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老作家葛翠琳回顾60年

[复制链接]
砚中微雨 发表于 2009-6-15 00: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转自中国作家网)

“这是我用一生努力完成的功课”老作家葛翠琳回顾60年创作历程
  新中国成立当天的情景,让老作家葛翠琳记忆犹新。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下御河桥畔参加了新中国成立庆典后,葛翠琳带领中共北京市委大院的秧歌队从天安门广场出发进行环城游行。游行结束后回到市委院子里,时任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的李乐光对葛翠琳说:“我看了你在报纸上发表的短诗和散文。你为孩子们写书吧。过40年回头看看,会有多少成绩。”年轻的葛翠琳惊讶地说:“40年?太遥远了。新中国今天才成立,还有三个月我才满20周岁呢……”不久前,葛翠琳参加有关单位为自己从事文学创作60年举行的座谈会时,感慨地说:“回头看,60年过去了。我已是80岁的老人。时间过得真快!”
  葛翠琳忘不了自己的童年是在日本人的铁蹄下度过的。那时生活虽然贫穷、艰难,但家庭、老师、社会培养了大家强烈的爱国心和民族自尊心。老师曾让学生们反复朗读、集体背诵法国作家都德的《最后一课》。葛翠琳说,那真是终生难忘,“一个作品在孩子心灵中留下什么,是很重要的。为孩子写书,写什么?怎么写?这是需要我用一生努力完成的功课”。
  1949年第一次全国文代会后,中国作家协会成立,其中设立了儿童文学组,冰心、张天翼任组长,带领葛翠琳等十几名青年作者学习文学创作。活动多安排在晚上,有时大家谈得高兴,散会时已是深夜。葛翠琳送冰心回家,踏着月光边走边谈。葛翠琳问:“我不是中文系的学生,学习文学创作是从头开始。”冰心很认真地说:“我从海外回来,文学创作要写新的人物、新的生活,也是从头开始。”停了一会儿,冰心又说:“作家要不断寻找新的起点。”从此,这句话铭刻在葛翠琳内心深处。
  葛翠琳不仅自己创作了大量的儿童文学作品,还参与创办了冰心文学奖,并一直主持冰心文学奖的组织和评选工作,为鼓励更多的人给孩子写好书、编好书、出版好书尽心尽力。因为冰心老人这样嘱咐说:“冰心文学奖要做铺路架桥的工作,让更多的人从这里走向成功。”
  葛翠琳认为,21世纪的孩子不同于上世纪50年代的孩子,也不同于上世纪80年代的孩子。作家的知识面需要扩展,观念和思维方式也需要更新,作家要不断地寻找新的起点。她殷切期望有更多的儿童文学作者涌现出来,因为儿童文学事业是需要集体培育的事业。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咖喱加咖啡 发表于 2009-6-15 06:38:11 | 显示全部楼层
[s:412]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bj0001 发表于 2009-6-15 07:30:45 | 显示全部楼层
让学生们反复朗读、集体背诵法国作家都德的《最后一课》。

仍然记得上世纪60年代初学习这篇文章时老师也是让我们背诵,至今记忆犹新,仍然可把全文一字不差的背下来.的确是终生难忘.

“一个作品在孩子心灵中留下什么,是很重要的。为孩子写书,写什么?怎么写?这是需要我用一生努力完成的功课”。

其实这也是所有的写作者应该值得深思的问题.

写作的目的是什么?

应该提高到一个深层次考虑了.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bj0001 发表于 2009-6-15 07: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最 后 一 课
都 德

那天早晨上学,我去得很晚,心里很怕韩麦尔先生骂我,况且他说过要问我们分词,可是我连一个字也说不上来。我想就别上学了,到野外去玩玩吧。
天气那么暖和,那么晴朗!
画眉在树林边宛转地唱歌;锯木厂后边草地上,普鲁士兵正在操练。这些景象,比分词用法有趣多了;可是我还能管住自己,急忙向学校跑去。
我走过镇公所的时候,看见许多人站在布告牌前边。最近两年来,我们的一切坏消息都是从那里传出来的:败仗啦,征发啦,司令部的各种命令啦。??我也不停步,只在心里思量:“又出了什么事啦?”
铁匠华希特带着他的徒弟也挤在那里看布告,他看见我在广场上跑过,就向我喊:“用不着那么快呀,孩子,你反正是来得及赶到学校的!”
我想他在拿我开玩笑,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韩麦尔先生的小院子里。
平常日子,学校开始上课的时候,总有一阵喧闹,就是在街上也能听到。开课桌啦,关课桌啦,大家怕吵捂着耳朵大声背书啦……还有老师拿着大铁戒尺在桌子上紧敲着,“静一点,静一点……”
我本来打算趁那一阵喧闹偷偷地溜到我的座位上去;可是那一天,一切偏安安静静的,跟星期日的早晨一样。我从开着的窗子望进去,看见同学们都在自己的座位上了;韩麦尔先生呢,踱来踱去,胳膊底下挟着那怕人的戒尺。我只好推开门,当着大家的面走过静悄悄的教室。你们可以想象,我那时脸多么红,心多么慌!
可是一点儿也没有什么。韩麦尔先生见了我,很温和地说:“快坐好,小弗郎士,我们就要开始上课,不等你了。”
我一纵身跨过板凳就坐下。我的心稍微平静了一点儿,我才注意到,我们的老师今天穿上了他那件挺漂亮的绿色礼服,打着皱边的领结,戴着那顶绣边的小黑丝帽。这套衣帽,他只在督学来视察或者发奖的日子才穿戴。而且整个教室有一种不平常的严肃的气氛。最使我吃惊的,后边几排一向空着的板凳上坐着好些镇上的人,他们也跟我们一样肃静。其中有郝叟老头儿,戴着他那顶三角帽,有从前的镇长,从前的邮递员,还有些旁的人。个个看来都很忧愁。郝叟还带着一本书边破了的初级读本,他把书翻开,摊在膝头上,书上横放着他那副大眼镜。
我看见这些情形,正在诧异,韩麦尔先生已经坐上椅子,像刚才对我说话那样,又柔和又严肃地对我们说:“我的孩子们,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们上课了。柏林已经来了命令,阿尔萨斯和洛林的学校只许教德语了。新老师明天就到。今天是你们最后一堂法语课,我希望你们多多用心学习。”
我听了这几句话,心里万分难过。啊,那些坏家伙,他们贴在镇公所布告牌上的,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的最后一堂法语课!
我几乎还不会作文呢!我再也不能学法语了!难道这样就算了吗?我从前没好好学习,旷了课去找鸟窝,到萨尔河上去溜冰……想起这些,我多么懊悔!我这些课本,语法啦,历史啦,刚才我还觉得那么讨厌,带着又那么重,现在都好像是我的老朋友,舍不得跟它们分手了。还有韩麦尔先生也一样。他就要离开了,我再也不能看见他了!想起这些,我忘了他给我的惩罚,忘了我挨的戒尺。
可怜的人!
他穿上那套漂亮的礼服,原来是为了纪念这最后一课!现在我明白了,镇上那些老年人为什么来坐在教室里。这好像告诉我,他们也懊悔当初没常到学校里来。他们像是用这种方式来感谢我们老师四十年来忠诚的服务,来表示对就要失去的国土的敬意。
我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听见老师叫我的名字。轮到我背书了。天啊,如果我能把那条出名难学的分词用法从头到尾说出来,声音响亮,口齿清楚,又没有一点儿错误,那么任何代价我都愿意拿出来的。可是开头几个字我就弄糊涂了,我只好站在那里摇摇晃晃,心里挺难受,头也不敢抬起来。我听见韩麦尔先生对我说:
“我也不责备你,小弗郎士,你自己一定够难受的了。这就是了。大家天天都这么想:‘算了吧,时间有的是,明天再学也不迟。’现在看看我们的结果吧。唉,总要把学习拖到明天,这正是阿尔萨斯人最大的不幸。现在那些家伙就有理由对我们说了:‘怎么?你们还自己说是法国人呢,你们连自己的语言都不会说,不会写!……’不过,可怜的小弗郎士,也并不是你一个人的过错,我们大家都有许多地方应该责备自己呢。”
“你们的爹妈对你们的学习不够关心。他们为了多赚一点钱,宁可叫你们丢下书本到地里,到纱厂里去干活儿。我呢,我难道没有应该责备自己的地方吗?我不是常常让你们丢下功课替我浇花吗?我去钓鱼的时候,不是干脆就放你们一天假吗?……”
接着,韩麦尔先生从这一件事谈到那一件事,谈到法国语言上来了。他说,法国语言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最明白,最精确;又说,我们必须把它记在心里,永远别忘了它,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只要牢牢记住他们的语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说到这里,他就翻开书讲语法。真奇怪,今天听讲,我全都懂。他讲的似乎挺容易,挺容易。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样细心听讲过,他也从来没有这样耐心讲解过。这可怜的人好像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在他离开之前全教给我们,一下子塞进我们的脑子里去。
语法课完了,我们又上习字课。那一天,韩麦尔先生发给我们新的字帖,帖上都是美丽的圆体字:“法兰西”,“阿尔萨斯”,“法兰西”,“阿尔萨斯”。这些字帖挂在我们课桌的铁杆上,就好像许多面小国旗在教室里飘扬。个个人那么专心,教室里那么安静!只听见钢笔在纸上沙沙地响。有时候一些金甲虫飞进来,但是谁都不注意,连最小的孩子也不分心,他们正在专心画“杠子”,好像那也算是法国字。屋顶上鸽子咕咕咕咕地低声叫着,我心里想:“他们该不会强迫这些鸽子也用德国话唱歌吧!”
我每次抬起头来,总看见韩麦尔先生坐在椅子里,一动也不动,瞪着眼看周围的东西,好像要把这小教室里的东西都装在眼睛里带走似的。只要想想:四十年来,他一直在这里,窗外是他的小院子,面前是他的学生;用了多年的课桌和椅子,擦光了,磨损了;院子里的胡桃树长高了;他亲手栽的紫藤,如今也绕着窗口一直爬到屋顶了。可怜的人啊,现在要他跟这一切分手,叫他怎么不伤心呢?何况又所见他的妹妹在楼上走来走去收拾行李!??他们明天就要永远离开这个地方了。
可是他有足够的勇气把今天的功课坚持到底。习字课完了,他又教了一堂历史。接着又教初级班拼他们的ba,be, bi, bo, bu。在教室后排座位上,郝臾老头儿已经戴上眼镜,两手捧着他那本初级读本,跟他们一起拼这些字母。他感情激动,连声音都发抖了。听到他古怪的声音,我们又想笑,又难过。啊!这最后一课,我真永远忘不了!
忽然教堂的钟敲了十二下。祈祷的钟声也响了。窗外又传来普鲁士兵的号声??他们已经收操了。韩麦尔先生站起来,脸色惨白,我觉得他从来没有这么高大。
“我的朋友们啊,”他说,“我??我??”
但是他哽住了,他说不下去了。
他转身朝着黑板,拿起一支粉笔,使出全身的力量,写了两个大字:
“法兰西万岁!”
然后他呆在那儿,头靠着墙壁,话也不说,只向我们做了一个手势:“散学了,??你们走吧。”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清竹弄影 发表于 2009-6-15 12: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s:411]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楼主| 砚中微雨 发表于 2009-6-15 18: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楼咖喱加咖啡于2009-06-15 06:38发表的  :
[s:412]

为啥发到此版块,
是因为葛翠琳是乐亭老乡??城西葛庄的。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