招呼到一块儿堆,明确告诉地方同志必须做好三项工作:一是各地方政权所带武装即各县大队、区小队,要听营救小分队统一号令。二是地方的同志们要安抚群众,做好群众工作,尽量保证突围时不吵闹、不喧哗,静默冲出包围圈。三是要把群众组织起来,以区或者以村为单位分成若干突围大队,要发挥各村民兵的作用,在地方同志的带领下有序突围。”
    “明白了,保证完成任务!”小张坚定的回答。
    “好!你再复述一遍。”刘守仁刚说完,就听小张铿锵有力的把团长刚才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记性不错。现在,你马上去侦察排找二班长,他刚从苇泊侦察回来,再到警卫排带一个班过来。”刘守仁命令道。
    小张敬了一个军礼转身跑出屋门,不一会儿就带人返回了团部。
    刘守仁看了看精神饱满的战士说道:“同志们!请稍息。我命令:由你们组成营救小分队进入苇泊,队长由张以哲同志担任。出发后,你们要服从命令听指挥,由二班长带路,迅速而隐蔽地通过敌占区。到达苇泊后,小张要尽快和地方领导同志取得联系,你们大家要协助小张做好两项工作。一是你们两人一组分别下到各县大队,协助其大队长按统一号令突围,注意,见两颗黄色信号弹,就督促各县大队急速向北突围,与我四十八团攻击部队汇合。二是积极协助各县干部安抚、组织群众静默突围。同志们,有困难吗?”
    十几名战士持枪立正齐声回答:“没有困难,坚决完成任务!”
      “好!同志们,通过敌占区时一定要利用好地形地物,不要惊动敌人。和地方领导接上头组织好苇泊群众后,记着派人回团部,也就是回这里,找张副团长报信,咱们全团都在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大家齐声回答。
      “好!出发!”刘守仁交代完任务,目送战士们走出团部,向远方的苇泊走去,渐渐消失在夜暗里。
      刘守仁随即召开了四十八团突围作战会议。刘守仁向排以上干部传达了军区和军分区首长的电报精神,在地图上指明了团侦察员发回的敌情,表明了团首长救民于水火的决心,最后下达突围命令:
      “一营全部和二营四连由张晓川副团长率领,向敌结合部张七铺一线发起进攻。注意,要先悄无声息的解决敌人新部署到位的敌结合部的一个营,再攻击前进,在敌包围圈上撕开口子。撕开口子后,一二连在一营副营长率领下向东展开攻击,三四连在一营长率领下向西展开攻击,营救小分队和各县大队、区小队在撕开口子后将协同东西攻击部队在突破口两侧巩固阵地,以上各部统一由张副团长指挥,协助群众突围。”
      “二营五连六连加机炮连一个排在李政委率领下,向西静默突进,直插喑牛淀,打掉敌团级指挥所,二营谷营长、冯教导员要认真检查装具,注意多带掷弹筒和枪榴弹,这玩意儿声音大,能震慑敌人,还要帮着机炮排解决部分轻武器,我知道你们这些营长、连排长,都不是只有一把手枪,有的还直接掌握着一挺机枪。”
      “三营七连八连加特务连两个排、机炮连两个排由我刘守仁指挥,向东静默突进,直插黄坨,打掉敌师级前线指挥所。同样要多带掷弹筒和枪榴弹,也要帮着机炮排解决部分轻武器。
      “二营三营注意:要求打敌指挥所时,前二十分钟攻击要猛,但攻击进展要慢,要给敌人留出援救指挥机关的时间,以调动敌人。通讯排要保证各部联络畅通。张副团长撕开敌包围圈后,发射两发黄色信号弹,告知地方同志带领群众向北突围。请张副团长注意,一定要把突围口子撕得大一些,最好有五六里宽,然后在突破口两侧掩护群众突围。冲出敌人的包围圈后,团主力和地方的同志们经坨里以东地区,迅速赶到杜平坨集结。那里离城虽近,但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停留几个小时后,再根据侦察情况决定去向。现在对表,……凌晨3点半战斗同时打响。回去后,各部认真准备,立刻出发。现在各回各部。”
      12月16日夜,四十八团全体参战人员左臂扎白毛巾,趁着夜暗,分头出发。凌晨3时,突围前哨战打响。张副团长率队先悄么兹儿的逼近张七铺村。敌人一个营没有住在庄子里,而是在庄子外宿营,看来那十几头骡子驮的就是野战帐篷。由于天气太冷,敌人的岗哨披着大衣原地跑步,十分显眼。张遂营长数了数,敌人的岗哨有14人,他悄悄派二连一排隐蔽接敌,很快就解决掉了敌人的岗哨。张营长见前面发来信号,便命令二连接近敌帐篷,以掀帘战术突袭帐篷中熟睡的敌人。在一片“不许动,缴枪不杀”的呐喊声中,顺利解决了敌人一个营。
    随后,张副团长指挥所部顺势接近苇泊敌阵地前沿。这时,我方营救小分队的一名侦察班长赶来报告:我营救小分队已经和苇泊里的地方领导取得了联系,现已做好一切突围准备。张副团长看了看手表,时针指向3点半。就见张副团长一声令下,两发黄色信号弹腾空而起,随即我军向敌发起了进攻。我四十八团向里打,各县武装向外打,一举撕开了包围圈,接着,又顺利向两翼发展。
      这时,我方夜袭敌指挥所的两支部队,也臂扎白毛巾准时快速穿插到位,于凌晨3点半,像两把利剑直插敌黄坨和喑牛淀指挥部。
      刘守仁亲自指挥攻打黄坨之敌,他指挥的这一路,按照预定计划兵分三路,特务连两个排打敌通讯中心,一个连打敌师级指挥所,一个连打敌团级指挥所,机炮连两个排相机打援。
      敌人毫无戒备,我一开打,敌人就乱成了一团。原定前二十分钟猛攻缓进。哪知道,想让攻击进展慢一些都难,敌通讯中心几乎未做抵抗就全部跑路,电话和电台耳机散乱的摆了几张桌子,话筒里传出一片杂乱无章的呼喊声。战士们见到这种情形,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干脆拔掉电线拿起电话、背起总机设备和电台,就又冲出门去追击敌人。
      一听枪响,敌人的师前线指挥所立即慌乱一片,简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敌少将副师长顾不得指挥所了,抓起手枪和文件包就往外跑,副官和一群参谋像没头苍蝇似的乱了一阵,也都夺路而逃,咱们的战士想追都追不上。直打得敌人通讯中断,指挥失灵,彼此不能相顾。
      刘守仁原打算和敌副师长李有宗少将见个面,哪怕见见纪高翔上校也好呀,谁知人家跑得飞快,仓促间竟没能见着,弄得刘守仁甚是懊恼。
      我军经激战吸引敌主力向黄坨、喑牛淀靠拢。敌军毕竟不擅夜战,在漆黑的苇泊中更是不辨东西,像夜蒙眼的秃毛鸡一般,瞎目糊眼地东突西撞,竟撞到了刘守仁率领的打援的机炮连的枪口上,重机枪一扫就是一大片。我黄坨和喑牛淀的攻击部队,利用我方善于夜战近战的特点,彻底捣毁了黄坨和喑牛淀这两处敌人的指挥所。
      张七铺方向,我军在各县大队和区小队的配合下,守住了在包围圈上撕开的口子,掩护群众和地方干部顺利脱离了险境。天亮前刘守仁率全团跳出包围圈,押着俘虏和战利品返回到坨里镇以东、姜家营以南集结。至此,我四十八团即十三分区警备团圆满完成了军区和军分区首长交给的任务。
突围之后,俘虏押到集结地看管半天后遣散,群众各自返家,地方同志仍和部队一起转移。在途中休息时,刘守仁召集地方同志开了一个小会,向大家谈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刘守仁说:“现在已经不是抗日战争,“三光政策”已不复存在,所以请地方政权的同志以后不要再组织群众跑敌情,否则还会吃这样的亏。大家一定要告诉群众,以后跑敌情,可以分散到其他村子的亲戚朋友家,尤其是冬季,千万别再到荒郊野外跑敌情。这一点请大家一定要向群众宣传清楚,做到人人皆知。”
      对刘守仁的意见,地方同志都觉得有道理,说到了点子上,遂形成了军地一致的共识。
      苇泊解围之后,刘守仁率十三分区警备团在杜平坨村隐蔽一天半,接着便迅速返回路北休整。苇泊救群众一战刘守仁原本是按消耗战来部署的,没想到四十八团收获颇丰,缴获冲锋枪80余支、卡宾枪300多支、短枪60余支、重机枪13挺、轻机枪22挺,六O迫击炮2门、子弹12万发、炮弹6箱。另缴获电台9部,其中100瓦电台1部。电台专用手摇发电机3台,电台专用电池3箱,1号军用电池5箱,美制手电筒230多个。缴获骡子34匹,军马17匹,全部用来驮运缴获物资。
      12月18日冀东军区来电嘉奖:在12月16日的沿海苇泊战斗中,第十三军分区警备团不畏强敌,机智勇敢,英勇战斗,胜利救出了被困苇泊的群众,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特致电通令嘉奖。第十七军分区也在同一天发来了嘉奖电。

——冀东军区十七分区第四十八团政委李文光,摄于志愿军回国前后

——冀东军区十七分区第四十八团政委李文光,摄于志愿军回国前后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主办:乐亭县乡园广告工作室
  • 联系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 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  |网站地图 | 非法内容举报电话:13933316〇88,邮箱:anjinggang@126.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