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热图推荐
开启左侧

我和故园

[复制链接]
ltcn 发表于 2014-7-3 09: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每次到一个熟悉的地方或场景,就总是想起史铁生的那篇著名的散文《我与地坛》,他把自己的成长、自己的命运、自己的情感、自己对报答的悔恨深深地镌刻进地坛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草根里,用自己的青春的血液和躁动的心。所以,我每每到一个经常去的地方,就总是想起他的那个园子,想象如果他在我现在站立的地方,又会产生什么样的情愫。囿于对史铁生这篇文章的崇拜,我在公开场合也好,私底下和三五好友小聚也好,总是不管对方怎么看,把《我与地坛》这篇文章强行推销给大家,让大家误会我是不是给地坛公园做广告的。其实,我只是想循着史铁生当年的心路历程,在自己的一处类似地坛的地方,也经历那么一次成长,或者叫做心灵的蜕变,如此而已。

然而,现实很是令人失望。最初的念想是生我到人世的那个地方,那个仅有三五户人家的小自然村落。遗憾的是,在我的思想还没有深入到生命本真探索的阶段,她就不在了,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之下,被兼并重组了。如今的那里和周围的稻田没有什么两样,唯一可依稀辨别出来的就是这块田的后面的那条水沟,似乎仍旧是最初的那条水沟,尽管没了连通到小河的抽水机,没了白花花的水清澈见底的溪流和呱呱欢叫着的青蛙和哇啦哇啦腻味人的知了。所以,很多时候,我的心竟找不到一个寄托,找不到一个默默地倾诉的对象:不是人,是自然,哪怕是童年时期从老家午后老杏树上打下来杏子的一个硬核也好,或者是院子西南猪圈上方结成的蛛网也好,还有那被我的稚嫩的小手放飞的雏燕也好——我竟寻不到一丝的物什,听不到一样声音。我只好在水沟旁伫立着,望着曾经的故园愣神。前一阵子,来县城生活已经两年的母亲听说现在我们老家那里可能要被征建设什么机场啥的,兴奋个没完,说幸亏当时民没让我卖了房子(民是我的兄长)。我当时就顶了母亲一句:那是我没让卖!……但大字不识几个的母亲,只能从最朴素的哲学考虑,她之所以高兴没有卖掉房子,是因为现在的房子可能比以前卖个更好的价钱;而兄长和我强力反对卖掉房子,确实因为那里是我们的根——生我养我的那个最简陋的房子已经化为泥土;我们不希望连一个“第二故乡”都没有,毕竟从1990年开始我们就一直在这里生活。说到这里,就联想到近几年春节的无聊,因了父母搬到城里的缘故,过年的时候,除了串串门,就再也没有迈进我们现在的老家了。前几年的时候,十一或者春节,兄嫂弟弟回家的时候,我和兄长有时会不经意地溜达到南面一里地的地方,然后在那块地里停下来,祭奠自己的韶华。

如果非要我把故园描绘成一片美丽田园景象的话,那的确是有点乌托邦了。
“故园”这个词很贴切,因为她小,小到只有几户人家;因为她是地上起的窝,房前屋后两个院落,种植的是庄稼和蔬菜,最多的是玉米、白菜、萝卜,还有几棵树:一株杏树,两棵樱桃树。还因为她的老旧——所谓的“故园”,“故”字名副其实,山墙是用黏土脱的坯砌成的,坯里掺杂了好多茅草;隔山用高粱秫秸充做骨骼,屋顶上先是铺一张芦苇席,然后压上煤砟子,用水泥磨平,仅有的做地基的石头是从滦县托人拉过来的,房柁房檩和椽子是从木材市场买的。除此之外,连门板都是父亲用刨子刨好的。

可偏偏是这么简陋的建筑,竟成了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我不知道她到底有哪一点让我如此在意如此想念。我只是觉得,住在她里面就像是依偎在母亲的臂膀里一样安心;我只是觉得,那一段曾经的童年时光就像是浓缩成了一个空间,自从把我装进去几年之后,再出来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也许我思念的是那段岁月,但每一段成长的岁月都应有她特有的记忆,为什么偏偏对这个陋室的思念竟如此之深呢?

我只知道那是段无忧无虑的岁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田间、河畔到处都是游乐场,小伙伴们每天聚到一起,发明着各类新奇的玩意儿,比如挖地道。那个年头,文化很贫瘠,晚上拎着个小板凳去看露天电影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刻,电影又多是战争片:地雷战、地道战、南征北战……兴许受了电影《地道战》的影响,记得有一年,我和兄长就拿着铁锹跑到房东堤岸上,在靠近抽水机的地方,挖了一条地道,入口在堤上,出口在岸上。后来被父亲发现后,我们挨了一顿胖揍,他是怕不定哪天地道塌方了,我们就彻底被埋在里面吧。

屋前院落东面有一猪舍,它是立下大功的。每年我和兄长上学的花费,很大的一部分都从猪的身上来,特别是那头母猪,每当临产的时候,父母总是几天几夜在猪圈里看护,直到一窝窝的小猪仔生下来,再看着它们长大,最终被拉到马头营集上,赶上买个好价钱,我们的生活就有些微的改善。而那段拾猪菜、照看猪仔的日子也是我们童年的一大乐趣——往往是给仔儿们都取了名字:大黑、小花儿、胖墩儿、瘦猴儿……最难过的就是把它们一个个装上三马车的时候,真心舍不得,只顾一个劲儿的抹眼泪。

在南沟村的这段日子里,有几件事终身难忘。

正是长个儿的时候,又吃不饱。为了这个,父母操碎了心。记得七十年代末的一年,生产队有一匹马病死了。怕传染,队上偷偷把马埋在了河堤上。母亲知道后就和父亲商量,寻思着能否悄悄挖出来,弄些马肉吃。父亲当时还是队里的会计,脑袋里一根筋,说违反纪律,被人知道要受处分的,但看到我和兄长的那个馋样儿,终于心软——那是我幼年时期放开腮帮子吃的第一一顿大餐,尽管马肉有那么一点土腥味。记得父母还把剩下的一些用盐压了下来,之后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早饭吃秫米粥的时候,都可以用它来解馋。到了80年代初期,有一次红房子闸周边一个造纸厂污水泄露,流进河里,药死了很多鱼。时值初春,河面上的冰刚刚融化,父亲就带我去河里掏鱼,那鱼炖出来都带着臭味,好在去掉了肚肠和鱼头,又放了好多盐和佐料,味道还是好过咸菜疙瘩的。

因为临河,离海又近,可以吃到各类海货,所以有朋友就说我们矫情。其实没有油水的海货味道倒是其次,主要是这东西太能下饭,当你的粮食都不够用的时候,鱼虾蟹贝吃多了是会帮倒忙的。

而村北树行子村里两个人的死,在我的心灵投下了阴影。大概七八岁的时候,树行子村一个叔伯哥的老婆,因为和公公婆婆不和,丈夫又不替自己说话,结果一气之下就投到河里死了。后来听母亲说,就在她死前的当天晚上,老家北面大概半里路的地方,听到一个女人一直在哭。那个地方就是我叔伯哥家的祖坟。第二天一大早,人们就听到了我这个叔伯嫂子投河自杀的消息。母亲一个劲儿地后悔,说早知道这样,出去劝劝也许就不是这个结局了,奈何深更半夜的,又忌讳那个坟地,终是没去。

所以这条河,既是我们童年的乐园,又是村庄灾难的多发地。继这叔伯嫂子去世后大概十几年的光景,我的一个表弟因为麦秋时节下水游泳,再没有上来——他当时是安家海村的一位代课老师,正置办结婚的物什。平常他和我们处得来,每逢节假日的时候,他都会过来和我们一起玩耍。今天想想,他竟然已经走了近二十年了。
待续……


1人赞赏 查看更多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曦阳梅子 发表于 2014-7-3 10: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贊!期待下文。
dongych 发表于 2014-7-3 16:3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ongych 于 2014-7-3 16:31 编辑

倾听魅力心声,欣赏故园风光。期待“哪怕是童年时期从老家屋后老杏树上打下来杏子的一个硬核也好,或者是院子西南猪圈上方结成的蛛网也好,还有那被我的稚嫩的小手放飞的雏燕也好”——
 楼主| ltcn 发表于 2016-11-18 16: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唉。。。。。。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ltcn 发表于 2017-5-24 15: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ltcn 发表于 2017-5-25 08: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号。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ltcn 发表于 2018-1-6 17: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187_1_2371b1a636949c2.gif

187_1_d470568a95e418d.gif
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