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热图推荐
开启左侧

第二期:[奇葩溢彩]乐亭皮影雕刻正传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1-7-25 18: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刘庆文

谁是祖师爷

  我题目中的“正传”二字,“传”为“传人”的传,“正传”乃真正的师承关系也。
  既说皮影雕刻的师承关系,摆在当前的首要难题??谁是皮影雕刻之师?也就是说,创造皮影雕刻的是谁。
  我们知道,皮影戏里的人物、场景、设施等等,都是用刻刀精工雕刻的工艺美术品。其中的影人,为影戏中的演员,每身影人都有固定的造型,随剧目的变化可扮演不同的角色,久而久之,人们看熟了,只要某身影人在影窗上一亮相,老幼皆可认出,这位是元帅,这位是将军,这位是皇帝,这位是娘娘等等。影戏中的影人为谁人所刻?人们很少关注,古往今来,这些精心刻制影人的人便被人们遗忘了。
  在一些志书资料中,唱影的艺人和撰写影卷的人都有记载,《大清乾隆圣谕广训》记有:“乐亭生员编撰影戏”,说的是写影卷的人;《乐亭县志》记载:“逢令节及喜庆事演唱影戏??韩增者最著名”。韩增是唱“生”的,唯独没有刻影的人。顾颉刚先生推崇的黄振中,在志书中亦寻不到痕迹,故推断可能是刻影的人。故而我也学一下顾颉刚先生,断言曰:“黄振中在影戏史上,可能是一位刻影的高手,在影人脸谱改进上有突出贡献。”
  乐亭影究竟起源于什么年代,至今尚无定论。1958年,唐山地区有人发现两部影卷,一本《薄命图》,一本《六月雪》,都是明朝万历已卯年间的手抄本。这万历已卯年为万历七年。当时,唐山地区文化局把情况上报省文化厅,编入了《河北省地方戏资料汇编》。这两本影卷中,生、旦、髯、净、丑人物行当,与现在乐亭影中的行当完全一致??这就是说,明代时影人雕刻已具备了完美的脸谱造型。现在有的乐亭人尚藏有清道光年间和元代的影人。
  有关乐亭影的事在《元史》亦有记载,成吉思汗死后,元太宗窝阔台继位,曾从乐亭派了个皮影班去伊朗演出??由此可见,影人雕刻的审美性,已为外国人所罕见、乐见。因为去国外演出,外国人主要是观赏影人的戏耍,至于影词和唱腔,外国人是听不懂的。
  假设黄振中对影人脸谱进行了完善的话,在他之前肯定还有许多刻影人的,所以皮影雕刻的祖师爷他就当不上了。那么,这位祖师爷究竟是谁呢?
  我小时候,听老人们讲过这么一个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中国北方人能骑善射,个个凶悍,经常对南方百姓骚扰,南方人没办法,都去观音庙烧香磕头,祈求观音菩萨保佑。于是乎观音大士来到北方,到处讲经说法,开始尚有人听几句,很快就没人听了。观音毕竟是观音,灵机一动,找了八个落榜不第的秀才,用羊皮刻制了几个人形。每到一地,搭起法台、挂起海灯,让秀才们拿着羊皮人形照着佛经又说又唱,于是乎,北方人都围拢来观听演唱。这个演唱经卷的班子,后来就成了皮影班。传说是历史的影子,从流传在乐亭境内的这个古老的传说中,我们是否可以推断,影戏最早的雏形发生于中国南方,由南方而传入北方?北方皮影雕刻的祖师爷,就是这八位落榜不第的秀才。乐亭影中有两身特殊影人,一个叫大手厮,一个叫小球厮,传说大手厮是八人中的大哥哥,小球厮是八人中的小弟弟。大手厮和小球厮在影戏中都处于丑角儿地位,在正戏演出之前,一定先在影窗上亮相,并有声有色地戏耍一番,说唱些影匠们心里想说的逗趣话儿,在影戏演完以后,所有影人的头槎全部摘下,唯独大手厮、小球厮的头槎不摘,放在所有影人之上??这差不多是一种成规,这成规从古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期。从大手厮和小球厮身上,足以说明影戏艺人对皮影雕刻者是关爱的,重视的,因为他们深深懂得,没有影人便唱不成影戏,影人雕刻的精美,可为影戏演出增光添彩。大手厮,小球厮这两个人物虽为丑角儿,却极为观众所喜爱。”
  大手厮、小球厮八兄弟刻影用的是羊皮,由羊皮而驴皮这又是一个进步。那么,谁又是驴皮雕刻的创始人呢?

傻皮匠丢驴

  在南宋时期,乐亭境内是金人的一个牧马场地。金兵南侵,捉住宋人便带回这里为其牧马。俘虏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日子苦不堪言。但会里村有个傻皮匠日子过的却顺顺当当。他是当地的土著人。生得憨头憨脑,整天也不说一句话,但心灵手巧,刮皮制革做鞍鞯整日不闲,特别是他编制的八股穿心马鞭,真可谓绝活儿,无论兵将还是金帅使用他制的马鞭,都伸大姆指。他孤身一人,养头毛驴儿,粉鼻子、粉眼、粉蹄、粉尾巴尖儿,他与毛驴相依相偎,感情笃厚,每逢集日,他便套上驴车,拉上马具去赶市。一路上嘀嘀咕咕,有和毛驴说不完的知心话。
  一天夜里,傻皮匠睡的正香,被毛驴叫声吵醒了,当他穿好衣裳进驴棚一看,吃了一惊,毛驴让贼偷走了,他出村去追,皎洁的月光下,他隐隐约约看见前面有个骑驴的,正朝滦州方向飞奔,从时不时毛驴着鞭熟悉的嘶叫声中,他认定正是自己的驴,就拼命地追呀追,但两腿怎能追上四条腿?天朦亮时,就被拉下了五里多远,但他却清楚的看见偷驴的贼进了岩山脚下的东马店。傻皮匠对这个东马店底细早有耳闻,这是一座黑店,是个专为贼人销脏的地方。当时滦州城里盛吃汤驴肉,贼人将偷来的毛驴往岩山东马店一牵,店小二便给这偷驴贼端出两个馒头,一盘炒菜二两酒。只要贼人把这些东西吃净,店家便付驴钱。如果正吃着有失主找上门来,店家便不付钱。
  当傻皮匠追进店里,见邻村的张三已酒足饭饱,坐在板凳上支着二郎腿,手端旱烟袋喷云吐雾。
  店小二见进来一位汗流满面、气喘吁吁的憨头汉子,知是失主,却呲着一口黄牙嘻笑着招呼:“这位客官,来来来,这边坐??请问,用点什么?”
  傻皮匠和金兵金将没少打交道,口不说话,心中有谱儿。他没理店小二,却主动同张三打了个招呼,坐上了一条板凳,喘息着对张三说:“张老弟,你得帮帮我。”张三知傻皮匠老实可欺,把烟灰往餐桌上一磕,别好烟袋,从怀中掏出驴钱三个元宝,往桌上一放说:“我张三是个急公好义之人,老哥哥今日求我帮忙,这三个宝儿够呀不够?”傻皮匠结结巴巴说:“不、不、不,我求你帮……帮我买些驴皮,军爷要我拧……拧百十条鞭子。”“好办,好办!”张三忙收起三个宝儿,带他见了店东,他买回了自己那张粉鼻子、粉眼、粉蹄、粉尾巴的驴皮。
  回家后,他流着眼泪把驴皮刮了一遍又一遍,用了七七四十九天,精心雕刻了一头粉鼻子、粉眼、粉嘴、粉蹄、粉尾巴尖的毛驴,虔诚地镶在了纸窗上,初一、十五给毛驴烧香、上供。此后,他不赶集上市了,人也变的更蔫了,只在家中做些找上门的活儿。后来,有位影班的班主来他家订做皮活,见到了供在纸窗上的用驴皮刻制的毛驴,又透亮又挺实,比羊皮强多了。于是乎,欣喜若狂,让他刮制了大量的驴皮,将羊皮雕刻换为驴皮雕刻。
  这是流传于乐亭皮匠行业的一个传说,这个皮匠心灵手巧,创造了驴皮影雕刻,然而却被称之曰:“傻皮匠”。令人遗憾的是连个姓氏也没留下来——这就说明一个道理,搞皮影雕刻的人并不受人重视。为什么呢?我们还是走出传说,见一见社会上真实的皮影雕刻艺人吧!

走近张老璧

  皮影雕刻工具极为简单,就那么一块腊板和几把刻刀,影人图谱是现成的,只要把图谱往驴皮上一清,照瓢画葫芦,有手的就会。因人人都会干,不受重视理所当然。
  清末民初,乐亭境内皮影发展达到鼎盛时期。这时出了个张老璧,经由他的刻苦努力,才引起了人们对皮影雕刻艺术的关注。
  张老璧,1846年出生于新寨镇香道村。十几岁进入当时的松茂堂影班学习影人操纵和雕刻。出师后转往翠荫堂影班,这个影班为清末“京东第一才子”史香涯家所办。史家是乐亭有名的官宦人家,影班由艺人自己管理,史家提供影箱棚帐,出押班费,聘请名角,承担影班名号,但不向影班提取所得份银,只要名不要利。这个影班,每年在村里公演六宿影戏,专供村民和史家主仆观赏,其余时间都是职业演出。翠荫堂影班是乐亭境内的超级班社,人材济济,艺术佼佼,名冠影坛。在物质条件充裕、艺术超绝的环境中,使张老璧皮影雕刻工艺得到长足发展。他集皮影操纵与雕刻于一身,操纵影人的活路宽,袍带、钗裙、马上、步下,技巧娴熟。生、旦、净、末、丑各类人物都操纵的尽情尽理,样样逼真。并能根据人物的身份、性格、剧情、环境操纵出各自的特色,观众说他弄啥象啥,都称他是“箭杆王。张老璧不仅能操纵、雕刻,亦能设计图谱。他设计刻制的场景作品,都能极好地与剧情故事、唱工情绪、人物感情紧密结合,自然有机地服务于影戏内容。他首创了影人在影窗上散发、梳发、绾髻、插花、洗脸、涂脂、抹粉、脱衣换装等梳洗打扮全过程,且操纵的干净利落,栩栩如生。他刻制的马匹能在影窗上低头衔草,昂首长鸣、打滚抖毛、驾鞍套车。
  在《咬脐郎打围》一戏中,他设计、雕刻了各类山林野兽,采用断节缀线之法使其活灵活现,尤让人难忘的是在影窗上活剥狗熊,血肉淋漓,台下观众注目不眨眼睛,一片肃静,操纵完毕,轰然喝采。
  在《大香山》一戏中,他设计、雕刻了很多的佛道、灵仙、怪异头槎,凭着丰富的想象力和巧妙的构图,各个灵怪神异让人称奇叫绝。
  “京东第一才子”史香涯先生也非常喜爱影戏,在作学问之余,写了一些影卷,这使张老璧深受鼓舞,在《大香山》、《画房子》等戏中,他设计、刻制了大量的整堂布景,楼台殿阁、仙窟洞府,一场接一场,绚丽多彩,逼真入化。《孔明吊孝》一戏,为史香涯亲自编撰,是班社中髯角张绳武的拿手戏,为了制造环境气氛,张老璧设计、雕刻了灵棚,高起脊、卷檐、苇席纹路按“隔纹”、“二纹”纹理雕刻,几乎可以乱真。灵棚中的奠供灯烛,棺木纸挂,真的一般,使整个灵堂氛围肃穆森严,加上孔明(张绳武饰)声泪俱下的凄凉唱腔,使环境气氛与人物情绪水乳交融。
  过去,皮影戏室内场景只摆几把桌椅板凳,影窗上部空旷无物。张老璧以大胆夸张的手法,设计、雕刻了“彩帘子”代替屋宇廊檐。彩帘子和桌椅的间隔处,挂上书画。这样以来,整个影窗上,彩帘子标志廊檐,桌椅下面为地面,张挂书画处为室内墙壁,巧妙地打破了平台影窗的局限,有了深度和层次,给观众制造了三维空间感。他本着影戏中人物身份、场景特点,设计了宫廷用的龙、凤帘子,客厅书房用的琴、棋、书、画帘子、闺阁用的花鸟帘子、民房用的渔樵耕读帘子等,填补了影窗以往上部的空旷。此外张老璧还首创了影台灯光控制技法。以往,唱影使用七个捻的油灯,切光转暗很费事,他设计、刻制了水片、云片、火片附在灯笼上,使影窗上云水火海气象万千,真让人叹为观止。
  张老璧活了七十六岁,影台生涯近六十年,把平台的皮影雕刻搞出了深度和广度,死影人经他部分改进,变得活起来。可惜他一生中只顾自己在皮影雕刻中不断探索,并未教过一个徒弟。但比他出生晚二十年的皮影雕刻艺人聂春潮先生总结了他的成就,继承了他的事业,成了皮影雕刻有史以来佼佼者的第二人。

聂春潮结义疤皮匠

  聂春潮,乐亭城南闫各庄人,学童时代就喜欢绘画和皮影雕刻。他生的眉清目秀,一副奶油小生相,又有清脆柔和的好嗓门儿,十八岁入崔家影班学唱旦角儿,正当唱功日渐成熟,为观众赏识之时,突然嗓子倒仓,不能唱影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他悲痛欲绝。影班班主崔八厮劝他说:“你小子既然这么爱影,我看你小子画画的不坏,影刻得的也凑合。就留在影班里刻影吧!”
  聂春潮见班主如此大度,转悲为喜,立志在皮影雕刻上干出点名堂来。
  当时,乐亭境内刻影的高手为张老璧,聂春潮便去翠荫堂影班见张老璧,想拜张老璧为师。
  比聂春潮长二十岁的张老璧,在影界正红的发紫,一见聂春潮找他拜师,冷笑了一声,说:“刻影能有什么出息??再说我也没工夫教人。”聂春潮活了三十来岁,第一次碰了这么一个软钉子,回来后发愤说:“我聂春潮若落你张老璧眼下,誓不为人!”
  此后,翠荫堂只要演出,聂春潮都前往观看,影窗上只要出现新影人,他回来就刻,开始,观众认为崔家影班的影人都是张老璧刻的,后来人们才明白了,这是聂春潮从张老璧那儿偷的艺。
  崔家影班比翠荫堂影班实力要雄厚一些,因为崔家是京东第一皇粮庄头。庄主崔八厮生性好乐,在办影班、落子班上不惜花钱。当时的影人,演用二年以后,因灯火烤或存放浸潮,有的跷卷变形,有的发霉变黑,有的被虫蛀蚀,所以崔家二年必更换一次影人。对此,聂春潮十分痛心。这些影人,每件都是自己辛勤的劳动成果,都浸润着自己的心血和汗水,可惜寿命都如此之短!
  一天聂春潮去找疤皮匠,这疤皮匠住在会里,姓王,祖祖辈辈以刮影皮为生。但崔家从未使用过他的影皮,人们都说这疤皮匠脾气古怪,不好办事儿,只搞加工,不搞出售。刻影的人都不爱同他打交道,疤皮匠以经营马具和鞭梢为主业。
  聂春潮从没和疤皮匠见过面,他找疤皮匠只因脑袋里那么一闪念:脾气古怪的人或许刮影皮有绝活儿。他从市上买了两张驴皮来到会里,打听到了这位住在村中央的脸上有一块月牙儿伤疤的黑脸汉子。聂春潮说:“我是崔家影班刻影的,但影皮必须刮的好,工钱多少无所谓。”疤皮匠点了点头,便俯身翻看了一下驴皮,冲聂春潮说:“先生,对不起,你找别人吧。”聂春潮楞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疤皮匠说:“请吧,别在这儿痴着、楞着、蹭着了,我得干活。”聂春潮说:“你总得告诉我个为什么呀?”疤皮匠不屑的说:“你一个大名鼎鼎的崔家影班的刻影老板,怎能使用这种驴皮?”疤皮匠嘿嘿冷笑了两声,没再搭理,拿起皮条开始干活拧鞭子。聂春潮有生以来这是第二回碰钉子。这次比上一次心态上平和多了,他知道在这种情势下说什么也没用,便默默拎起驴皮回来了。
  隔了几天,聂春潮从市上又买了两张驴皮来找疤皮匠。也许是一回生两回熟吧,这次疤皮匠对他挺热情,一见面便把自己的旱烟袋递给聂春潮。聂春潮连忙道谢,说:“大哥,您看这两张皮子怎样?”疤皮匠仔细看了一下说:“这张可以,这张不行。”聂春潮忙给疤匠作了个揖,说道:“大哥,您能告诉小弟个为什么吗?”疤皮匠“嘿嘿”地笑了,笑的脸蛋上的月牙儿伤痕变了形。疤皮匠拿起一张驴皮对聂春潮说:“这是一张病死的驴皮,皮内含满了淤血,这种皮刮出来,透明度极差,那张才是一张活驴皮,血出的净,刮出影皮来绝对豁亮。上回那两张一张属透毛皮,毛根深扎在皮革里,刮出来也不透亮;另一张为伤皮,是毛驴使御时膀背全磨伤过,刮出来也不豁亮。”聂春潮听到这里,“唰”地一下跪在了疤皮匠面前说:“今日小弟拜您为师!”疤皮匠也跪了下来,说:“还是称兄道弟合适。”
  疤皮匠在学艺的时候,不听父亲教导,只顾赚钱,啥皮都刮,父亲一气之下,给了他一锼子,不偏不倚砸在脸上,从此留下了月牙疤,由是疤皮匠再也不刮次皮。原来,祖上也会刻影,疤皮匠的父亲王皮匠对浆皮工艺很有研究,不同季节浆皮有别。春、夏用矾水浆洗,以防发霉;秋冬用粉浆,易着色不曲跷,虫不蛀。聂喜潮在疤皮匠这里取了真经,辛勤刀耕,一生雕刻了上万件作品,在那个年代,崔家影班的皮影雕刻首屈一指,其它班社都望尘莫及。
  聂春潮晚年收了一个徒弟,此人名叫王遇鸿,使他的艺术得到了继承发展。

“雕刻精工”王遇鸿

  王遇鸿,乐亭高各庄人。滦河洪水泛滥改了道,高各庄变成了滦河底,王家迁到了苇厂杜庄村。王遇鸿自幼聪敏,喜爱金石书画,擅长篆隶书法。他少年时代,正值皮影戏兴盛,他被琳琅满目的皮影雕刻艺术吸引住了,晚上看罢影戏,回家后便练习刻制影人,制作完成后,与村中小伙伴们共同玩乐。
  开明的父亲见儿子如此迷醉皮影雕刻,不好好读书,在他15岁时便托人把他送到聂春潮家中,跟聂春潮学刻皮影。
  聂春潮很喜欢这个孩子,他心灵手巧,悟性极高。雕刻的各种技法稍加点拨,便可达到精美程度,没用三年王遇鸿就出徒了。
  王遇鸿出徒后,很多班社都请刻影,都说他刻的影人漂亮。其实,这跟他经常在影窗下观摩不无关系。过去,影人的面部雕刻都是平视为主,演出影戏时,影台子搭的高,观众看影戏都是仰视,王遇鸿根据这种情况,将影人面部的眉眼进行了改进,使其更适应仰视,影人也格外传神。
  日本鬼子侵占华北后,皮影戏受到摧残,王遇鸿只能以制印为生计。1944年秋,日伪政府在苇厂地区给百姓发放火柴,每家每户领取火柴必须有印,王遇鸿一天就为父老乡亲刻了一百三十二颗印,速度之快,令人惊奇。他特别憎恨日本鬼子,积极支持抗日救国活动,曾给八路军、地下党仿制了许多敌伪的钤章印信,对******深入敌后工作做出了有益贡献。
  1948年东北解放,王遇鸿携带徒弟杜长文到东北刻影谋生,不久被聘到黑龙江省民间艺术剧院,专搞皮影雕刻。1952年,他得知乐亭县建立了皮影团,即由东北回到家乡,在他的主张下,把过去八寸的影人加大到一尺二寸。他夜以继日地设计草图,数量达一千多张。目前,社会上使用的一尺二寸的影人,创始人就是王遇鸿。
  王遇鸿的刀工深厚,技艺精湛,把金石之工渗入皮影雕镂之中,刀法犀利剔透,顿挫回旋,以拙胜巧。作品中刀口粗细相济,对比生辉,疏密有致,条理清晰。他改进设计的影人头槎,特别注重人物性格、身份和年龄特征,生活气息浓厚。同是一个行当的人物,亦各具特色。如李逵勇敢憨直,张飞粗中有细,曹操既奸又诈,董卓奸而又愚,映在影窗上,各得其体,炯炯有神,栩栩如生??这就是常讲的一个“媚”字,虽是影人,但能给观众活人的感觉,这就打破了以往皮影雕刻千人一面的陈规,影人的额头大小、帽倾帽扬都表示出粗细愚滑,如额直年少,额弓年迈,额曲示旦,额直示生,细微变动,观感有别。在影人着色方面,王遇鸿善于用大色块与镂空部分强烈对比,又间以细腻的分染,明暗互相映衬,显得明快庄重。
  1963年元宵节,王遇鸿随乐亭县皮影团赴北京汇报演出,郭沫若同志看完演出后走上影台,拿着王遇鸿雕刻的影件爱不释手说:“真乃雕刻精工”,并接受了王遇鸿的影件赠礼。
  王遇鸿为共和国诞生后的皮影雕刻事业呕心沥血,积劳成疾,得了肺结核病,1966年夏病逝于杜庄。他生前教了四个徒弟:杜长文、李国安、刘惠民、常守仁。

四弟子的命运

  王遇鸿只活了56 岁,令人惋叹。可喜的是他生前教了四个徒弟。大徒弟杜长文和小徒弟刘惠民都是姜各庄镇杜庄人,与师父同村。正当四个徒弟有所建树之时,文革开始了。当时是一花独放百花凋,世上只有样板戏,民间古老的地方戏皮影,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王遇鸿的四个徒弟都先后扔掉了刻刀,一个心眼地撸锄杠了。文革过后,皮影戏得以恢复,他们才重操旧业,为一些影团刻了许多作品。但因电影、电视的冲击,皮影戏并不景气,四弟子的技艺无从施展,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四弟子中已有三个相继过世,只剩下了四人之中年纪最小的刘惠民先生。
  刘惠民从小就喜欢皮影雕刻,上小学时就用纸刻影人,他把刻的影人卖给一些同学,卖的钱买铅笔和本子用于读书。他的学习成绩极好,但由于家境贫寒,读完二年高中便辍学了。他拜王遇鸿为师,走了上皮影雕刻生涯,时在1960年。
  刘惠民同许多皮影雕刻艺人一样,没有设计皮影图谱的能力,但他是一位有心人,致力于各个时期的皮影图谱搜集。他几十年来搜集、保存的图谱达数千张之多,囊括了皮影戏所有的图谱。人们凝视这些皮影图谱,可以感到传统、感到曾属祖先的事物原来如此可亲可近。乐亭文化,不是飞扬跃动、夸饰炫奇的,因为它多伴在忧患中产生,历经沧桑劫难,而后代代薪传,就像这一本本的皮影图谱一样,以简单的线条勾出,没有金碧辉煌的外观,然而它所可能有的潜沉渊深、包容丰富,它的含蓄蕴藉,却应不是浮漂之徒,或为稚嫩的心灵所能想象。我凝视这些图谱,心里曾引起阵阵激荡,仿佛有一股力量,已穿越历史破空而来,与我们互相感应。这些图谱以不同时期的用纸所描绘,年代久了,历经沧桑劫难却仍完好无恙,于是这些图谱已非图谱而已,它成了后人坚强生存的背景力量,和永生永世璀璨不朽的精神象征。目前,乐亭县有关部门正对这些皮影图谱进行分类整理,使其能更好的传世。
  在刘惠民先生保存的数以千计的皮影图谱中,他本人最喜爱老师王遇鸿留下的图谱,王遇鸿改造,设计的皮影图谱,可以说是过去、现在诸图谱中的精华之作。因之,刘惠民先生的皮影雕刻作品,采用的全是王遇鸿的图谱。可以说他是一个崇师而又泥师的人,只追求刀工的纯熟和技艺的精湛。
  近年来,旅游业勃兴,皮影雕刻作为一种古老的民间工艺美术,从诞生之日起就把实用和审美融为一体,它带有物质和精神的双重性,在旅游业中有着广阔的市场。这几年,每逢旅游季节,刘惠民先生就去南戴河旅游区卖影人;有关单位也常找他批量求购,生意极好。他欣然地说:“我比我三位师兄幸运多了,我赶上了新时代。”在南戴河,刘惠民先生遇上过中央美术学院的教授,遇上过天津文化界的一些名人,他们不但买了影人,还给刘惠民先生留下了名片,并一再叮嘱他,让他带徒弟,别让民间艺术瑰宝失传。更有意思的是,有个美国人买了一身影人,由于语言不通,用手比划多少钱。刘惠民先生当时心想,能让皮影雕刻艺术飘洋过海,收五元钱工本费算了,于是乎,向那个美国人伸出五个手指头。美国人却给了五十元一张票,待刘惠民先生找钱时,那美国人伸出大拇指,口内连连OK,扬长而去。
  今年,刘惠民先生已满六十五岁,每日仍锲而不舍地伏案雕刻,他常常叹息这门技艺后继无人,他也希望在有生之年带些徒弟,使皮影雕刻这一民间工艺美术瑰宝,代代相传并走向世界。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