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开启左侧

第九期:[故园觅址]稻子沟散记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1-7-27 17:5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刘庆文

    稻子沟,宽约六丈,深约一丈,西从滦河下游右岸姜各庄镇杜庄村南开始,向东经胡庄、小李庄、温庄村南,直达周家庄村北,再向东延伸,由桥头村中央穿过,经村东头折向南,由后梁庄村东折,越过王秀士村,直奔姜各庄以东的海边,全长约十八公里,查乐亭近代水利史,稻子沟属当时姜各庄一带最长的一条人工渠。
    一年多了,我一直想写写稻子沟,每当铺开稿纸,便觉得无从下笔,这倒不是因为“不识庐山真面目,”而是这条人工渠的开挖史令人太悲伤。我出生在稻子沟边的苇厂村,记忆中的稻子沟是我们儿童的乐园。夏天,我们一群小伙伴在稻子沟里洗澡、钓鱼,我们的鱼钩用的是缝衣服的针,将它在煤油灯火上烧着弯成后,拴在绱鞋的线绳上。钓杆用高粱秫秸,鱼饵用蚯蚓。我们坐在稻子沟阴坡的柳荫下,时间不大就可以钓到六、七条半尺长的鲇鱼。那时候,各家大人们都很忙,对我们钓的鱼都不屑一顾。因之,我们去钓鱼时,每个人的口袋里都装有火柴和几粒食盐,把钓到的鱼的肚子里塞上盐粒,再捡些柴禾,就在稻子沟边上点起火来烧着吃,大家吃着、笑着,惬意极了。冬日,稻子沟又成了我们的溜冰场。先用阴坡的积雪,在沟底的冰上擦出一条二尺多宽的冰道,亮晶晶的有十几米长,然后我们一个接一个的跑上冰道,借助跑的惯性双腿叉开向前滑行,悠哉悠哉,开心极了。在滑冰的时候,一旦是谁的身体失去平衡在中途摔倒,我们就喊老娘子钻了被窝了,在后面的人便都跟着一个个倒下,引得小伙伴们哈哈大笑。有时也单个赛滑,看谁滑的远,少年气盛,人人都想争第一,因而用力过猛,时常将胳膊、腿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过去滦河经常发大水,天真的孩子们都认为这条稻子沟肯定和我们那里所有的壕沟一样,是滦河发水冲出来的,直到后来我上了中学,才听大人们讲它是人工开挖的。
    1957年我考入姜各庄中学,学校离家十里路,每日步行往返,再加上学习紧张,就很少去稻子沟里嬉戏了。58年大跃进,在杜庄村南的稻子沟上修上了水闸,当时听大人们说,小日本挖的这条稻子沟这回可要派上用场了,要引滦河水栽稻子。在这之前,乐亭大地上是从未栽过稻子的。第二年6月,中学的老师果真领我们去王庄子栽稻子,同学们各个兴致勃勃,新奇感驱使大家几乎跑步前往。当我们见到一方方水田内注满清清的滦河水,在骄阳下,举目四望,波光鳞鳞,人们都说,用稻子沟引来滦河水,不长庄稼的盐碱地要稻花飘香了。我们一个个卷起裤管,手拿秧苗,在水田里列成队,按照老师的示范学插秧,边干还边唱歌:年年我们要唱歌,比不上今年的歌儿多,全国一起大跃进,劈山引水改山河……老师说,从此我们要跨黄河过长江了,也能吃上大米饭了。由于憧憬着吃大米饭,我们在泥水里干了一天,都不觉得累……可想不到当年夏天,滦河又发了大水,把杜庄村南的稻子沟水闸冲了个底朝天,我们栽的稻子也就随之龙归沧海了,稻子沟名副其实不到一年,又变成了一条泄水沟。
    天真烂漫的学生时代转眼就过去了,我像一只燕子,又飞回了稻子沟岸边,在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里开始练红心。眼下,稻子沟两岸都是肥沃的良田,当年,日本鬼子用刺刀逼着这一带的老百姓挖了这条沟,这是一条血泪沟呀,据老人们说,这条稻子沟是一九四二年春天开挖的,当时的中国遭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日本鬼子在中国的土地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们出于战争的需要,开发姜各庄一带引滦河水植稻,要开挖一条人工沟渠,起了个名字叫“稻子沟”。当开挖稻子沟的线路划出以后,当地的老百姓都傻眼了,因为稻子沟占的都是各户赖以生存的宝地,挖沟就如同剜人们的心头肉啊。但在日本鬼子的屠刀下,都敢怒而不敢言。
    这条稻子沟把胡庄胡铁牛一家的土地几乎全部占了,他一家九口人,养着一头杠子牛,挖沟占的这十多亩土地,每年都是一茬小麦一茬大白菜。秋后出了白菜,便赶着铁瓦车到河北去卖,一卖就是一个冬春,日子过得很富足。一年冬天,他正在河北一个庄里卖菜,冷不丁一个十多岁的男孩从家里跑出来,跑到车前,那杠子牛一惊,男孩被牛绊倒,大眼车轱轳轧过男孩的头,男孩当即死了。于是乎全村的人就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那村的庄主指着他的鼻子怒冲冲问道:你为什么把孩子轧死?惊呆了的胡铁牛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便随口说了声“该着”。那庄主抓住“该着”两字,冷笑着高声说:“好啊,既然你说是该着,我也就不说别的了,你把你的脑袋也放在车轱轳底下,也让这车轧一下,如果没事,什么也不叫你赔,就算这孩子该着!”胡铁牛听了庄主的话,万般无耐,只得说了一声“好”,就趴在地上,把头伸进车轱轳下,那庄主狠狠地给了牛一鞭,只听“咕咚”一声,车轱轳就从头上轧过去了。正当众人睁大眼晴、张着嘴巴惊呆之时,只见胡铁牛弓身站了起来,拍了拍头上的土对庄主说,怎样,是该着吧?那庄主连声说:“是该着,是该着!”便一挥手放行了。当时,胡铁牛见家中的土地全划入稻子沟中,就去找主事的太君说,稻子沟占的都是肉核地,应改线去占次地才对。太君对他客气地讲了句“八嘎!”卫兵便用枪托把他推了出来。当天晚上,一辆卡车开到胡铁牛家门口,从车上下来十几个鬼子,把他全家人都请上了卡车,村里人只见这辆卡车向村东开走了,谁也不知道把这家人拉到了什么地方,几十年过去了亦无消息。
    因挖这条稻子沟,不知有多少丧失土地的人家过上了乞讨的生活。据一些参与挖稻子沟的老人们讲,挖稻子沟是按土方量给工钱,可这工钱是由各村各户摊派的,这叫羊毛出在羊身上。稻子沟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挖成了,没有接通滦河水也没有开稻田。因为从一九四三年开始,******、八路军开发路南,深入敌后,使日本鬼子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开挖稻子沟在海边植稻的计划也就成了泡影。从此,这条稻子沟就成了日军侵华的铁的罪证之一,牢牢地刻在乐亭东部的大地上。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楼主| ltcn 发表于 2019-3-11 14: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备用。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