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乐亭,故乡人,乐亭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图文乐亭] 姥爷的传奇人生

[复制链接]
曦阳梅子 发表于 2015-6-21 16: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入驻乐亭故乡人!让我们共同打造乐亭网上精神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的姥爷杨振声于1982113日逝世,距今已整整33年了。每当想起他,我的心情就无比的激动,他那高大的身躯,他的音容笑貌即刻会浮现在我的眼前,而往往在这时,泪水就会伴着思念不期而至的簌簌落下……
我从小在姥姥家长大。母亲是姥姥姥爷唯一的女儿,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姥爷就支持我的父母参加革命,从军到十三军分区文工团,也就是省话剧团的前身。全国解放后,进驻秦皇岛,后又到天津,再后来又随省会迁到了保定。一九五一年,我在保定出生。建国初期,一穷二白,生活艰苦。父母经常下乡演出,交通工具不是大马车就是老牛车。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姥姥扔下姥爷从老家来保定照看我。五三年,二弟又出生了,生活更为艰难,父母决定,让姥姥带上我回姥姥家,再顾个保姆照看二弟。从此,我就在老家乐亭县蒋家营村扎下了根。
我是在姥姥姥爷百般的疼爱与呵护下渡过了我的童年,又在姥爷良好的教育下读完了小学,中学。记不清有多少个夏天的傍晚,搬个板凳坐在姥爷的身边在院子里乘凉,一边数着碧空如洗的天空中眨着眼睛的星星,一边听姥爷讲述那过去的事情,讲述他坎坷传奇的大半生,如果说那时的我听姥爷讲过去的事情是出于好奇,那么现在,对于走过大半生的我来说,逐渐从中看到了姥爷那正直无私的人格和甘于奉献的精神是多么令人敬畏,从而更加深了对姥爷的怀念之情。
                         转危为安
姥爷四十年代末就参加革命,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铁道北一带打老蒋,后来得了场大病,时而发烧,时而寒冷,头疼得厉害,物理降温不起作用,还是高烧不退,止不住疼痛。无奈只好离了部队回了家。回家后,一直坚持敌后工作,配合地方政府县大队与敌周旋作战。一次,敌人围剿,姥爷与村里的几个农民被抓,敌人用一根麻绳将他们的手栓上带到了会里镇,之后,把老爷的双手反被吊在了一家牲畜棚的房梁上,一个当官模样的叫过来一位农民,指着姥爷问:“吊着的是个什么人?”农民答:“人家就是个秧子,(有钱人家的少爷)成天游手好闲的没事做。”姥爷平时穿戴利索,整齐,仪表堂堂。当官儿的沉思片刻,命人把姥爷放了下来,然后又问姥爷:“刚才那个人是干什么的?”姥爷答:“他是扛活的长工,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敌人一看也问不出什么,随后就把他们几个放了。事后,姥爷回忆说:“估计那次围剿敌人没有特定的目标,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不过,如果没有那位好心农民的掩护,也许真的没命了也说不准。”
                             骨干分子
1948年,在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中,姥爷是积极骨干分子。他带领一些穷哥儿们,积极配合党的中心工作,发动群众,揭发地主的剥削罪行,提高了农民的阶级意识。减租减息,斗地主,分田地,抓大头,样样走在前头。把方圆几公里的大地主土地对照地契重新丈量,多出部分全部交公,或者处罚,收回的粮食物品等全部分给了村里的百姓,乡亲们无不拍手称快。
                             多才多艺
解放了,农民分到了房屋和土地,解决了温饱问题。为了丰富乡亲们的文化娱乐生活,姥爷带头成立了一个小剧社,村里的姑娘小伙都来参加。
姥爷是个多才多艺之人,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认得几个字,于是,自己编词,自己谱曲,编成灵活多样的小节目受到人们的普遍欢迎,不但如此,姥爷还拉得一手好胡琴,拉出的曲调委婉动听,众人无不交口称赞,另外,还能吹的一口耳熟能详的小喇叭呢!每天晚上,舞台上汽灯亮起来,小喇叭吹起来,村里的姑娘媳妇老少爷儿们都来凑热闹看节目,掌声笑声回荡在村庄的上空。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姥爷那把挂在墙上的四根弦的胡琴。
                              互帮互助
建国后,庄户人虽然有了房子有了地,有了温饱的小日子,但一家一户的单干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有的农户因为劳动力缺乏,土地不能及时耕种,庄稼不能及时管理,不能及时收获等。姥爷看到这种情况,就主动张罗着几家联合,今天你帮我送粪,明天我帮你点种;你帮我耪地,我帮你耗苗。几家互帮互助,不但解决了劳力缺乏的问题,而且劳动效率也大大提高,互助组的雏形就这样形成了。
                               国大代表
后来,互助组逐渐达不到人们的需求了,姥爷就把几个互助小组召集到一起,商讨如何才能解决生产中出现的现实问题。姥爷首先提出了这样一个方案:各家各户的牲畜车辆都归到一起统一使用;各家各户的土地也都归到一起,由集体统一经营统一规划;谁出工干活给谁记工分,男劳力一天记10分,女劳力一天记8分;秋后按多劳多得的原则进行分配。然后,姥爷又给这个集体起了个名字叫“星光社”,最后,人们一致通过了这个方案并轰轰烈烈的干了起来。
“星光社”越办越好,名气越来越大,连邻村的也都积极效仿起来。姥爷出名了。
1959年,北京召开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们推选姥爷当了国大代表。乡亲们为姥爷戴上大红花,敲锣打鼓为姥爷送行。
开会期间,姥爷还认识了遵化“三条驴腿闹革命”的穷棒子社的王国藩,还与他同桌吃的饭。每每说到这些,姥爷的脸上就会洋溢着一种快乐幸福与自豪。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荣誉。
                                公社社长
从北京开会回来,姥爷的名气更大了,当上了于家坨公社和会里公社合并后的大社长(只记工分,不发工资)。
我的家乡有一条河叫滦河,河水常年不断的奔流汇入东海。我们公社就坐落在河的西岸,与东岸的昌黎县遥遥相望。每年到了夏天的雨季,奔涌的河水不断地冲刷着两边的堤岸,致使岸边的土地不断塌方被大水吞噬。到了春季大水退却之时,土地又裸露出来,可两县县界却冲刷的模糊不清了。多年来两县因此纠纷不断。
这一天,唐山地委的领导来了,主持解决两县的县界问题。当然,作为邻界一级政府社长的姥爷也理所当然的参加了会议。会议地点就在滦河西岸边,乐亭县的领导们骑着自行车来了,昌黎县的领导们划着一条小船来了。人员到齐,“谈判”开始,两县人员从各自的利益出发,有说从这儿的,有说从那儿的,一会儿就争的面红耳赤各不相让,姥爷只是默默地听着,一言不发。眼看到了中午,也没个上下,抄的肚子也饿了,大伙儿席地而坐,开始午餐。干粮是自带的,有带玉米饼子的,有带窝头的,还有的带了咸菜,正当大伙儿吃的津津乐道时,姥爷谎说去解小手转身离开了,因为姥爷以为离家近,估计也不会太晚,就没带干粮,结果整整饿了一天。
午餐之后,“谈判”重新开始,眼看太阳快落山了,也未见结果。老爷很生气,总结了双方拿出的意见,终于发话了:“咱们都是一家人,都是兄弟,一个住河西,一个住河东,手心手背都是自己的肉,何必为了这点小事伤了自家感情呢?更何况这是县界,又不是国界,没必要这么斤斤计较,”停顿了一会儿,姥爷又说:“依我看,就从这儿(指脚下),到那棵大树为界,这么划各位看中不中。”各位领导以及两县的“地主”们一听,句句在理,再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举双手一致通过了。
姥爷的一席话,解决了两县多年来的一大难题。据说,这县界一直延续至今未动。
姥爷履行了他公社社长应尽的职责。
                             食堂管理员
姥爷看问题有他独到的见解,他敢说真话,也敢说实话,。在那个年头,浮夸风甚嚣尘上,有的人有一个,就能说十个,一百个甚至一千个也能说。姥爷看不惯,也听不惯,于是辞掉了社长这个职位,背着简单的行囊回到了家,又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庄稼人。
回村后不久,由于村里人的信任,姥爷又当上了食堂管理员。很清楚的记得,一个星期天的中午,十来岁的我拿着一个小盆,早早地来食堂排队打饭,因为今天的午饭是炸白薯丸子,所以,人们来的都特别早。我排在了第十位,但还是觉得时间特别长才到了我,因为我一心想吃到那黄灿灿的白薯丸子,甚至连口水都要留出来了。我急不可待的将小盆儿递上去,这时,姥爷走了过来,拿开小盆儿,对炊事员说:“让他等一会再来,下一位”。我急得都哭了,跑回家向姥姥告状。事后一想起来就觉得心里堵得慌,长大以后才渐渐明白,难到这不就是姥爷的大公无私,先人后己的高尚品格的具体体现吗?姥爷的形象在我的心中逐渐伟岸高大起来。
                                当了社员
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大食堂黄了,姥爷回到生产小队当了一名社员,过起了真正庄稼人的日子。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脸朝黄土背朝天,一身汗水一身泥,却总是脸上笑呵呵。
姥爷会唱会编词,庄稼地里,长院里,到处都能听到姥爷那浑厚响亮的快乐歌声。姥爷说话诙谐幽默,经常逗得社员们哈哈大笑,年轻人都愿跟姥爷一起干活儿,他们说听着笑话儿,听着歌声干活儿不觉累得慌。
                                  姥爷走了
转眼到了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号角已吹响,农村的土地又将面临着一场大的革命。这时姥爷得了不治之症,与世长辞,安详的闭上了眼睛,享年71…….
姥爷的一生充满着坎坷与传奇,他的故事,他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深深镌刻在了我的心灵深处,一生难以忘怀。
                                                       郗红手稿   曦阳梅子整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夷齐乡人 发表于 2016-3-9 14: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悔人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曦阳梅子 发表于 2016-3-10 18: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这位朋友赏读。
故乡升明月 发表于 2016-3-10 19: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明白,谁的姥爷,郗红的姥爷?
你整理的吗?
 楼主| 曦阳梅子 发表于 2016-3-11 19:4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是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故乡升明月 发表于 2016-3-11 21: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是你写的,我善意的提示一下,“国大代表”应该为人大代表,国民政府叫国大代表,也许是郗红的笔误。
 楼主| 曦阳梅子 发表于 2016-3-12 15: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升明月 发表于 2016-3-11 21:26
如果是你写的,我善意的提示一下,“国大代表”应该为人大代表,国民政府叫国大代表,也许是郗红的笔误。

谢老兄提醒,下次修改时一定借鉴。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33316088
  • 邮箱:anjinggang@126.com
  • 地址:河北省乐亭县乐安街道健康家园230-1-402
    留住故园乡愁·见证乐亭发展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Comsenz Inc.乐亭故乡人 ( 冀icp备13017004号-1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