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热图推荐
开启左侧

第四期:[故园情真]乐亭人的高粱情结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1-7-26 07: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刘庆文   车前子

    乐亭人钟情高粱。
  乐亭人祖祖辈辈和高粱情丝万缕。
  过去,人们谓农家粮食品种为五谷杂粮,乐亭五谷泛指:高粱、谷子(谷黍)、豆子(大豆、小豆、爬豆等)、麦子(大麦、小麦)、玉米。谷黍,年代久远,玉米,年代较近。通常,乐亭人谈及粮食品种的口头语是“高粱、谷子、豆儿”,高粱,往往把它放在第一位。乐亭人日常生活中的语言尽和高粱分不开,如:高粱米、高粱棵、高粱花、高粱囤、高粱酒、高粱穰子、高粱叶子、高粱秫秸、高粱茬子、高粱米子儿喂的……
  乐亭人一生都离不开高粱。从前,婴儿从娘腹中呱呱堕地,收生婆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用“秫秸隔档”(每一节秫秸)劈开的夹子,小心奕奕地将脐带割下来。在日常生活中,吃的是高粱米饭、高粱米面儿,烧的是高粱秫秸、高粱茬子。有时吃饭还拿它当筷子,大便当巴巴夹子,孩子奶水不够用高粱面冲“糊糊儿”,还用高粱面炒油炒面冲“茶彤”,娶媳妇时用弓射刁斗,以高粱秆当箭簇。死后在停尸床下用箭秆做打狗的“狼牙棒”,用秫秸扎托魂车、纸人纸马、九莲灯,入土后,儿女们还在坟头前、后用秫秸折成门状,谓之“开门”。
  乐亭人和高粱有深厚的感情,这主要是和自己的地理环境分不开。

  乐亭地处滦河下稍,地势低洼,多洪涝灾害,翻开旧《县志》,在大事记里突出的文字是:“滦河溢、淹房屋、伤禾稼”的记述,历史上,乐亭倍受滦河水患之苦。因之,乐亭先人就总结了多沥涝的经验教训,根据自己倚河傍海的地域环境,在作物种植上选中了抗旱、抗涝、耐盐碱的高粱。高粱的品种很多,仅记起来的就有:蛇眼、红壳、竹叶青、拔高粱、粘高粱,还有解放后陆续出现的多穗高粱、九股分岔、杂交高粱等,当然,在60年代前,乐亭人最钟情的品种还是“关东青”。
  “关东青”,茎杆高丈余,像竹秆一样结实。清明下种,立夏定苗,入伏后,雨水渐多,高粱苗卡巴卡巴往上长,一棵棵、一行行、一排排、一片片,望也望不到边,讲文词的人称为“青纱帐”,而乐亭人俗称“高粱棵”。当年,在“高粱棵”里奇闻轶事多有流传。例如,庄稼人好在高粱棵里干活时无拘无束地说唱,借以抒发感情,唱段“莲花落”,来段“老呔影”,反正谁也看不见(别人爱听不听),唱好唱坏没关系,因此人们称在高粱棵里唱小调的人是:“高粱棵的叫蚂蚱??见不了世面”。清道光年间,庄稼 子郭老天在高粱地里干活时唱影解闷,被过路的杨家班班主杨寡妇听见,召他入班唱影,几经磨炼,后来竟使郭老天成为影坛巨匠。还留下了“郭老天的影??不死总唱”的话嗑。特别是战争年代,我党领导下的八路军、解放军依据青纱帐的优势,开展游击战争,给日本鬼子和******匪军于以沉重打击。
  过去,每在高粱打包孕穗季节,人们为给高粱地通风,就从茎杆下半部捋叶子,俗称“打叶子”。高粱叶子是喂牲口的上好饲料。在打叶子时,人们的眼睛往往是向上翻,寻找穗头上是否有孕藏的乌米,俗称“荏头”(不结果的黑穗),如有,就趁势把它掰下来。“荏头”,要嫩着吃,老了就会长出黑穗,小孩子们叫它“胡子老爷儿”,就不好吃了。打荏头也有技术,孩子们不认得,往往是将高粱搬下来扒开看,这叫“掐高粱包”。人们将“荏头”打下后,一只只的穿起来捆成荏头把儿,围在腰间,带回家去做“荏头熬苕瓜”或“熬窝瓜花”,这是一道独特的农家菜。当把打下的叶子扛回家后,凉晒在房前屋后,待晒至七、八成干时,手巧的妇女就从中挑选一些顺直漂亮的叶片,拧成园形或方形的墩子,农家日常生活中吃饭、闲聚、听书、看影凑热闹坐着墩子柔软舒适。
  高粱吐穗扬花后,孕育了籽粒,经太阳光照射,籽粒由乳白变红,红得像一颗颗红珍珠。大片大片高粱地,远望“红似火”。八月秋风送来割高粱的信息,家家开镰。这时,讲究的庄稼把式上身穿窝袖,下身穿套裤,脚蹬水袜子,手拿镰刀进了地,在阵阵说笑声中,一片片高粱地变成了一趟趟高粱摆、高粱头。地头、村边的场里,垛高粱、碾高粱、扬高粱、打下高粱拉到家里囤高粱。地里、路上,人们往家里捣动秫秸,人肩扛、小车推、大车拉,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一时间,村头、房前屋后,竖起了大大小小的高粱秫秸攒。
  “关东青”浑身是宝。

  高粱米养育了一代代乐亭人。
  高粱米,营养丰富。乐亭人祖祖辈辈爱吃高粱米。
  高粱收获后,用石碾脱皮去壳(后来用机器磨),磨成后的高粱叫“秫米”。用秫米做粥,俗称“秫米粥”。原浆原味的称“乱粥”,用清水捞过的叫“泠沥粥”,用磨碎了的米做的粥叫“碎米粥”。也可以做干饭,在秫米里加小豆、爬豆、云豆、绿豆等做成的干饭叫“豆干饭”,没豆的叫“瞎干饭”。过去,贫苦人家改善生活,一般是吃“秫米干饭白菜熬粉”,办红白喜事,能吃上“秫米干饭马莲粉炖肉”就算是不错的了。
  “秫米泠沥粥”是乐亭的特色食品。吃“泠沥粥”是在炎热的夏季,特别是拔麦子的时候,其做法是:将高粱米煮至八成熟左右从锅里涝出,放在刚从井里挑来的井波凉水里,反复换水捞几次,直至米粒不沾连,和“井波凉水”的温度一样,这样,吃起来才清爽可口。在吃“秫米泠沥粥”的时候,配以油爆腌制的鱼,如青皮、楞巴、带鱼等海鱼,有条件的吃“煲黄花鱼”。当然,穷苦人家买不起鱼,就从河沟里摸来鱼、虾、螃蟹熬酱吃。也有的在自己的小院里种点辣椒、西红柿、豆角、小葱,做“洋柿子炸辣椒”或吃“小葱沾酱”、“香油坯拌黄瓜”等其它疏菜。人们从地里干活回来大汗淋漓,但当吃起“秫米泠沥粥”,立觉透体煞凉,心清气爽。再加上有可口的小菜,吃一碗,盛一碗,吃了这碗想那碗,越吃越爱吃,吃得鼻子尖直冒汗。难怪过去有钱人家顾长工,夏季中午多是“秫米泠沥粥”煲咸鱼。长工们吃饱后,干活有力气。现在上年纪的人,提起“秫米泠沥粥”还津津乐道。
  乐亭人喜欢吃“秫米泠沥粥”,而域外人见了却望而生畏,因米粒硬不敢吃,他们谓之吃“枪砂”,吃了就犯胃病,无此口福。
  高粱也可以磨面吃。乐亭虽产小麦,但从前种的少、产量低,人们舍不得吃,只是在逢年过节才吃点白面。也有的是为了省下来换钱花。所以,就将高粱磨成面,贴饼子、做窝头、发面糕、包菜饽饽、做疙瘩汤,花样翻新。
  高粱磨成米,剩下的糠是喂猪的好饲料。猪吃了肉质好、长挂油。解放前遇灾荒,很多穷人吃不上饭,就以糠度命,吃糠干、糠饽饽。在艰苦的岁月里,这高粱糠不知救活过多少穷苦人。所以,也留下了“吃糠咽菜”、“半年糠菜半年粮”的辛酸回忆。
  为调剂生活,人们还种一些粘高粱。粘高粱要趁青收割,一般八成熟即可,这样的米粘、好吃,熟过了糠就多,不好吃。高粱摔下晒干后,磨成米做干饭,称“粘秫米干饭”。也可以做粥,叫“粘秫米粥”,最好吃的粥是用粘秫米做的“窝瓜粥”。做粥时,在粘秫米里加上老窝瓜、小豆或爬豆、再加上点白糖或糖精。农户人家做“窝瓜粥”一般是在冬季天气寒冷的时候。做粥那天,往往是主人做上一大锅,一大家子或叫来亲朋好友相聚吃“窝瓜粥”。有时东邻西舍还送上一大碗。吃不说吃说“喝”,小菜是擦成的萝卜丝丝。大家围在一起,有说有笑,滋滋地喝着“窝瓜粥”,气氛热烈,真不亚于一场家庭宴会。
  将粘秫米砸成面,再煮上点小豆或爬豆,放上糖或糖精包粘秫米面豆饽饽,也有人叫“粘豆包”。临近春节,有的人家还做出几锅,用小缸装上,随吃随取,不用现做。正十五元霄节,家家用粘秫米面摇元霄。节前先浆好米,砸成面,熬好糖,放上香精、青丝玫瑰,家里有力气的掌簸箕,放好糖块,用水沾着面在簸箕里晃着,谓之“摇”,摇成滚园滚园的元霄。在灯节的晚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元霄,团团圆圆、吉祥如意。五月初一,家家还用粘秫米面加艾蒿做成艾子饽饽,再用捍面杖捍成薄片,洒上豆面、芝麻、红糖或白糖卷上吃,香甜可口。五月初五,是纪念屈原的日子,人们就用粘秫米包粽子,有的人家还在粽子里加点小豆、爬豆或大枣,再沾糖稀或糖吃。粘秫米面做出的食品,都是乐亭农家改善生活的精典食品。

  高粱穰子的妙用。
  高粱穗碾下粒后即成“穰子”。“穰子”轻便耐烧,火势软中带硬,是“烧瓦盆”、“摊各扎”、“烙煎饼”的上好燃料。平时,农户人家是舍不得烧的,大部是在高粱碾完后,即挑到市上去卖钱。那些烧瓦盆的、烙煎饼的、摊各扎的生意人也纷纷到市场上抡购。
  用处最大的是“粘高粱穰子”。“粘高粱穰子”是扎制苕帚的上乘材料。高粱收获后,家家把掐下的高粱头运到场里,它不是用轱辘碾,而是用手摔,摔下的穰子叫“苕帚苗子”。扎苕帚的艺人将“苗子”刮壳,然后碾压劈开把箭杆里的穰儿刮去,然后选苗分类。扎制前还要用硫磺熏一下,使苗子白净漂亮。他们用铁丝、麻线、后来用尼龙线扎制成各种各样的“苕帚”,“大苕帚”扫地用,“小苕帚”扫炕用,“炊帚”刷锅用。扎制苕帚是乐亭人的传统绝技。苕帚在样式上很有讲究,特别是扎苕帚头部要有功夫、有孤度,手艺人将那个疙瘩头叫“家雀脑袋”,如果这个“脑袋”扎不好,苕帚的样子就会丑。所以,他们在扎制“家雀脑袋”时特别仔细。为了出彩,有的艺人还将“家雀脑袋”用带有色彩的席蔑包上,再加一缕彩穗,穗下或加几道带彩的席蔑,使苕帚更加美观漂亮。乐亭的“白苗苕帚”精巧别致,样式美观,是馈赠亲友的佳品。早在清末民初,乐亭就有扎制大苕帚的作坊,其产品不仅远销京津、东北,还远销海外,乐亭的大苕帚闻名遐迩。

  箭秆——工艺品的好材料。
  箭秆,高粱穗下第一节,剥去皮呈乳白色,因其细长、坚硬有韧性,人们叫它为“箭秆”。“箭秆”做工艺品,用处可大了,现仅举出几项:
  一是穿“盖连”。高粱收割后,手巧的妇女就从秫秸上选取直细匀称的箭秆撅下,用线一根一根、横一排竖一排的穿连在一起,穿连的线要从箭秆的底部穿行,走成拐子花折线,穿好后用镰刀修圆。根据各自不同的用项,“盖连”大小不一,有的盖缸、有的盖盆,有的用于放置食物,农户人家使用“盖连”,即方便又干净,漂亮实用。
  二是穿“帘子”。“箭秆帘子”曾是乐亭特产,名冠一时。其作法是:挑选粗细匀称的箭秆,用小铡刀铡成7公分的小段,然后用染料染成各自不同的颜色,按门口大小掇线,配以巢础,一道道穿起来。“帘子”图案设计精巧、新颖别致,四框有拐子花、万字、云字等。正中穿有“双喜”字、“福”字、“寿”字,有的“喜”字上还配上喜鹊,“福”字上配有牡丹,“寿”字上穿有寿带等。当年,“箭杆帘子”曾作为工艺品畅销国内外,盛极一时。
  三是儿童游戏。“箭秆”作为儿童游戏,用项颇多。如:用“箭秆”撅成段,“凿课儿”;撅成两小段,劈开成四半,支“麻子秸”;还用箭秆驮泥轱轳、做风车、做针线笸罗;最好的是扎鸟笼。那时候,善长扎鸟笼的人,凭着高超的技艺,根据养鸟的品种、用途(养鸟笼和诱扣鸟的笼),设计成不同的规格。他们先把秫秸切成小段,刻好牙子咬口对接,搜边封门成形,即实用,又精巧美观。是绝好的工艺品。
  四是唱影用。乐亭人将箭杆用在皮影戏上,由来已久。皮影戏在乐亭生成以后,掇影人的秆丝曾用过木棍、竹条等,艺人使用时均不理想,后来,有人发现大高粱的箭秆细长结实,又有韧性,掇在影人身手上,操纵者用手指捻动,举手投足、翻转舞动,灵巧自如,大大提高了影人的表演效果,增加了情趣。是先天的影人操纵佳品。因此,乐亭先人们就将自己地域特产??高粱箭秆用在了影戏事业上。从前,在高粱成熟后,影界的艺人们就去高粱地里挑选箭秆。为此,人们也习惯地将优秀的影人操纵艺人称为“箭秆王”。由于影人操纵是以手指捻动为主,所以,人们形容某些人在背后向领导献媚讨好而贬低他人者,称为“捻箭秆儿”。乐亭人喜爱“关东青”高粱,乐亭创出了皮影戏,乐亭独有的盐碱低洼地长出的高粱箭秆结构紧密,结实有韧性,因此就有人将“高粱箭秆”用在了皮影戏上,逐渐传承开来,如果有人说乐亭影不发源于乐亭,那才是咄咄怪事。

  高粱秫秸在庄户人家的广泛应用。
  高粱秫秸在乐亭农家的用途可大了,首先是做“要”。秋收季节,各种农作物收获后,为便于搬取、放置进行捆绑,像捆茬子、秫秸、苞米秸子、豆秸子、要系寨子等,非秫秸莫属。
  高粱秫秸秆高、细直、有筋骨,庄户人家在院子里种带蔓的蔬菜用它来搭架,结实耐久,一年不坏。
  最实用的是人们把秫秸碾开后,刮去里边的穰,变成长长的席蔑,用它编制成各种各样的日常生活用具。如:盖酱缸用的酱蓬、烧饭用的盖天、囤积粮食用的踅子、大大小小的篓子。特别是致精巧别致的酱蓬篓,它纹理细密,图案讲究,即能遮阳,又能挡雨,人们下地干活休息的时候,还从头上摘下来往地一放当坐垫,这东西即解潮又凉爽。在五、六十年代,还远销外地。
  在旧社会,穷苦人家盖房、挖地窨子、搭窝铺、用秫秸当苇芭,在搭铺、垒墙时,因买不起砖石,就用秫秸挟寨子,然后再抹上草泥挡风遮雨,每年抹上一层,用个十年八年没问题,因而就出现了渔民在海边上搭的渔铺、网铺,盐工搭的盐工铺,临建搭的各式各样的窝铺等。以至从历史上延续下来的XX铺等村庄名称。
  高粱秫秸也是孩子们游戏的佳品。如:秫秸做的步枪、手枪、机关枪;孩子们稍懂事,大人们就用秫秸“隔挡”劈成席蔑,扎制成小人、小马、西瓜、蝈蝈笼、王八车,还有用秫秸节穿成一排,上面挑开一条席蔑,用极细箭秆支起,好像一个小扬琴,用小棍一拨拉,发声甚是好听,孩子们玩耍得高兴极了,过年时还扎制各式各样的灯笼……特别是用秫桔做的笛子,更具特色。人们从秫秸的上节里截下一小节,在一面掏一个小口,刮净穰子,再在口的对应背面挑起一小劈儿席蔑,席蔑下掏个小槽,就做成了笛子。做笛子要经多次吹试,直至达到满意的效果。往往在秋后闲暇时节,大人孩子在一起比着做笛子,你也吹、他也吹,有高声、有低音,此起彼复,你吹民歌,他吹皮影,然而最好听的是吹秧歌点。有时技艺高超的人聚集在一起,吹奏得秧歌旋律悦耳动听,甚至引逗得一些人身上发痒,身不由己的扭起秧歌来。
  从前,农村在大秋过后,庄户人家都要用秫秸挟“寨子”,这也是庄稼把式除扶犁、点种、扬场簸簸箕外必须掌握的技术活儿。当时农村大多是用秫秸挟“寨子”,就连大户人家的外宅也是用秫秸杖子圈起来。每当地了场光白菜入了窖,挟寨子就成了主要农活。这时候,各家各户都在自己的院子里“挟寨子”,有的挟“小寨子”,有的挟“肋骨寨子”,还有的“别花寨子”,尤其是大户人家、有大院的户,都是请高手(好技术)挟“大别花寨子”。往往在挟寨子的时候,村里的人都围着观看,装门脸时,他们从秫秸里挑选节股一般长短、粗细均匀的别出双花,门口还捆上两个大秫秸捆,戳起来,顿使门脸雄伟大气,这时,看热闹的就不由得叫起好来。挟好的寨子用镰刀裁齐后,平直整齐、新颖别致,真是绝美的艺术品。
  一年一度的寨子拔下后,这时的高粱秫秸叫“陈秫秸”,既耐烧又方便,家家都是遇事或过节时才烧它。高粱茬子也是好烧的柴火,一般人家是把毛柴烧完后才烧它,穷苦人家在秋后耧大耙拾柴火,省下高粱茬子挑到市上卖钱,用它来打油买盐过日子花。
  社会在进步,饮食结构也在变化,高粱因其产量较低,越来越少,特别是“关东青”已被其它作物取代。由于长时期来,高粱伴随着乐亭人度过了艰苦岁月,虽然时过境迁,但依然留在了人们(特别是上了年岁的)的记忆中。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