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三期:[乐邑一叶]滦河水患的替罪羊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1-7-25 20: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李荣亭

   “磬打羊头掉,滦河归故道”,这是一首在滦河两岸流传很久的民谣。在这首短短的民谣中,却包含着一个满含滦河水灾辛酸的传说。这个传说中,既有把滦河水灾归罪于石羊的愚昧,更有对滦河不再发水改道的热盼。
  滦河是华北第二大河,它发源于河北省丰宁县,奔流一千多华里,从乐亭县入渤海。它是河北东部的一条母亲河,不过这位母亲却比较严酷。由于它地处华北暴雨带的中心,夏季暴雨连绵,洪水奔流而下,造成下游连年水灾。
  滦河下游地势平坦,土质疏松,故而滦河频频改道,被人贬称为“糠帮、沙底、浪荡河”。真是大水大灾,小水小灾,人们深以为害。
  “磬打羊头掉,滦河归故道”,那么故道在哪里?原来滦河从元朝末年东迁到乐亭境内就经常改道。清光绪九年(1883)年以前,滦河自汀流河南流,经丰庄、边流河、商家埝、大港、马头营,从大清河入海。不料光绪九年一场大水,滦河改道东移,它自汀流河转向东南,经陈家埝、刘家崖、安各庄、井坨、黄口、大黑坨,一直到老米沟入海。原来的滦河就成了故道。这个传说故事就发生在滦河改道以后,发生在滦河东岸的徐家店村。
  徐家店是个几百户人家的大村,它和汀流河镇隔河相望,相距有四华里。虽然鸡犬之声相闻,但因滦河水患,两岸利害攸关,故而彼此意见相左。
  传说有一年夏天,滦河又发了大水,滦河两岸一片汪洋。水也奇怪,洪水一连五天只涨不落,西岸房倒屋塌,洪水眼看就要上房门,人们又急又怕。汀流河的商家和乡绅急忙商量对策,他们请来了一位相士。这相士向东岸望了一阵说:“不好了,东岸出了一对‘避水羊’,他俩一叫,这洪水就向西流,河西岸房倒屋塌,东岸则平安无事。”人们急忙问这对“避水羊”在哪里,相士说“就在徐家店村西的龙王庙门前。”原来在徐家店村西的一个沙坨上,建有一座龙王庙,作为滦河的镇物。庙门前有有一对儿石羊,这不过是龙王庙前常有的饰物,就像衙门口的石狮子一样。不料却成精作怪,成了“避水羊”。
  人们央求相士找破解的办法,相士说:“办法是有,你们今夜要偷偷地过一个人,把这石羊的头砸破。避水羊一死,洪水自然就东西分流,西岸的大水就可以解围了。”可是这么大水,谁能够偷偷地游过去呢?这时人们想到了刘二棒槌。刘二棒槌是汀流河镇北边二里庄人,因为水性大,人送外号“水上漂”。据说滦河发大水的时候,他盘腿坐在水面上,随波逐流一漂就是几十里。
  人们找来了刘二棒槌,求他过河砸石羊。他一笑说:“这个容易!”人们问他需要带什么东西,他说:“今天半夜过河,只要一壶酒,两碟下酒菜。”
  当天半夜,风急浪高,大水哗哗怪响。人们把刘二棒槌送到水边,望着这滔天大水,都为他捏一把汗。只见刘二棒槌身携大铁锤,向大伙一揖,说了声:“放心!”就盘腿坐在水面上,一个膝盖上放酒壶,一个膝盖上放菜碟,顶着洪峰大流,轻快的向河东漂去,一转身就不见了。
  刘二棒槌来到滦河东岸,他踏着水直奔徐家店村西龙王庙。这时龙王庙下也是洪水滚滚,水声之中更夹杂着阵阵羊叫声。他急忙上到庙台上,一看,果然庙门前那对石羊一对一声的叫着。只见一叫一道火光,那洪水就随着火光一个劲的向西岸流。他想相士果然说的不错,就举起大铁锤,照着石羊的头狠狠的砸去,不料一声巨想,火光直迸,石羊的头不但没有砸掉,还叫的更欢了。便又举起铁锤左三右四的打了起来,结果石羊越打越叫。这时惊动了看庙的人,他一看不好,急忙跳入水中,一个猛子扎到滦河西岸的刘城村。
  刘二棒槌回来向人们说了打石羊的经过,相士一拍大腿说:“怪我大意了!”他又屈指一算说:“好了,有生就有克,庙里龙王神像前那只石香炉,就是杀它们的剑。”他向刘二棒槌说:“你再到龙王庙,拿起龙王爷前面的石香炉,你围着石羊左转三圈儿,右转三圈儿,然后用它砸石羊,保你成功。”
  等到半夜,刘二棒槌又漂过滦河,发现龙王庙上已经有了防备,他只好藏在水中等着,听着这对石羊不停的吼叫,洪水不断向西流,他心中非常着急。看看天色渐亮,看庙的人以为不会有人来了,就回到庙中睡觉。刘二棒槌悄悄来到庙里,拿起龙王像前的那只石香炉,来到庙外,绕着石羊左转三圈儿,右转三圈儿,然后将香炉向石羊头上砸去,只听“喀嚓”一声,石羊头已落地。他正想砸另一只,不料又惊动了庙里的人,他不敢再打,忙跳入水中,来到西岸。
  刘二棒槌对相士说:“又没得手,只打掉了一只,庙里的人就出来了!”相士又一算说:“大功告成,打死的是只公羊,另一只母羊已经想死了。”果然时间不长就有人喊:“大水退了!大水退了!”
  洪水过后,河两岸为此事打起了官司,更令河东不能容忍的是,河西岸自汀流河向南至丰庄村北,修了一道三里多长的大埝,双方代表在县衙大堂上诉讼。对打石羊一事,河西自知理亏而不作辩解,对修埝一事却另有说辞。他们的理由是,因为河东有埝,河西就要有埝。河东代表说河东根本没有埝。河西代表则强词夺理说:“河东怎么没有埝?陈家埝、付家埝、还有刘家崖。那么为什么不许河西修埝!”其实河东哪有什么埝。所说的陈家埝等,只不过是些村名而已。只因为河西势力大,又给知县送了厚礼,因此知县就以河东有埝为名,对河西修埝不以查问。只判河西赔偿河东一只石羊,官司以河东胜诉告终。这就是“磬打羊头掉”传说的概况。
  我小的时候,不止一次地听爷爷讲这个传说故事。我爷爷是位中医,他到处行医,对各地的传说掌故了如指掌,我常常在爷爷讲的传说故事中甜美的入睡。但听到“磬打羊头掉”的故事,却怎么也睡不着。因为它给我的景像是太悲惨和恐怖了。我好像听到了河水的崩岸声、石羊的长叫声、房屋的倒塌声、男人的惊叫声、妇女儿童的哭嚎声……
  这个传说故事的发生地,离我家不过十里,我多么想去看看这两只充满神奇传说的石羊。终于机会来了,1947年的秋天,我第一次随爷爷去赶徐家店集。我们坐着牛车,一边儿数着南飞的大雁,一边儿慢慢的向那传说的故乡走去。一路话题始终离不开这对儿石羊。
  来到徐家店村头,爷爷向路北一指说:“这就是那坐龙王庙。”我看到了龙王庙,就如同打开了那传说的画册。等爷爷在街里把车停好,我跳下车来,就回头向龙王庙跑去
  龙王庙在一个高高的沙坨上,我沿着石阶来到庙前,第一眼就看到了庙门前那两只石羊。它们比真羊差不了多少,西边的一只,是米色的花岗岩雕成的,是只安详的绵羊。她身体光滑,连雕刻的刀痕也不太清晰了,说明已经年深日久。而东边的一只,却是直犄角长胡子的山羊.是由北山的青石雕成的,身上雕痕清晰,年代不远,一看便知道这是后来河西赔偿的那只石羊。
  我抚摸着石羊,西望滦河故道,不觉融入了传说故事之中,我好象又听到了河水的崩岸声、石羊的长叫声、房屋的倒塌声、男人的惊叫声、妇女儿童的哭嚎声……接着又浮想联翩,为什么刘二棒槌从西边来,却打死了东边的石羊?为什么打死了一只羊,另一只却想死了?为什么河东竟忍让河西赔偿这么一只不伦不类的山羊?为什么…… 我一直想得很累,就好像和石羊一起,从那遥远的历史深处走来,不觉竟趴在石羊上睡着了。
  石羊的头是掉了,但洪水涛声依旧,水灾连年不断,1938年大水,滦河又向东改道,这是近百年来第三次改道,河水竟从徐家店村东奔向勒柳河、会里、姜各庄,一直从王庄子入海。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见的滦河。
  悠悠滦河水,灾患何时了。人们企盼海宴河清,滦河不再发水改道的愿望,只有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才得以实现。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年,就对滦河进行大规模的治理,沿滦河右岸修建了防洪大堤。以后更是全面规划,综合治理,五十多年来,在滦河流域共修建各类水库465座,大、中、小发电站171座,并建成桃林口、潘家口、大黑厅等几座大型水库。不仅有效地控制了滦河的洪水,还为津、唐两市及滦河下游农业供水,提供了重要的水源。滦河变害为利,使这条母亲河第一次露出了她那慈祥、温柔的面容。
  滦河水患已远离我们而去,这些有关水患的民谣和传说,也已经是昨天的昨天的故事。今天也许会嘲笑当时人们,在洪水面前竟愚昧的去砸石羊,但那毕竟是一种时代精神的折射。可惜这对石羊已经没了,不然,如果建立滦河水患纪念馆的话,我想那里一定会有它们的一席之地。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