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一期:[辉煌商史]武百祥创文明店风(上)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1-7-25 17: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钟福祥

    武百祥(1880-1966),河北省乐亭县人,著名的爱国实业家,他创办的“同记”,是建国前黑龙江省最大的民族商业,在全国民族工商业中也有一定影响。
  武百祥是乐亭人百年经商辉煌史的代表人物之一。汀流河刘新亭率先闯关东经商,刘家“合”字号买卖领风骚数十年,武百祥与他创办的“同记”,把“老呔帮”经商又推上了高峰。
  武百祥毕生致力于同记的经营,自20世纪初叶创同记,先后拥有同记批发部、同记工厂、同记齐齐哈尔商场、大罗新寰球百货店、同记茶庄、同记商场、同记巴彦百货商店、大同百货商店等企业,还有6个驻外办事机构。1945年以后,又建立了同记牙刷厂、同记猪鬃厂、同记铁工厂等。
  武百祥大胆地、创造性地吸收西方的经营管理经验,率先在同记进行了一系列商业改革,首创“言无二价”,实行标价销售,组织股份有限公司等,对我国东北的民族工商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在哈尔滨的乐亭人钟福祥写的电视连续剧本《武百祥》,真实形象地反映了商业巨子武百祥的创作历程和经商业绩,这里选印的是该剧本的第11集。


   
  1、哈尔滨某外国商行     内     日
  武百祥同商行老板约翰在用汉语交流管理经验。
  约翰:“我们国家讲究竞争。只有在竞争中才能发展,才能强大。会做生意的人专门到商店集中的地方去做买卖。只有傻瓜才会到偏僻的地方去做买卖,那地方不挣钱。”
  武百祥:“约翰先生,你说的很有道理。中国有句老话叫‘货比三家’,你得让他比。只要自己的货好就不怕比,再加上合理的价格和优良的服务,肯定会赚钱。”
  约翰:“OK,是这个道理。”
  武百祥:“经过货比三家,你又占了上风,这时不用你去宣传,别人就替你去宣传了,这样你的买卖就会越作越兴隆。”
  约翰:“武先生,你的同记经营得很好,我不如你。”
  丹麦传教士马德良来到柜台前。
  马德良(英语):“噢,约翰先生……。”
  约翰(英语):“哟,你好,马德良先生。”
  二人热情握手。
  马德良(向武百祥):“对不起先生,打扰你们谈话了。”
  武百祥(笑笑):“没什么,我们谈了多时了,你们谈吧,我该走了。”
  约翰:“武先生,不要走,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东方教堂的传教士??马德良。”
  马德良:“你好!我叫马德良,丹麦人。”
  武百祥:“我是哈尔滨同记武百祥。”
  马德良:“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武老板,啊??认识你很高兴。”
  武百祥:“小本生意,惨淡经营。”
  马德良:“不,武先生你太客气了,您的名码标价、童叟无欺和同记文明店规已由我译成丹麦文和英文、俄文,寄往世界好多国家,引起了很好的反响。我的一位德国记者朋友还说要来采访武先生。”
  武百祥:“我的这些作法还很不成熟,只是探索,马先生把这些尝试的东西寄往国外,岂不贻笑大方!”
  马德良:“武先生的经商之道,作人准则,我早有耳闻。今日邂逅,用你们中国的话说,真是三生有幸!”
  武百祥:“马先生,您说哪里话。对中国古今的经营之道,我还算晓得一、二,但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农业国,而商业发达的是西方。我久有学习之意,奈何不懂西方的语言呐。”
  约翰:“武先生,您如果真对西方语言感兴趣,马德良先生不是现成的老师吗。”
  武百祥:“马德良先生公务在身,加上武某与先生初次相识,实在是不敢讨扰。”
  马德良:“哈哈哈哈……武先生(紧紧握住武百祥的手),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马德良开办的基督教夜校的学生了。”
   
  2、马氏基督教夜校   内   夜
  在一个欧式风格的屋子里,马德良传教士正在给二十余名中国学生上课。
  △马德良教士用教鞭指黑板上的英文字母,教学生发音。
  △黑板上用英文写着几个单词,旁边标明汉字??圣经、仁慈、博爱……。
  △众学生在与同桌及前后桌讨论。马德良在单独教授武百祥。
  △武百祥在用英语回答马德良先生提出的问题。
  众学生为武百祥的准确回答鼓掌。

  3、二次扩建后的同记营业厅       内   夜
  全体职、店员会议正在进行。武百祥、赵禅唐、徐信之、王熙瑞四位站在众人中间,组织店、职员讨论“同记店规”。
  李玉书:“我认为我们同记制订这个店规非常必要,如今在哈尔滨商店商人不讲道德的地方很多,比如老年人和小孩买东西,向他们多要钱,给次货;满口脏话,张嘴骂人;与顾客吵架等等现象非常普遍,这些现象不仅败坏了自家的名誉,而且也直接影响了柜上的伙计们的收入。我们同记虽然这类现象极少,可也不是没有。如果通过规章的形式把这些规矩固定下来,对大伙形成更有效的约束,这就更有助于武百大提倡的文明店风。因此,对刚才徐经理公布的同记店规讨论稿,我是百分之二百的赞成。同时我表示,如果我自己违反了其中的某一条,一定接受处罚,欢迎大家监督。”
  徐信之在认真记录。
  武百祥:“好,绸缎部部长李玉书谈得很好,他不仅谈了制订店规的道理,而且带头表了态。下边还有哪位谈谈?”
  武百祥(向从举手的人中点名):“陈万久。”
  陈万久:“这个制订店规的道理人人都知道,只有好处没有害处,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是建议再加一条??年轻的不准无故地下饭馆喝酒。因为我们都有老人,有的还有老婆、孩子。他们靠我们挣的钱养活他们。如果挣这点钱都让我们吃了、喝了,家里人怎么过呀……。”
  武百祥(笑着点了点头):“有道理,再说成天喝得迷迷登登的,还能接待顾客吗?信之啊,把这条加上。”
  刘永贵:“我说。”
  武百祥:“刘永贵你说说吧。”
  刘永贵;“我再补充一点,我们创文明店风,就要讲究文明。赌博是不文明的表现。我们在店规里虽然规定了职员、店员不准赌博,可是我们为什么还卖赌具呢?”
  武百祥沉吟着,思考着。
  赵禅唐、徐信之也在皱眉深思。
  职工中小有议论,表情各异。
  武百祥:“对于刘永贵提出的这个问题,大家有什么意见?”
  武百祥(在众位举手的人中挑了一位):“高士奇,你说说。”
  高士奇:“我认为刘永贵说得有道理,我们自身反对的东西,而且确实是社会恶习,那么就应当用自身的行动来体现,不应该口头上反对赌博,而行动上却又贩卖赌具支持赌博,这不是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吗?”
  武百祥:“还有什么意见?”
  众人举手不待武百祥点名,而纷纷发言了。
  ××:“我同意不卖赌具”
  ××:“我不同意……”
  ××:“我认为赌具还是应该卖的,每年都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啊……”
  ××:“同意……;”“不同意……”;“不同意……”;“同意……”
  下面的秩序有些乱了。
  徐信之:“武百大,咱们几个先到里屋碰碰吧。”
  武百祥点头,耳语赵禅唐。
  赵禅唐:“各位部长请到里屋来一下,大家先议论着,我们开个小会……。”
  
  4、二次扩建后的同记经理室   内   夜
  武百祥:“刘永贵提出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认为这个问题提得好。他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店员,却很有思想。我们几位看看,这个问题怎么对待?”
  某部长:“赌博是害人的,而且有时害得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我们应坚决反对。这点我完全赞成。可是我们一年卖麻雀牌,占咱们整个利润的好大一块呀,就这么轻而易举地丢掉了,岂不可惜!”
  部长其二:“我们是做买卖的,啥赚钱卖啥,天经地义,哪有自己反对赌博就不卖赌具的道理。”
  部长其三:“我看这麻雀牌是赌具又是娱乐品,有的是耍钱,有的就是玩玩。我们不能因为怕少数人耍钱闹事就因噎废食,让多数不是耍钱的人也没的玩了……。”
  部长其四:“我认为对我们自己职工应坚决反对赌博,对外这赌具还应当该咋卖咋卖。因为你不卖,人家别人家照样卖,本该我们挣的钱,为啥叫别人挣去?”
  部长其五:“我看还是该咋卖咋卖吧。”
  部长其六:“我也同意继续卖。这东西本钱少,利润大,何乐而不为呢!再说,即使我们不卖赌具,赌博也消灭不了……”
  ……
  武百祥(向众部长):“有没有不同意见?”
  众不语。
  武百祥(哑然失笑):“听听你们二位的意见。”
  徐信之:“我认为赌具这东西还是不卖为好。我们要创文明店风,就要处处讲文明,事事讲文明。而赌博却是当今社会最不文明的表现。它培养人投机取巧,好吃懒作的坏习气。它的极端后果是偷盗、凶杀,我们同记的明码实价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好的反响。事实证明,我们的收入不是少了,而是多了。我想我们不卖赌具,表面上肯定是少收了一块,但是我们这个鲜明的旗号打出去,肯定会有极好的社会反吃,要知道反对赌博的还是大多数的。我们的影响大了,声望高了,来我们这里买货的人自然就多了。这样因不卖赌具少收入这点钱,肯定会从别的商品的增销上找回来。因此,我想这一条就这么订了吧,不要再犹豫了。”
  赵禅唐:“麻雀牌我们一年能卖五、六百付,净利是七、八千元,是笔好买卖。到我们这儿来买麻雀牌的人,我仔细观察过,多数是阔佬;再就是地痞无赖,很少有正经人。而我们同记是为多数老百姓服务的,老百姓不需要这东西,我们就坚决不能卖,我们不能见利忘义,我们不能为败坏社会风气火上浇油。所以我看还是不卖这东西为好。”
  王熙瑞:“按理呢,是不该卖,可是这么多的钱白扔了又实在可惜。哎呀,这个事我想不好,还是听百祥的吧。”
  武百祥:“我完全同意禅唐和信之二位的意见。你们大家感没感觉到,方才我们这些年轻的、小店员他们多数都反对赌具,只有我们一些部长们主张继续卖。这是什么道理?当然有一点是主要的,那就是各位部长们直接抓经营,抓收入,都想给同记多挣点。这点不假。但是也不容否认的还有另一点,就是我们地位略高一点,收入稍多一点,古人说了,饱暖思淫欲呀。我们之中有的人对赌博是有兴趣的。有的人过去也常赌。今天我不是在这里批评大家。我是说,什么事不能单纯从自己的好恶出发,你喜好的事不一定是好事,你不喜欢的事也不一定是坏事,凡事的是与非,要从社会效果来评价。因此,我们应站得高一点,看得远一点,不应当只从眼前的小利或个人的好恶出发。我很赞成信之的观点;不卖赌具,我们可能少收入一点,可是我们文明店风的好名声传出去,这少收的一块又会从其它商品的多销上找回来。因此,我们凡事用‘文明’二字来衡量,不合‘文明’二字的就坚决弃之。”
  赌博的危害不用说在社会上,就是我们同记就曾身受其害。大家都知道我们老‘仝记’有个苗仲选,这个人不能说没点能耐,应该说他是个能人。可是他的主要毛病就是好赌,最后赌得不仅自己分文皆无,也是由于他,把个好端端的‘仝记’给葬送进去了。因此,我们不能让这类的教训重演。而且我们要言行一致,我们自身不赌,同时也不卖赌具。我想这应该成为我们同记继明码标价之后的第二个创举??坚决****麻雀牌!
  众部长多数点头,也有的仍皱眉。

  5、二次扩后的同记营业室   内   夜
  武百祥等众人回到营业室。众职、店员停止了议论,静等武、赵、徐、王等人的结论性意见。
  武百祥:“请经理徐信之宣读经大家讨论修改后的‘同记文明店规’。”<br>
  徐信之:“同记文明店规??
  第一条:本店以盈利为目的,但不越商人固有道德之规范,凡事以公平合理为要旨。
  第二条:本店以‘忠诚信爱’为根基,对外全凭信义,任何欺诈虚伪卑劣之手段为吾所不取。
  第三条:本店职、店员对内须同德同心,通办合作,互相友善;对外应恭敬有礼,谦虚和霭,容貌洁净,衣着齐整。
  第四条:本店售货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短斤少两者,差一赔十,质量不佳者,包退包换。
  第五条:本店职、店员对内对外皆倡文明用语,养成语言清洁之习惯,不许骂人和口吐脏字,倘有违者,即行记过。
  第六条:本店向全社会倡导文明,反对赌博恶习,本店禁卖赌钱器具,职店员工皆不许赌博,更不得嫖娼狎妓,也不得无故下饭馆喝酒。
  第七条:……”声渐弱,影渐消失。

  6、二次扩建后的同记 营业厅   内   日
  徐信之背手缓行于营业室各部之间。他在通过厅柱上的镜子观察店员的工作作风。
  △鞋帽部,一年轻店员,面目白净清秀,头发齐整乌亮,烟色西服笔挺,正在微笑着热情得体地打点着一位购鞋的年轻贵妇。贵妇对店员的周到服务非常满意。徐信之从反照的镜中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徐信之缓行,走着走着,迎面走来一位顾客,正在爱不释手地摆弄着麻雀牌,徐信之问他从哪买的,那人用手一指文体娱乐部。
  △徐信之来到文体娱乐部柜台附近,从镜中细细地观察着正在为顾客服务的一个店员。该店员从眼睛的余光中看到了徐信之,便一边为顾客取商品,一边侧脸悄声与小明说话。
  店员:“小明,注意,徐小鬼来了。”
  旁边的小明正在懈怠地看热闹,听到伙计的提醒,马上战栗了一下,规规矩矩地立于柜台前。
  徐信之对这一切早已看在了眼里,嘴角动了一下,向小明走去。
  徐信之:“方才是你卖麻雀牌了?”
  小明(吓得面如土色,汗水顺脸颊淌下):“没,没有。”
  徐信之:“你再说一遍!”
  小明(两脚筛糠了):“卖,卖了。是陈部长让我偷着卖的。”
  徐信之(走入柜台用眼睛搜寻了一番,没发现麻雀牌,便严厉地说):“藏在哪儿了?还不快点拿出来。”
  小明打开了一个装象棋的箱子,拿出了几盒象棋,下边便露出了麻雀牌。小明拿出了一盒又一盒,一共拿出了三盒。
  徐信之:“还有吗?”
  小明:“没了。”
  徐信之(向另一店员):“你帮着照看一下,(又向小明)你,把你们陈部长找来,一起到经理室去。”
  徐信之拿着三盒麻雀牌走开了。

  7、经理室   日
  徐信之(把麻雀牌在桌上用力地一摔):“文明店规刚刚公布,你就胆敢违背!”
  陈部长:“经理,我,我这也是为了柜上好哇。我只想把这剩下的几付卖了,为柜上好多赚两个。”
  徐信之:“胡说!在清理麻雀牌的时候,你不是说都拿出来了吗?为什么还藏起来几副?”
  陈部长:“我,我……。”
  徐信之:“我什么!(回头向身旁垂手站立的一中年人)给他算了!(辞退之意)”
  中年人:“这……(俯向徐信之的耳畔小声地)他是武百大的朋友哇!”
  徐信之(大声地):“不管他是谁,是凡违反店规的,就要照店规处置!”
  中年人点头称是之后便打开帐簿,为陈部长结帐。<
  陈部长(拉住徐信之,近乎哭泣地):“徐经理我错了,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这次吧,我舍不得离开同记呀……”
  说罢,陈部长跪了下去。
  徐信之的眼眶也湿润了……
  (闪回)

  8、二次扩建后的同记   营业厅   内   夜
  在讨论公布同记店规的会议上。
  徐信之:“……以上之规定全体同仁须严格遵守,倘有违犯者,定当按店章论处,无论何人,一视同仁,决不姑息。”
  众人一片掌声。武百祥、赵禅唐、徐信之亦起立鼓掌。
 
   9、经理室   内   日
  徐信之(一咬牙):“店规,是大家订的,是神圣的,人人应该遵守,任何人不能违背(转身向中年人??转为同情的声调??),多给他加一个月的俸薪吧。”
  陈部长抽泣起来。
  武百祥站立门外,透过玻璃一切都看在眼里,眼眶湿润了,欲进又止,默默地点了点头。
  徐信之:“张小明,你知情不举,反而通融作弊,念你年幼,又是初犯,记大过一次,罚当年俸金。”
  小明(感激地):“谢,谢,谢谢徐经理了……。”
<br>
  10、二次扩建后的同记   营业厅(布匹组)   内   日
  店员何玉亭在彬彬有礼地为一位大主顾服务。正在查点着一摞布。一笔一笔地用算盘清算。徐信之在一旁一边听唱一边在袖中掐动着手指。
  何玉亭!“……总共是372元8角2分5厘,收你372元8好了。”
  顾客付钱……
  徐信之皱了一下眉头。见顾客已离开,便来到了何玉亭的柜台前。
  徐信之:“小何,刚才你的帐算得对吗?”
  何玉亭:“徐经理,我是认真算的,没错。”
  徐信之:“你再重新算算。”
  何玉亭又默念着打起算盘。徐信之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何玉亭:“哎,怎么少收了……。”
  徐信之(马上接过):“少收了一尺白花旗的钱??七分五厘,对不?”
  何玉亭:“经理,这个,我赔上。”
  徐信之(扶着何玉的亭的肩膀):“小何,不是赔不赔的问题,算帐必须要准,多收少收都不对,多收了占了顾客的便宜,失去信誉,我们同记不干这事。少收了,人家占了我们的便宜还会笑话咱们不会算帐。”
  何玉亭:“是,经理,您说的对。”
  徐信之:“以后心细点,啊!另外你的算盘速度上还得加强。”
  旁边某小店员:“咱们经理会袖里吞金呢,你那算盘正在加着,徐经理的心算早就算完了……。”
  何玉亭不好意思地笑了。
  徐信之拍了拍何主亭的肩膀正要走开,庶务主任杨文华急匆匆地来到徐信之的跟前。
  杨文华(为难地):“经理,你看这个……可怎么办?”
  徐信之(拉着老杨边走边说):“老杨,倒底发生了什么事?”
  杨文华:“武老爷子逛街刚回来……”(闪回)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网站地图| 非法内容举报电话:13933316〇88,邮箱:anjinggang@126.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