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二期:[故园觅迹]儿时忆趣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1-7-25 18: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马瑞福

鸟兽和鱼虾

  我对姥姥家感情深。小时候,我一直住在姥姥家,在那儿上小学。每逢假日都玩个痛快。那时的鸟类兽类太多了,春天,大雁、天鹅排队北上,秋末冬初,它们又飞回南方。捕鸟是孩子们的乐趣。在那个年代,树多鸟也多,庄里、地里、河边、路旁,坟地里到处都有树,还有成片的树林子。有树、有庄稼的地方就有鸟。鸟的种类真多,乌鸦成群,喜鹊结对,猫头鹰、鹌鹑、呜噜儿、全儿鸡、老青何巴拉、春暖儿、红颏儿、瞎柳、(柳莺)臭咕咕(戴胜)、长尾巴颠颠儿、百灵鸟、黄雀、啄木鸟、翠鸟、燕子、麻雀等不下三十余种。它们白天在树林和田野飞行穿梭和觅食,夜晚在树上栖息。春、夏、秋我们带着“拍网”、“夹子”、锁上从玉米秸子里剥出的小虫,下到地里引诱它们觅食就范。会爬树的孩子还去掏鸟蛋。捕麻雀是冬天的事。那时麻雀多了,人们都厌烦它们。冬天常下大雪,不时大雪封门,雪停后,扫出一小块雪露出地面,放上两块砖,用四根小棍支起一块,放上谷子。麻雀在砖下吃食碰着小棍,那块支起的砖即刻落下,把它压住;或用小棍支起筛子,再用一根细绳拴在小棍根上,放上谷子,只要麻雀飞入筛子底下吃食,在屋把绳一拉,麻雀就被扣到里边。
  坟地里有不少兽,那时,全是土葬,家家有祖坟地。坟多、树多、野兽也多。有狼、狐、獾、黄鼠狼、野猫、野兔等。各坟地是它们的安身之处,黄鼠狼多在宅院居住。狐狸和黄鼠狼夜晚经常掏鸡抓鸭,它们二位是兽中的大腕,多数人惹不起,怕被狐仙黄仙“迷上”。人们只是在屋里大声喊叫把它们吓跑了事。狼有时到圈里咬猪和牲畜,狼系非仙之兽,但怕它咬人,吓跑算了。蛇也很多,家里的墙缝里、地里、坟里都有。很多人都害怕,一是样子吓人,二是传说一米以上的都成仙得道,惹了它没准把你迷上就胡说八道起来。我虽胆小,但不怕蛇,有时逮着大点的蛇把皮扒下蒙胡琴。有的胆大的人不信邪,他们到坟里去挖狐狸和獾,想法打黄鼠狼。獾比猪肥多了,东邻老陈家长工挖到了獾,烧熟后,给了我一块,真是肥的流油儿。
  我和小伙伴还常去水坑里摸鱼摸虾。那时雨水多,有坑有沟就有水,长年不干,有水就有鱼、蟹和小虾,我们利用假日到坑里、河里去摸鱼捉蟹。我们脱得上下没条线,嘴里叼着小布袋,蹲下两手着底去摸,抓到立即放进小布袋里,螃蟹多在水边有草的窝里,伸手即有,有时还用蛤蟆腿在河边钓螃蟹,它们夹住蛤蟆腿,即使把它提出水面也不放开,真叫傻,还不知这群孩子要它的命呢!于是用手拿下。每逢大雨过后,只要道上存水,在车辙里不时有鱼和蟹。有说是下雨从天上掉下来的,也有说是从河里冲出来的,不管哪里来的,见到它们就跑不了。那时经常发水,水快退下时,庄东庄西的大道都低,还在放流。用土挡上一个小埝,中间留一口儿,用筛子一拦,小鱼顺流而入,到了筛子里再也出不去了。这叫兴进不兴出。呆一会儿,筛子一端,都是白花花的鱼了。大水过后,地里低洼存水之处都有鱼。我在十一、二岁时,在一个七、八尺方园的低洼处捉到鲫鱼、鲶鱼三、四斤。我第一次摸到这么多鱼,兴奋极了。回到家姥姥夸我能耐。每每有收获,我们都喜出望外,真是其乐无穷。每次小鱼小虾拿到家里,熬酱就粥吃,清香可口,大人、孩子分别多吃一碗饭。姥姥每到这时必说:“小鱼小虾,送饭的冤家。”

秧歌和皮影

  我小时正是全国解放,新中国成立,乐亭农村文化生活也丰富和活跃起来,农民自发地组织起来自娱自乐。有专长和爱好的人们纷纷登台,扭秧歌、演评剧、唱皮影、说大鼓书。小学生们在学校打霸王鞭和腰鼓,特别是冬闲和春节更是热闹。
  扭秧歌最为普遍,从腊月到正月不间断,村里、集镇上到处都有。有时在一个地方几个秧歌队比着扭,不同的角色各显神通,争奇斗艳。扭秧歌这一形式简单方便,只要是锣鼓一敲喇叭响,老少皆宜,踩着点扭就可以了,但角色分明。有领队的秧歌头,他身穿彩色长袍,头带花翎帽,手里拿一把扇子在前边带队,其余根据各自扮演的角色打扮一番就跟着扭起来。但场上秧歌队里没有女的,男人们有装丑的,有装妞的,有装老 的,也有装傻柱子的。扭时,丑、妞追逐互逗,飞飞眼儿,挨挨肩,丑假装害羞,用扇子半遮脸,但双方眼睛还是勾住不放,喜形于色,意思是:“别看害羞心里愿意着呢!”正在丑、妞互逗之时,代表封建势力的老 上前,把棒槌一敲,叉开双手,用棒槌子指指这个又指指那个,告之他们男女授受不亲应予遵循。老 一走,他们又凑在一起逗起来,而且更来劲。表示:“爱情是压制不住的!”有时候,打着难看花脸的傻柱子也上来和妞去逗,但妞沉着脸排斥让他离开。好像说:“去!自己选人材,谁嫁给傻这个!”秧歌虽俗,但它表达了男、女对恋爱、婚姻自由的想往和追求,表示着自主婚姻的新时代已经开始了,依父母之命、靠媒妁之言的封建时代将要结束。我那时才十来岁,不知害臊是啥,常到外村和镇上去扭,自然装小丑了。小人扭秧歌的很少,所以引人注意,叫人着笑儿,还都说我扭得不错呢。长大以后就收金息鼓了。有的秧歌队里还有几个人按锣鼓的节奏边扭边唱。他们结合农村的实际生活自编自唱,而且张口就来,真是不简单。我记得一个秧歌队其中有个姜大牙就是这样。人们只知道他姓姜,门牙长又外露,所以都叫他姜大牙。他编得好,唱得也好,他唱一句:“七八冷登嚓”的伴奏一次。我记得他唱的一个曲子是:“小秋和大秋唉,老娘们下地是连拾带偷唉,有人来了没跑快,差点被人给逮住哇!回头瞅,把眼溜,还是我们孩子他二叔啊哩哩!”唱后围观男女鼓掌叫好。看起来拉关系走后门不光现在有,几十年前早就有了,如果不是他们孩子二叔,不是对他二叔飞个眼儿,肯定给她送到村公所去。一拉近乎再调调情,他二叔就啥也不说了。
  乐亭皮影早负盛名,享誉关内外。解放后,又红火起来,孙品卿、齐怀、曹老辅等乐亭籍的名家纷纷亮相登场。他们唱腔优美,道白娓婉动听。但是,他们文化不高,有时念出白字来。有一次晚上姥爷带我到二里地外的胡家坨去看影,台下黑压压的一片人在恭耳敬听。孙品卿有一句话道白是:“真是惭愧呀惭愧!”他道做:“真是见鬼呀见鬼!”惭愧是内疚和不安,见鬼是害怕和不祥,两意谬之千里,当然他道不出原意的感情来,但众人还是听得津津有味。因为那时有很多人是文盲。认几个字的不多,你说惭愧或是说见鬼都不知道是啥意思,当然就无人知其错了。要是现在一定会引起哄堂大笑,兴致随之大减。那时候,评剧、乐亭大鼓也是到处打擂。大鼓多是名家带徒演唱旧出儿。评剧多为新编剧本,内容是提倡婚姻自由、歌颂******和毛主席,都是爱好者们上台去演唱。乐亭人对皮影、大鼓、评剧热爱由衷,平时在半路上和劳动中也学唱几句,从内心欢呼革命的胜利,抒发着解放给他们带来的喜悦心情。

  (作者马瑞福,原乐亭县人大主任,本文摘自他的《我的人生回忆》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