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四期:[故园情真]我的爷爷奶奶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1-7-26 07: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梁竞艳

爷 爷



  爷爷是个爱游走的人。年轻时是为生计奔波,到老了,却成了一种生活惯性,他这辆刹不住闸的老车总是向往着未知的前途。90岁以前,他是个率性而为任意东西的人。一觉醒来,他会突然对家人说要出门,简单收拾之后,他就轻装上阵了。他的行程常是从昌黎到唐山再到北京,在三个女儿家各住上一段时间。然后带着各种见闻还乡。他从不与人商量行程,也不计划明天。
  在爷爷90多年的人生阅历中,只有一次他是被动转移的。我姑小学毕业没考上中学,爷爷说那就搬家吧,于是从滦河南岸的乐亭县勒流河村举家迁往河对岸的昌黎。在那儿,姑复读了小学,自此一帆风顺地上中学,读大学。搬家的经历成了姑飞翔的起点。
  姑秉承了爷爷的个性,大半生游历了很多地儿。她每去过一地,认为好玩,不几日必然来接爷爷,带爷爷去游山玩水。很多的人与事他们一起经历。姑为爷爷留下了一叠叠的照片。这样即使爷爷不去游历,也可以靠回忆过活。
  普通百姓,爷爷自有他草根的韧性,不衰飒。可是过了90岁,爷爷老得特别快。也走不动了。山山水水成了他遥遥不可及的风景。姑也退了休,代表爷爷她四处游览,每到一地,她都会给爷爷打电话。她在电话中不厌其烦地描绘着天山的雪,西域的风沙。最近她去了澳大利亚,在那里,她支付着高昂的话费给爷爷打电话,只为了告诉爷爷,那里的袋鼠是怎么样从她的手中抢夺食物。姑讲得极详细,生怕忽略了爷爷的求知。爷爷拿电话的手抖着,他大张着嘴巴,很垂涎的样子。他的女儿为他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精神旅行。在他的心中,女儿讲述的一切都转化成画片儿,播放着。而他也回到了童年的天真时刻。
  我想,我一定要做一个像姑那样的女儿。我们的父辈给了我们飞翔的翅膀,等他们老了,我们驮他们去飞翔。



  一个多风的上午,一个意气风发的老人,他是我不服老的爷爷,骑着他的老爷自行车去赶集。他93岁了,像小孩子逃课一样,想悄悄逃离我们的视线。庄稼起得很高了,青纱帐是他的屏蔽,他以为自己成功了,几乎要用他兜不住风的嘴吹出口哨来。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他的企图,但是对于这样一个童心未泯争勇好胜的老人,谁会忍心说穿他,喝止他呢?于是我跟踪他,暗中保护。
  与他小时候留给的又传奇又高大的威严形象相比,爷爷在这时是迟钝了,他一直也没有感知到我。
  我离他30米开外,为了老人的自尊,我默不作声地骑车,远远地看他若隐若现,赶集的人群隔开了我们,我只怕他跌倒或陷入车阵难以自拔。
  爷爷穿马路,他小心翼翼地张望,推车过人流,停在一家理发馆的门前。迟疑了一会儿,他进去理发,我在外头偷窥。这个民国初年生的老人,要的是一种充满仪式感的体面。哪怕已是须发如雪。理完发,见他一丝不苟照镜子,端庄整理自己,我没有这样长时间观察过他,我28岁,他93岁,我们中间差着60余年。双眼模糊,忽然我就看不清他的身影了。
  我少年时,一次大家庭团圆,爷爷儿孙绕膝,他高兴异常,给每个孙辈买糖葫芦,独独撇下我,我当时面矮,有着脆弱的女权自尊,以为他不爱我这个孙女,很长时间“记仇”,不爱理他。后来,他对爸爸说,闺女长大了,要识书达理,温文尔雅,顾全体面,才知他用心良苦。
  爷爷在集市上逛,东停西看,很珍惜他的出行。他在一个卖凉糕的摊前久久站立,时代浮沉风雨飘摇都已成过去,如今他的乐趣只放在集市的一块凉糕上。谁说的呢,老小老小,只有老人和小孩才能有如此清透明朗心境,如此的单纯。这时,觉得自己当年倔倔地跟他理论家事真不应该。
  走累了,爷爷最后坐在一棵树下歇息,丛丛浓荫。仿佛总是不会老去,爷爷在阴影下整理残年,并用自己的精神为生活标上意义。
                                                                             
                                
奶 奶


  在我们村,除了脚下的土地以及地基上的古坟,没有什么比我奶奶更老的了。
  这辈子她很少离开我家那房子。行走不便有二十年了吧,她根本连大门都不出,总是盘腿坐在炕上做针线。闷了,她会拄着拐杖房前屋后踱上一圈,给屋外放养的鸡鸭填些食水,给乱叫的狗拍打拍打,察看谢了花的南瓜是不是保住了胎,或是随手拔掉杂在花丛中的一棵草。她的拐杖“咄咄咄”地巡回,她东停停西瞅瞅,看到万物安定,一切都在有序进行,没见到收破铜烂铁的老头顺手牵羊带走一片瓦,也没有邻居的鸡鸭偷吃我家的菜地,她就放心了,坐在门口的树墩下,晒暖儿,打盹儿。
  她坐在炕上的时候,背靠被垛,面向窗户。窗口下,放着她黑黢黢的“老房子”。几十年,她就活在对身后事的准备中。“老房子”的存在,在她,不是一种召唤,而是一种反力,她要与它斗争,直到老,死,也不屈服。她为自己做寿衣、寿枕。做了一身又一身,绣在上面的荷花,很张扬。
  今春,奶奶大病一场,瘫痪在炕,她的威风凛凛的拐杖率先安歇。稍稍恢复一点元气,一向温和的她,竟然变了脾气。她骂家里的鸡偷吃洋灰缸里的麦子,骂她的爱猫不按时回家,骂猪叫得声音太大,骂邻家的孩子可能偷了树上未熟的李子。奶奶的清醒多话让我再次想到那个陈旧的“老房子”,感到它不久就要派上用场。是的,不久。谷场成熟的季节。我买了一辆轮椅给奶奶,推她去河边。乱离时,家曾迁至河对岸的昌黎。奶奶推着推车,背着儿女,涉水过滩,用她三寸金莲的小脚,一遍遍丈量这河滩。后来,安定了,家回来了,奶奶就像一棵老树扎根家中,再没见过一里之外的河。
  我推她走在窄窄的田垄上,她用瘦手拂开拦路的沉甸甸的麦穗,田野里的蚂蚱被碾得跃起,飞走了。
  水是这方土的灵魂,奶奶是这个家的灵魂。几十年沧浪之水变成眼前苍茫茫一片流沙。奶奶突然撑着轮椅站起,斜签着靠在我身上,远远地,空空地,望向对岸,用一双朽目。
  河里有几朵浪花在奶奶心中掀起多大波澜?一群鸟儿“忒”地惊起,逆向看去,像一把围棋子冲向天做的棋盘。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