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热图推荐
开启左侧

第十六期:东巩固庄杨家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1-8-2 09: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王泰祥

  杨家系欧裔华人。明朝随一批欧商沿丝绸之路来华经商,后从山西辗转来到乐亭,落户于东巩固庄。因家谱遗失,具体来华年代及详细经过已无从查考,但有两件事可以证明:一是,现在美国任教授的杨家后人“杨慰”,在美曾做过DNA鉴定,被证实有欧州人的遗传基因。二是,杨门后人多有欧州人的特征。如:“杨惠”、“杨恩”等兄妹,均为蓝眼珠、红须发、白皮肤。现在台湾的“杨幼兰”来探家时,人们见到她是红发自然弯曲,蓝眼珠、白皮肤。没人感觉她是华人,在家的“杨津生”及其他后人,也多有碧眼金发的特征。
  杨家在东巩固庄有祖茔三座。第一座,现在坟名演变为地名,叫“杨家坟坑”,被群众取土,挖成为一处坑塘。当年葬有杨家几代,多少先人已无记忆。第二座叫“单传坟”。埋葬着杨家七代先人。第三座叫“新立坟”,是杨家发家后所立,从第八代“杨作林”开始,葬有四代人。现在杨家的辈份是从“单传坟”开始算起的。
  杨家人丁不旺,九代单传,至第十代有弟兄二人,兄杨树堂于34岁早亡。十一代有男七人,女二人,分别生活在美国、新加坡、中国大陆和台湾等多处。十二代男10人,女十二人,到现在还能算个大家族。
  杨家世代为农,兼营小本生意。发家是从第十代杨树芝(兰波)开始的。他于清朝末年,16岁时随亲戚去关东宁安习商,因艰苦创业、节衣缩食,加之经营有方,打开了局面,有了积蓄。以后把侄子杨恩(惠民)带去联手经营,在牡丹江开办了“仁和兴”铸造、制油等商号,从小到大,事业有成,至日本投降后已成为牡丹江一带的富商。拥有“铸造、制油、火磨、布庄、百货、日杂、林场、商业银行等商号。牡丹江七星街整个一条街全为杨家占有。牡丹江以外,五河林、沈阳、天津、乐亭城内等也有其分号。
  牡丹江最高的楼房在十字街口,为杨家所建,日伪入侵牡丹江以后,将该楼作为关东军司令部。日降后,******又在该楼驻军。
  在东巩原籍,杨作林仅有耕地十余亩,靠他耕种。老伴织布、纺线,兼做豆腐卖钱,维持生活。后逐年添置,到土改时有土地五百余亩,雇长工20多人,养骡马牛驴30多头,成为当时乐亭十大乡有名的地主兼资本家。

管座山雕的官??杨惠民

  日本投降后,******派大员接收了牡丹江,组建了牡丹江市政府,强迫杨惠民(杨恩)出资10万元,作为市政府的行政开支费用。又委任为维持会会长,接着又给安了个滨绥图佳保安师副师长的官衔。据说,当时座山雕是滨绥图佳保安第五旅旅长。一月之间,连得三职,可称官运亨通。杨惠民是个商人,没有当官的欲望,加之,当时东北极不安定,明处是******,暗处及市周是******,同时,土匪势力又相当猖獗。哪方应付不到也不行。但为了保住他的财产和人身安全,又不得不从。所以他明为******要员,暗通******,又靠土匪,勾挂三方在其中找平衡,以求生存。******方面,他和抗联的一位领导干部“李荫南”秘密来往,交往甚厚。有一次,李不幸被捕,关进狱里。杨用计,让他去厕所时越墙逃跑然后再令部下朝天鸣枪以示追击。李荫南以后在我方职位很高。解放后杨惠民被捕入狱,被指控:一是有3条人命。在他任副师长时,其部下曾打死3名苏联红军。当时,部分红军纪律很差,这3人在屯子里****妇女,被他部下打死,他命令把死尸塞入冰窟中灭迹;二是他的队伍和抗联作战,曾把抗联中的一个朝鲜连全部打死,按罪应判死刑。这时,李荫南出面证明:杨惠民是国共双方的维持会长,做过很多有利于革命的事情,有一定贡献。朝鲜连全部牺牲的那次战斗,他没参加,并说两军阵前不能算血债,应从轻处理,结果仅被判7年有期徒刑。而杨部下的团长,保安队长们则各个因劣迹累累,全部被处决。
  在土匪方面,他和谢文东的人有来往,并雇用一个土匪头目王佐为他保镖。去市外工作时,土匪们只要一看到有王佐在,都知趣地让路,请吃、请喝,恭而敬之。他弃官从牡丹江逃出去到哈尔滨,还是王佐亲自把他送到火车上。
  惠民在牡丹江经商时,做过很多好事、善事,赢得了当地群众的好评。他被捕后,好多人去狱中看视,送去吃用的东西,并联名保释,请求政府宽大处理,这也是他被减刑的原因之一。群众反映的善事有:
  1、有一年,滦河泛滥,庄稼欠收,到了春天,青黄不接,好多人家无饭吃。惠民来乐亭探家见状,对群众说:“我在东北五河林老家站,买了一沟地(千余亩)现在撂着荒。乡亲们如有愿意去东北种地的,可跟我走,我出路费。这样,东巩及周围各村庄,如西巩、小杨庄、冯哨朱庄等村就去了约20户。每人给路费30元,按当时一天工夫(日工)仅挣4角钱。到东北后,杨惠民提供吃、住(他在那里有闲房子),耕畜、家具及种子等,分文不收,使这些人不仅度过了荒年,不少人家还在那儿落了户,成了东北人。
  2、每到灾荒年,乐亭就有好多人去东北逃荒。凡是去牡丹江的,只要提及是乐亭人,杨惠民就接待。管吃管住,并按其所能介绍工作、当保人,实在无所长的就安排去种地。
  3、在东北落魄的买卖人去找他时,他都热情招待,提供吃、住、工作。愿回原籍给拿路费。在杨家的“仁和兴”,经常有几个乃至几十个吃闲饭的。对于这种情况,当时在那做饭的李纯臣、朱连生等都有些认识不了,每到吃饭时就喊“十大乡的,全吃饭来吧!”
  4、柴河有杨惠民的林场、木材场。一次他坐着爬犁去视察,途中遇一老汉坐在一匹死马前哭泣,他问原因,老汉说:“我去山上拉木头,不慎马失前蹄滚了垃子,马被摔死了,这匹马是我们家的命根子,唯一的财产,一家子就靠它活着,这下全完了。”说着又哭。杨惠民见此情景说:“别哭了,老哥!把死马拉回去卖肉吧,明天去仁和兴去找我,我送你一匹马。”老汉看着他发愣说:“我都到了这种地步,你咋还拿我取笑啊?”杨说“不是取笑,明天找我去吧!”第二天老汉去找他,果然送给他了一匹马。老汉感动得直磕响头,边磕边说着:“恩人哪,恩人!”。
  5、牡丹江有个挑担子卖烧饼的,做得一手好烧饼。杨惠民经常买他的烧饼吃。一次杨问:“你有了手艺,咋不开个铺子?”那人讲:“我哪有钱开铺子,每天做着这几斤面,倒换着卖,赶上哪天卖不出去,连买第二天的面钱都没有。”杨说,呆会儿你来找我吧,我借给你钱。下午,这人去了,杨惠民借给他了200元钱,这人开起了烧饼铺,以后越干越大,成了牡丹江有名的字号。
  6、一次,杨惠民上街,见一老太太坐在马路边,守着一个破油瓶子流泪。杨问原因,老太太说:“我刚才从“仁和兴”买了一瓶豆油,走到这儿,脚一崴,把油瓶子摔碎了,这3斤8两油,是我一家人吃半年的油哇!回家老头子就得把我打死啊!”杨惠民说:“不碍事,不碍事!油坊是我开的,我给你写几个字,回去让伙计们给找个瓶子,再灌一瓶。”老太太听了千恩万谢。
  杨惠民是个商人,对官场和军界都不感兴趣。加之,当时国共双方来回拉锯,土匪为患,干了一段,感到梁园虽好,非久留之地,就自动弃官,挂印封金,抛下万贯家资,偷偷跑出牡丹江。先到沈阳,重操旧业,开起汽水厂。后又到天津开煤球厂。1948年天津解放后,返乡为农。1957年肃反运动中,牡丹江公安局来人把他拘回牡丹江,判了7年徒刑,送笔架山农场劳改。刑满后,留厂就业,并把家属带去。66年文革返回老家。1974年病故。
  杨惠民的叔父杨兰坡,见侄子占了官差,恐将来对自己不利,便于1946年拆卖部分家产,带着多年的积蓄,先到长春,后辗转到天津,1948年解放前夕,把老伴、儿媳及孙子津生留在天津,带着儿子杨喜、女儿杨幼兰,包了一条船,内装黄花木耳、豆饼之类货物为掩护,暗藏黄金700余两,去了台湾,在台北市重操旧业,开了“裕国公司”,做起了买卖。1977年病故于台湾。女儿杨幼兰嫁给了他生前好友乐亭杨岗子上的杨扶青的儿子杨有汉为妻。杨有汉曾任台湾海洋大学教授。(已病故)

建逢春学校

  1938年初,杨逢春病重,弥留之际,子孙齐集床前说:“你老辛苦了一辈子,也没享着多少福,现在咱家有钱了,等您老百年之后,咱豁出九千大洋来,好好给您办办。”杨逢春说:“不,是我的子孙,你们就要听我的。我死后,只给我买一口普通棺材,简简单单的埋了,你们把用于给我大办的钱建一所学校,造福子孙后代,你们看咱们庄里几百口人,有几个识字的呀?是因为念不起书哇!”遵照杨逢春的遗嘱,在他死后当年,由孙子杨惠操办,建起了一所学校,为纪念杨逢春,命名为“逢春小学”。自家拿出银洋4000元,盖了教室18间,办公室两间,四周圈了围墙,并请葛翰林之子,时任进修中学校长的葛东桥书写了校名,刻在了学校大门的上额。初为初小,后发展成高小。自家出资聘请了教师。学生免费上学。买不起书的,杨家还给买书和纸笔等。逢春小学的校训是:“忠诚勤朴”四字。杨惠设计的校徽,铜质,人心形,上有“忠孝”二字,下有校名。校歌借用滦师校歌之曲谱,歌词由教师刘为农填写。歌词是:
  逢春肇造在京东,筑其校以育后生。化雨广施,破浪乘风,鹏飞万里计前程。忠诚勤朴遵校训,智德体育完成。青年责任救中国,奋斗育和平。
  在校设一超市小卖部,卖学生用品,无人售货,明码标价,设一钱箱,自己选货,自己向箱中投币。
  杨家不仅建立了私立逢春小学,在冯哨刘庄建私立学校时,因同属一个乡,杨家还捐款银洋500元。冯哨群众吹着喇叭、打着鼓为其送来一块匾,上书“乐助人善”四字。
  逢春小学建校十余年,为国家、社会培养了很多人才。有的还成为我党我军的骨干力量。

杨善人??杨惠

  1、杨惠是杨家第十一代长子,他心地善良,一生克已利人,做了很多好事、善事,如:
  东巩固庄有两个光棍汉,父母双亡,又鲜兄弟。一个叫“小追儿”,有神经病,整天两眼直勾勾,气呼呼地,摆出一副想和人打架的样子,常人不敢与其接近。杨惠见其可怜,就收养了他,并认为义子,一年四季吃穿不缺,冬天还给他吊上了大皮袄。另一个叫“王壮厮”,他生性呆傻,什么也不会干,见了人只会傻笑。杨惠收养了他俩,安排和长工们一块吃住,吃饱了啥活也不干,为此,当时东巩曾留流传着一句歇后语:你是属小追儿的??吃饱了啥也不干。平分后,“小追儿”、“王壮厮”仍在杨家当院住,直到病死。
  2、杨家有个管事的(长工头)叫毛老三,他为人正直,忠厚老实,无子女,故把杨家作为自己的家,最后无病死在杨家。杨家给买了“三五”的松木棺材,吹喇叭抬大杠,送到坟地埋葬时,由杨惠亲自为他扛灵幡,这在当时被人当作一件传奇事。一个地主家的大少爷,为一个扛活的扛灵幡,人们说:“这事都可以上《今古奇观》了。”
  3、每到灾荒年,青黄不接时,就有不少人家揭不开锅。这时,杨家就开“粥锅”。每天做出九锅粥来。十里八村没饭吃的都来吃,规定是准吃不准拿。有人说:老人在家饿着了,走不动了来不了,也让把粥带走。这种善举救活了不少人。
  4、每逢春节前,杨惠都到村中生活困难的户走一遍,送去钱和粮食。做几锅饽饽,吃不上饽饽的人家挨门去送。富而思贫而济贫,直到细微处。
  5、平分后,杨惠过上了自食其力的生活。虽然他的生活并不太富裕,可是他还在关爱着别人。中美建交后,他弟弟杨慰从美国给他汇些钱来,他很少用到自己生活上,大部分都送给有困难、有实患的人。去世前剩有一千元钱的积蓄,还告诉家人,要把它留给村里栽树,善人善举,感人至深。他晚年住在独幽城其女儿家,离蔡庄敬老院半里之遥。他隔三差五的就去敬老院里给老人们买些点心、饼干、糖果等食物。一次他见女儿包饺子,就说:“多做点留我下顿吃,结果也是送到敬老院去了。”他女儿养了九个奶羊,他每天都往敬老院送奶。
  一次见一位老人被子单薄,恐难越冬,便把自己没盖过的一床新被送给了他。
  有一位老人病重,他昼夜侍候在床前,像儿女一样端屎端尿,直到这位老人死去,死时看其没有送老的衣裳,便把老伴为他准备的寿衣给这位老人穿上了。他老伴说:“你送了人,将来你穿啥呀?”他说:“我哪就死了。”
  东巩村李占一老伴得了重病,无人伺候,他也是天天去侍奉,一连数月,直至死去。
  村中有一青年叫张安祥,外出去长春,赶上炮厂爆炸,造成残废,成了植物人。政府把他安置在滦南县扒齿港敬老院。杨惠三天一回,五天一趟地去看他,送去吃的,用的,直至去世为止。为此他花费不少。对于一个耄耋之年的老人,已经自顾不暇,还经常跑那么远,上车下车又那么不便,坚持看病人,实在难得。
  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做了一辈子好事。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直至九十高龄,寿终正寝。
  他的这些善举,赢得了当地群众的赞誉和好评,都称他为“杨善人”,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妇幼皆知。当时的县政府,根据他的事迹,打着洋鼓,吹着洋号,为他送来一块长2米、宽0.9米金字大匾。由县长亲书:“乐善好施”四个大字,下面落款是:乐亭县知事张树森题。
  1938年农民暴动时,红军抢了大户人家的东西分给穷人。这时,全村群众齐集杨家门前,举着写有“积善人家”的木牌,劝阻红军入院。结果红军对杨家秋毫未动。后来,杨家自动拿出钱粮慰问了红军。
  1948年平分时,村中有些顽固不化的地主、富农都挨打挨斗。而杨家的人是一没挨打,二没挨斗,更没有扫地出门。文化革命时,所有的地富分子都戴上了帽,唯独杨惠没有戴。

开明士绅??杨兴

  杨兴,行四,父兄在外经商,他在家经营土地。他为人厚道,秉持着杨家族规。他没有地主老财的架子,与长工们呼兄唤弟,经常和长工们一齐下地干活。每到年节,都和哥哥杨惠一块为长工们敬酒、劝饭。他是个成庄稼人,点种、扶犁、扬场、簸簸箕,他全在行,干活从不偷懒。有一次他有点感冒,想歇一天,不下地了,伙计们都套好了车,也不见他出来,管事的毛老三急了,在院子里喊:“老四!车都套好了,咋还在总拿不出片子来呀?(皮影术语)”杨兴说:“我有点头疼,想歇一天。”毛老三生气地说:“正春耕大忙,你想歇一天,那好,伙计们,今天全放假,都歇一天。”杨兴见状忙说:“三哥,别着急呀,我这就走。”毛老三感恩于杨家,对杨家忠心耿耿,杨家人上上下下也都很敬重他。
  杨家有个女佣人,管做饭及家庭杂务,是胡坨马庄人。那时妇女没名,因其丈夫姓马,人们都称她是“马老明”。她在杨家干了大半生,深受女眷们的青睐,杨家的孩子们都向她叫“老妈”。她常和人讲:“哪儿碰这么好的东家去,认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去,就在老杨家干一辈子,也等着死了,像发送毛老三一样发送我。”土改时,她家分了地,老伴把她接回家,她才恋恋不舍抹着眼泪走了。平分后,她经常来杨家探望。这次抱来个倭瓜,下次拿来几个茄子,一来就住上几天,舍不得回去。就连杨兴的大儿媳妇??马运华还是1964年她从马庄给说来的呢!孔子曰:德不孤,必有邻。杨家的德也迎来了更多的友邻。
  杨兴也像哥哥杨惠一样,惜老怜贫,他同情穷人,也同情革命。是抗日时期我党的堡垒户。当时,我党的工作人员刘志一、李斌、王一、田自成等同志经常吃住在他家。武装部长翟海亭一度曾把家属(母亲、妻子和两个)孩子都安排在杨家长住。
  当时这批工作者在他家给长工们讲革命道理,抗日的意义,使好几个长工以后入了党,参了军。如李廷祥,他14岁在杨家扛小活,因父母都去东北,家中无人,就把杨家当成自己的家,1944年经工作人李波介绍入党后并参军去打日本鬼子。因李廷祥家中无人,当时又是从杨家当兵走的,故当年就把杨家作为军属优待,如过春节时送对联、拜年送肉等。
  在抗日工作上,杨兴处处起带头作用,积极支前,向抗日政府交纳公粮等,被县评为开明士绅。事迹载入《乐亭县志》(见714页)
  杨家非常重视文化教育。祖辈因经济拮据,都没有受过高深的文化教育,至杨惠这辈,前哥四位,杨惠、杨恩、杨忠、杨兴只读过几年私塾。发家后,要求子弟积极上进,认真读书,如:老五杨慰,燕京大学毕业,后去美国留学,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国际物理学会会员,曾在美国原子能研究中心工作多年,并任过终身教授。老六杨春,北京辅仁大学毕业,1948年随父去台湾,后去美国留学,取得硕士学位后,去新加坡南洋大学任教授。老八杨懋,黄埔军校第26期学员,毕业后被分配在胡宗南部下任连长,以后下落不明。
  杨慰的夫人及女儿都是博士,夫人李皓,西南联大毕业后赴美留学,在加州大学受联合国卫生组织派遣,曾回国进行环保考查。到过北京,鞍山、大连等地。
  杨慰的女儿杨连德,加州大学毕业,博士学位,现在芝加哥大学从事激光研究工作。
  杨家在国内的后辈,也不甘心落后,如杨卓清,北京水电学院毕业,通辽发电总厂高级工程师,曾发明过多项专利,****党员,政协副主席。其女儿杨英姿,哈工大毕业,博士学位,现已留校任教授。2005年中美互换学者时,曾去美国密歇根大学进行学术交流一年。
  杨卓清儿子杨英杰,哈工大毕业后,被国防科委选中入伍,授予中尉军衔。
  杨森清女儿杨爽言,上海同济大学毕业,硕士学位,曾留学英国,现在上海建筑设计院工作。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小黑屋|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 ( icp13017004-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