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开启左侧

第十九章 破击战 打出大功团

[复制链接]
1516999283 发表于 2019-10-14 14: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1516999283 于 2019-10-14 16:16 编辑

第十 破击战 打出大功团

一、

      刘守仁升任十七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四十八团团长后,仍经常随四十八团活动。当时,分区有四个团和四个县大队,刘守仁很少待在分区机关,待的时间最多的自然还是四十八团,尤其是任副司令员后的头几个月,几乎全在四十八团。
      8月底的一天,刘守仁正在四十八团团部院内的树下闭目纳凉,突然听到有人小声在喊“老团长”,睁眼一看,原来是机要参谋。只见他递上来一份电报,刘守仁接过电报,戴上眼镜,仔细阅读了电报内容。军区命令:十七军分区所部近期的主要作战任务,一是积极配合东北我军作战。在京奉铁路沿线打好破击战、以阻断敌人的后勤供应,发动袭扰战以打乱敌人的部队调动;二要配合地方搞好护秋工作,防敌征粮抢粮。
      刘守仁拿着电报考虑了一会儿,按照军区下达的命令,完成这一任务必须考虑路南地区线长面宽的特点,刘守仁随即走进团部,见团里的几位领导都在,就向大家招了招手,李政委、张副团长和常生参谋长围拢在桌子旁,刘守仁让大家传阅了军区的作战电报,然后迅速交换了一下意见,随后又简单商量了一下,遂决定将部队化整为零,以营连为基本作战单位,在较长的铁路线上和较宽的地域内实施小集群作战。
      刘守仁随即召开了连以上干部会议,会场就设在团部小院的大树下,全团三个营、九个步兵连和团直两个连的军政主官参加了会议。会上,刘守仁传达了上级命令,接着宣布了团党委和团司令部的意见。刘守仁说:“打好破击战和保卫秋收是我们团当前的两项任务,破击战的目的,一是打好破击战。破击铁路,袭扰路南地区的资源输送给东北敌军,干扰敌军的调动和部署。二是保卫秋收。保卫秋收就是保卫粮食资源,不能让蒋匪军把粮食抢走运到东北资敌,所以,打好破击战和保卫秋收是一致的。眼下正是秋收时节,因此我们团必须把保护秋收放在第一位。怎样才能做好护秋工作呢?这就要看敌人会怎么征粮抢粮。根据以往的经验,蒋匪军会动员伪保安团、保安大队四处征粮抢粮,敌人小股活动比较多,兵力比较分散,出动时间不定,而且很难把握。我们团是冀东军区的主力团,现在已发展成一支有1800多人的大团,如果以团为单位活动,人家只出动几十个人,我们却要全团出动,实属拳头打跳蚤——白费劲。”下面发出了一阵轻轻的笑声。
      刘守仁接着说:“大家发笑就说明与我有同感,确实有那么点儿大材小用的意思,是吧。若全团出动,打敌人的架势是有了,效能却有限。根据敌我双方的这些特点,团司令部认为,我部以化整为零打击敌人为宜,以小分队对小股敌人就可以很好地发挥出我们的力量。大家说对不对。”
      大家同声应道:“对!”
      “那好,下面请常参谋长部署作战计划和安排。”刘守仁说完坐回到座位上。
      常生参谋长站起来,清了清嗓子说道:“刘团长,不,刘副司令员已经说清了当前我部化整为零的根据,根据团党委意见,团司令部部署如下:为更好发挥各营连的作战效能,决定二营运动到丰南地区,配合当地政府搞好秋收工作。二营原本就是丰南游击支队(此时为8月底,二营尚未与丰南翻身营合编),地形熟,群众基础好,与当地政府配合默契。司令部相信二营一定能打好保卫秋收这一仗。二营的同志们怎么样啊?
      “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二营的同志们齐声答道。
      “好!请坐。三营对滦南最熟,三营就留驻滦南县,一营移驻乐亭,配合当地政府搞好秋收工作。在战斗中,要发挥各自的主观能动性,开动脑筋消灭敌人。各部究竟是以营为单位活动,还是以连为单位活动,由各营营长根据当地具体情况决定。行动时间定为8月31日。还有三天时间,这三天各营各连一定要做好出发准备,danyao有消耗的,抓紧找后勤处补给。”
      刘守仁插话说道:“化整为零后,各营要注意侦察和情报搜集工作,团里将给每个营派二至三名侦察排的侦察员,这些同志与我方内线人员熟,也和我方两面政权的同志能够接上头,这将有利于及时获得情报,及时调整作战部署,还有利于各营及时和团部沟通联系,便于我团在分散作战中拧成一股劲,当有较大作战时,能快速集中和互相支援。各营之间以及和团部都要加强联系,这次团里已将配给各营的电台检修了一遍。需要说明的是,这些电台因是刚检修过的,据技师说这次用的什么管子质量不好,可能信号不太稳定,也许会出故障。一旦发生故障,还是用咱的老办法,派骑兵通讯员联络。好了,请常参谋长继续说。
      常参谋长接着说道:“作战后的伤病员,各营一定要和地方政府沟通好,安排在可靠的堡垒户养伤养病。现在与抗战时期不同,那时是一致对外,现在有些地主老财已经不和咱们一条心了,有的甚至参加了还乡团,还有一些人成了伙会的头子,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个新动向。分区机关就曾吃过这个亏,蒋匪军就是采纳了伙会出的坏主意,用了还乡团的几个人,暗中监视我军动向,才发生了分区机关被围的事,所以大家切不可麻痹大意。我的话完了。
      刘守仁接茬儿说道:“还有一个问题要说一说,就是战斗间隙的训练,请你们各营各连一定要抓紧,不要以为我们现在力量强了,人数多了,军事技术差一点儿也没有关系。要知道,不光枪是战士的第二生命,军事技术也是战士的第二生命。手里端着枪,你若打不死敌人,不等你开第二枪,人家就把你打死或打伤了。你若打得准,不等他开枪,你就把他打死了。你们说军事技术是不是战士的第二生命?”
    大家回应道:“是。”
    刘守仁说:“知道这一点就好,所以大家一定要特别重视提高战士们军事技术,一定要当作关系战士生命安全的大事来对待。好了,下面请政委讲话。”
      李政委站起身来,用蒲扇拍了拍后面说道:“现在,我们团新兵比较多,大家一定要加强纪律性。毛主席说,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尤其要注意搞好群众纪律。同时,我再强调一下关于尊重地方领导的问题,不要以为咱们的人枪多了,就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就瞧不起别人,一定要尊重地方领导。我们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抗战时期靠人民,现在仍然要靠人民,毛主席说,兵民是胜利之本,希望大家分开后,要依靠人民,依靠当地政府,把护秋和破击战打好。”最后,政委要求大家一定要做遵守群众纪律模范,尊重地方领导的模范。
      会议临结束前,刘守仁接茬继续说道“政委说的很重要。最近一段时间,在有些同志身上出现了骄傲自大的苗头,也包括我刘守仁。前一段咱们团的仗打得确实好,前店子救分区就不用说了,三至五月在十倍于我的强敌面前,咱们团两仗各歼敌两千六自损三百,我两次向军区检讨打莽撞仗,况且我不检讨,你们在座的也不服气,我知道这段时间在指挥作战上,我确实有不照顾部队的疲劳,咬着牙硬打的现象。休整后,五至八月咱们又以多胜少,连战连捷,歼敌三千七自损二百。经验有,教训也有,都要总结,大家的批评嘛,我虚心接受,坚决不改,因为战机稍纵即逝。咱们团今年已经给军区上交了能够武装三个团的武器装备,歼敌计有九千之多。大家一定要戒骄戒躁,力争全年歼敌一万,大家有信心没有?
    与会的全体干部亢奋地大声喊道:“有!”
      刘守仁说:“好!那就看在座各位的行动了。散会!”

二、

      八月的最后一天,各营分头行动,团部随一营向乐亭进发。刘守仁不会束缚一营的手脚,一营的活动情况,只需报告团部知晓,事前或事后报告均可,而无需请示。
      9月3日,四十八团二营在丰南县冬庄子附近将敌第166团1营一个连包围,激战四小时,全歼该敌,毙伤敌90余名,活捉敌副连长以下49人,缴获武器danyao一批。
      9月4日,三营刚到乐亭县以西地区,就接到火烧佛村两面政权的同志来报,张潘各庄据点的伪保安团60多人到该村征粮抢粮,带有大车十余辆。三营派七连120余人先期赶往火烧佛村。中午时分接近火烧佛村,发现敌人警戒松懈,遂派捕俘能手解决了哨兵,潜入村公所附近。随即两个排包围村公所,一个排突入村公所,不费一枪一弹,抓获俘虏60余人。三营长随后带九连赶到火烧佛村。经审问俘虏得知,张潘各庄据点仅有留守敌兵30余人,当即决定由部分战士换穿伪军装,借村里老乡粮食口袋装上草料,放满五六车,押着保安队长骗开据点大门,一举端掉了公关营据点。此战俘敌近百名,缴获重机枪两挺,轻机枪4挺,长短枪70余支,大车13辆(其中12辆大车是敌人抢老乡的,顺便还给了当地老乡)。
      同一天,一营来电报告,该部在滦南县高庄子村附近伏击了出城征粮抢粮的滦宁保安团60余人,经一个多小时激战,全歼该敌,毙伤敌21人,俘敌副中队长以下40余人,缴获轻机枪一挺,长短枪57支。
      9月8日,四十八团三营九连在乐亭张各庄附近追歼乐亭保安团40余人,毙伤敌17人,俘敌小队长以下26人。
      99日,四十八团翻身营,在滩沟战斗中,打垮了由大新庄据点出扰的蒋匪军166团2营步兵连及重机枪连(缺一个排)炮兵两个排及伙会200余,共计450余人,该敌自持人多势众,进犯我滩沟、李八敖、孙坨、曹家湾等十余村,大肆抢粮、抓丁、掠夺物资、摧毁我地方工作。我翻身营闻讯,立即对敌展开攻击。激战四小时,粉碎敌人四次冲锋,终将顽敌击溃,还歼灭其中一股敌人,初步统计战果,毙蒋军及伙会75人,伤15人,生俘蒋军营副周惠川、重机枪连连长罗仲芳以下40余人,俘伙会9人,缴获美式重机枪2挺,轻机枪4挺,步枪23支、榴弹枪2支,冲锋枪3支,手枪2支,信号弹5发,机枪和冲锋枪弹匣45个,手榴弹155枚,步马枪弹4000余发,大车(包括牲口)20余辆,并将该敌抓捕的青壮年村民全部释放回家,强征的来大车归还群众(见第十八章第三、四)。
      9月10日,四十八团二营五连在丰南县吕庄村附近,将从小集据点出动征粮抢粮的敌军包围,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激战,全歼该敌,毙伤敌20余人,俘敌40余人,缴获机枪一挺,长短枪50余支。同日,该营六连在石佛林村附近,伏击从杨官林镇出扰抢粮的敌军,经半个多小时激战,俘敌30余名,毙伤敌16人,缴获武器装备一批。
      9月12日至10月4日,四十八团二营在丰南县巧取塔坨,攻歼裴庄。一、三营在乐亭县流世佛村、滦南县沈营、前罗庄村等多地发起伏击战、截击战,其间的9月20日,三营与滦县翻身营联手攻克土山庄北山炮楼,同时还破坏铁路一里有余。以上共毙伤敌90余人,俘敌210余人,缴获武器danyao一批。这一仗和才庄子战斗还上了中共冀东区党委主办的《冀东日报》。
      10月5日,四十八团三营在昌黎县才庄子和吕庄子伏击外出抢粮之敌,打垮刘海洲、张绍义率领的抢粮队300余人,俘敌101名,毙伤敌40余名,缴获轻机枪一挺、31式六○炮一门、冲锋枪3支、步枪47支、其他武器一部及满载大车27辆。(见第410页图片)
      10月8日,四十八团一营一个连在滦南县城南附近与敌43师127团一小股敌人遭遇,经半个多小时激战,将敌击溃,毙伤敌人十余名,缴获长枪13支。
      10月13日,四十八团三营在乐亭县薛家铺村附近伏击出城抢粮的乐亭保安团一部,除其副大队长和几个随从侥幸逃脱外,毙伤敌60余人,俘敌中队长以下70余人,缴获qiangzhidanyao一批。
      10月16日,四十八团一营在滦南孙家坨以北,截击由滦南县出动抢粮的滦宁保安团230余人,一营以四个连700多人的兵力将其包围,经两个小时激战,除20余名敌人侥幸逃脱外,共歼敌210余人,缴获武器danyao一批。
      这期间还有几次连排一级的小规模战斗,毙敌数量和缴获物资较少,刘守仁未做统计,只在电话中做了口头表扬。
      此后,一营和三营在刘守仁统一指挥下展开行动,于10月21日,该团先以三营围攻刘石各庄据点,诱使乐亭之敌94军43师127团一个连来援,当敌进至高家店时遭我一营伏击,130余人全部被歼,俘虏敌少校兽医官杨岐,缴获武器装备一批。
      九、十两个月,四十八团在昌黎、乐亭、丰南地区主动出击,连续进行了才庄子和吕庄子、冬庄子、石佛林、张潘各庄、滩沟、流世佛村、将军坨等二十余次较大战斗,经略丰南之塔坨、裴庄、滦南姜庄子、乐亭沈营等十余个村镇,连战连捷,连克敌多处据点,毙伤俘敌一千余人,并在刘石各庄、高家店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法,伏击全歼敌第94军43师127团一个连,沉重打击和消灭了敌之有生力量,保卫了秋收。当地群众和地方党委政府的同志们纷纷要求给该团立功授奖,冀东军区根据该团两个月的战绩和当地人民的愿望,给予该团集体记大功一次。同时,二营受到冀东军区嘉奖,同时由丰南县委给予该营记大功一次。九、十两个月四十八团的战绩也使刘守仁本人受到了上级表扬,说刘守仁勇敢顽强细致的指挥部队作战,连续打下七个较大据点,以很小的代价收到大胜利后,配合东北作战收效很大。关于对四十八团集体记大功一次的表彰,登载在《冀东日报》上(见下页图片)。其文字报道如下:
十三分区警备团两月战果辉煌
军区特予记大功一次
      【新华社冀东五日电】军区司、政两部顷公布十三分区警备团在九、十两个月内连战皆捷,共毙伤俘敌一千余名,缴获重机枪两挺、六○炮三门、轻机枪三十三挺、长短枪三百余支。该团屡次在敌多数情况下,集中力量打击一点,因此歼敌制胜。在战斗作风方面,他们积极寻找敌人弱点,不失掉歼敌机会,坚决果敢猛打猛冲。这就是他们作战的两个特点,也就是取得胜利的特别原因。为此军区决定给该团记大功一次,以资表扬。值此全军展开作战建军比赛热潮中,希望各部努力取得进步,向十三分区警备团看齐,争取更多更大的胜利。
同一天同一版的《冀东日报》还登有另一则消息:
该团某营钱营南痛击犯敌
      【又讯】十三分区警备团某营及滦南大队于十月二十七日在钱营召开祝捷大会,但早晨从林西、开布、王盼庄、稻地四地出敌千余有计划地企图合击钱营召开祝捷大会,我发现敌人此举阴谋后,当即集中力量,歼敌一路,对南路(稻地)敌人予以惨重打击。据初步战果统计:我俘敌八十余、缴获六○炮一门、轻机枪六挺、步枪五十余支。

——《冀东日报》登载的给十三分区警备团记大功的报道
       四十八团化零为整、全团集结后,刘守仁在四十八团举行的总结表彰大会上宣读了军区的嘉奖令,要求全团指战员戒骄戒躁,继续保持勇猛、顽强、机智、坚韧的战斗作风,为人民再立新功。同时,刘守仁对四十八团的作战情况进行了总结和评述。
      刘守仁说:“我四十八团在九、十两个月的作战中,取得了很大成绩,尤其突出的是我们二营,不光打得出色,宣传工作做得也很出色。二营打塔坨据点表现的非常机智聪明,以一部兵力悄悄跟着敌军抢粮队,又以一部兵力赶在敌军回塔坨镇驻防据点之前,隐蔽在据点外面,当敌赶着马车有一半车辆进入据点大门时,该营发起进攻,使敌无法关上大门,二营趁机夺取了据点。夺取塔坨据点意义重大,因为这个据点是我四十八团的诞生之地,它还因为靠近铁路,是我破击敌人运力的一个要点。大家说这一仗二营打的好不好呀?
      全团齐声答道:“好!”
      刘守仁接着总结道:“这一仗打得的确好。但是,我认为二营打垮大新庄据点来犯的敌人打得更好,他们能够打垮敌人实属不易。这个战斗是由刚合编到二营的“翻身保田营”打的,在发起攻击之前,我翻身营战士都是我党土地改革政策的受益人,战士们在土地改革中认识了共产党的主张,他们为了保卫家园,为了保卫人民的切身利益而战,个个不怕牺牲,奋勇争先,二营在武器短缺的情况下打垮了敌人,表现出了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所以打仗不仅要讲军事,还要讲政治。在革命精神上,咱们全团都要向翻身营学习。丰南县委给二营记大功一次,二营当之无愧。
    随着一声“向二营学习”的口号响起,会场上掀起了一个高潮。
      刘守仁用双手向下摆了摆,让大家静一静,等会场静下来后,刘守仁继续说道:“咱们一营打得也不错,要说一营可比其他两个营的作战环境更困难,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知道,张老八就在滦南县,当然敌人不叫滦南县,而叫滦宁县,他们想让滦南安宁,有我们在,敌人就永远不得安宁,大家说对不对呀?”
      全体指战员齐声吼道:“对!”
      刘守仁接着说:“张老八对我军的战法十分熟悉,一营打起来就比较困难。但是一营的同志们有压倒一切敌人的气概,滦宁保安团大约有千把人,被我一营歼灭了四分之一还多。三营虽然健全编制时间不长,但在张潘各庄一战中,不光俘虏了外出抢粮的敌人,还出奇制胜,端掉了敌人的据点。张潘各庄一战是三营的第一仗,打得有勇有谋,不费一枪一弹就歼灭了敌军近百人。同时,三营和一营还协同作战,三营围点,一营打援,共同歼灭94军43师127团一个连130多名。我一营在这次战斗中,攻击勇猛,战术得当,我们的战士个个都像小老虎,大家说他们打得好不好呀?”
    大家齐呼:“好!”“妙不妙呀!”大家齐呼:“妙!”
      “正因为大家打得好,打得妙,所以军区才给我们团记大功一次,我要感谢大家,感谢全体指战员,咱们无愧于大功团的英雄称号。”刘守仁激动地喊道。
会场上全体指战员都激动起来,大家不断高呼:“打倒蒋介石!”“打倒反动派!”“为人民再立新功!”
      刘守仁等口号声平息后接着说道:“我们前一阶段的战斗取得了很大成绩,但是,在看到成绩的同时还要看到问题。以后,我也许不能天天都和大家在一起了,这个团长我不能总兼着,所以,今天我要坦率地谈一谈咱们这个团的缺点。这第一个缺点就是,咱们团各部之间的战术协同还不够到位,一个是班内的战术协同,还有班与班之间,排与排之间,连与连之间的战术协同,以及步兵与炮排之间的战术协同等等,都还跟不上战争形势发展的要求,起码还赶不上老十四团的水平。二是步兵技术还不够高,枪法和投弹不够准,刺杀不够狠。很可惜呀,大家没有赶上裴天来教枪法,那可是个找遍天下都难遇到的好教官,十四团之所以枪法好,就因为有他这个好师傅。不过,枪法等这些军事技术是可以自己练出来的,只要你是有心人,就一定能练好。三是咱们团的长途奔袭能力差,今年初,营救军分区机关一仗,就表现得十分明显,只有二十里地,一个小时赶到战场的不足三分之一。当然,这和当时一、三营已经先跑了二十来里有关系,也和咱们的作战地域狭小有一定关系,我们团通常没有长途奔袭任务。但是,战争形势的发展总有一天会要求我们打出去,打出冀东,打出河北,怎么办?咱就得练,练出一副铁脚板。这也是我对咱们团的希望,希望大家练好协同,练好技术,练好脚力,继续为咱们团争取更大光荣!”
      在政委和副团长讲话后,大会在胜利的喜悦中落幕。

——解放东北纪念章(颁发给辽沈战役参战人员)

三、

      话说丰南县委也给四十八团二营记大功一次。刘守仁知道,县委给二营记大功首先是对四十八团的鼓励,同时,记这个大功还与丰南翻身营取得滩沟战斗的胜利有直接关系,也与丰南县委大力鼓励农民参军,进而巩固土地改革的成果有着直接的关系。
      1947年10月中旬,我冀东十三军分区警备团二营,在丰南县的钱营、毫子庄一带休整,因为这个营是刚刚由原丰南翻身保田营和十三军分区警备团二营合编而成的,并在一个月前取得了滩沟歼灭战的胜利,因此,实力比较雄厚,战士们的士气高涨。他们一面练兵,一面协助当地二区和三区的区政府进行土地复查和平分的工作,促进了土地复查工作的进度,保卫了土改工作的顺利进行,革命形势发展很快,斗争的火焰越烧越旺。
      面对这一形势,敌人妄图寻机捣乱进行最后的挣扎。在这一带对人民危害最大的就是开平的还乡团头目吴兰贵。此人是聂各庄人,地主出身,是死心塌地与人民为敌的人。他虽然是开平的“伙会”头子,却对家乡的人民倍加仇视,隔三差五地带着队伍伙同聂各庄据点的敌人,骚扰附近村庄,抢粮抓人,妄想夺回土地革命的胜利果实。把吴兰贵比作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恰如其分,有许多党员干部惨死在他的黑手里。为此,在我二营休整之际,当地干部群众纷纷找到部队,要求严惩这个罪大恶极的家伙。二营的领导电报请示团长,刘团长同意他们接受群众的意见,除掉这个罪大恶极的还乡团头子。二营领导马上开会研究,制定了一个引蛇出洞的作战方案。决定先制造我们队伍出发的假象,引敌人上钩后,再围歼敌人。这个作战方案很快便得到了刘守仁的批准,只给这个方案多加了一条,尽量在村子外面歼灭敌人,注意保护群众的财产安全。
      二营假意撤走没几天,这天上午,太阳有一竿子高的时候,营部侦察员跑来报告说,吴兰贵带聂各庄据点的敌军近百人,到小张各庄抢粮抓人来了。
    张营长听到消息后,觉得时机已到,立刻命令驻在毫子庄的战士,紧急集合,准备消灭来犯之敌。张营长站在毫子庄村头的一个土墙边,从挎包里找出军用地图,查看了一会儿,又在脑子里认真地想了一想,然后,跟李旭光教导员和三个连长具体地研究了一下作战部署:既然情报确凿,敌人已到了小张各庄,为全歼敌人就必须截断敌人的退路,而敌人的退路只有一处,就是小张各庄村西一里地处。那里有一条挺宽的河(现名叫幸福河),在这条河的沿岸上下十几里地只有一座石桥。          这座石桥就是敌人的必经之路。我二营派一个连埋伏在石桥附近,伏击逃窜之敌;两个连从毫子庄出发,分别奔钱营、北新庄子,然后朝小张各庄方向合围过去,以求围歼敌人。
      战斗部署完毕,三个连沿着村连村的跑反沟分别向自己的作战位置跑步前进。
      约摸过了个把钟头,四连的同志们已占领了小张各庄村西的石桥,另外两个连已经到了小张各庄附近,从东北南三个方向正飞速地向小张各庄迂回包抄过去。
    张营长跟随五连来到小张各庄村东的一块高粱地里隐蔽起来,他拨开高粱杆举起望远镜向村里观察:只见村里乌烟瘴气,鸡飞狗跳,匪兵的叫骂声夹杂着人们撕心裂肺的呼救声,庄子里早已乱成了一团。眼见着人民在受难,已是刻不容缓,张营长立即下达命令:“冲!把敌人赶出村子,活捉吴兰贵!”
    三连和五连吹响了冲锋号。号声就是命令,嗖,嗖嗖,嗖!战士们听到命令,快速从高粱地、壕沟、树棵子里钻出来,旋风般地冲向庄子里的敌人。
      我们的战士是从村东、村南和村北三个方向包围敌人,声势浩大,杀声震天,枪声四起。一下子把正在胡作非为的敌人闹懵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逃跑。
      吴兰贵也被吓蒙了,到处乱钻。他匆忙中钻进村中央的一间草房里指挥敌兵负隅顽抗。草房外的敌人有的被我们当场击毙,有的举手投降。
    待在草房里,吴兰贵情知大事不好,自觉吃不住劲,死命捶了几下头,便渐渐地从最初的慌张失措中清醒了过来。他听了听草房外的动静,觉得西边没有枪声,心中不禁暗喜。他心说:你们这些穷疯了的“高粱花子”、“鱼花子”,还敢跟我叫板?你们分我的地,分我的房,分我的浮财,分我的粮,等我冲出去了再和你们算账。
      吴兰贵先探头探脑的向草房外张望,见我军还没有打过来,便假装镇定地跑出草房,指挥残部向村西撤退。而实际上这是张营长给他挖的一个陷阱。在村内打仗,敌人可以利用街巷、院墙和房屋的门窗为掩护,与我进攻部队周旋。只有把敌人引出村庄,才能让敌人暴露在露天地里。这时,敌人果然上当。
      敌人溜得挺快,出了村口,就向石桥方向跑。我们的战士穷追不舍,潮水般地朝敌人压来。
      几十个敌人一边扭头向后胡乱地放几枪,一边紧紧跟着吴兰贵向桥头方向跑,就在他们刚踏上石桥的时候,我们埋伏在河对岸的四连战士随着一声令下猛烈开火,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敌人又不得不忽地一下卷了回来,滚到了河的堤坡下面。
    趁这时机,桥那头的四连战士高喊着“缴枪不杀”冲过来,这边,张营长带着两个连也一起朝敌人涌来,敌人见大势已去,都跪在地上乖乖地举手投降,吴兰贵也束手就擒。这次战斗,仅一个小时,就打死打伤敌人10余人,余下80余人全部被俘。
    吴兰贵被活捉了!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很快传遍全县。小张各庄附近各村的人民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四十八团二营与当地政府协商后决定:于10月27日在钱营召开祝捷大会,一并处决这个十恶不赦的“伙会”头目。于是,在大会举行的前一天,冀东十七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四十八团团长刘守仁、团参谋长常生和县领导都赶到了钱营,准备参加这次大会。
      第二天早上,天刚放亮儿,张营长便前来查看会场的布置情况。忽然,两名战士急火火地跑来报告说,敌人已向村子方向包抄过来。
    张营长听后心里“咯噔”一下!来得太突然了!张营长急忙来到首长的住地,向刘守仁同志汇报了情况。据侦察员报告,小集据点里的敌人八九十人在反动头目邸国珍的率领下,到西纪各庄骚扰,与此同时,林西、开平、王盼庄、稻地等据点的敌人也纷纷出动,预计有千把人,妄图围歼我四十八团二营,就手营救吴兰贵。刘团长沉吟了片刻说:“敌众我寡,硬打不行。我看,你带领战士们歼敌一路,重点突破!你熟悉情况,应该知道打哪一路。”
      张营长想了一想,似有所悟。于是,就赶紧集合队伍。除留下少数同志负责掩护军地首长和乡亲们转移外,余下的全部向村西方向集结。在运动过程中,张营长决定先歼灭小集来的这股敌人。
      当我们的队伍经过石各庄村的时候,不料遭到敌人的突然袭击。村头土墙里、茅屋顶上爬满了敌人,纷纷向我射击。这时,张营长发现石各庄村及村北向我射击的敌人是国民党军和还乡团团丁,从着装上张营长断定,这是从开平出来的一股敌人。
    面对敌人的袭击,张营长毫不犹豫的指挥战士们还击。战斗进行了片刻,张营长猛然想起刘副司令员提到的任务是:歼敌一路。还说:“你熟悉情况,应该知道打哪一路。”这分明是在提醒自己找准敌人,不能乱打。
      于是,张营长略微沉思了一会儿,马上下达了转移的命令。部队除留下一个排掩护外,其余的很快撤到石各庄与陆毫子庄之间的一座大庙附近。谁知,大庙里也有敌人,用猛烈的炮火阻止我军前进。张营长立即集中优势兵力,奋勇还击,立刻把大庙里的机枪打哑了。
    我二营在张营长的带领下,迅速摆脱这两股敌人的纠缠,全力痛击小集出动的那股敌人。张营长首先命令部队散开,四连由大北柳河出击;五连由大北柳河村绕到离西纪各庄西南2里地的油房庄村,占领油房庄村头的大沙坨子和至董庄子的“跑反沟”;六连从东面迂回,由檀庄、东纪各庄出击,采取迂回包围的战术合击西纪各庄。
    将近10点钟,我们的包围圈在逐渐缩小,越来越接近合击中心——西纪各庄。
    从大北柳河出击的第四连,首先与西纪各庄的敌人接火,工夫不大,六连的战士们海潮般地从檀庄、东纪各庄方向冲来,勇敢地与敌人拼杀起来,刀枪碰击、杀声震天,火花与血花飞溅。敌人很快就“软”了下来,扭头向油房庄方向逃窜。我们埋伏在油房庄村头大沙坨子至董庄子村头“跑反沟”里的五连战士,一个个像猛虎下山似的冲向敌人。敌人这下子可傻了眼,被我军的三股力量堵在一块洼地上,都乖乖地举手投降了。
    从俘虏的嘴里我们才得知,狡猾的反动头目邸国珍,把指挥部设在了小北柳河村,他们见全军覆没,慌乱地瞎打了几枪,便灰溜溜地逃回小集据点去了。这次战斗,指挥得力,战士奋勇,对来犯之敌是一次沉重的打击。据当时《冀东日报》报道:“……我俘敌八十余,缴获六○炮一门、轻机枪六挺、步枪五十余支。”(见1947年11月5日《冀东日报》)
      由于敌人的突然奔袭,祝捷大会未能开成,吴兰贵也没有当场处决。后来,由于多种原因,我四十八团二营就将吴兰贵交给了丰南县一区区政府,一区区政府将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反动头目吴兰贵公审后送上了西天,为人民除了一害。
    战后,刘守仁副司令员夸奖了张营长:“张安民同志这一仗打得不错,你对敌情的判断完全正确,只有小集这一路敌人是真心来突袭的。邸国珍是吴兰贵的拜把子兄弟,兔死狐悲,只有他真心想救吴兰贵,其余各路全是瞎起哄。只要努力打掉邸国珍这一路,其余各路自然鸣金收兵。只是你刚与敌人接火时犹豫了一下,但总的作战方向是正确的。能用脑子打仗,能独当一面,是我四十八团的兵。如果再稍加历练,你小子必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员。”
张安民营长憨厚的笑了。

——华北解放纪念章(颁发给平津战役参战人员)

——《冀东日报》登载的给十三分区警备团记大功的报道

——《冀东日报》登载的给十三分区警备团记大功的报道

——解放东北纪念章(颁发给辽沈战役参战人员)

——解放东北纪念章(颁发给辽沈战役参战人员)

——华北解放纪念章(颁发给平津战役参战人员)

——华北解放纪念章(颁发给平津战役参战人员)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主办:乐亭县乡园广告工作室
  • 联系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 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  |网站地图 | 非法内容举报电话:13933316〇88,邮箱:anjinggang@126.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